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查看: 292|回复: 6

『围棋连载』《赵治勋——时代的证言者》

[复制链接]

1749

主题

376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902
发表于 2021-2-21 12: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赵治勋 翻译:找借口安静


1  夺得名人,开启新旅程


半个世纪以来,赵治勋名誉名人一直是围棋界的领军人物。和日本的各代顶尖棋手交手,又和中韩强豪有过激烈角逐。而赵治勋留下的棋谱,深深地烙印在日本的昭和、平成和令和的激荡时代。



1980年11月6日,第5期名人战七番棋第6局,我从大竹英雄名誉碁圣手中拿到了名人头衔。来到日本第18年,在我24岁的时候夺得了名人头衔。


名人战始于1961年,刚开始是读卖新闻社主办的赛事,在进行了14期之后,主办方变成了朝日新闻。从1976年开始的第1期名人战,才是现在的名人战。名人的价值和棋圣、本因坊一样高。在围棋界,如果你同时手握这3个头衔的话,就会被称为“大三冠”。


名人,也就是在这个领域里攀上巅峰的人。不仅在日本,哪怕是到了中国还是韩国,名人的含义依旧不变。所以我在6岁那年来到日本之后,我就一直渴望着“名人”的头衔。我的对手大竹英雄名誉名人,和我一样都是木谷实的弟子,比我大14岁。我刚来日本的时候,他已经是足以撑起家庭的大前辈了,但是我从没觉得自己赢不了他。


即便如此,这是我第一次挑战两日制的头衔,这对我来说是一大压力。我时刻就想着:“不要下出第1天就崩盘的棋”。还想着:“至少也得下到第7局,如果0-4的话自己就太对不起那些工作人员了”。在这种情况下,第1局(赵治勋执白中盘胜)的内容非常不错,让我更有信心了。


我在夺得头衔之后,感觉接受采访时的自己还是很冷静的。然后从韩国来了一大批记者。虽然自己忘记了究竟说了一些什么,或许说了一些“感慨万千”之类的话吧。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自己发现了一个问题。“夺得名人这件事,感觉没我想象中那么困难”。


小时候,自己的梦想就是“如果拿不到名人的话,我就永远踏进故乡的土地了”,然后这个梦想被我实现了。如果是电视剧或者电影的话,有可能就这么进入结局了。但是我的围棋人生还是要继续下去。然后还有棋圣和本因坊这两个头衔,并且还有很多需要我战胜的对手。


原本自己把“夺得名人作为终点站”,但是实际上,我才发觉“夺得名人只是开启新的路程”罢了。


实现了一个梦想,但是也击碎了一个梦想。但是我从“名人”这个词的束缚中解放了出来。“今后的人生,我或许可以活出自己的人生了”。感受到了摆脱束缚的喜悦之情。


赵治勋,1956年生于韩国釜山市。师从木谷实,1962年来到日本,1968年以当时最年轻的11岁9个月的年龄成为职业棋手。1973年在新锐战夺得生涯首冠后,职业生涯一共夺得8期棋圣、9期名人(名誉名人),12期本因坊(二十五期本因坊)等,一共夺得日本棋手史上最多的75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49

主题

376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902
 楼主| 发表于 2021-2-21 12: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2  前所未有的无胜负


第5期名人战,我从大竹英雄名誉碁圣夺得名人头衔那一次,围棋界留下了一个“事件”。1980年10月8~9日,名人战第4局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无胜负”。



问题出在了图1这个图。这盘棋从布局阶段就下得非常复杂。下到这里是执黑的我有事。执白的大竹英雄名誉碁圣在白1找劫材,我黑2应了之后,白3吃掉了▲一子。然后在当时的观战记上,是这么记载的:


脸上泛红的赵治勋,对着张望着局面的彦坂(当时这盘棋的记录员)说了一句话:


“是,该我提劫了吧?”


“是的”


经过确认后放心了的赵治勋,于是在3位(这里是▲)把劫直接拔了回去。但是省去了找劫材这样一个步骤。


“咦?”


大竹英雄大声叫了出来。而在此时旁边已经确认了,这个时候并不能拔劫。


(以上摘自朝日新闻社学艺部编辑“第5期围棋名人战”)


当时的最大问题就是,这个行为是不是违规。




“在围棋规则里,有一些特别的地方,只要四周能围住对手,就能吃掉对方。也就是图2的右上角。黑棋在A位落子的话,就能吃掉白棋的△。但是,因为黑A这颗子也被▽围住,所以白棋下在△的话,就能把黑A子提回去。


这个时候,如果黑A和白△就这样无限下下去的话,双方就一直进行着互吃棋子的游戏,游戏就没法进行下去。所以黑A之后,白棋需要在其他地方行棋。


比如说白棋在左下角下了1,如果黑棋在イ位行棋的话,白棋就能下在△位,如果黑棋觉得此时イ位​比△重要的话,黑棋可以在提掉的地方选择粘上。这个规则被叫做‘劫’,而白1这手棋被称作是‘劫材’。”


如果是违规的话,确实是我输了,但是我也有自己的见解​。在60秒的读秒声中,因为要考虑很多的东西,所以有时候会忘记是不是要该提劫了。当时问记录员能不能提子,当作是一种习惯是被允许的。


我在那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要提劫,所以我问了记谱员,不过​我的轻率举动也确实要被批评。所以在和工作人员协商之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棋手问记录员能否提劫,这一点并没有违反规则。而记录员回答‘是’是事实,所以不判罚赵治勋八段违规负,第4局按照无胜负进行处理。(摘自朝日新闻社学艺部编辑“第5期围棋名人战”)


于是从第5局开始,日本棋院明文规定“针对棋手们的行棋情况,记录员的回答将不以追责”。于是我也就改掉了“问记录员”的习惯​。但是我想到的却是:“我的各种赢棋,都是让人捏一把汗的”。基本上不会压制住对手​。幸福的时候和不幸的时候,​反差实在是太大。而我的人生,也​是如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49

主题

376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902
 楼主| 发表于 2021-2-21 12: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3 僧人建议改掉我的名字


1956年6月,我出生在韩国釜山市。我的父亲叫赵南锡,母亲叫金玉顺。我有3个哥哥和3个姐姐,在7个孩子中是老幺。其实我还要一个弟弟,但是夭折了,所以我就基本上当作老幺来看待了。然后我是在首尔(汉城)长大的。


一些细节我已经记不得了,我父亲的祖父好像是一位资产家,而母亲生在名门,听母亲说她小时候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


我的父亲是3个兄弟中排行老二,他的哥哥继承了祖父的家业,而他的弟弟赵南哲九段,是韩国上世纪50~60年代最强的棋手。


赵南哲(1923-2006),韩国现代围棋之父。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的1937年,师从之后成为赵治勋师傅的木谷实九段。1941年成为日本棋院首位韩国籍的职业棋手。战争结束后,成立了韩国棋院的前身——汉城棋院,为韩国围棋的发展做出了诸多贡献,同时还在韩国的国手战中夺得九连霸,作为韩国顶尖棋手活跃于棋坛。2019年进入了日本棋院名人堂(围棋殿堂)。


我的父亲接下了祖父的财产之后,原本也是一个不错的资产家,但是我出生那会,家境就很穷了。比我年长15岁的大哥祥衍还小的时候,家里还是很富裕了。或许这和战争有所关系。我的父亲围棋水平虽然不强,但是很喜欢围棋,在日本的药科大学读书的二哥在1975年夺得过学生围棋十杰战的冠军。


说到这里,或许会有人提出疑问。因为当时的韩国,兄弟之间通常会沿用同一个汉字作为自己的名字。我刚出生的时候,名字里面也有“衍”,好像是叫“丰衍”。


但是我在1岁还是2岁的时候,反正还是很小的时候,当时我的姐姐还在逗我玩,然后路过一个很年轻的僧人,“你还是换一个名字比较好”,他这样说道,“丰衍不是好名字,如果换名字的话,这孩子肯定会出人头地”。所以我的名字就变成了“治勋”。如果我不把这些事情告诉其他韩国人,他们就会觉得自己的名字和我的哥哥们不一样,会觉得很不可思议。以至于有人会问我“你是被这家人家领养过来的吗?”。


“治勋”在韩语里面念成“Chihun”,但是我6岁那年到了木谷道场之后,他们叫我“Chikun、Chikun”,然后自己就这么长大了。所以我对“Chikun”的叫法更有感情一些。如果被我的前辈大竹英雄名誉碁圣,或者石田芳夫二十四世本因坊叫我“Chikun”的话,我就仿佛回到了当年我们一起在木谷道场学棋的少年时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49

主题

376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902
 楼主| 发表于 2021-2-21 12: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4 在哥哥的建议下,我来到了日本

听说我是在4岁那年开始学棋的。应该是喜欢围棋的父亲,开始教我围棋的吧。而我也从来没有看到过父亲在工作的身影。不知道他是如何维持家里的生计的。教我围棋,或许也是他在工作之余,只是找一些乐子而做的吧。


我不知道是和父亲在一起,还是和我的哥哥在一起,反正后来就把我这样一个小孩,带到了附近的围棋会所。不过在当时,应该是没有实力很强的人在下棋。


当我赢了那些住在附近的大叔大爷们之后,他们就会摸摸头说我是“天才”,我也在学棋1年左右之后,实力达到了业余5段的水平。然后过了一段时间后,有人就提起把我带到木谷道场的事情。


木谷实在1933年收了自己的第一名弟子。1937年为了在家里能培养棋手,于是在神奈川县平塚市的自家开设了“平冢木谷道场”。1962年将道场搬到了东京四谷,更名为“四谷木谷道场”。1974年6月3日,木谷实因第三次罹患脑出血,木谷道场也随之关闭。从木谷道场培养的职业棋手达到了50人以上。


“你想不想去日本?”,提出这番话的是我的哥哥赵祥衍。虽然我的哥哥当年活跃于韩国棋坛,但是怎么都赢不了自己的叔叔赵南哲。于是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就在1961年来到了日本,成为了木谷道场的学生。


不过,我哥哥到了日本之后,感受到了自己和日本的差距。当时的日本围棋实力是世界顶尖水平。比我叔叔更强的棋手比比皆是。我的哥哥是很聪明的人,所以写了一封家信,里面写着:“即便我从今天开始学棋,我也赶不上他们”。然后还补充道,“我去的还是太晚了,不过赵治勋过来的话应该还是来得及的。应该让他到日本磨练棋艺。”


刚开始我的父母非常反对我去日本,但是在我哥哥的周折之下最后还是说服了他们。之前我就说过,那时候我家里还是非常贫穷的。我的哥哥那时候也没有太多的钱,并不像现在随时就能说“我们到大浴场”吧,或者是可以自由地往返于日本和韩国,不过在当时,即便只是把我送到日本,全家人都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最后在1962年8月1日,6岁的我飞往羽田机场。我还留着一张木谷老师和母亲大人(木谷实的夫人美春)到机场接我的照片。


说实话那个时候自己发生了哪些事情,我基本上都没有记住。很多都是后来有人跟我说“是这样的”,然后我就想着“原来是那样啊”。但是有一点我记得很清楚,在我来到日本之前,我吃了很多很多的非常辣的韩国料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49

主题

376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902
 楼主| 发表于 2021-2-21 12: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5  天才儿童,输棋后的悲观情绪



1962年8月2日,我来到日本的第二天,在东京大手町的“产经大厅”进行了“木谷一门百段突破几年大会”。这一天是庆祝木谷门下成为职业棋手之后,总段位超过了100段。这一天作为庆祝会的特别活动,我和当时还是六段的林海峰名誉天元,进行了受五子的对局。


林海峰名誉天元生于上海,在台湾长大。10岁那年造访台湾的吴清源九段,对林海峰的才能表示认可后,来到了日本。12岁那年成为了职业棋手。1965年以23岁的年龄成为了当时史上最年轻的名人,长期以来活跃于棋坛一线。夺冠次数35个,在日本棋手当中排名第9。弟子有张栩九段、林汉杰八段等。


我还留着当时的照片,对局时的我抱着手在思考着棋局。其实这是避免下棋飞快的我出现失误,我的哥哥就让我这么做的。哥哥大致是告诉我:不要着急地拿起棋子,深呼吸之后想清楚了再下。



当时我的棋,即便到了现在,自己也觉得这盘棋的内容“可以让职业棋手欣赏一下”。毕竟自己受到“从首尔来的天才少年”的评价来到了日本并成为了内弟子,然后立马就展现出了这样的水平。木谷实老师看了也非常高兴。


“这样的话,我在10岁之前就能成为职业初段了吧”。


当时我可能非常轻巧地和其他人说了这样一句话,这句话说来简单,但是让我今后的道路举步维艰。


我就这样开始的木谷道场的内弟子生活,但是我很快就感受到了文化差异带来的冲击。加藤正夫名誉王座、石田芳夫二十四世本因坊、佐藤昌晴九段、久岛国夫九段,总之周围的师兄们都实在是太强了。


当时我还在韩国的时候,我能连胜在附近围棋会所的大叔大爷们,然后有了一定实力之后自己也自信了很多,但是现在我即便摆上几颗子都没法一决高下。“我究竟是为了什么来日本的?”。现在想想,我在那个时候就遇到了很大的挫折了。


所以,从这个时候到10岁左右的样子,我完全都记不得自己在木谷道场都做了些什么。或许是心灰意冷了,然后棋也不练了,光玩去了吧。在遇到了实力抢劫的前辈们,骄傲自大的心态也没有了。无论是围棋还是人生,我都是“悲观派”,所以我就觉得,那段时间的经历,或许是我人生的起点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49

主题

376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902
 楼主| 发表于 2021-2-21 12: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6  10岁定段,梦中之梦



我刚进入木谷门下的时候,道场还在东京四谷。那个时候木谷实老师第一次患上了脑出血。然后话也说得很少,所以基本上不会对弟子们直接进行指导,但是依然能感受到,对围棋的热情丝毫未减。


在生活方面,木谷实老师的夫人——美春夫人就成为了我们的家人,帮我们照顾了很多。从当时还不到10岁的我,然后到即将20岁的石田芳夫和加藤正夫,10多个内弟子都是男孩子,每天也是非常辛苦。


每天我们都会闹到深更半夜。如果有人捣蛋的话,必然会搞坏一些东西。这个时候就会把我们全部叫来“集合”。从生活的各方面到学习的方法,美春夫人都会“说教”个1~2个小时。对我来说这段时间还是非常痛苦的。


渐渐地我也到了去学校的年龄,我刚开始到了新宿区若松町的东京韩国学校,但是我经常旷课。从四谷的道场到学校走路大约30分钟,在途中会经过我哥哥住的公寓,我喊着“我要出门啦”,然后我就跑到我哥哥那边去了。


我哥哥在那段时间出去上班。我就单手拿着词典,看着吉川英治写的历史小说。然后房东也带我看看他家的电视。经常都是一个人待到傍晚。不去学校上课,然后学棋的心情也没有。木谷道场过高的实力以至于自己遇到了挫折,现在想想那段时间自己过了毫无意义的日子。


在道场的庭园里玩玩武斗,然后又对自己的师姐们捣蛋,周围人觉得我的日子过得非常愉快,但是在围棋上面,我和来日本之前的水平基本上一点进步也没有。


这样的情况下,“在10岁之前定段”的目标也就很难完成了。8岁、9岁、10岁,在职业考试的预选中我就败下阵来。


1965年,比我年长4岁的小林光一来到了道场,他说:“我刚来的时候,赵治勋的实力太强让我打击很大”,不过我完全记不得他说过这句话。不过小林光一非常努力,他应该很快地就把我超过了。实际上小林光一比我早1年定段。


得知自己没有完成目标之后,我就听到了“如果这样也不行的话,那就送回韩国吧”的声音。我的哥哥被美春夫人叫过去之后说:“如果赵治勋这一次还不能定段的话,你俩就一起回去吧”。这个时候我才恍然大悟,这才想起“我必须要拼命学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49

主题

376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902
 楼主| 发表于 2021-2-21 12: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7 疯狂学棋,终于定段



我没能完成“10岁定段”的目标,然后还被哥哥说:“今年还不行的话就回家吧”。然后我就开始了正儿八经的学棋之路。


本身在木谷道场就是放养主义,并不是用“你必须要这么做”、“你要这么做”这样被迫式的学习方法。一切都靠弟子们的自觉。现在想想,如果我从8岁开始就能这么学棋的就好了啊。


后来我采用的学习方式,就是看着吴清源老师的书籍练习布局,然后就是通过实战磨练棋艺。


吴清源九段,生于中国福建省。师从濑越宪作。7岁开始学棋,14岁那年来到了日本。15岁被日本棋院定为三段。在“十番棋”中,面对当时的一流棋手全部都打到了“先相先”一下的棋份,就此确立了棋坛第一人的地位。而吴清源的实力被认为是围棋界史上首屈一指的实力。在战前,与盟友木谷实九段一同研究了“新布局”。门下有林海峰名誉天元、芮乃伟九段。


毕竟,我在6岁到10岁那段时间,都说过自己“完全没有学棋”。即便如此,我的周围有加藤正夫和石田芳夫这一类实力很强的师兄们,他们和我一个道场,都在同一个环境当中。“耳濡目染不学自会”,一些围棋的精华或许就此深入到了我的身体里。所以我在经历了1年的疯狂学棋后,实力也开始另眼刮目相看。以前让先都赢不了的对手,在那个时候我用分先都能赢下来了。


11岁那年的定段赛。我第一次突破预选后进入了本赛。然后我把那一天下的棋记在了棋谱上,对局结束后到我哥哥的公寓里,问他这盘棋哪里下得好,哪里不好。这样的生活维持了2个多月。最后我在本赛留下了12胜4负的好成绩。11岁9个月的年龄,是当时的最年轻定段记录。


成为职业棋手之后,我的人生也一下子改变了。原本“想要下棋”、“想要战斗”的我,因为没能进入那样的舞台而痛苦的我,终于得到了可以让我“战斗”的地方。而道场里的前辈们,也开始让我独当一面了。


举个例子就是,以前我们在打软式棒球的时候,当打席轮到我的时候,他们迟迟就不会让我“出局”。虽然他们让我粘上本垒,不过会把我当小孩一样,不会让我加入比赛。但是在我成为职业棋手之后,他们就开始在比赛中对我喊“三振,一人出局”。这一点对我来说是非常高兴的事情。


我在围棋世界里终于有了立身之地。大家也开始认真地和我拼胜负。虽然和“10岁定段”的目标晚了一年定段,这个想法伴随着我很长时间,不过这个想法也让我对围棋的感情变得更加深挚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21-3-3 15:39 , Processed in 0.17031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