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查看: 981|回复: 19

我的围棋之路 (作者:芜湖 袁枚)

[复制链接]

192

主题

640

帖子

386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5
发表于 2020-2-21 21: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02j2Lhqgy6F9mRps7Ve3&690.jpg

(作者:芜湖 袁枚)

最近看到网络上有不少PY都在写自己的学棋经历和围棋生活中的一些故事,觉得很有意思,也来写一写自己学棋的情况和大家交流。

我在上初中的时候到同学家里玩,看到了围棋,他也很认真的教我们什么叫“三三”,怎么样能吃掉棋,我记得好像说一种是四个包围一个,还有在一个棋子往外的四个小尖的位置包围住这个棋子也可以吃掉。(现在想起来是不可能的,可能应该是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那一种情况可能应该是枷吃)

那个时候我们基本上就是码长城,我下一步棋,然后对方靠过来我长一个,对方压一个,我扳一个,对方也扳,我再长,对方再长......最后总是把棋盘一分为二。我现在基本上不记得当时是怎么判断胜负的了,基本上当时还不会做棋、数棋。

1991年我到了南京上了南京铁路运输学校。第一年学校几个学长创办了围棋协会(这是我后来听说的,他们也就是这一年才建立的),举办了第一届校园围棋比赛。结果我们班参加的只有一个成领龙同学通过了第一轮,还是因为对手弃权。其他的人包括我在内全部一剑封喉,当场毙命。第一轮结束全部回家休息了。我还记得我第一轮的对手和我下棋时候第三步就来挂角,我还很奇怪,因为我当时只知道三连星和中国流!呵呵

我们班当时也搞了个围棋比赛,我得了第二,成领龙是第一。我记得我和他下的那一盘,死棋还从一路想跑出去,他简单的跳跳就打破了我的美梦(当时我还是以为他会挡住,给我断吃掉他的棋,可想而知水平多凹)。

然后我的幸运就来了,因为认识了我的学长,第一任学校围棋协会主席付强。他的棋很好,人也很好。我那个时候觉得学习的压力少了很多,又是第一次在外住校,空闲的时间就很多了,所以我经常去找他下棋,不过当时水平相差太多,所以一开始就是从让四个开始下的。付强从来不因为我水平低而不愿意和我下棋,而且每盘棋下完了,都跟我讲解,使我受益匪浅。因为他还喜欢踢足球,所以我也不好意思天天去找他下棋,当时是每个周六我基本上都要去找他下棋。

我们班上当时还有前面提到的成领龙(现在好像还在江西贵溪,铁路改革以后不知道在哪里了),还有陈华容(现在考了公务员,已经不在铁路上干了,在景德镇政协办公室吧)、帅式勇(现在江西南昌开酒吧了)、林枝兴(现在也跳出铁路了)。我很奇怪大部分都是江西的呢。其他也有一些同学也和我们凑热闹下过一二,不过基本上不能算了。当时成领龙和我曾经一起到付强宿舍去找高年级学长下棋,有一个广东的同学,带了一副应式围棋,两面凸的,我当时也觉得很新鲜。他对成领龙评价比我高一些,让他两个,付强让我4个,所以我一直不太服气,总觉得自己和成领龙差不多,很是不平了一段时间。呵呵

后来由于成领龙比较注重于学习,他的学习精神还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经常早上和晚上熄灯后在走廊的路灯下看书,而我因为没有了学习目标,原来优等生的学习劲头都没了,开始参加学校的广播站、开始和大家疯狂的下围棋,我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买了第一本围棋天地的杂志,我的印象很深刻,登了马晓春和小林光一的名人赛的两盘,第二盘用老聂的话就是已经开始有胜机了。从那时起,我的水平在慢慢进步,当然这和付强每周一次的指导是分不开的,也和我自己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嘿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2

主题

640

帖子

386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5
 楼主| 发表于 2020-2-21 21:24: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年开始,付强让我3个了,当时我是非常高兴的!第三年是2个,直到他四年级毕业前夕,我是三年级,在我们临别前,我们终于下了几盘分先的棋!临别前,他还带我去新街口工人文化宫附近的棋社去下过几盘棋。

这四年是我围棋从懵懂到入门的起步阶段!当时,我真的是非常痴迷围棋,曾经和成领龙帅式勇他们到下关附近的一个叫张乃胜的开的棋社去下过棋,当时听付强说起过他,说他是职业四段,现在想来应。该是业余棋手,也许是以前的老职业棋手?我不太确认。他好像是以下赌棋赚钱的,开棋社只不过是顺便了,我们请他让子,他一开始还不太愿意!呵呵,后来总算同意了,和我下了一盘让两个的,棋谱我都记录下来了。后来付了5块钱,算是指导费了。

就这样一直到了95年我自己毕业,其中学棋的经历确实令人回味。在我四年级的时候,因为付强已经毕业,他让我当了围棋协会的主席。也许他是为了让我更好的学习研究围棋,不过我基本上适合搞技术,并不是一个会管理的人,自己学习还不错,要是组织协调,管理安排等等还差不少。当时自己还在广播站播音,也基本上是做事情的,不是搞管理的。所以在我的领导下,围棋协会的一些事务惨淡经营。勉强继续了两届围棋比赛,因为我是前一届的冠军,(那一年付强没有参加比赛了,因为当时成立围棋协会时候有一些和付强差不多得高手,他们一起比赛才更加有意思,他们毕业以后,付强就基本上不参加比赛了,一般就是和我下下棋,组织组织协会训练,和组织比赛等等)所以紧接着得一届我组织比赛,让他们得第一名来挑战我,结果我赢了。第二次得时候我觉得这样不好,下不到棋,所以我也参加他们得积分循环比赛,结果因为一边比赛一边还要搞组织,很遗憾得输给了成领龙(其实那个时候,我得水平应该已经比他高一些了),所以只拿了第二。一边遗憾一边还在感慨确实不能一心二用啊!


在此之前,我经常去在老师宿舍区有一个退休教室的活动室,经常有几个老师下围棋的。有一个叫郭老师,还有一个是后来带我们专业英语的石鹤龄老师,下的最好的应该是俞柏树(音译,呵呵)老师。石老师后来带我们专业英语那一年,因为天气过热,导致好几个学生中暑,所以学校提前放暑假,石老师带的专业英语大型作业结果不了了之,每个人都是及格!成绩好的同学非常郁闷的说!俞老师和石老师对局最有意思,总是手上下棋,口中斗嘴,我们观战者在旁边总是十分开心!我刚和俞老师下的时候曾经输给过他几盘,因为他总是不停的攻击,其实棋很无理。可能是我一开始不太适应吧。对其他老师基本上都是赢的了。

在我做围棋协会主席的一年中,有好几件事情都没有做好。其中之一是曾经想组织一场师生对抗赛。应该说我也花了不少时间去联系、协调,可是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可能主要是因为老师怕输给学生,面子上不好看吧。当时我也没有注意和了解老师们的心里想法,没有很好的做好说服工作。其实付强走后,除了我,其他学生应该还是差一点的。

第二件事情,是选择接班人的问题。有一个学弟,我记得姓窦好像。就象以前的我一样,每周六都喜欢来找我下棋。我因为曾经受惠于付强,自然也不会拒绝。不过他始终不肯让我授子,一直坚持分先下。不过他当时的棋差的太多,基本上没法下。我也讲解一些,他却好像不太听的进去,只是喜欢下棋而已,搞的我很没劲。不过看在他这么喜爱围棋上面,我毕业前,推荐了他来做协会主席。可惜的是,他好像也不是一个适合搞管理的人。听说,围棋协会后来和象棋合并了!

95年,终于毕业了,说不尽的留恋和不舍,还是离开了永远值得我回忆的校园。回到芜湖后,我刚刚参加工作,事情不是很多,才19岁,精力也很旺盛,于是经常去长江路棋社下棋,其实就是一个露天的棋摊,下着下着,就有人说这个小伙子下得不错。也有人在我邀请的时候慌乱的说不下,呵呵。那个时候感觉还是很好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2

主题

640

帖子

386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5
 楼主| 发表于 2020-2-21 21:25:51 | 显示全部楼层
95年8、9月份的时候,我代表芜湖造船厂参加了芜湖市八运会。在此之前,我父母看我那么喜欢下棋,于是找了人,让我代表他们车间参加他们厂的围棋比赛,结果两次都拿了第二名吧,好像。呵呵,可能是出乎他们厂工会负责的杨胜本老师的意料了(杨老师前几年不幸去世了,我感到很惋惜,他是一个省级还是国家级的正规围棋裁判,在造船厂负责工会活动的组织,对我们围棋爱好者来说是非常幸福的事情)。因为有人提出来我不能参加他们厂的比赛,所以,杨老师就要我代表造船厂参加八运会,如果有成绩,自然可以平息这些不和谐的音符了。

可惜的是我的成绩并不理想,第一轮对市政的程伟,在他追杀我大龙的时候,在最后一步的时候,如果我扑一下再打吃的话,就可以吃掉他几个棋子连通,如果他不给我吃,他自己的一块棋就危险了,因为我的大龙气非常多。如果那样的话我就赢定了,可惜,少了一个扑的前奏,整个音乐都变调了,我一断,结果是后手,他安然做活,我的大龙安然死去!

其实这一盘棋是我下棋以来最认真的一盘,学校比赛自然不用说,就是在造船厂下,也没有这么紧张过。可惜功亏一篑,大大的影响了我的情绪,另外一方面自己的水平还不到,最后是胜5负4,结束了八运会之旅。这些比赛的棋谱我基本上都记录下来了,这次比赛的收获很多,还得以和8、90年代芜湖著名的二王一林之一的王长全老师下了一盘,当时我还不太了解他们,后来才了解的更多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2

主题

640

帖子

386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5
 楼主| 发表于 2020-2-21 21:3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时候,除了在棋摊下棋,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我单位有一个技术科的工程师叫王小强(冬雪花)的,听说了我围棋下的不错(因为我要参加八运会,所以当时去找车间请假的,然后就传开了),就找我下过几盘。他在上海铁道学院的时候也是围棋协会主席,还请李家庆去他们学校讲过棋。当时我和他下的时候一开始不习惯他的棋风,连输了不少,后来慢慢的了解了他的棋风,在平时下棋的时候基本上胜多负少了,不过他是属于比赛型的棋手,比赛发挥特别好,这是我后来才慢慢了解到的。

那一阵子,还认识了芜湖东站的余成军(垂钓黑白),是通过东站的吕来好(很好先生)认识王小强,然后认识了我。余的棋现在应该比我好一些,不过他的棋运一直没有我好,呵呵,后面慢慢会说到。

那一段时间铁路一直没有比赛,芜湖的比赛也不多,自己的水平也不够,还是在慢慢实战磨练和打谱杂志的浸淫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2

主题

640

帖子

386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5
 楼主| 发表于 2020-2-21 21: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过的飞快,一转眼到了98年2、3月份。这一天,我有一个同事张伟告诉我,南京分局有人到俱乐部了解围棋下的好的职工,据说要选拔选手参加比赛,问我想不想去。我马上就过去了。这是因为张伟的母亲王要武在芜湖铁路俱乐部负责图书借阅,所以了解到了这个情况,马上让张伟告诉我了,我到现在都非常感谢王师傅。没有她,在分局可能就没有人会知道我,就算以后会知道,也要过很长时间以后了。

我来到了俱乐部,王师傅帮我跟分局体协的崔安琪指导说了,于是崔指导让我参加选拔赛。当时因为吕来好和分局体协的人比较熟悉,所以已经让余成军来参加了。还有南京分局公安处的汤晓东、南京东机务段的钱小明,还有就是以前铁路俱乐部的第一高手刘鑫民,共6个人参加了比赛。比赛是单循环的,当时我和汤钱还有差距,结果分别输给他们了。对刘鑫民赢了,对余成军幸运的赢了2目半。余输给汤钱还有我,刘则是四战全负。汤钱之间就没有下了,因为用不着。后来我还听说一则趣闻,说是以前分局搞比赛的时候,他们两个搬来一本书,下了个四劫循环,然后并列第一了,而当时因为他们基本上是南京铁路分局第一二的高手,所以芜湖这里没有人能够撼动他们的地位,也只能让他们得逞!呵呵!

崔指导让我们回家等消息了,我还和余在分析呢,觉得应该我们两个都可以上了。但是,后来确定的人员是我和我们单位的王小强。我后来了解到,崔指导因为不太了解围棋,所以肯定要征求汤他们的意见,而汤在和余下棋的过程中,余在劣势下下了几步俗手,给汤的感觉不好,所以汤把余给否了,又想起来王的棋不错,最终确定了参加江苏省第十四届运动会围棋比赛的参赛人员:汤晓东、钱小明、王小强、和我袁枚。

4月份,我期待已久的,也是我第一次参加省一级的比赛——江苏省第十四届运动会,我记得围棋比赛秩序册上好像叫德力杯比赛。这次比赛是在我的老家——常州举行的,比赛期间我奶奶还去看望我,可是我却没有时间去看看爷爷奶奶,心里还是有点愧疚的。这一次比赛也是高手云集,有号称“姚九”的姚建科、后来中国晚报杯冠军的李岱春、南京的高手钟强、景吉强、唐伟明等等。我对于这些高手处于一般棋迷对老聂的崇拜和敬仰之中,和他们是仰望而不可及的状态。而且因为我也参加比赛,甚至不能一睹高手对局风采而万分遗憾。

这次的比赛用的也是应式棋子,我偷偷的带了几颗回来留做纪念,也不知道是不是成了孔乙己之流的人物了,呵呵。比赛不准外人进入,所以我们崔领队(就是前文述及的崔安琪指导)也不能进去观战。而且全场禁烟,害的我们的汤5段只好经常出门抽烟。

在这次比赛中,有几盘我记忆中印象非常深刻。有一盘,我和对手走村正妖刀,我选择下立的那一种,对角是我的棋,所以一般进行,我的征子有利。可是我没有注意在对手这一边,有一个边上星位拆边的棋子,结果他断了以后,我才发现,他有一个飞枷的好棋,本来我可以用小尖的妙手解围,结果现在形成反征子,他边上星位的棋子真好帮忙,把我的棋子全部能够吃掉!我当时冷汗就下来了,一开局就基本上崩溃了!!对手很同情的看着我,说:“没注意吧?”我差一点当场faint!!本来都想投降了,可是一下子我还是鼓起勇气,继续下去了!其实这一轮是在我连输好几盘的时候,对手已经不强了,在我的顽强反击之下,最后我居然翻盘了!通过这一盘棋,我深刻的领会了优势不赢棋的道理!对手终于郁闷的回去休息了!而我也通过这一盘找到了感觉。最后一盘,对苏州的瓮和老师,我下的很好,自己感觉是这一次十一盘棋中发挥最好的一局。下出了一步靠的手筋,获得了很大的利益。当然,后面也是进行了艰苦而持久的努力才最终赢下了这最后一局的!

我参赛的成绩一般,比我预想的好,因为我第一次参加省级比赛,自以为可能会成绩很差,结果6胜5负,居然保本了。我还是很高兴的。

回来以后,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的比赛是接二连三。我很是高兴能够大过棋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2

主题

640

帖子

386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5
 楼主| 发表于 2020-2-21 21: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紧接着就是国庆节期间的皖赣线铁路职工围棋赛。这次比赛是我上班以后,铁路搞的第一次正式比赛。上一次,在俱乐部下的选拔赛基本上可以说是非正式比赛。这次比赛,都是皖赣线上面的铁路职工,于是我认识了林岭、王军等宣城的棋友。

比赛的组织并非十分好,从进程来看就知道,两天7盘棋!!非常紧张。比赛中,我在第四还是第五轮,输给了余成军,于是我觉得这次冠军非他莫属了。

后面下的就比较随意,结果对林岭一盘和对王军一盘都是十分惊险的才赢下来,差一点就输了。和芜湖东站的吴晓泓(一泓水)下的也很紧张!而余成军则可能是由于紧张,或者是由于大意,在最后一轮输给了王军!

这个时候就看我和他的小分了。王小强和我们的领队董文军(他也是王工的徒弟,既是技术业务上的,也是围棋上的)十分有经验,一看机会来了,就热火朝天的算起小分来了,发现我们队的第三台吴宝兴如果输了,对我小分有利,于是在我们的暗授机宜下,吴工很干脆的输掉了!而那一边,芜湖东站队的吕来好先生则由于是双枪将,于是把围棋比赛的机会让给了程明陵(金鸡、快乐为本),他自己去下象棋比赛了。由于他的缺席,使得他们队对积分循环制的情况比较了解的人不多了。在最后一轮,只要程明陵输了,冠军就是余成军的了,结果程十分干脆的赢了!

在这么多的阴差阳错下,结果我居然得了冠军!这也是我前面说垂钓黑白运气不佳的主要原因!

比赛中,还有不少趣事。比如,林岭是个很自负的棋手,也是很本格派的,所以对其他人总是有些不在话下的感觉。他在比赛中分别输给我和余成军了,自然十分懊恼。比赛间隙,吕来好(很好先生、蓬水相逢)在看他们下棋,然后不知怎么搭上话,林就说和你下一盘吧,于是就下了一盘快棋。其实吕的实力是不错的,而林本身自负,加上不认识吕,下的太快,结果连输两盘!大惊,问他在第几台,吕指指象棋比赛区,说我是下象棋的!林于是郁闷一天!

98年底的芜湖铁路俱乐部的皖赣线比赛之后,我确实高兴了一阵子,不过也没多久,因为毕竟是铁路行业内部的比赛,而且南京那两个高手也没有来,所以很快就回到原来的棋社下棋,回家休息的状态中了。

没想到,过了几个月,99年的元旦,有一次机会悄悄的来临了。芜湖的原来的芜湖晚报改名了,叫做大江晚报,为了宣传一下,和芜湖市电信局搞了一个大江晚报电信杯围棋比赛。我得知后,马上告诉了王小强(冬雪花,他现在正在下棋呢)和董文军,董是我们单位工会干事,王工和工会主席关系也不错。在他们的熏陶下,主席同意我们组队参加比赛了。(当时,估计没有想到什么名次的问题)

为了增加实力,我特意邀请了余成军(垂钓黑白、惘石)参加我们的队伍,可是他第一天就因为夜大考试,无法参加第一轮!我也很郁闷,不过好在当时并没有什么想法,就说无所谓。因为不是单淘汰的,是带淘汰的积分循环。不过要到五轮过后才开始淘汰。(这是因为人数实在太多,搞单淘汰影响大家的积极性,交了报名费,只下一轮也太那个了,可是不淘汰人数就实在太多了,于是规定五轮以后积分垫底的N个人就被淘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2

主题

640

帖子

386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5
 楼主| 发表于 2020-2-21 21:3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三轮,没有什么太大的意外。我呢,算是比较顺利的赢了。当时,确实比较专注,其他人的成绩我现在都不记得了。

我第四轮的时候,遇到了林衍蕃(就是前文述及的8、90年代芜湖市首屈一指的二王一林的那个林,好像叫徽帮老将),当时我不认识他,我们在棋盘前坐下以后,王小强从我们桌子前转了一下,说:“咦,和林老师下啊?那要好好学一盘了!”我这才明白这就是林老师。不过时间已经不容许我多考虑了,于是摆开站场,厮杀开来。可能林老师有点大意(也难怪,此前我在芜湖市是默默无闻的),一开始下的太稳,给我构筑了一块很大的模样,在林老师侵消的过程中,我下的很强硬,始终他没有占到太大的便宜,最后我终于赢了下来。

下完了以后,在旁边观战的朱梦清(斑斑驳驳、火车头04)指出了一步杀我一块棋的好手,当时我顿时一阵后怕。幸亏林老师没有下出来。

说起朱梦清,他也是铁路的,我和他的相识,是因为我的一个初中同学,因为不是围棋中人,恕我不写名字了,我的同学也是当时的芜湖水电段的,小朱也是的,所以他们是同事。我和我的同学后来上夜大又成了同学,聊起来以后,他知道我下围棋,就说他们单位也有一个高手,就是小朱了,所以后来我就和小朱联系上了。他一开始曾经住在化鱼山(现在叫芜湖西站)站内的水电段单身宿舍里。我曾经去和他下过。他在苏州铁路学校上学的时候曾经参加过段位赛,拿到过2段证书。

回过头来,当时确实没有人知道我,就是在八运会前,为了参加八运会,杨胜本老师曾经让我晚上去厂里集训一下,当时让我和张萍下棋,张曾经是芜湖市仪表杯冠军(那次比赛是在我上学期间,棋谱登载在报纸上面,不过不像现在是印刷的,当时还是手写的。我还曾经拿给付强看过)下棋前,杨老师就说,你要是能赢张萍一盘就很厉害了!当时我确实水平还要差一些。不过后来在棋社下快棋过程中,我也和张萍下过,慢慢的开始能够赢几盘了,当时感觉自己的水平已经赶上来了。很高兴的说。

紧接着,我又遇到了王长全老师,这是我和他的第二次对局。不过他肯定不记得前一次八运会上的手下败将了吧?呵呵!

王老师是局下的很坚实,我则比较注重外势,但是对棋形的缺陷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快要到官子阶段的时候,王老师一个一路扳,一下子破了我很多的边空,我的实空一下子不够了。好在我观察了一下盘面,他的一块棋还没有活干净,于是我一步跳封,把他的棋关住了。奇怪的是,这块棋居然跑不掉了!

后来我们复盘的过程中,王老师也说,应该先跳一个,入腹争正面。然后中腹围空和上面的官子必得其一,那样就肯定能赢了!我也很后怕。因为直到王老师下出来我才看见那个扳的好棋,我一直以为下面就是一个4目的官子而已。现在的我对这种棋形印象极为深刻,应该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吧?呵呵!

这次比赛由于是大江晚报举办的,所以基本上每天都有比赛的新闻刊登。后来我们的董干事就帮我把报纸全部剪下来给我收藏了!呵呵,我非常感谢,虽然不值得骄傲,不过毕竟是自己曾经经过的一段小小的辉煌吧?

当天的新闻标题我还记得:“王旭祥小胜周道祥,袁枚力擒王长全”。题目是比较夸张,我看了差一点笑起来了,其实比赛是很激烈的。

这个周道祥是报纸把他的名字搞错了,他叫周明祥,后来成为我最要好的棋友之一,后文还要述及,在此不赘。

芜湖的二王一林我已经遇到了王长全老师和林衍蕃老师,最后这一王就是新闻中的王旭祥老师。

这样,在倒数第二轮的比赛中,我终于坐到了王旭祥老师的对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2

主题

640

帖子

386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5
 楼主| 发表于 2020-2-21 21: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终于坐到了王旭祥老师的对面,开始了实际上的冠亚军之争。

在比赛之前,还有一点要说明。芜湖大江晚报的体育部主编,以前他父母家和我家是邻居。我曾经在暑假的时候去找过他下棋,他说我下的不错,说哪一天带我去找黄老师学习学习,就是芜湖的最著名的业余棋手,曾经被金同实老师称为“业余棋界的理论家的黄小牧业余6段。可是,也许那个时候我在他们眼里还是一个小孩子吧,所以一直没有兑现。

这次我在这个比赛中成绩如此之好,可能他也没有想到。当然了,他是主编,并不负责稿件的采写。可是他们编辑部的几位编辑,倒是很看重我,因为如果我得了冠军,那么也许就是二王一林时代开始和群雄并起时代的交替。之前,张萍也曾经得过仪表杯冠军。不过因为不是晚报组织的比赛,而且一次冠军可能不能代表全部,所以他们很希望我得冠军。不过,有的时候,人的希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原来的我没有任何想法,所以可以一胜林老师,再胜王老师,一旦开始有了对冠军的渴望和想法,就开始了变调的过程......

在比赛中,一开始我下的还不错,有一个定式,王旭祥老师走的不太好,给我占了便宜。后来对我一步飞封的棋的价值判断失误。让我走到了这一步好点,结果中腹潜力剧增,我的黑棋开始占优。这个时候,王老师多年的功力和经验开始发挥作用。他开始落子如飞,我一开始还能控制,可是慢慢的就不知不觉进入了王老师的步调。这时王老师对中间一块不干净的棋,稍微处理了一下,就转头抢了一个大官子。这时的我,以为机会来了,一个是跟在后面走的太快,造成了随手,另外也是自己经验不足。这种地方,王老师怎么可能犯错误呢?

我下了一步点,想象对王长全老师那一盘一样,屠杀大龙,一举获胜。结果王旭祥老师简单的一团,我反而落了后手!这时王老师再抢一个大官子,棋局一下子逆转了!

随着棋局的接近尾声,我也从一开始的沮丧中慢慢恢复过来,毕竟是自己失误,而且也曾经有过优势的局面,我也不应该太失望。这对我也许是一件好事情。不过,大江晚报的编辑倒是很失望,后来跟我说,太可惜了,本来想采写一篇报道的,写写我的学棋经历,怎么样从默默无闻一下子拿到冠军的!呵呵,我现在倒是觉得幸运,幸亏没赢,否则这样写出来,有多少人要不服气了!那次比赛有一些高手没有参加呢,比如高翔,后来在安徽省比赛得了第三名吧?

直接拿了业余5段证书。还有吴维健(横天狂笑)、贾文煜(无花和尚)、韦勤等,水平都很高,有的没参加,有的是发挥失常了。其实都很厉害的!

最后一盘,我对上了孙扬(花心猫等),一开始我下了一个大斜的定式,结果走崩溃了!这个时候的我,反而冷静下来了,开始慢慢而顽强的追赶。孙扬可能是因为优势太大了,一方面过于轻松,开始去看别人下棋了,另外一方面,可能大意了,下的过于放松。结果最后居然给我追回来了。赢了这一盘,我才能得到第二,否则,我可能第二都拿不到!另外一盘,王旭祥老师宝刀不老,最后一轮轻松获胜,确保了冠军。如果输了肯定还要比小分了!

最后,在这次比赛中,我和我们单位拿到了两项第二,个人和团体的。余成军发挥的也不错,后面连胜。王小强王工也坚持到了后来。吴维健的四妹酒家队得了团体第一,王旭祥老师得了个人冠军!

最为遗憾的,就是王旭祥老师前两年不幸病逝了,他曾经是芜湖市中医院的副院长。他的逝世,是芜湖围棋界的一大损失。这次比赛中的一局棋成了我和王旭祥老师唯一的一盘对局......

这一次比赛后,将近7、8个月,芜湖都没有比赛了。在这期间,我又开始沉醉于长江路棋摊的对弈。有一天,在棋摊遇到了前文述及的周明祥,他和我聊了一会,热情的邀请我到他家里下棋。于是我就开始了和他的交往。

他家住的离开长江路棋摊不远,是自己的房子,上下两层。我刚开始接触他的时候,基本上上面一层住家,下面有厨房和卫生间,还有一间,是他专门用来做对局室的,里面一对沙发,一张茶几,一副棋具,一个烟灰缸,如此而已!当时我心里感觉,这是一个下棋的人啊!

周和他夫人都是芜湖轴承厂的,我刚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没有小孩.那个时候,他经常喊我们到他家里下棋去!说棋摊太吵,环境不好。确实,他家里的确有一种棋的氛围。茶一杯,烟一根(附带说明,我是不抽烟的,呵呵),对弈一局,不亦乐乎?

他下棋喜欢复盘。这个习惯很好。以前在棋社下棋,基本上从来不复盘,我当时有个好习惯,就是回家把棋谱记录下来。这个习惯,我认为是使我棋艺进步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现在,我的这个好习惯基本上被我给遗弃了,所以我也基本上没有进步了!遗憾中......)不过,不复盘就不知道对手的思路,所以是一个很大的缺憾。和周明祥下棋,总是要复盘的。说起来也好玩。周对于布局的研究,确实在我们之中,无人能及。我相信,有的地方可能绝对有专业的水准!一些后来专业棋手兴起的着法,他确实曾经和我们研究过!我们当时认为是无稽之谈,可是若干年后,居然有专业棋手下出来!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经常到他家里下棋了。从棋上面讲,那个时候他比我们还要稍微差一点。不过布局他基本上从来不会落后,总是在官子上面吃亏。慢慢的在他家里我们聚集了一批汽油,包括前面说到的余成军(垂钓黑白、惘石)朱梦清(斑斑驳驳),还有他的好朋友,现在也是我的好朋友的张国华(鸠鹚浪子)、沈忠(恒久春长)等等。

我们在周家里混的很熟了,有的时候,周的夫人,我们都喊嫂子的,也会着急,当着我们就说周,一天到晚就知道下棋。他们厂好像是计件的,完成任务后,一般人都愿意多干一点,可是周,只要完成任务就去看围棋书了!所以每月收入总是不多。讲急了,周就对他夫人说,以后说不定还要靠围棋吃饭呢!当时,我们谁也没有想到,若干年以后,周的话竟然变成了事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2

主题

640

帖子

386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5
 楼主| 发表于 2020-2-21 21: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99年的9月,芜湖市的九运会开始了,因为上一次的好成绩,我们单位又组织了队伍参加。同时参加的也有轴承厂。这一次的比赛是在芜湖造船厂的一个场馆里面组织的,天气非常炎热。这一次的比赛,我发挥得很差。我记得好像赢了5盘输了4盘吧?反正最后大概20名左右。因为天气炎热,成绩也不理想,这次的比赛没有给我留下多少印象。只是知道殷南昀(官盲万丈)得了冠军!小殷是从小和林老师学棋的(听林老师说起过),他好像和芜湖市的运动会缘分特别好,第八届我不记得是不是他了,但是第九第十届都是他的冠军!

虽然不记得很多故事,但是还记得一些细节和逸事。周最后一轮发烧,结果输给我们单位的王小强。令他非常郁闷。而王小强也一直觉得周的棋不行,其实我也不好说,毕竟是我们单位的领导,而且每个人都喜欢听好听的。再说棋下得好坏对于业余棋手来说,毕竟不是事关生死的大事,也不关系到饭碗,不必要为了这一口气非要像彭时佳和龚涛那样打官司,所以我没有当一回事。而周在比赛中输给殷南昀的一局,回来和我们复盘半天,没有找出来那个地方下的太差,所以他一直对殷南昀的棋赞不绝口。

其实要我说,这也许就是棋运。有的时候水平差不多的人,可能在对局中的表现就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在对局一样。也许高手所谓的苦手就是这样的吧?明明水平应该差不多,可是就是不能开胡!

当时,轴承厂参加比赛是周和张,还缺一个,因为我们单位也组队,所以我没有办法帮忙。余则是没有时间,因为比赛不是休息日举行的!最后他们找了章斌。章也是芜湖的一个高手,关于他的事情,我本来了解不多,可是后来到周家里下棋,慢慢知道一些。说起来,章斌学棋是非常苦的。家里人一直不支持他。而他对胜负又是过于重视。限于材料所限,不能谈得太细,否则也许会有偏差。当时我和章斌还有张国华下棋是感觉最苦的,因为他们都属于长考派,每一个局面都要想到最细。我和周基本上是属于感觉派。所以我和他们下棋经常也是后半盘疏漏。我记得印象中对章斌只是到他家下的一次赢过,我估计是他家人在旁边,让他不能更加专注吧?我对张国华也是基本上没有赢过。我记得后来在网上和张下成了一比一(有兴趣的可以查看鸠鹚浪子04年10月7号和随缘主人的两盘棋)。我估计和张适合下慢棋也有关系!

比赛结果,轴承厂得了团体第一。比赛结束后,他们厂里喊他们去聚餐,最令我感动的就是,他们也喊了我。一方面,我们是最要好的棋友,另外,章斌也对我说,就怕我承受不住打击。我理解他的意思,因为前一段自己刚刚拿了芜湖市第二,这次落差这么大,他是担心我心理上无法承受这种落差。其实当时,我自己确实有些难过,不过还没有到那种地步,而且我说到底并不是一个极端注重胜负的人。说不注重胜负,是不可能的,每一个下围棋的人,谁能够真正做到呢?我相信没有!可是我确实也不是赵治勋那种输了棋就觉得天塌地陷的人!时间可以很快地抚平我的伤口。而且,经过这几年的经历,现在的我再回头看看,九运会才应该是我水平真实的反映。芜湖市像我这样水平的太多了,当时的我确实有点自以为是了,所以才会难过。不过不管怎么说,我是非常感动于章斌的关心和劝解的。当时他说起他曾经因为到手的赢棋因为大意而输掉时,他当时顿时鼻血直流!

我想我能够理解他。学棋学的那么苦,家里又不支持,可想而知他是非常想下出成绩证明自己,可是眼看到手的成绩丢了,心里是怎样的一种痛!吃完了饭出来,我们走在路上,我非常感谢的对他说,谢谢他的真诚!他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没有想到,后来他辗转外地当了围棋老师,我们竟然至今没有再重逢!我只知道他曾经去过大连,后来到佛山,现在可能在惠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2

主题

640

帖子

386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5
 楼主| 发表于 2020-2-21 21:37:48 | 显示全部楼层
002j2Lhqgy6Fm1nWWxe74&690.jpg
九运会以后,没过几个月,芜湖市开了一家棋社,叫清源棋社,为了扩大知名度,搞了一次比赛。是双败淘汰制,决胜局还请黄小牧老师大盘讲解的。不过因为没有宣传,所以基本上只限于芜湖市的棋迷知道而已。而且棋社在芜湖市北门来风市场处,离市区还是有一点距离的。我那一次的比赛,输了两盘棋,当然,如果只输一盘,那肯定就是冠军了!嗬嗬!有两盘棋我比较有印象。一盘就是我赢了殷南昀的哥哥,殷海源,他的棋也是不错的,不过他好像也是慢棋派,不太适合网络对局,据说在TOM上面只达到了3段。所以在十运会上,他赢了何平(在TOM上打到7段),我一直不太明白。现在看来这3段肯定不是他的真实水平,不过当时不知道。

另外一盘,就是我赢了张萍,因为这是曾经杨老师告诉过我的高手之一,还曾经说过,赢了他就厉害了!所以我的印象很深。光说了自己赢的对手,呵呵,输的也应该说一说。不过人总是这样的,对自己辉煌的历史总是记忆犹新,对失败和挫折总是希望忘却。这是人的惯性,不过如果人能够多记住一些失败和教训,对于自己今后的路程还是会有很大帮助的。这次比赛我输的对手是高翔(曾经叫ggg750,现在不知道叫什么呢?他现在已经离开芜湖了,好像在武汉买了房子)和王俊(超级炸弹,现在这个号好像给他的学生了,他是芜湖比较早干围棋老师的,曾经到江西去当过老师)。高翔最后和林衍蕃老师对决冠军了,我们都有幸听了黄小牧老师的讲解。幸亏我们是参赛者,否则还要买门票呢!嗬嗬。不过,这家棋社离开我家实在太远了,所以后来我没有去过几次。实在对不住棋社的老板啊!

比赛的结果,我得了第八名,后来决名次的一盘我对上了张辉(意大利辉)幸亏赢了,否则就没有奖品了!其实倒不是很在乎奖品,就是一个牛筋的拉力器好像。我高兴的是确认了自己的实力。慢慢开始从九运会的惨败中恢复了过来。也慢慢的认识了自己真实的水平。

忘记说了,清源棋社搞的比赛叫做"开元杯",不过和后来的金傻子比赛一样,都没有太大的影响.一是宣传力度不够,没有媒体的支持.二是比赛都属于临时性质,没有规范成传统比赛.相对而言,后来虹雨俱乐部搞的比赛要好得多,因为基本上办成了每年一届的传统赛事.就看今年国庆的了!贾老师,加油啊!

开元杯比赛是99年12月进行的,紧接着就到了新世纪的2000年。在这一年的国庆节,黄老师给了我一份传真,就是关于邀请参加安徽省棋协杯比赛的邀请函。在我们单位王工和董干事的大力帮助下,我们单位工会主席终于答应了我们参赛的请求!于是,新一轮的征程又开始了!

茶余饭后,再谈一点我和黄老师的交往。原来黄老师是根本不认识我的。我刚刚毕业那个时候,因为久仰黄老师的大名,可是主编邻居的承诺又一直不曾兑现。所以我曾经自己去过黄老师体委的训练班。看到不少小孩在黄老师的班上上课。趁着课间休息,我向黄老师作了自我介绍,甚至还想请教一两盘。不过因为黄老师还在上课,没有时间,只好婉言谢绝了。我很是遗憾的离开了!后来我们单位另外一个同事,也很想帮我,让我去和他的一个邻居下棋,因为那位邻居和黄老师认识。可是,下了一盘棋以后,也得到了邻居的首肯,可是后来还是没有机会。

一直到了大江晚报电信杯比赛结束后,组委会(可能我那位主编邻居起了作用)让我还有吴维健和黄老师下了让2子的双面打。不过最后因为需要黄老师计算成绩,所以没有下完。

不过,我们单位的王工以前和黄老师比较熟悉,他儿子曾经也在黄老师那里学过围棋。王工以前在芜湖也是有名的棋手了,之前芜湖曾经组织过一次知名棋手的双败淘汰比赛,就喊了王工。不过,那个时候,我还不出名,所以只能去听了几盘讲解。一盘,正好是省队的王业辉教练到芜湖来,黄老师就请王教练作了讲解,我只记得在芜湖市九莲塘的湖心小岛上进行的了,我们去听得很过瘾。还有一次是黄老师解说的,在以前的华侨鞋城旁边。

王工在他儿子学棋的过程中,经常喊我去听听黄老师的课。后来有一次,上完课时间还早,于是黄老师就喊我下了一盘让2个的棋。我记得好像是吃掉了一块棋,黄老师认输了,不过当时我判断形势还早,因为我官子不太好,可能黄老师是看时间不早了吧?后来,就再也没有和黄老师下过了!不过,从那时开始,就和黄老师认识了,所以他有什么比赛的消息也都告诉我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20-4-2 03:58 , Processed in 0.11941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