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查看: 176|回复: 0

砀山80后的记忆,自己扛桌椅带馒头上学的那些年!

[复制链接]

67

主题

78

帖子

36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61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旗中学,位于砀山县关帝庙镇汪大楼村和石赵庙村中间,早年属于红旗公社,校名带有强烈的时代印记。
学校是1970年由大伯苗敬廉等4个人筹建,建校初期设有初中部、高中部,生源颇广。


(1970年代的毕业证)


(1973届初三2班毕业照)


(975届高二1班毕业照)
如今伯年逾80,退休之后坚持打篮球、乒乓球、跑步锻炼,活力充沛,而他筹建的红旗中学却经历了农村中学的衰败大势,如今步履蹒跚,所幸的是经历几次合并依然存在。


(右二为敬廉老师,右一服装为92级校服,拍摄于1996年春。)
92年求之时,红旗中学已无高中部,只有初中三个年级;但学校占地颇广,坐北朝南,布局恰当,紧挨直通大沙河的的引水沟,校园则是清一色红砖瓦房,教学、办公、家属区、食堂、操场、墙头院等一应尽有,校门堂上金灿灿的’红旗中学’题字更是光彩夺目。


(199初三4班毕业照)
进校后,“红又专”的红砖路洒满了值日生的扫帚和“净水波街”的辛苦;两排泡桐树撒多少绿荫,留住我们快乐时光,泡桐树下绿荫留住了学子们快乐,树身上那不成形的刻字则是朦胧的爱恋。花园里的松树、冬青是北方农村冬天少有的绿色,“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大雪皑皑,书声琅琅。


(1996年业生,初三3班部分男生合影,图片由同学提供)
所谓大学者,非谓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正是学校重视师德师风建设,倡导“育人”需先“育己”,故学识扎实,学风优良,方圆十里学子争相求学奔之。93年初一共5班,班班七八十人,教室后门时常关不上。高峰期师生教职员工近1500人。正所谓好学校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每每开学之季,入涌至,人声鼎沸,更要自带桌椅板凳,高低窄宽,红蓝黄白,好不壮观。2012年8月29日,《中国青年报》发布了一篇题为《多少年能拉平城乡课桌》,自带桌椅的话题,震撼了身处大城市中的人们。但城里同学无法想象,馒头咸菜大茶缸,再来2毛钱清汤,是乡下学子的食粮;更无法想象40人的大寝室,伴有虼蚤、虱子,更因半月不洗脚的伙伴,臭气熏天。这些伴着不少人度过了多少个青春蓬勃的夜晚,留下了苦涩而美好的回忆。


顶着月光与星光,伴随凉风,开始人生的初中求学之路。不同于现阶段五花八门的各类校训,母校秉承的始终是笃实;口号漫天飞舞,不如展现自我,美好的一天从早跑开始。校长亲自喊操,有时是教政治、数学的SUN老师。回忆起来,早跑的岁月不仅仅带给我们强健的体魄,更是坚韧、守时的精神,告诉我们一份“坚持”是多么的重要。
因常常偷读祖父大人的《三言二拍》、隔壁邻居的《说岳全传》《隋唐演义》,加上每天中午大队喇叭播放的单田芳评书,个人对历史甚为喜欢。亲痛仇快、阳奉阴违、合纵连横、分崩离析,常幻想寓意其中,指点江山。可惜了“当年明月”,未能就读红旗中学,未能遇到母校各位大师,沉寂二十载,方娓娓道出《明朝那些事儿》,让我们通过一本书,来阅读明朝历史那些个熟悉而又陌生、深刻而又模糊的人物与故事。
地理MAO老师很少板书,常倒看们书本,大声授课,暴露好多智齿,飘落许多口沫星子。一节课下来黑板上寥寥几字,但又恰当至极,言简意赅。季风气候、北回归线、四大洋、七大洲,每个章节都简洁明快,令人受益良多。地理知识印记很深,至今看到满大街的8848香辣虾,我却总是想到珠穆朗玛;路过秦岭淮河,看到的则是南北分界线,还有那“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MIAO老师是同村伯父,教语文,经历过文革,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大起大落,洞悉世事,上起课来插科打诨,妙趣横生。岁月沧桑虽刻满脸庞,却把最美的微笑留给我们;时而带来口琴给我们演奏,教我们唱歌唱戏,告别枯燥单一;常年用心书写黑板报,拓展我们的视野;每周朗读一篇我们的优秀作文,鼓励我们大胆想象,敢于写作。饮其流者怀其源,学其成时念吾师,小子们不曾成长为大师或大家,但厚谊常存魂梦里,师恩永志我心中。


(1998届初三4班毕业照,二一为MAO老师,右三为XUE老师,右六为大伯,右七为MIAO老师)
XUE老师,教导主任,授政治课,以严厉出名,做事雷厉风行,常关心国家大事,颇有远见,教导我们说国家重视教育,但社会竞争以后很严酷,要我们好好读书,夯实基础,早日成才。业余之时,钻研书法,系统研究管理学,很有心得。后来外调至砀山五中校长,又转至砀山四中校长,秉承“红旗中学”的笃实之风,建章立制、人文管理,成绩斐然,深受老师和学子拥戴,2014年更被评为“中国好校长”。正如陶行知阐述,“校长是学校之魂”,愿“红旗中学”的笃实到处传播,成为时代风采。


操场是光秃秃的地面,没有人工坪,没有塑料跑道,没有乒乓球台,没有足球场,只有两个篮球架屹立在西边,非常简陋,但大大满足了学子和周边乡民需求。暑期是晒场,周边乡亲早早划好区域,几百斤的麦子用板车拉过去,摊卖、翻动、笼麦,用簸萁分离杂物后收麦。寒假更是热闹,汪大楼与西庄乡亲集结在此,举办乡村篮球对抗赛;不知何年何人相约,每年春节之时,长辈们告别棋牌麻将,以身作则,给子女们营造祥和欢乐的节日气氛;他们身姿不算矫健,传球不够精准,体力更是差强人意,但精神高昂,每球必争;场外更是站满了周边村民,为场上队员呐喊助威,加油鼓劲。


操场旁边的引水沟非常深,荒草横,虫地,夏季雨后常有“红花子”蛇出没,但沟底又是刷集、大王庄、小王庄的伙伴们的必经之地。伙伴们顺着引水沟,结伴求学与归家,追嘻打闹,走的多了,赶跑了蛇虫,沟底便成了路,两侧的麦田和白杨便成为了风景,春天则淹没在两岸的油菜花中。


弹指间,20多年过去了。
时光蹀躞,谓之匆匆;
岁月消逝,独留踽踽。


(中间为作者,摄于1995年)
身处城中九晚六、久坐不动的上班族,无处不在压力与抗争后的快意、失落、满足,抱有“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借口,吃肉喝酒掼蛋,留下酒精麻醉后的自己,加速身体机能与记忆力的日渐衰退。
看满大街‘小鲜肉’,再望镜中自己,白发丛生、眼袋弛、目光呆滞,不由回忆自己人生那段葱葱年华,与君共勉求学之旅,谓: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每周都会踢场球,作者保持青春活力!)


(图为中学,由苗则远同学提供)
旁记:学好数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全中国都在念叨这句至理言,但又无法贯标给学子们具体的思想。数字、道理与变化之道,被大大曲解为数学、物理与化学,思想启蒙就这么错误传播、扎根、发芽、成长。大环境使然,我辈苦之,如南渡北归之陈寅恪(TschenYinKoh),望后面学子可以慎思笃行,成就自己人生的大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19-4-22 16:16 , Processed in 0.09243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