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楼主: 文如玉

『经典连载』 《悟空传》 (作者:今何在)

[复制链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5:55 | 显示全部楼层
  猴子大喜,衲头拜道:“师父在上,受俺一拜!”
  “你叫什么名字?”那老者问。
  孙悟空躲在一边心想,只要那厮敢说他是孙悟空,便跳出去掐死他。
  那猴子却说:“我无性,人若骂我,我也不恼;若打我,我也不嗔,只是陪上个礼儿就罢了,一生无性。”
  菩提笑道:“还有这等乖的猴儿,我说的不是这个性,是……你父母却又姓什么?”
  猴子道:“我也无父母。那天生时,身前一片大海,身后群山,只我一人孤立,叫也无人应。入得山中,别人倒都有父母兄弟,独我一人,从此天地便是家,万灵皆当兄弟了。”
  “哦?”菩提道:“难道你还会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不成?”
  猴子抬眼道:“咦?你怎知的?”
  “咳!这个……”菩提心中暗喜,如此天生生成的资质,哪里去找,“不知你找我,要学什么?”
  “我只想学道,却又不知,道是什么?”
  “学道?好象不是一个系的,哈哈不过无妨,我倒有一些道儿不知你学不学?”
  ……
  孙悟空躲在一边看,只觉得此景何处见过,却又想分明不可能。
  “咦,炼丹打坐,你这也不学,那这不学,倒底想学什么?”菩提作恼怒色对猴子道。
  猴子说:“看来,我想学的,你却教不了我。”
  “什么?那你倒说说,你倒底想学什么!”
  猴子抬头道:“我有一个梦,我想我飞起时,那天也让开路,我入海时,水也分成两边,众仙诸神,见我也称兄弟,无忧无虑,天下再无可拘我之物,再无可管我之人,再无我到不了之处,再无我做不成之事,再无……”
  “打住!”菩提说,“你快走,快走,我却教不了你!我若教得你时,也不用在这变酒壶自耍子。”
  菩提转身便走,猴子一把拉住他衣角,菩提却扑的变作一根棒槌,在猴头上击了三下。棒槌生出一对翅来,向山中飞去,猴子疾追了过去,却见棒槌飞入一座高墙寺院中去了。
  寺院大门紧闭,猴子想,师父不出来,我便不去。于是跪在门外。
  几只仙鹤扯了一块天大的黑幕飞来,夜晚一下便至了。草间的萤火虫儿全飞上天去,在天空中变幻着各种星座。
  猴子跪在那。
  一边的孙悟空却等的倦了,心想这却不是假悟空,也许天下猴子都长的有几份象吧,他直接从另一边飞进寺院去找菩提。
  越过墙来,他却愣了。
  墙的这边,是一边白茫茫的大地,什么也没有。
  孙悟空开始在这大地上飞奔了起来,他一口气跑出几万里,什么也没看见。
  “我倒不信这地就没个边。”
  孙悟空一个筋头翻起来,再落地时,还是一片空荡荡的大地。
  孙悟空急了,跳起来一口气便是十来个跟头,这回该翻出几百万里了吧。
  还是一片空旷。
  孙悟空不禁有些奇了。
  “今天我还非走倒这个头不可!”
  他又是一路纵了下去,消失在远方地平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章


  猴子在寺门口,已跪了六天了。
  一片树叶从树上落下来,掉在他的头上,他动也不动。
  一只瓢虫得得得走来,到他身边,抬头望望他,又得得得爬走了。
  “我走了几万里路,历尽了千辛万苦,决不能在得道的门口停下。”
  却听有人叹了一声:“门口?心未至时,虽到了门前,再走几万里也敲不到那门哩。”
  猴子一转头,“你是?”
  这时却见一个白衣者从山那边行来,走在路上,轻盈如脚不沾泥,他来到猴子身后,却是一个年青人,微笑着,风吹起他的衣角,他立在那,静如与天地一体。
  “你刚才从那边来,我怎听得你在我身边说话?”猴子问。
  “我身未至,意达即可啊。”
  “哦。”猴子说。
  “哦?!不要告诉我你听懂了哟!”那白衣人作鬼脸道。
  “我虽不知你说的是什么,可是却猜你是说要跟别人说话,不用人在,直接用你的心去告诉他的心便行了。”
  白衣人脸上露惊异的笑:“猴子,这可是别人教你说的?”
  “不是啊,我以前试过的。”
  “咳……咳,什么?你试过?”
  “我在花果山时,因从石中生,无父无母,别人都欺我,于是我便时常在夜深时独自在洞里说话,不想却有人能听到。”
  “哦,那人好耳力啊。”
  “不是,它说它用心听见的。”
  “它是谁?”
  “它是一颗老树。”
  “树也有心么?”
  “它本来没有心,后来有只松鼠在它身上出生,它把身子与她住,她便做它的心,帮它思想。”
  “哦?”白衣人开心的笑了,“有趣,多与我讲讲吧。”
  “花果山的故事,说七天七夜也说不完哩,改天专门写一本吧。奇怪我在说什么哪!”
  “啊?哈哈。”白衣人抬头望望星空,“知道吗?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现在正在被他们所注视着。有时他们会借我们说出他们想说的话,这世上万物都是可以随意被变幻的,你要想不被变幻掉,就要先知道自己是什么。”
  “你说的什么变啊不变的?”
  “呵,你知不知什么是唵嘛呢叭咪吽?”
  “什么唵嘛呢叭咪吽?”
  “唵嘛呢叭咪吽就是……”白衣人唱:“佛即心兮心即佛,心佛从来皆要物。若知无物又无心,便是真心法身佛。法身佛,没模样,一颗圆光涵万象。无体之体即真体,无相之相即实相。非色非空非不空,不来不向不回向。无异无同无有无,难舍难取难听望。内外灵光到处同,一佛国在一沙中。
  一粒沙含大千界,一个身心万法同。万世轮回一瞬永。千变万化不离宗,知之须会无心诀,便是唵嘛呢叭咪吽。“
  “哗啦啦啦……”忽然下雨了。
  白衣人将身一转,本来洒满天的水珠竟随他的身形聚向一个方向,化作一条银练绕他身转动着,最后在他掌心一颗接一颗垒起一根垂直银柱。
  雨瞬间又停了,星星重新飞舞萦绕。
  大地上,却忽然又有无数绿草穿出,又变成千万朵花开放。
  白衣人对猴子一笑:“你现在知道什么是千变万化,不离其宗?”
  “我要学这变化!”猴子叫道。
  白衣人一笑:“里面那个会,为何不让他教?”
  “我惹他生气了,躲进门里去不肯见我,进门前,还在我头上敲三下。”
  “这个死菩提啊,喜欢玩些这个东西,带坏了后人。他不出来,你在这干嘛?”
  “我在这跪了七天了,可是他不肯出来见我。”
  “哈哈哈,因为他在等天下雪……你是要求道,还等道来见你么?”
  孙悟空啪落在地上,气喘吁吁。
  “……见鬼,老孙走了七天,行了几万万里路,竟见不到一粒灰!”
  “那是因为你走的路不对,累死也枉然。”忽有声音答。
  “哈!终于有吭声的东西罗!你在哪?”
  “这儿没有哪,我又能在哪?”
  “少跟我玩这套!你不出来信不信我打烂你的庙!”
  “哈!本来没有庙,你尽管打去!孙悟空,听说天下没有你战不胜的东西?”
  “是!”孙悟空一挺腰,心里却想起了那个假悟空来。“你又如何知道我的名字?”
  “哈哈哈哈!你的名字是谁给取的?”
  “……这……俺老孙一生下就是这名字!”
  “那你又是从何而生?”
  “……我从何而生?”孙悟空想,“我从何而生?从何而生?”
  一时间只觉得心中崩塌了下去,无数记忆思绪直落向无底深渊,就象他投入松鼠的树洞时的感觉。
  “啊!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他捂住头大叫起来,“头痛,痛啊!”
  “唉,紧箍咒。观音你够狠……”那声音喃喃道,忽而又大声了起来:“孙悟空,你要记住,你当年和我说了什么!你说……”
  “我要天下再无我战不胜之物!”
  那是孙悟空的声音大声道。
  菩提心中一喜,化出身来:“你醒了么,你醒了么?”
  却见孙悟空仍在地上挣扎,那声音却是来自菩提的身后。
  菩提一转头,看见了那只猴子,赤着足,围着草叶,满面稚气的猴子。
  那一刻,菩提眼中晶光转动,百感交集,多少心绪一齐涌上来。
  但那只是一瞬,他随即又变的冷冷的:“你怎么进来的?”
  猴子道:“我踢开了门进来的。”
  菩提眼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异之色,“不对啊?历史不是这样的。”他想。
  “你怎会有胆踢门?难不成有人教你?”
  “是啊?你怎么知道?”
  “哈哈哈哈!”有人笑道,“这猴子真不会说谎。须菩提,别来无恙?”
  须菩提一见,大叫:“金蝉子?”
  那白衣人笑道:“须菩提,几千年不见,还是喜欢装腔作势作弄人!”
  “我可不曾作弄他,是真不敢教他!”菩提凑近金蝉道,“你难道还会看不出来他未来要做的事?”
  金蝉子却笑道:“你以为你料到了,其实它却已变了,若知万物运行之法,便知未来是永不可去算知的。”
  菩提笑道:“师兄你每次都这么不给人面子,我好歹也是祖师级的人物啊,当着一只猴子这么戳我漏。”
  “哈哈哈哈!”金蝉子笑道:“我若顾你面子,我定不是金蝉,你若真有面子,你也不是须菩提。”
  两人会心大笑,两只猴子站在那,对看看,摸不着头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金蝉不一直在灵山深居苦修,怎有闲跑来?”菩提问。
  “是,师弟妹都在静心苦修,准备灵山第四次结集,将记颂修订大藏经。可我却觉在世间山水走走,沾沾尘土,染染生气更好。所以偷偷溜出来喽。”
  说罢金蝉子从怀中掏出一东西来:“我在路上拣到这个,也不知是谁丢下的。”
  孙悟空差点摔倒,那不是他的金箍棒?
  他伸手便去抢,一把抓住,却夺不过来。
  金蝉子单手轻轻握住金箍棒一头,笑道说:“你想要么,你想要就说么,你不说……”
  菩提咳咳连声。
  金蝉子哈哈大笑:“在灵山终年面壁苦思,几千年没和人说一句话,现在总想多讲些。”他转身对那系草裙的猴子说:“是不是你的?”
  不能给他啊。孙悟空心中暗急。
  那猴子却将嘴一撇:“我要这东西何用?”
  孙悟空摔倒在地。
  金蝉子道:“好!还是我们投机。我就喜欢你这天生的猴子,不如我们做个朋友,有空一起玩耍?”
  那猴子却翻眼对金蝉子道:“你会不会翻筋斗?”
  金蝉子一愣:“啊?这倒不会。”
  菩提曰:“我会,我会啊!我的筋斗翻的可远。师兄你学识道法,样样比我强,可论这些世间耍子,你可不如我了。”
  猴子道:“我还要你做我师父呢!”
  菩提道:“师父是做不得的,我可以教你七十二变,却不准你叫我师父,免得我听了伤心。”
  金蝉子道:“你闯了祸他也好推掉!”
  “金蝉子!”菩提叫道,“你再这么总说实话就不和你玩了!”
  那猴子望着他们笑了:“好,我就交你们这两个朋友了!”
  三人大笑,手拉在一起。
  孙悟空被晾在一旁,忽然有种心酸酸的感觉,也不知是为什么。
  “可惜,我不能在这久留。”金蝉子说,“结集论法大会就要举行了,我要赶回灵山,须菩提,你还是不回去么?”
  须菩提微微一笑:“你也知为什么的,我宁愿在这里,对着天空唱唱歌,和花草松鼠说说话,想想生命的道理,这佛法经论,我却已忘了,去了背不出来,怕是师尊又要生气。”
  金蝉子正色道:“人只为自已解脱,却不能算得成果。这一路上,我看到的众生,心中蒙憧一片,爱欲痴缠,丢下不得,苦也由之,乐也从之,却抛不下一个欲字。我劝人清心忘欲,可生由空而生,又教之向空而去,不过是教来者向来处去。苍生之于世间,如落叶纷纷向大地,生生不息,本不用导,也许还有别的真义。我想到了很多东西,师尊的法却不能解我心中疑惑,我这次回灵山,不只是颂经,还想请师尊解解心中之惑。”
  “师兄!……请教可以,却不可与师尊争论啊。”
  “我不争论,怎解我心中疑惑?”
  “可是……师尊是不会有错的。你想不通,定是你自己错了。”
  “那就更要问个明白了。”
  “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你错了倒也罢了,我怕的是万一……”
  金蝉子注视着须菩提好大一会,忽而大笑起来:“如来是什么?”
  “是如实道来。”
  “鸿蒙初辟原无姓,打破顽冥须悟空。”金蝉子仰天笑道:“我为如来,又有何惧?”
  他将手一挥:“接住了!”将手中的金箍棒抛向孙悟空。
  孙悟空跳起接住金箍棒,金蝉却问:“你知道它是做什么用的?”
  孙悟空看看金箍棒。金蝉子笑道:“将来若是有人脑袋不开窍,你就用它敲醒它!”
  说罢,转身大笑而去。
  风正紧。尘沙大起,却没有一粒沙能沾到他的身上。他的身影一路远去,天上的风云紧随着他漫卷向天际。
  “这人是谁?你叫他什么子?”系草裙的猴子道,“将来我若有他这种气派,也不枉此生。”
  “唉,这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以你们俩的心气,倒适合作师徒。可惜他痴迷于大道,总说自己未通,哪还能教别人。”菩提说,“他的名字,你不知道也罢,也许这个名字很快就要被人忘记了。若是有缘,将来有一天,你们自会相见。”
  猴子一直望着金蝉子去路,点点头。
  “对了,”菩提说:“你曾说你没有姓名。”
  “是,俺是石头里生的。还请师父,哦不,菩提赐个姓名。”
  菩提长叹一口气,每个字咬的清清楚楚道:“你象个猢狲,不如便姓孙吧。鸿蒙初辟原无姓,打破顽冥须悟空,你便叫做孙——悟——空吧。”
  “好!好!自今就叫孙悟空也!”
  那边孙悟空正看着金箍棒,想着金蝉子与他说的话,一听得“孙悟空”三字,忽然心中如什么裂开了一般,一道雪亮的光芒照来,象自天而降,又象自心而出,直将他射的通明。
  “哈哈哈,我有名字了,我有名字了!”那猴子欣喜若狂的在天地间蹦跳。
  孙悟空来到须菩提面前,跪倒:“参见师父。”
  须菩提看了他道:“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叫我师父么?”
  “是……师父……”孙悟空突然有了悲声。
  须菩提再忍不住,跪下一把将他抱住:“你终于想起自己是谁了么?”
  “师父……弟子这些年,没有你指路,好苦……”孙悟空一时千思万绪涌上心头。
  须菩提抚他头道:“我正是知你志向,自知指不了你要寻的路,才不肯让你说是我徒弟。”
  “师父,这紧箍儿害的我好苦,帮我去了吧。”
  菩提神色却渐渐变的黯然。
  “我做不到……这紧箍是将人心思束缚,将欲望的痛苦化为身体的痛苦,你若如诸神佛达到无我之境,自然就不会受紧箍之苦。”
  “我要如何做?才能达无我之境?”
  “忘记你自己,放下你的所爱及所恨。”
  孙悟空站起来,沉默良久。
  忽然他抬了头说:“我可以忘了我自己。”
  须菩提心情复杂的望着他。
  “可是,”孙悟空说,“我忘不了东海水,忘不了花果山,忘不了西天路,忘不了路上的人。”
  他忽然欢喜了起来,对菩提道:“师父你看,我有这多可记住的事。多么好。”他转身道,“现在我要回天界去,打死假悟空,我就能解开紧箍咒了。”
  须菩提摇头含悲而笑:“这是观音对你说的?可你能够胜吗?不,你胜不了的,结局早已安排好了。还是留在这逍遥之地吧,这儿不是有当年花果山一般的自在安乐?忘了你是谁,忘了西天路。你回去,就逃不出如来观音为你设计的路。”
  “师父你的心意我明白,可我一生就是要斗、战、胜!”孙悟空望着天河,“我不会输,不论他们设好什么样的局——俺老孙去也!”
  一道光芒注入寒天。
  须菩提仰望那光芒划过星河,叹道。
  “我终不能改变那个开始,何不忘了那个结局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章


  天宫
  巨大的雪片在天外涌出的火光的映照下象凝血的冰晶,整个天界被这飞扬的红色充满,冰雪折射着火焰,象红宝石般的在空中闪耀,这些红亮的星尘在宇宙间飞旋,以无可阻挡的气势和极美的姿态冲毁着它们面前的一切物体,诸神的宫殿在这狂潮中支离破碎,分崩瓦解。
  在这毁灭的狂舞中,诸神惊慌的躲藏,他们分明听见那个天地间的狂笑声,纵是飓风也无法盖过,在灵霄殿的顶端,那个身影立着,背后是燃烧着的天穹,他巨大的阴影随着火焰的升高移向整个天庭。
  天宫另一处
  “猪八戒!你飞的慢一点!”天界一处,小白龙叫着,她已化成了人形,迎面而来的飞旋的冰雪锋利无比,划破了她的衣裳和脸颊,她不得不闪避遮挡着。而她的前面,猪八戒却不管不顾的向前直飞,任凭脸上身上被划出无数血印。
  “天上也没有吃的抢,也没有高老庄,你怎么急成那样,象要去见媳妇?”
  “回你的东海去,我没要你跟着我!”
  “嗬哟,学会耍酷了,告诉你猪八戒,孙悟空不在,我可不会再让你逃了,师父的魂儿一天找不回来,你一天别想溜号!”
  猪八戒四处张望着:“糟了,天宫变成这样了,星辰全都被天外飓风吹移了位置,找不到银河了,糟了,糟了。”
  “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心看星星?你和孙猴子都有这怪毛病,一个晚饭要对着西边吃,一个半夜不睡觉看星星,那个沙和尚也不是很正常,整天拼着些破碗片唉声叹气!”
  猪八戒却不理会她,只顾四下找寻,小白龙还没见他这么急过,看着他肥大的身躯四下乱撞,东张西望把两只大耳甩来甩去,很是滑稽,不由想笑出来。
  忽然猪八戒站住了,眼睛直盯住一处。
  小白龙一看,风雪迷漫中,隐约有一颗银色的星在远处闪耀。
  猪八戒直飞了过去,小白龙忙跟上去。
  近了,猪八戒落下云头,看着眼前的东西出神。
  小白龙赶上前一看,那是一颗桂花树,风雪中已变的光秃秃的,在高处一根枝杈上,有一个灯笼,内放着一颗明亮的银星。
  那树干上,还隐约刻着什么。
  猪八戒冲上去,抹去树身上的雪。
  那上面,是几个字:“天篷,家就在前面,阿月。”
  猪八戒站在那儿,愣愣看着那几个字。
  他突然猛冲入前方的风雪中。
  小白龙满心疑惑,也只能跟上去。风雪几乎使她迷失了方向,好不容易猪八戒站在前面,她冲到他身边,叫:“猪……”
  她停住了,猪八戒正看着前方,她从来没见过猪八戒那样的眼神,象风雪一样纷杂,那纷杂中,却有星辰一样明澈的东西。
  那是他眼中映出的人影。
  一个白衣的女子。
  “暴风已经冲毁了银河,我们几十万年筑起的家园。”白衣女子望着怀中的玉雕般的小兔儿说,“天篷回来,要找不着家了,不过没关系,我会一直在这儿等他,我在这里,他就不会没有家,火焰快要烧过来了,玉兔儿,你走吧,到下界去,那儿有许多天界见不到的神奇,如果有一天,你见到了天篷,请你告诉他,阿月在这等他,让他回家。”
  她撕下一片衣角,将玉兔儿裹在其中,一松手,那衣角化作一片白云,载着玉兔儿向下界飘去,玉兔儿在云中跳着想回来,却跳不出来。
  她望着玉兔儿远去,忽的又笑了:“我真傻,天篷不知已变成什么样了,你又怎么认的出他来?他也早忘了你了吧。但我相信,有一天他会醒来,然后他就会回到这里……为了这一天我每天用星星排出图画,那是天篷和我才懂得的图画,希望他能看见,想起我,回来。可现在,大风把一切都刮走了,记忆、爱情、希望、一切一切,都刮走了……”
  “但我不会走,我在这里等他……大风,火焰,都不能让我离开这里。”
  隐在风雪中的猪八戒身子开始颤抖起来,突然,他的肥胖的身子跪倒在了地下。他咬住自己的手,无声的哭了。
  小白龙看着猪八戒,她好象突然间明白了什么,明白了猪八戒每天夜晚在别人入睡后仰望星空时的心情,明白了为什么一旦没有星光的夜晚,猪八戒就那样的易怒和脆弱。
  “猪八戒。”她凑到他耳边,“过去啊。”
  猪八戒摇了摇头。
  “她在那儿等你,过去啊。”
  猪八戒突然跳了起来,小白龙想她就要看到那感人的一幕了,可以猪八戒却向相反的方向没命的狂奔了下去。
  小白龙急追了上去:“为什么?”她喊,“猪八戒,为什么?你等的不就是这一天吗?她不就在你的面前了吗?”
  猪八戒在天空中没命的左冲右突,“忘记路,忘记回家的路!”他喊。“明知道是不可能相见的,为什么还要记住?”
  他跌跌撞撞的跑着,小白龙很容易的追上了他,她在他背后踢了一脚,把他踢倒在地。
  “为什么?你连见他一面也不敢?她在那等了你那么多年,还准备一直等下去!”
  “不,”猪八戒说,“她很快就会结束她的漫长等待了,大火很快就会烧过来,她会在期待中死去,带着她的美梦,好过她发现她苦苦等来的是一只猪!”
  “猪怎么啦?猪怎么啦!”小白龙叫道:“我就觉得猪挺可爱!猪好的很!猪会笑,会哭,比天上很多神仙都好!”
  “可我不能接受——我可以是一只猪,可我不能让她为我……你又为什么不告诉唐僧你是谁?”
  小白龙呆住了,半晌,她扬起手重重打在猪八戒脸上。
  “猪八戒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把不能说的话全说出来?”
  她也跪在了地上,嘤嘤的哭泣。
  “这就是命运啊!无比神奇美妙的命运啊!”猪八戒大叫道:“需要多么高的智慧,才能想出这些绝妙的安排啊!伟大的上苍啊,众生都战栗在你的威严之下!”
  他狂笑起来。
  他再回头时,看见火焰已烧入了阿月的宫殿。
  猪八戒忽的一转身,又冲了回去。
  火焰已烧着了阿月的裙角,但她还在地上用手指慢慢摆着她的银砂。
  忽然一只猪冲了进来,狠狠的踩着她裙上的火苗。
  阿月惊异的看着这只猪。
  那猪却不敢看她。
  火焰一退,又扑过来。猪八戒发出狂怒的吼声,用肥大的身躯去扑向火焰。
  忽然阿月从背后抱住了他。
  “天篷……天篷,你好……”
  猪八戒感到眼泪滴在他的背上,他笑了。
  火焰猛一卷,吞没了猪八戒还没完全绽开的笑容。
  小白龙站在远处,望着火焰奔涌的银河。
  “猪八戒,你好了,终于和你的爱人在一起了。只剩下我一个……我一定要找到他,我不想一个人死去……不……”
  她一转身,没入了茫茫风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孙悟空重回到了天界。
  “是我撕去了生死薄,是我捣毁了天地伦常!哈哈哈哈!你们颤抖吧!原来恐惧是如此的美妙,死亡是如此的幸福啊!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灵霄宝殿高端的妖猴还在大声叫嚣。
  “求饶吧,而我将不赦免你们!哈哈哈哈!”
  孙悟空望着灵霄殿上的那个狂笑的猴子:“他疯了,他必须死,是吗?”
  “我要天下再无我战不胜之物。”
  他忽然觉的很累了。
  方寸山那个孱弱而充满希望的小猴子,真的是他?
  而现在,他具备着令人恐惧的力量,却更感到自己的无力。
  为什么要让一个已无力做为的人去看他少年时的理想?
  另一个孙悟空的声音还在狂喊:“你们杀不死我!打不败我!”
  他又能战胜什么?他除了毁灭什么也做不了了。
  孙悟空每向前走一步,就觉得自己变老一些,但他尽量把自己的头昂起来,尽量把步子迈的更稳一点。
  火中不见了人影,只有他自己和那个疯狂的笑声。
  到了,灵霄宝殿上,那个声音还在叫着:“我是不可战胜的!不可战胜,谁也不能打败我,谁也不能!”
  孙悟空深吸了一口气,纵身而起。
  他高举着金箍棒,向上飞着,穿着那重重烟幕,他终于看见了那个火焰中赤裸着,执着一根金箍棒,站在灵霄宝殿最高处,向天下叫骂的猴子。
  他双手猛击了下去。
  他看见的,是那个惊愕的眼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8: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九章


  紫霞望着火焰与雪花交织的天空,她想:若是等一会那个胜利者跳回她的身边,她该不该相信他?
  那个在天神的痛苦惊惶中狂笑的孙悟空。
  那个在西行路上心事重重的孙悟空。
  那个在恶梦中惊醒,掩饰不住心中恐惧的孙悟空。
  那个锁妖柱上眼睛暗淡下去的孙悟空。
  她忽然发现原来她从来不知道孙悟空该是什么样子。
  她只有心中的那个孙悟空,那个披黄金战甲,视天神如无物的凛凛英雄。可是那个把天捅破的恶魔,那个抱头喊“不要烧我的花果山”的痛苦的猴子,为什么也是孙悟空?
  她心念一闪,她究竟希望谁活着回到她面前?但她立刻不再让自己去想这个问题。
  风雪中
  孙悟空发现自己遇上了从未见过的对手。
  如果自己的每一举动都在对方的预料之中,那这仗就没法打了。
  孙悟空觉得自己在同一个幻影作战,每次认为自己要击中他了,却又被对手奇迹般的避开。
  他施展出了所有的解数,一瞬之间变幻几十个位置,攻出上百招,他几乎是在用速度同时从四面八方向对手击出,每次对手的身影都被他笼罩在幻化出的千万棒之下,可是,每次金箍棒击下,却又只击中了空气。
  他的力量向四方激射,就算对手有与他相同的速度,除了跳出圈外也是没有可能不招架却又不被击中的。因为攻击就象太阳的万道光线没有死角。
  似乎只有一种可能——对手并不存在。
  但有时他下意识的一挥,竟就与对手的金箍棒相撞!
  对方显然在回击,只不过他的棒法密不透风,对手每一次都无法攻入。
  而他也居然也无法看清对方的招式来路,这似乎又是一种不可能,对手的速度难道已经到了让他无法看清的地步?
  不,孙悟空忽然想到,之所以他看不清对方的招式,正是对方在和他一样,同时向四面八方攻击而不是只对他的缘故。
  原来对方也和他一样,无法击中目标。
  而自己看不清对手招式,无法刻意躲避,正如阳光是只能遮挡无法避开一样。而这样对手居然也击不中自己,好象同样是无法理解的事。
  “铛!”双棒再一次相撞在了一起,孙悟空觉得自己象是用力击在了钢铁上,金箍棒嗡的鸣起来,震荡从手心直传到心脏。
  而钢铁也是应该被砸烂的,世上还有金箍棒所不能毁坏的东西么?也许只有金箍棒本身而已。
  孙悟空心中一惊,难道……
  他每次可以击中对手之时,也是对手可以击中自己之时!所以才双棒相击,力量互消。
  他究竟在和什么做战?
  这样下去,战斗也许是永不能分出胜负的。
  “你杀了他,紧箍咒自然就解除了……”观音的话犹响在耳边。
  我不能输,我一定要胜!孙悟空想,他大吼一声,棒舞的更快更急,再快再急!“我就不信打不中你!”
  而诸神只听见,风雪中的兵器相击声越来越密了,最后叮叮铛铛的连成一片,成为一种刺耳的嚣鸣。
  战斗仿佛没有结束的时候,他们不知连续拼杀了多久。
  四周的一切已经都不再重要了,火光,风声,叫喊,一切都已消失。
  唯剩下一种意志,决不能让“失败”这两个字的阴影出现在自己的脑海。
  所以孙悟空已不能停下,尽管他觉得那场战斗的怪异。尽管还是捕捉不到对手的影子。尽管他有时怀疑自己独自在世界上疯狂的挥舞着金箍棒。
  当两个孙悟空都快用尽最后一点力量的时候,如来出现了。
  “佛祖,两个孙悟空究竟哪个是真啊?”巨灵神问。
  如来笑道:“待我分给你看。”
  “孙悟空。”他向那斗成一片的二人道。
  两人全跳了开来,“叫俺老孙叫甚?”
  “孙悟空,你若跳的出我掌心,便把天宫让你,若跳不出时,你便老实下界,再修几劫,却来争吵。”如来道。
  “你在和谁和话?”孙悟空道。
  忽然那只没戴金箍的猴子狂笑起来。
  他柱棒立在那里,大风卷起他的红色披风,他道“呸!”
  “什么?”
  “我现在就不已在你的掌心外么?”猴子狂笑道,“谁要与你赌,老孙很忙,还有很多地方要拆,没空陪你耍子。”
  这个场景好熟悉啊,可又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他看见了紫霞,她正望着火焰中心,凝望那个身影。
  “你不想回花果山么?”如来一挥手,云散开了,露出一片青翠群山。
  “花果山……是了,花果山,漫山的花,漫山的果,漫山的朋友……回花果山……回家。”那猴子眼望天外,流露憧憬之光。
  “可是花果山已经毁了,没有了,没有花果,没有生灵……”猴子接着喃喃道,忽然转头怒视着诸神,“是你们毁了它,毁了他们!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你们也什么都不会有!啊——!”
  他大叫一声,冲向诸神。
  如来笑笑,将五指伸了出去。
  一道巨大的力量将那猴子打翻在地,他再次跳起来,又被击倒,他再次站起来……
  “你还不动手,更待何时?”那个声音说道。
  孙悟空一震,是在叫他么?他刚才几乎以为那个挣扎着的就是自己。
  那不是我,是的幸好那不是我。
  我是孙悟空,孙悟空怎么可能忍受那样的失败?怎么可能接受那种毫无胜利希望的战斗。
  他感到有什么就要发生了。
  果然,倒下的妖猴突然再次猛的跃了起来。
  “我——不——认——输!”
  他发出了野兽般的吼叫,血从他的眼睛里喷了出来。
  孙悟空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的跃起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8:52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象一个静伏的猎手等待着这样一个机会。
  孙悟空蹲身,曲足,起跳,那一瞬棒已在手。
  一道纯正的金光,一个完美的弧线,一次旷古绝后的进击。
  “不——————”一声绝望的呼喊。是紫霞。
  孙悟空听出了那个声音。
  他不由一回头。挥出的手一慢。
  那只是一瞬中的一瞬。
  另一个悟空出手了。
  孙悟空站在那里,看着脚下的战败者。
  他又一次胜利了,象每次与妖精的战斗一样,他总是最后的胜利者。
  等一等,众神都在交头结耳议论着,倒底是谁死了,谁活着。
  死的真的是妖猴?
  或者,倒在地上那个才是他自己呢。
  他摸了摸头上,还好,金箍儿还在。
  那是证明他是孙悟空的唯一标志。
  那是胜利者的金冠。
  可是那个猴子为什么也会剧痛呢?
  紫霞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她是来拥抱胜利者的么?
  她来到了他的面前,却跪了下去。
  跪在了倒在地上的那只猴子的身边。
  她哭了。
  她握起那只妖猴的手。就是刚才本应拿金箍棒打中他却伸向了紫霞的那只手。
  她把那只手轻轻的掰开。
  那手里,是一条紫色的纱巾。
  孙悟空忽然觉得身体里什么东西裂开了,象是一块石头崩碎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9: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章


  “那边那个,却是六耳猕猴。”如来道。
  孙悟空抬起头来惊愕的看着如来。
  “你还不现出原形?”如来道。“你打死了唐僧,打死了龙王,打死了孙悟空,罪恶滔天,佛有好生之德,你跪下皈依,承认你是六耳猕猴,便随我上灵山修正果去。”
  孙悟空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忽然狂笑起来,“六耳猕猴?哈哈哈!我是六耳猕猴?”
  血从他的七窍中开始流下来,那是太久的战斗而震坏了五脏,也许是笑的太厉害,而他突然跳了起来,直越向如来而去:“天地生我孙悟空!——看棒!”
  他喝的是那么响亮,使出了他最后的所有力量。
  那个身影,以一种无以伦比的速度冲向天地间最至高无上的意志。
  然而他落空了。
  那只是个幻影。
  当他落在地下时,他几乎已拿不起他的金箍棒了。
  但他仍在挣扎着站起来:“如来!出来!,是英雄面对面大战三百回合。”
  “哈哈哈哈……”那个声音在虚空中大笑了,“你战不胜我,因为我无本无根,以空为凭,而你却是欲望化出的实物。”
  “如来!出来与我一战!”
  “哈哈哈哈……”那声音仍在虚无中笑了。
  “如来……出来……与我一战!”
  笑声中孙悟空忽然发现自己的意识在消失了,他开始模糊,他时而遐意的与紫霞坐在一起,时而又在面对着最强大的敌人。
  “我是谁?”他对紫霞说。
  “你是不肯放弃梦想的人。”紫霞含泪说。
  “……那……要与如来决战的又是谁?”
  “他……他是失去了一切,除了自己什么也没有了的人。”
  “那一个……更好些?”
  “我不管我不管,我只需要有一个人和我一起。”
  “可我将忘记所有的事……我……将失去了一切……因为……我不肯放弃!”
  “如来!出来与我一战!”孙悟空突然瞪大了眼睛,用了最后的力气高喊。
  一切幻影都消失了。所有的人都看清了,原来并没有过两个孙悟空。
  孙悟空死了。
  也许他从来就没活过来过。当年从炼丹炉中跳出来的,不过是那太强烈了的欲望。
  孙悟空在五百年前大闹天宫时就死了。
  这就是历史学家的结论。
  “你能猜出这个结局么?”如来问。
  “弟子未猜出。”观音道。
  “你呢?”
  “我也没有。”太上老君说。“佛祖之明慧,我实在服了,我可想不到能用这样的方式杀了孙悟空。”
  “可我也没猜出。”如来说。
  “我输了,原来世上真的有我不能预料之事。”如来道。
  “但是一切都在你的鼓掌间啊。”太上说。
  “不,他已经跳出去了。”如来道,“我用紧箍束住他的心中的真与善,只逼出他的恶与仇恨,他对生命只要还报着希望,就不能不与自己的力量争斗,但他不可能战胜自己,到时他就不得不求我为他分出是非,那时,我说孙悟空是如何,便是如何了。但是我还是算不到……”
  “……他宁愿死,也不肯输。”
  紫霞看着孙悟空,握住他的手。
  这次他真的死了?
  不,他分明好象还是随时会跳起来,吓你一跳,对你笑的那只顽皮的猴子。
  孙悟空,再逗逗我吧。
  她把手贴到了自己的脸上。
  那只手却渐渐冰凉了。
  “我要你记住你是一只猴子,因为你根本不用去学做神仙,本性比所有的神明都高贵。”
  泪水沿那只手滑落。
  天界的火还在烧着。
  “如来佛祖请快把火灭了吧。”玉帝说。
  “此乃天外之炎,无根而出,其源却是人间的欲望。心魔一去,其火就自灭了。”如来道。
  “这火是灭不了的。”紫霞说,“我们会做它的燃料。”
  她托起孙悟空的尸体,走向火焰。
  众神闪开一条路,他们还在忌惮着那个身躯。
  天火熊熊的烧着。
  在人间看去,天空中正幻化着浓烈的光彩,燃烧的巨云象是一幅巨大的穹顶画。
  “看哪,那是一只展翅的凤凰。”一老者说。
  “不!那是一个人挥舞着兵器跃起怒吼。”一个少年说。
  他们的旁边,一个青衣女孩也在仰望被映红的夜空,人们没注意她有一张极丑的脸和极晶莹的泪。
  当西游的历史并不存在,虚无时间中的人物又为什么而苦,为什么而喜呢?
  …………
  “一切都结束了么?”王母不知从哪冒出来问。
  “等一等!”喊的人是沙悟静。
  他冲到太上老君的脚下,“麻烦你,麻烦你把脚抬一抬……”他举起一样细小的谁也看不清的东西,“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哈哈哈哈,最后一片!最后一片哪!哈哈哈哈……”
  他颤抖着把琉璃盏捧到了王母面前。
  王母接过盏,歪着头看了看:“我要这东西还有什么用呢?”
  她一松手,那盏坠下,重新摔成粉末。
  “不——!”沙僧就那样看着那五百年凝聚修复的盏在一瞬间重新美丽绽开。
  他愣愣的站在那儿。
  渐渐的,他脸上的神情有了变化。
  “我要宰了你们!我要宰了你们这些兔崽子!来呀,我要杀了你们!”
  他歇斯底里的大吼着,可是所有的神都看着他笑,他们都在笑。
  哈哈大笑。
  当五百年的光阴只是一个骗局,虚无时间中的人物又为什么而苦,为什么而喜呢?
  天宫的大火又烧了七天。终于熄灭了。
  诸神查找着废墟与灰烬,他们只看到两样东西。
  一块烧焦的石头,一根烧断的金箍。
  有人说,听见了那火中传来的歌声与笑声。
  有人说,曾看见有一道金光和一道紫气缠绕着从火中升起,向天际而去。
  当然更多人什么也不说。
  观音拿到了那根金箍。
  “我们的目标已完成,西游可以结束了么?”
  如来手中正握着那块石头。观音问。
  “他败了,但他败了么?他终于还是逃出了我的手掌。金蝉子,他胜了。”如来拿着那根断金箍沉吟着。
  他将手一挥,石头飞落下尘世。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阿瑶找到了那块石头,她把它埋在了一片焦土的花果山。
  多少年前那一幕又显现眼前……
  “花果山,什么时候才能重新长出花果来?不过,种子已经撒遍天下了。”孙悟空抓了一把地上的黑土,脸上露出孩童般的笑来。
  天边的雷鸣已然越来越近了。
  孙悟空靠在一棵焦树上,静静的等着。
  等到那一刹,黑暗的天空突然被一道巨大的闪电划开。
  孙悟空一跃而起,将金箍棒直指向苍穹。
  “来吧!”
  那一刻被电光照亮的他的身姿,千万年后仍凝固在传说之中。
  “如果下雨,这里就会长出花草来吧,我没有种子,如果上天知我心诚,就让石头也开花吧。”
  阿瑶割开自己的手腕,将血洒落土中。
  忽然,天空一声雷鸣,隆隆滚动。
  阿瑶抬起头。这时,第一滴雨水落在了她的头上。
  “下雨啦!孙悟空,你看……下雨……下雨了……花一定会长出来的!”阿瑶喜极而泣,仰天高喊。
  天空中,黑云后,一条白色的龙翻动着。
  远处天兵的战车隆隆驶来,天将的喊叫已可闻:“是谁犯天条在花果山私降雨水!”
  “唐僧,孙悟空,猪八戒,这是我能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小白龙想。
  “别了,永别了!”
  纷纷落叶飘向大地,白雪下种子沉睡,一朵花开了又迅速枯萎,在流转的光的阴影中,星图不断变幻,海水中矗起高山,草木几百代的荣枯,总有一片片的迎风挺立,酷似它们的祖先。
  怎能忘了西游?
  。。。。
  (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4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外篇篇外:花果山


  “很久很久以前,没有山,没有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大海,无边的大海。”
  “连老爷爷都没有么?”松鼠问。
  “呵呵没有,连老爷爷的爷爷都没有。”老树说,“当我刚从地里长出来的那一天,哦,那是很远很远的事了,那一天离我已经有三百丈长了,我也曾经是一颗种子,曾经是一颗小苗,还没有叶子的一半高……”老树陷入了悠长的回忆,“那是哪一年呢?我身上的年轮有九百圈了,我刚出生时候,我身边的是些谁呢?”
  “有我么?”松鼠蹦着高问。
  “小鹿你不要打岔,你那时也还是一颗种子哩。”果子熊说。
  “我也是从地里长出来的么?哦,为什么我没有叶子呢?”松鼠摊开自己的小爪看看,很难过的说。
  “可你能摆脱泥土的缁畔,可以自由的奔跑,我也羡慕你啊。”老树说。
  “可我哪也不想去,我只想听老树爷爷讲故事。”
  “可是我所见的也是有限的,这么多年我为了看到更多的东西不断的生长,但视野之外的东西总是无限的,我终于有累的那一天,再也长不动了,那时候,小松鼠你已到过了很多地方,看见了很多我所永远见不到的景色,那时候,松鼠你会不会回来,把你看见的告诉我呢?”
  “会的,一定会的!”松鼠跳着说,“我会每天去旅行,然后把我看见的回来告诉你。”
  “呵呵,你会长大的,会越走越远,终于没法每天赶回来……”老树又沉吟了,“我是多么想看到大海啊,每年都有海鸟的羽毛飘落,带来海洋的气息……”
  “大海?它在哪?”
  “听说,你一直爬到这块大地最高的地方,就可以知道世界是什么样的了。”
  “我这就去!”
  “小鹿,等等我。”袋袋熊和飞行猪叫着,可松鼠已经在巨大的树枝间三纵两纵没影了。
  于是松鼠开始了她漫长的奔跑,她爬下巨大的大青树。在大青树的树荫里跑着,她从来没跑出过那里,那是他们的王国。树荫下有星星草一家,复兰花一家,野翠儿一家,还有无数的花草,小虫儿。他们总是很忙,蝴蝶忙着说很多话,他上下翻飞与每一朵花说笑个没完。蜗牛又在忙爬树,但他总是没有恒心,每当爬到象剑兰那么高的时候他就会停下来兴奋的和她说话,然后不知不觉的往下滑,等他滑到底一天也就过去了,第二天他又会爬上来,剑兰总是扬着高傲的头说他很烦。但每天早上起来她还是扬着头等蜗牛来和她说话。当松鼠迅捷的从他头上跃过去时,蜗牛吓的一闭眼,然后叹道:“哦,什么时候我能练到象松鼠小鹿一样一天在大青树上爬二十个来回呢?那样我一天就可以和剑兰姐姐聊二十次了。”
  松鼠跑出了大青树的影子,她发现原来世界是由无数的影子组成的,影子与影子之间,是闪耀的边界,她在影子中跳跃着,在陌生的视野中她感到惊喜而慌张,心中也象那光与影在交错着。森林的上空闪耀着无数的亮光,摇摆着,使人眩目。
  她选了一个方向跑了下去。
  松鼠觉得自己已经跑了上千里,她今天跑的路比她这一辈子加起来还要多,当然她只出生了十一个月。
  “我应该快跑到世界的尽头了,我跑了多么远啊,边界在哪里呢?”她停下来问路边的那棵细红果,“世界的边界在哪里啊?”
  “边界?我这里是世界的中心啊,你从那里跑来的?”
  “什么?我那儿才是世界的中心啊,我可是从大青树来的,跑了那么长的路。”
  “大青树?是那棵大青树么?”
  松鼠一回头,她看见层层树冠之上,九百岁的老树正立着,自己仿佛还在他脚下。
  松鼠已经看见了它,那座奇特的石峰,它也象一棵树从大地中长了出来,但它那么高,它长了多少年呢?
  “站到那上面,就能看到世界的边界了吧。”
  她向山脚奔了过去,渐渐成为高耸入云的石峰边一个无边看清的小点。
  松鼠终于登上了高峰,她来到悬崖的边缘,青色的云散开了,巨木变成了小草,森林之外,是一片金色的带子环绕。她把头扬的更高,看向远处,突然那一片无边无际的蓝色,向她汹涌而来。
  那是……海。我听到它的声音了。呼——呼——象夜间的风声,它在呼吸!
  她欢呼起来,蹦跳着,忽然发现自己站的地方没有一个人。
  “没人来到过这里么?没人看到过我看到过的景色么?我要告诉谁我的幸福?有谁知道?”她的声音从峰顶荡开去,消散在雾气中。
  山顶是一片空旷,只有一块石头立在平地中间,它不与山体相连,仿佛并不是大山的一部分,而会有谁把它放在这里呢?
  “石头,你为什么一个人站在这?”
  “你在听海的声音么?”
  “你在这多久了?没人与你说话你不闷么?”松鼠绕着石头转来转去,而石头不说话。
  松鼠把脸贴在石头上,好象在仔细听着什么。过了好久,她慢慢的退开了,蹑手蹑脚仿佛怕惊动了什么。
  “我是谁?”这一天他们坐在大青树上乘凉,石头说。
  “你是石头啊。”松鼠低头挠着爪子说。
  “我不是一只猴子么?”
  “是啊?”
  “可这世界上有很多的猴子,他们都是我吗?”
  “嗯……”松鼠很认真的想了想,“我只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松鼠,但他们都不是我。猴子我就不清楚了。”
  “是的,我不是他们,他们都在一起,我却在这里。”石猴低了头道。
  “他们不和你玩么?为什么?”
  “因为我和他们不一样。可是我虽然是石头里出来的,可还是一只猴子吧?”
  “嗯,我有一阵子想做大青树下那朵花,可她不肯和我换,后来我想做一只鹿,但是怎么也学不会跳远,我目前也只有做松鼠。”
  “和他们在一起,我就不记得自己了,可是我经常莫名的停下来,发现他们在跑而我自己却不动,我就很恐惧。”
  “你为你发现了自己而恐惧?”一个声音说。
  猴子和松鼠抬头,说话的是一片叶子。她友善的笑着:“我是一片叶子。”
  “我知道你是叶子。”
  “可是你知道我的名字叫一片叶子吗?我是说,我是我这一片。不是其它任何一片。”
  “我看都差不多。”
  “可是世界上只有我这一片叶子啊。”
  “嗯?”
  “我是说……”叶子有点着急,她卷卷她的边缘,想做做手势,可是随即又放弃了,“我一闭上眼睛,世界上就只有我自己,所以我就会害怕,一睁眼,看见那么多的自己,就很安心了。风一吹,我们沙沙啦的响着,我就在这些声音中知道了自己的存在,安心的睡去。
  “可是很多叶子不见了,我一醒来,就不见了他们,不知道他们哪里去了,但又有新的叶子在我的视野里了。他们走的时候我不知道,这里有太多的叶子,我怕我会忘了自己,我怕别人会不知道有我,所以……”叶子怯怯的说,“我希望能有人叫我的名字,然后我就答应一声,然后我就知道自己还在,就可以幸福的入睡了。”
  “那我每天都叫你,我起床的时候就叫你,回来的时候也叫你。”松鼠说,“石头你也要我叫你么?”
  “不用了吧。”石猴说,“我要睡懒觉。”
  “石头。”松鼠一大早醒来了就叫。随后她笑了,“一片叶子。”她叫。
  “诶。”有人答应了。
  “嗯。”松鼠高兴的要走,那片叶子却说了:“你叫我干什么?”
  “不是你要我叫你的么?”
  “哪有啊?”叶子说。
  “糟了,我忘记是哪片叶子了。”松鼠叫道,“咦?换了树枝就会找不到她了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19-8-23 03:20 , Processed in 0.10954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