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楼主: 文如玉

『经典连载』 《悟空传》 (作者:今何在)

[复制链接]

1339

主题

2758

帖子

803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034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章


  九千年是一瞬间,蟠桃会的日子,终于又来到了。
  灵霄大殿“是谁!谁摘来的桃子——这么小!”王母尖叫着。
  阿瑶被拽了上来。
  王母微微一笑,忽然闪电般冲下宝座,把桃子顶到阿瑶的脸上,咆哮着:“你是不是怕我脸丢的——不够大!啊!”
  “是……啊不是啊,娘娘饶命啊。”
  “是不是——你先吃了?”
  “不是啊,没有啊?”
  “我最恨——人说慌!拉出去,打下凡尘!”
  “不要啊,不要……”阿瑶泪流满面,拼命磕头,头破了,血染红了玉砖。
  观音皱了皱眉头。
  王母立刻就看见了,她的声音一下子变的温柔无比:“观音大士,我是不是有点太……其实……其实我是个——很和气的人……”
  “不是,地弄脏了。”观音说。
  “还不把这个小贱婢——拉出去喂狗!”王母歇斯底里的叫起来。
  “啪。”太上老君桌上的酒杯碎了。所有的神仙都脸露痛苦之色,但没人敢捂耳朵。
  阿月却又皱了皱眉头。
  王母又看见了。她走到月女神的面前,笑着说:“你又有什么问题啊?”
  她的笑脸使阿月想起了揉皱的桔子皮,于是阿月也笑了。
  王母得意的仰起头来。
  可是阿月这时却站了起来,她离座跪拜说:“还请娘娘饶了阿瑶吧。”
  王母的脸色变的铁青,不是形容词,是真的铁青色。
  她转身朝诸神说:“你们有听见——她说什么吗?”
  没人吭声。
  太上老君说:“月女神是说……”
  王母狠狠瞪向他,太上老君发现自己的帽冠开始冒出烟来。
  “我听见月女神是说:”娘娘圣明,祝娘娘红颜不老。‘“太上赶紧一口气说完。
  王母笑了:“大家喝酒——喝酒吧。”
  太上老君赶快去救帽子上的火。
  所有的神仙也笑了。
  阿瑶已被拖了出去,诸神又开始举杯欢宴,只有阿月一个人跪在中间。也没人让她平身。
  阿月快要哭出来了。
  这时一个人站了起来。
  他走到殿中,扶起了阿月。
  殿中的笑声又象鸭脖子突然被掐住了一样嘎然而止了。
  是天篷。
  他对阿月微笑道,扶起了她,阿月也注视着天篷。他们会心一笑。他们流连在对方身上,一步步往殿外走去。仿佛这殿上再没有其他人。
  “你们今天敢走出大殿——一步!”王母吼道。
  两人仿佛没有听见王母的怒吼,相依偎着走出了大殿。
  这时静悄悄的天宫里突然传来了一种嗡嗡嗡的声音。
  “哪来的苍蝇?”巨灵神问,坐他旁边的广目天王忙把一个桃子塞入他嘴里。
  那声音却是王母发出来的,她正气的混身打抖。
  大殿门刚关上,忽又被砰的一声撞开了。
  这回进来的,却是阿瑶。
  王母呆在那了。
  诸神望着门口,阿瑶的身后,一个人影走了出来。
  孙悟空!
  “桃子是俺老孙吃了,怎么了?不行?”孙悟空说,“给俺老孙搬个椅子来。然后杀了你的狗,喂她。”
  王母脸上的肌肉开始抽搐。
  “搬给他——椅子。”她咬着牙说。
  一个小矮凳被搬了上来,摆在大殿的一角。
  孙悟空一脚踢飞那个凳子。
  “孙悟空!你想——造反?”
  “其实我只是想要个合适的位子而已啊,既然你不肯给我……”孙悟空一挥手……
  众神下意识都往桌下一缩头。
  只见王母的宝座飞了起来,越过众神飞到了孙悟空面前。
  孙悟空大摇大摆想坐,忽然又站了起来:“不对,让给受伤小姑娘坐才对啊。”他把宝座移到阿瑶面前。
  阿瑶脸都白了,好象那是个电椅一样。
  “阿瑶,你坐啊,你为什么——不坐呢?”王母笑着说,露出两排牙齿。
  “哪来的鸟叫唤啊?”孙悟空上看看下看看。
  王母的脸白了又红,红了又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9

主题

2758

帖子

803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034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咦,那边那个会变色的东西是什么?”孙悟空说。“好象个大白薯。”
  “哧——”阿瑶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这一笑就不可收拾:“大白薯,会变色的大白薯,哈哈哈哈,变色大白薯,哈哈哈哈,王母娘娘是变色大白薯……”
  她笑的滚倒地上,用手捶着地面,眼泪哗哗的流下来,到最后,已听不清她说什么,只看她把头埋在地上呜呜个不停。
  连孙悟空也被她笑愣了。“小心断气。”他说。
  “孙——悟——空!”王母终于象个撑破的气球一样爆发了。“你……这个——妖猴!”
  “你说什么?”
  “——妖猴!”
  “俺是齐天大圣!与玉帝平起平坐,与你开开玩笑,你却敢骂俺妖猴?”
  “你不是吗?你——不——是吗?你真以为你是齐天大圣啊,呸!你不过是我们在园子里养的一只驯不化的——野猴!”
  “老白薯,你敢再说一遍?”
  “你叫我什么?——妖猴!”
  “老白薯!”
  “妖猴!”
  “哈哈哈哈……老白薯……哈哈哈……妖猴……”阿瑶仍在地上笑个没完。
  孙悟空狂笑起来,忽然大喝一声,举棒直向王母而去。
  王母措不及防,眼睁睁看着碗口粗的棒子飞来,连躲都忘了。
  孙悟空动作来的太快,已经没人来的及出手救王母了。
  这时忽然一物直飞而来。
  孙悟空将棒横挥,啪!那物被击的粉碎。亮晶晶的碎片溅了个满天满地。却是一个琉璃杯。
  金箍棒变向,天将们得了机会,四大天王一齐拥上,持国增长迎住悟空,广目多闻拖了呆若木(又鸟)的王母便走。
  孙悟空这边以一敌二,如耍子一般。
  那二十八宿,九曜星官,十二元辰,五方揭谛,掀了桌子,喊声:“砍他!”齐冲上去。
  孙悟空叫到:“好!打个痛快!”抖擞精神,将棒舞的个金光四射,近百天将,竟无人能近前得一步。却见不时有人哎呀一声,从阵中直飞了出来,撞到大殿墙上去了。
  巨灵神身大,挤不入阵中,在阵外张望,却一眼看见了阿瑶。她此刻笑完了,正挣着要爬起来。
  巨灵神一下跳过去,伸出巨手便将阿瑶象抓小(又鸟)一般一把拎在手中。
  却忽觉的眼前一晃,孙悟空已在面前。
  那些天将,却还在那边围成一团呼喝:“上,上,攻他左肋,攻他下盘……”
  巨灵神干笑笑:“呵呵,阿瑶,你头发上有根草,我帮你拿下来,咦?怎么找不到……”
  孙悟空将手一按巨灵的头,单手把他转了半圈,然后飞起一脚踢在巨灵神的屁股上。
  巨灵神大叫一声人已在高空,眼见直向殿顶而去,忙撒开阿瑶,两手去捂了头。
  孙悟空纵身而起,半空接住阿瑶。落地之时,巨灵神也砰一声破顶而出。
  再看阿瑶,在孙悟空的怀里,竟还是满面笑意。
  孙悟空一下把阿瑶丢在地下:“这小姑娘必是吓傻了,这儿有没有医生啊?”
  “啊————”巨灵神又砸破殿顶另一边摔了下来。
  他不是不会飞,实在是吓的忘了。
  直到他砰一声摔在众天将中间,天将们才发现孙悟空不见了。
  “妖猴呢?快快出来受死!”他们四处张望,心里想着,千万别出来啊。
  阿瑶也不见了。
  有人来报说看见一道金光直奔下界而去了。
  “哦——”众天将均松了一口气。忽觉这个姿态不对,忙又破口大骂起来。
  王母又回到大殿,看着一片狼籍的蟠桃会,鼻子都气红了。
  她来到大殿中央,脚下咔嚓一声,王母一低头,一眼看见了地上的琉璃碎片。
  “是谁!是谁扔了我的宝贝————琉璃盏!!”
  ……
  花果山暗无天日一片黑色焦土的山坡上,孙悟空和阿瑶坐在那里。
  “我怎么了,为什么一到那时候我就忍不住?我为什么会说那些话,为什么一动手就把什么都忘了,我以为我已经把自己变的象个神仙了……”孙悟空拍着头说。
  “你后悔了?”阿瑶问。
  “也许我命中注定当不了神仙,玉帝还不知道这事,也许他还会请我回去……我还要回去么?”孙悟空想着。
  “你还想回去么?”
  “天宫没有什么好留恋,不过我叫人等我,也许应该回去打个招呼……你不想回去么?”孙悟空说。
  “不,我不回去了。”阿瑶说,“奇怪当王母说要把我打下凡尘时我吓成那样,好象天崩地裂了,现在想想也不过如此。”
  她站起来跳了两下:“在这儿我想跳就跳,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人管我。啊——啊——啊——”她对着远方大喊起来。“咦!真的!真的没人管哪!”她的脸上充满的喜悦的红光。
  “哼,待会你就不会这么高兴了。”孙悟空抓起一把黑灰,仿佛想起了什么心事。
  阴暗的天空传来一声长长的隆隆声,从东方直滚到西方。
  “打雷了?”阿瑶说,“如果下雨,这儿就会长出小草来了吧。”
  “那是天界的战车在调集的声音。”孙悟空依然在看着手中的土,把灰尘一点点洒向地面。“他们要来了,小姑娘,你走吧。”
  “不!我要和你在一起……”
  “滚!”孙悟空大叫道,“别在这碍着老孙的事!你害的老孙又要当妖精,我再不想看见你!”
  “当……当妖精不好么,我和你一齐当妖精。”
  孙悟空敲了敲地,几个妖精从地下钻了出来。
  “大王,你终于又回来了,我们等着你的命令等的好苦啊!”
  “大王回来了!大王回来了!”
  大地开始抖动,地下开始传出隆隆巨响,漫山边野,成千上万的妖精从地里爬出来。阿瑶惊呆了。
  “看看这是谁?孙悟空。美猴王,他又回来了,我们有救了!”一老妖振臂高呼。
  “孙悟空,孙悟空,孙悟空……”成百万的妖精望不到边际,喊声直冲云霄。
  天空又是无数声闷雷一叠滚过,与下界的喊声在天空相撞,没有一丝风,空气却在震颤着。
  阿瑶吓的动也不敢动。
  “你们散了吧。”孙悟空却说。
  “什么?”群妖问。
  “散了吧。”
  “大王,大家等了多少年,就等这一战呢!”
  “我说散了吧!这是我与天庭的私怨,是神仙之间的事,和你们妖精无关。”孙悟空望着天说。
  “哈!是……是么?是你们神仙和神仙的事?孙悟空,这话居然是你说的?你真的是孙悟空么?”那老妖道。
  “我是齐天大圣孙悟空,不是妖王孙悟空。”
  老妖后退了两步:“齐天大圣孙悟空?是了,第一次神妖大战死了十万妖众,你成了个弼马温孙悟空,第二次神妖大战死了百万妖众,你便成了齐天大圣孙悟空。”
  “没错!俺老孙是天生石猴,倒霉却生在妖精群中,你们这些嘴脸,我从小看了就讨厌的,成仙是俺毕生所愿,怎能再和你们妖精为伍,坏了俺的名声!”
  “若不是你有勾销生死簿之恩,我现在就想宰了你!”老妖叫到。
  “哼!那是俺最后悔的一件事了,一时勾的兴起,弄出你们这些老不死的家伙来。”
  老妖跳到妖精群中:“你们听见这只猴子说什么了?他现在是神仙了,咱们别认错了人,大家伙走吧,难为我们还在花果山苦苦等他,大家自找生路去吧。”
  妖众开始议论纷纷,议论声在整个花果山嗡嗡的响着,然后妖群开始渐渐散开了,无数的妖精象蚁群一样向四方散去。嗡嗡声小了,最后消失了。
  “把这个小丫头给我带走!丢的远远的。”孙悟空一把抓过阿瑶,放到一个妖精的背上,“你要是敢吃她,要你小命!”
  “不要,我不要走……”阿瑶在妖精背上挣扎着,被带远去了。
  几个时辰后,这百万妖众象一块被风吹散的乌云,无影无踪了。
  孙悟空望着群妖远去,长出了一口气。
  “花果山,什么时候才能重新长出花果来?不过,种子已经撒遍天下了。”他又抓了一把地上的黑土,脸上露出孩童般的笑来。
  天边的雷鸣已然越来越近了。
  孙悟空靠在一棵焦树上,静静的等着。
  等到那一刹,黑暗的天空突然被一道巨大的闪电划开。
  孙悟空一跃而起,将金箍棒直指向苍穹。
  “来吧!”
  那一刻被电光照亮的他的身姿,千万年后仍凝固在传说之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9

主题

2758

帖子

803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034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1: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三章


  “待至英雄们在铁铸的摇篮中长成,勇敢的心象从前一样,去造访万能的神祗。
  而在这之前,我却常感到与其孤身跋涉,不如安然沉睡。
  …………
  大战之后天宫
  “天篷,你可知罪?”玉帝问。
  “知道,因为我扶起了自己所爱的人,所以有罪。”
  “不是!是你勾结妖魔,有人看见你在银河和孙悟空密谈。”
  “哈哈哈哈,”天篷却笑了起来,“你要杀便杀好了,还要扯些这样的东西,无聊的很。”
  “勾结妖魔,按律何罪啊?”玉帝避开天篷的目光去看下面的文武神仙。
  太白金星凑上前:“老爷子,你说要什么罪吧。”
  “混账!我是不按律处事的天帝么?”
  “臣明白了,这勾结妖魔,可轻可重,可处以升官,大赦,流放,极刑。”
  “还能升官?我怎不知道?”
  “孙悟空不就升了吗?”
  “还说,我还忘了为这事找你算账呢!”
  “臣罪该万死,臣恳请被扔进酒缸淹死,要汾酒……”
  “呸,卖什么乖,快说天篷按律当处何刑啊?”
  “这,此人情节特别严重,影响特别恶劣,当然是——极刑!”
  玉帝摇头。
  “啊?要不,流放?”
  玉帝摇摇头。
  “他毕竟是天宫大吏,天恩浩荡,就赦了他吧。”
  玉帝摇摇头。
  “这……这……天篷他……他打入敌人内部,得到了重要情报,建议升为天兵总元帅!”
  玉帝还摇头。
  “老爷子你脖子痒么?老臣帮你抓抓……”可怜的太白金星,已经快崩溃了,开始胡言乱语。
  “混账!”玉帝大骂起来,“笨啊,一定要孤亲自说出来么?极刑太便宜这小子了,不爽!”
  “可……可还有更厉害的么?”
  “我倒想……”玉帝一招头,太白金星把耳朵凑了上去。
  天篷看着他们在边望着他边窃笑,把牙关咬的紧紧。
  “天篷,天恩浩荡,不杀你,只将你打下凡间,你谢恩吧。”太白金星笑呵呵的说。
  “带阿月上来,让他们告个别吧。”玉帝冷笑道。
  月女神穿着一身白纱衣裙,缓缓走上来,她的神情让人想起幽寒的月空。
  “什么时候,你都是那么美。”天篷对她笑着说。
  阿月哽咽了,她说:“我想让你记住我最美的样子。”
  “我答应你,只要我不死,我一定会来看你。”
  “你要去下界,会忘记一切,不会再记住我的。”
  “我不忘。我永远不忘。”
  “你一定要忘了我,那样你会幸福的多……”阿月上前,在天篷额上亲亲一吻。
  她的手,却将一粒红色丹药放入天篷口中。
  “咽了它,你就忘记一切了。”她后退着,“忘记我,永远忘记我……”转身奔去了。
  天篷就那样看着她消失在云雾中。
  一个神将带着一个女孩走了上来,却是阿瑶。
  “禀玉帝,在花果山巡视时,发现她一人在山上,不知找些什么。”
  “这不是阿瑶么?”玉帝说,嘴边露出一丝笑,“你一个小姑娘,为什么要去做妖精?你如实说出那些残余妖精都逃去了哪里,我就赐你重回天界。”
  阿瑶却出奇的平静,那种惶恐从她的脸上消失了,“刚才我和一群妖精在一起。”她说,“他们什么脏话都说,我从没听过那些话,还有一句话我也没听过……他们问我,以后我想做什么?我第一次听到有人问我我自己想做什么……那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些妖精愿意在地上挨饿,因为没有人对他们说‘赐’字,他们也不靠‘赐’活着……”
  “嘿,嘿,地上一日,天界不过一瞬,孙悟空究竟用什么将一个纯洁无暇的仙女诱入罪恶之土?阿瑶,你原来多单纯多可爱啊,现在你变成这样我真是痛心啊……”玉帝作出一副沉痛的表情。
  “他们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来着……”阿瑶用手指支住下巴想了半天,“哦,‘请闭上你的鸟嘴’,不不不,没有‘请’字,我老学不象……”
  “哧——”神将中有人忍不住笑。
  “是谁!谁笑!”玉帝不顾风仪大叫起来。
  当然没人吭声,每一个神仙都努力做悲痛状。
  “这些是什么啊?”突然有人说。
  却是一边正要被投入谪仙井的天篷。
  阿瑶转头看见他,一惊。眼中不由有了泪光。
  “这些,是神仙啊。”她噙着泪答。
  “哦,神仙啊!”当天篷往下坠去的时候,他仰天大笑。
  半空中,他看见另一人也从天界直落下来,象是阿瑶。她象一片落叶,被风吹向遥远的天边。
  云雾散开,天篷看见了凡间景色,那是一个安宁的小山村……
  近了,近了……
  一天后,一只村中圈中的母猪惊异的看着那只刚出生的小猪,别的小猪都住她怀里拱,只有那只,摇摇晃晃向栏外钻去。
  忽然,“扑”,小猪狠狠从嘴里吐出了什么东西。
  那是一颗红色的药丸。
  天宫锁妖柱“那妖猴怎么样了?”
  “报玉帝,五万狂雷击完,那猴子还没有死呢!”
  “凌迟!”
  “报!三千刀砍过,那妖猴还活着呢!”
  “火烧!”
  “报!他还活着!”
  “派三百头天狼咬他!三百只天鹰啄他!
  “猴子还没死吗?”
  “报!那猴子都被撕烂了!”
  “嗯。甚好。”
  “可是……”
  “可是什么?”
  “他……他还没死啊!”
  “啊!”玉帝惊立起来,“他为什么死不了呢?”
  一旁的观音微微笑道:“这是天地造化的灵猴,若心不死时,是杀不死他的。”
  “我就不信这世上有我天帝都杀不死的东西,一直用刑到他死为止!”
  “也许,有个方法能让他死。”观音说。
  紫霞被带到玉帝面前。
  “观音大士都与你说了,你知道该做什么?”
  紫霞沉默。
  观音在她身后道:“你看到他的样子,你就会明白你不能让他活着。”
  “去吧。”玉帝说。
  紫霞一步步向前走着,她不敢抬头,只一步步算着脚下的步数,一百步,快到他面前了。
  她看见了血,流到她的脚下来。
  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对她说:“哈,你来了。”
  紫霞猛一抬头,她看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9

主题

2758

帖子

803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034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眼前是一座铜铸高台,台上一根巨柱直入天顶。
  柱脚上,有一具半血淋淋半焦乎乎的残躯,骨肉脱离,已不成人形,唯有一处还有两颗晶亮的珠子,里面放出她熟悉的欢喜目光。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那残骸说。
  紫霞就那么看着他,好半天,她说:“你在等我?”
  “我等你?没有,没有啊,我……只是想……你会来的……”
  猴子有点慌,他说:“那天,我答应你蟠桃会回来就和你一起看晚霞……我很喜欢……花果山的大海……我常在那里……看太阳……太阳落下去了……其实……我是在想说……等你来……和你说,花果山……那里的晚霞……很……”
  血从头颅上淋漓下来,流进他在蠕动的口中,但他每一个字却又说的那么清楚,眼中放出希翼的光。
  “你死撑着就为了告诉我这个?”紫霞说。
  “其实……还有,我一直想告诉你……你的梦,是真的……我见过那样一只松鼠,喜欢在树枝上看晚霞的松鼠。”
  “我不是松鼠,我是从西天的云彩中化出来的,那只不过是个梦。”紫霞说着,看着他。她忽然提高了声音:“孙悟空,你以为你是什么?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象一团泥巴!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我讨厌你!那天我说喜欢你,不过是气巨灵神的。我是天宫的神仙,我不可能和一只猴子在一起。你是一个妖精!你不是神仙,不是!你记住了吗?我们永远是不一样的!”
  “你在说什么?我……我说的不是这个……”那残骸说。
  “你还在做着你的梦吗?你还在想着天边的晚霞?你已经输了,输了性命,输了一切!你清醒过来吧,死之前,永远记住你的名字!你是孙悟空,妖王孙悟空!你不要再幻想和仙人在一起,因为孙悟空是不能成正果的!”她凑向孙悟空,看着他流血的眼睛:“你要记住,花果山的天空其实是一片黑暗,在那儿看不见晚霞的!“”…………“猴子沉默。
  整个天际都屏息看着。
  “……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妖王孙悟空说。
  “你明白了?你真的明白了?”紫霞问。
  “是这样……这……样……”
  那头颅上的两点光芒开始慢慢的暗淡了下去。最终完全消失了,那残骸完全真正变成了没有生命的躯壳。
  “妖王死喽!”天界所有的神仙都欢呼起来。
  “把他的残骸拿到我炼丹炉去,那可是灵气聚合之物,我要用它来炼制仙丹。”太上老君叫道。
  几个天将一把推开紫霞,上去搬孙悟空的尸骨。
  “咦,手里还抓着什么?都烂成这样了,还抓着不放。掰不开啊!”
  “别管它了,一起拿去炼了。”
  天将们搬着骸骨走过紫霞的旁边。
  紫霞看清了那只剩枯骨的手上还死死抓着的东西。
  是一条紫色的披巾。
  …………
  仿佛黑暗中熟悉的身影
  依稀又听见
  熟悉的声音
  点亮一束火在黑暗之中
  古老的陶罐上
  早有关于我们的传说
  可是你还在不停地问
  这是否值得
  当然,火会在风中熄灭
  山峰也会在黎明倒塌
  融进摈葬夜色的河
  爱的苦果
  将在成熟时坠落
  此时此地
  只要有落日为我们加冕
  随之而来的一切
  又算得了甚么
  ——那漫长的夜
  辗转而沉默的时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9

主题

2758

帖子

803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034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3: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四章


  五百年后……
  一个白色身影在黑色夜中轻盈掠过,象深海内的一道银色水痕。
  人界万灵之森
  “死小白,你回娘家了?去这么久?”猪八戒说,“为了等你,我已经拒绝几百个美丽姑娘的邀请了,她们都以为我在等哪个绝世美女,结果是匹小脏马。”
  “你就接着做你的梦吧,师父的……身体呢?”小白龙说。
  “师父?……哦!你说秃头啊,它在……在……咦……哪去了?昨天还有两条腿在这的……”
  “猪八戒你混蛋!你……你怎么能这样……”
  “哎哟世风日下,连马都会骂人?咦?马还会哭?我说你要秃头的肉身干什么?一个臭皮瓤,害的苍蝇整天围着俺转!搞的那些小美眉都以为俺老猪不洗澡,冤啊……”
  “我……我日夜赶路,一刻也不肯歇,只盼着能赶回来,可……”小白龙说不下去了。
  “你就算是千里马,也追不上他的魂,何苦呀何苦,你定是想拿秃头的肉身去做纪念品吧,我告诉你一个我新发现的重大秘密……人死了以后,没活着时候好看!他活着时你不说要他,死了来哭?还不如那些女妖精呢,一个个多直白啊。”
  “我……我……我不相信他就这么死了,他一定还能活过来,孙悟空不是已经去找他的魂了吗?”
  “孙悟空……哼,能回来的话,他早也回来了,想必是在哪遇上一只母猴,过幸福生活去了,俺老猪也要去找俺的幸福生活啊……”
  “你天天脑袋里就没有别的,不是美女就是母猪!”
  “那你那小马脑袋里天天又想什么?让爱人骑在身上也是情愿的吧。”
  “猪八戒你……你……你明知我是因为不肯嫁上天庭才被罚做白马,又不是我想!”
  “那怎这么巧那天秃头正说要有匹马就好,你就屁颠屁颠跑来……不好意思,不该在女孩子面说粗口,你变成马的样子,我老是忘了你性别。”
  “关你屁事!别和老娘来这套,天天和你们仨流氓在一起什么脏话都学会了!”
  “别这样,别这样,你爸看见你这样子的话他老人家要伤心的。”
  小白龙哇的一声又大哭了起来。
  猪八戒叹一口气,上去拍拍小白龙的背:“哭出来就好了,他们都走了,都走了,现在只剩下我们俩孤魂野鬼了,要保重啊。”
  “呜……猪八戒你别这样,你突然温柔我会害怕……”
  “唉,想当年,俺老猪也曾温柔过……”
  “哈哈哈……”小白龙突然带着眼泪大笑起来,“猪……,猪也温柔过……哈哈。”
  猪八戒自己也笑了:“这个笑话好不好笑,这是老猪的看家笑话,没有一个女孩子能忍住不笑的……”
  他不由抬头望了望天,天上,一片黑影,没有月亮。
  “擒住妖猴啦!”欢呼声在天宫回荡开来,众神象在庆祝一个狂欢的节日。
  紫霞立在一片云端,望着被围的铁桶似的天宫殿,脸庞平静,一点看不出她的悲喜。
  “你还拿这东西来做什么!俺已经是齐天大圣了,俺已经用不着他们了……”当年孙悟空这样吼叫着,“这披巾居然是紫色的……不要告诉我你是用西天的彩霞做的!……”
  为什么,五百年前败了,五百年后还是要败呢?他什么时候又逃出天的手掌过?
  紫霞离开众神聚集的地方,独自向天界一角走去。
  她又来到了那块云边。
  “你在这儿等我,老孙去去就来。”她又听见那个声音。
  我等了五百年,但他不需要我再等了。她想,我转身的时候,世界上再也没有他了。
  她望着云海良久,终于下定决心一转头……
  “小姑娘,又在这儿哭鼻子啊?”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一双眼睛正笑着看她。
  孙悟空。
  孙悟空就那样站着,好象五百年来他从没有走开。他手里还拿着一个蟠桃在啃,他的笑从五百年前直到今天,没有染上一点风霜。
  “孙悟空?”紫霞盯了他好一会,问。
  “明知故问。”
  “你记得我是谁了?”
  “你不就是阿瑶嘛!……哈,你生气了?叫错名字很要紧吗?你是谁很要紧吗?”
  “你不是去西天了吗?”
  “西天?哈,西天在哪?老孙一高兴,把天翻个个,这就变西天!”
  “你不是大闹灵霄殿被擒了么?”
  “哈哈哈,老孙自五百年于炼丹炉里重生就没被抓住过。”
  紫霞忽觉得心乱如麻,五百年来的记忆此刻一片混乱,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孙悟空真的死过?他和自己说过的话是真的,还是自己的想象,那只骸骨的手上,真的握过那条紫纱巾?
  孙悟空却环顾着天界:“五百年没来,五百年没来,这儿还是这么阴沉沉的闷的慌!我闷啊!俺要开个天窗透透风!”
  他一伸手,金箍棒从手中变成一束金光直插天穹。
  “轰!”天庭震动。
  天顶破了一个大口,火从那里流淌了下来,燃着了天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9

主题

2758

帖子

803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034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3:36 | 显示全部楼层
  紫霞惊的呆了,自女娲补天以来,天还从没裂过。
  “新鲜空气,多新鲜的空气啊,象花果山边的海风,哈哈哈,紫霞你闻啊!”孙悟空狂笑道。
  “孙悟空你疯了,这样三界都会有大灾殃!”
  “哈哈哈哈!这样一个破天烂地,烧了罢!”孙悟空吼道,“火!好大的火啊!”突然又抱头呜咽起来,“火……不要烧,不要烧我的花果山……”
  他好象疯了一般。
  待他重抬起头来时,紫霞看见孙悟空的眼中被火光映红,神情分外狰狞。
  那一边,天宫诸神仙早呼天喊地,乱成一片。
  “怎么了?”太白金星喊。
  “定是太上老君生完炉子不看着,这不,烧着了,五百年前那猴子复活时,就是这么大火!”巨灵神喊。
  “不是我啊!”太上喊,“这火……这火……啊!啊!看哪,天上!天……”
  众神一看天空,顿时一片尖叫。王母当场就吓晕了过去。
  孙悟空笑嘻嘻看着,他回头对紫霞说:“好玩,是不?”
  火光冲天,紫霞却觉得身上一阵寒冷。
  孙悟空看着她:“你知道天外边是什么?”
  紫霞抱紧身子摇摇头。
  孙悟空说:“我也不知道,真奇怪以前为什么没人想打开来看看。”
  火越烧越大,天宫却越来越冷。
  人界万灵之森
  “出什么事了?”小白龙望着天上说。
  猪八戒举头望去,天空东面一片赤红,红色象鲜血一样流淌过天际,越来越大的天穹被染红。
  “好冷啊!”小白龙说。
  一片火光的天上,居然有雪飘了下来。
  “这样的场面,我只见过一次,”猪八戒说,“五百年前。”
  “嗷————”万灵之森里传来了无数妖精的嘶嚎。
  天宫
  “快去请如来佛祖——!”玉帝从灵霄宝殿下面一层探出头来,声嘶力竭的大喊。
  “老头儿!”猴子跳过去,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你怎么就会这一句啊?五百年了,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我太对你失望了。”
  他一甩手,玉帝啊一声被抛在了空中。
  一切都几如五百年前。
  可是一个人跳出去把玉帝接住了。
  那是沙悟静。
  “你是好样的。”玉帝道,“你在哪作事?我定要赏你。”
  沙悟静连连磕头道:“玉皇大帝在上,臣只有一个心愿,望能重返天界!”
  “哦?原来你是犯了天条的。”玉帝冷笑道。“你的罪却赎了没有?”
  沙悟静颤抖着从怀中掏出了那个满是裂纹的琉璃盏。“当年为救王母娘娘,情急之下丢了琉璃盏,被罚下天庭,我日日夜夜的搜寻洒落在世间各处的琉璃碎片,终于将其补好,只……只差一片了。”
  “哦?这也能让你找回来,还能把粉碎的盏拼好,真有你的。”
  “臣在下界找了五百年啊!若不是让俺去监视西行者,还能……”
  “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俺’?”
  “啊,臣错了,是‘臣’啊!错了,罪该万死!”
  “你看,不是我不给你机会,哼!你能把最后一片找到再说吧。啊,孙悟空来了,快拦住……”
  沙悟静挺杖一拦,被猴子一棒打的直飞出去,那琉璃盏也飞到空中……
  “啊!不要!”沙僧扑上去接住那盏,“呵,还好……”
  一群天将冲上来与孙悟空相斗,纷纷踩在沙僧的身上,血从沙僧嘴角流出来,他还把那个盏死死护在怀里。
  “只剩最后一片了啊,五百年了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9

主题

2758

帖子

803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034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4: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章


  天界天囚塔
  巨大的锁链动了一下。
  “……痛……头痛……”
  “你撬不开它的,你也掰不断它,因为它不是东西,它是你自己的束缚。”唐僧的声音,“我不能帮你解下来,它种在你心里,在我找不到的所在。我保证我什么都没念……你以后还想要打死我们吗?”
  “死和尚你不用骗我了……为什么,我一想打你就……头痛……我连想想都不行……我连想想都不行吗啊——啊——”
  “放弃心中欲望,你立刻就安宁了。你要斗争你自己的私心杂念,不要怀疑,永远不要怀疑。”唐僧仰头想了想,“……能救你的,只有相信。”
  “戴上它,你就自由了!”
  “戴上它!你就自由了!”观音说,“你难道不想出五行山吗?你难道不肯相信吗?再相信一次。”
  “他就是孙悟空?”很多声音问。
  “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孙悟空!”
  “哈哈哈这就是孙悟空?”
  “他现在可是乖是紧啊?”
  “瞧他那傻样,还瞧,瞧什么瞧啊!”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孙悟空!”有人叫,举着他的紫金葫芦。
  “我不是孙悟空……我是……啊?行者孙也照吸?”
  “哼哼,只要人心中抛不下自己,就会被我的法术所制的……”金角笑着说。
  可我怎能忘了自己是谁呢?
  “孙悟空!”
  “是谁叫俺!”孙悟空应道。
  他完全醒过来了。
  眼前是黑暗的巨大空间,只亮着几点火焰。他看见婉延在整个空间的巨大锁链,纵横交错,不见头尾。
  身上一阵巨痛,有什么穿过了他的琵琶骨,不能运气,不能呼吸。
  渐渐眼前清晰了点,有一个长鼻子天将站在他面前。
  “你真的是孙悟空?”他问。
  “应该没错。”
  “什么叫应该没错!”那人火了,“你是孙悟空,那外面那个是什么?”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来:“木岸,你先退下。”
  观音从黑暗处走了出来。
  “孙悟空,好久不见,身体好么?”
  “观音?来的正好,把我头上的箍儿去了吧!”
  “你旧罪未销,又犯天条,还想去掉金箍儿?”
  “你说什么都好,你可以把俺头砍下来,但也要记得把俺头上箍儿去了。”
  “当年你也死了,还不是又在炼丹炉里复活?若不是如来……”
  “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什么炼丹炉,什么如来?”
  “……是,我说错了……孙悟空,上天有造化之德,你心中尚有佛性,所以上天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去保唐僧成正果。怎么你又反杀了唐僧,还反天庭?”
  “说了杀秃头的不是我,你不信俺也没法,还有事么?没事老孙要睡觉了!麻烦你走的时候把门带上。”
  “孙悟空,上天看你心中还是有一点儿佛性,所以再给你一个机会……”
  “去!烦不烦,耍俺老孙?”
  “孙悟空?”观音瞄着他,“你真的不想再成正果?”
  “不。”
  “你真的不想知道杀唐僧陷害你的是谁?”
  “不。”
  “你真的不想拿下金箍?”
  那些巨大的锁链忽都开始微微颤动起来。
  孙悟空又看到了那紫金冠和黄金甲。
  “这身行头很配俺啊。”他说。
  “那是齐天大圣当年的装束。”一旁捧着战靴玉带的仙女说。
  “齐天大圣是谁啊?”
  “就是你……”
  “就是你要去杀的人。一个胆敢闹天宫的家伙,他必须死!”太上老君在一旁接口道。
  孙悟空套上了从乌云中捕捉闪电织成的战靴。
  孙悟空系上了从初升太阳中取赤红染成的披风。
  “还有呢?”他伸手。
  “没有了。”仙女道。
  “没有了?”
  奇怪,怎么总觉得这穿戴少了点什么。孙悟空想。
  他把金箍棒在手里掂了掂,走出大殿。
  一抬眼,便看见了那张远处和他一模一样的脸,正放肆无忌的狂笑着,暴风在他的背后天际狂卷,将血红色的火焰卷向四面八方。
  那一个孙悟空的面前,各路天神正挥舞着刀枪,却只吆喝着不敢上前,这场面似乎在哪见过。
  孙悟空的脸上不由也浮现一丝冷笑。
  天神们的喧叫忽然静了下来。他们向前看,又向后看。
  在诸神们的两侧,站着两个石猴,同样的姿势,同样的神情,好象天空被一分为二,一半中映出另一半的倒影。
  巨灵神认真在神将群中找了找自己,他并没有变成两个,才相信并不是有人在空中竖起了一面巨镜。
  “你是谁!”孙悟空喝道。
  这声音在从天之外涌入的狂风中被卷的在空中旋了几旋,撕散了又在高空聚合,又从这一侧翻滚到另一侧。于是天各处都有了声音:“你是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9

主题

2758

帖子

803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034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4:28 | 显示全部楼层
  孙悟空忽然觉得自己正在和一个影子说话,也许他不该问,而是该打破那面镜子,如果有的话。
  “你为什么要变成俺老孙模样?”孙悟空又喝问。
  对面没有回答,朔风夹起大片白色羽毛漫卷过来,那竟是雪。一时对面的身影已朦,但孙悟空却分明感觉到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上,有冷冷的嘲笑。
  “啊——”他大喊一声,直向对面那个暴风雪中的影子扑去。
  诸神忙想凑上去观战,可是大风雪一裹,便将两个影子吞没了。
  天空中传来金器相击之声,震人心魄,激荡于天地之间。
  人界万灵之森
  小白龙跪在地上,看着大雪把唐僧的墓覆盖成一个白丘,与白茫茫的大地溶成一体。
  “天空快要烧塌了,世界就要毁灭了吧。如果天地不存在了,我们都会到哪儿去呢?江流,会不会有一个地方,你在那等我?”
  “江流,这名字不错,他是谁?听名字也比你现在喜欢的秃子强。”猪八戒说。
  “江流就是师父,就是玄奘,就是你们说的秃子!”
  “是嘛!唉,一个人为什么要有那么多名字呢?象俺老猪多好,你们本时找不到俺,就只要大喊一声‘猪!’——谁要俺是唯一一只知道猪是什么的猪呢?”
  “猪就是猪,可人不一样,我从前见到的江流就和现在的唐僧不一样,从前的象自在的流水,而现在,却象深不可测的湖泊……”
  “是象再也流不动的泥潭吧!整天就没个好脸色,好象谁都欠他八百两银子,最可气,给俺起个名字叫猪八!”
  “是猪八戒!”
  “他每次都不说‘戒’!他好象不太喜欢观音起的名字,总叫我‘无能’。可他连他自己起的名字也不喜欢,我不知道他到底喜欢什么?他好象连自己都不喜欢……还是你好,干脆就直接喊我‘猪’。”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他看什么都是笑着的,好象看着朋友一样,也许西天的路太苦了,你们又处处和他过不去!”
  “我们只是负责完成任务的人,就好象公差把囚犯押到目的地,我们就交差走人啦!还用的着和囚犯交流什么感情!”
  “可是你们自己也是囚犯啊,我们除了师父,哪一个不是受了天遣的人?”
  “所以更看不得他!”
  “虽然他没有上天要他赎罪,可我看他心里却好象比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沉。”小白龙长叹一声,“唉,说是到了西天就功德圆满,可是没人告诉我们西天在哪啊?”
  “俺老妈把俺生下来时,也没告诉俺猪一生意义是什么?俺正在苦想,一看其它兄弟都先抢着把奶头占光了,才知道什么叫真他妈蠢!”
  “猪八戒你……”
  猪八戒一伸手挡住她的口,抬头望天:“你看,雪在烧。龙要下海,猪要上天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9

主题

2758

帖子

803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034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章


  “见鬼,这是哪儿?”孙悟空问。
  刚才正要对假悟空使出全力一击,不料一头从风雪里撞了出来,眼前的一切就全变了。
  天宫呢,诸神呢,紫衣服的仙女呢?假悟空呢?
  眼前,却是一座秀丽高山。
  千峰开戟,万仞开屏。日映岚光轻锁翠,雨收黛色冷含青。枯藤缠老树,古渡界幽程。奇花瑞草,修竹乔松。修竹乔松,万载常青欺福地;奇花瑞草,四时不谢赛蓬瀛。幽鸟啼声近,源泉响溜清。重重谷壑芝兰绕,处处巉崖苔藓生。
  “从前在哪见过这景色?”孙悟空想。
  风从山中吹来,带着清新凉意,送来隐隐歌声:“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迳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孙悟空却觉得那风从他身体内吹过去,刮走多年艰辛的闷气,刚才还想与人拼个你死我活,现在想想倒忘了为了什么。
  “孙悟空,谁是孙悟空,孙悟空是谁,倒有什么要紧,我便是我罢了。”
  他一看这青山,仿佛又是当年那山野跳跃的小猴儿了。
  兴起之下,他发足狂奔,口中呼啸,手舞足蹈向那山中奔去。却把金箍棒也忘在地下。
  他在山林中游荡,那歌者却一直没有看见,歌声在苍翠林中绕着,在每片树叶间回荡,倒象是那大山唱出来的一样。草地发出潮湿的清香味,孙悟空发现这味道很亲切,仿佛使他想起了什么,但是那感觉又如这气息,你觉的它存在,它却又不在任何地方。
  孙悟空在林中走着,脚下是柔软的落叶与蔓草,他想了想,甩掉了他的靴子,赤足踩在湿漉漉的土地上,凉丝丝的感觉从足心传上来,脚下的土地仿佛是有了生命的,那些小草在轻挠他的脚心。
  微笑出现在孙悟空的脸上,他忽然翻了一个跟头,双手触在地上,摸到了那泥土的温度,细嫩的草象小猴的柔顺毛发。
  孙悟空又是一个筋头,这回他把自己背朝下摔在地上,可大地是那样小心的托住了他。
  天庭的地面全是冰冷而坚硬的砖,而西天路上全是泥泞。
  他为什么会一直在那些地方。
  孙悟空躺在地上,那青草气息直冲进他的七窍。他开始觉得全身痒痒。
  他一纵而去,扯去了身上的衣裳,赤身裸体在从林里纵情叫跳起来。
  直到他累了躺在地下,觉得身体正在和草地溶为一体。
  “为什么俺会这样?”他自言自语道。
  “因为你本来就是只猴子啊!”
  忽然一双大眼睛从头上方伸了过来,对他眨巴两下。
  孙悟空一个倒翻跳了起来,瞪住那个东西。
  那大眼睛吓的跳了开去,却是一只松鼠。
  孙悟空在身上摸金箍棒,却发现不见了。心中大惊,不由恼恨起来。
  “你在找什么?”松鼠眨巴着大眼睛问。
  “滚开!俺掉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你各部分都在啊?我看没少什么。”松鼠举小爪挠挠头说。
  “你懂什么,老孙从来就没离过它!”
  “你一生下来就带着它么?”
  “……这……我不记得了,也许吧。”
  “它有什么用?”
  “没什么用,就是可以用来杀人!”
  “也杀松鼠么?”
  “如果我想的话。”
  “你为什么要杀我呢?”
  “比如,因为你话太多!”
  “可是你杀了我,就没人和你说话了,你会闷的。”
  “哈!你到挺替俺着想,俺在一片黑暗的五狱山关了五百年,没有一个人来和俺说话,俺早就不希罕了!”
  “五百年没人和你说话!太可怜了,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会去陪你的,如果……我能活五百年的话……”
  “陪我?哈!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陪一个人说话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吗?”
  “需要吗?”
  “不需要吗!”
  “唉,我只是和你探讨一下,别生气嘛,我才一岁,特别想和人讨论事情,这个世界上太多东西可以让我们高兴的讨论了是吗?”
  “是,是你个大头鬼啊!俺居然在和一只一岁大的松鼠讨论这种问题?让别人知道要笑倒大牙,俺可是要成就正果,让天地颤抖的猴子啊!”
  “为什么要让天地颤抖?”
  “我喜欢!你管的着吗?”
  “可我喜欢在树上跳跳,地上跳跳,如果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了蓝天,我就更高兴了,你难道不是吗?”
  “树上跳跳……”孙悟空窜上树梢,“地上跳跳……”他又跳到地上蹦两下,“然后抬头看看天……我怎么总觉得这样象只傻鸟!”
  “是啊是啊,我有个好朋友就叫傻鸟,他总是乐呵呵的,本来他今年要到南方去过冬,可我希望他能留下来陪我玩,于是他就决定不走啦!”
  “他会冻死的!哼哼。”
  “不,不会,我会把我的洞让给他住。”
  “那你就冻死,反正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要冻死?我不想死可以吗?”
  “不可以!想不死就不死?凭什么?那我这么多年又是为了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9

主题

2758

帖子

803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034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3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松鼠垂下她的大眼皮,有些黯然,然而她随即又眼中有了闪亮的光道:“听说万物都是有魂的,他们一种样子过的累了,就死去,变成另一种样子是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要变……”
  “那不是由你决定的!你可能会变成一只鸟,也可能变成一块石头……”
  “也许我会变天边的彩霞呢?”
  “也许你还会变一个破瓦锅!”
  “我不能想变什么就变什么吗?”
  “做梦的时候吧。”
  “可有人能啊!”
  “谁?”
  “须菩提。”
  “须菩提,听起来象树上结的果子。”
  “咦,他有时真的是的,他可能变成任何一样东西和你说话,或者说他就是任何一样东西。”
  “还有这种东西?我倒想见见,是妖精就一棍打死,又可以加功德分。”
  “功德?什么东西?”
  “你哪会懂,要成仙成佛全得靠这个。”
  “我也想成仙成佛啊,要怎样才会有功德分呢?”
  “这个多了,放生有分,杀妖精也有分……”
  “妖精不是生么?”
  “……可妖精不是由神造的,他们是自然化生的。”
  “那神又是由谁造的呢?”
  “神?也许有天地就有他们了吧。”
  “那天地又是谁造的呢?”
  “你很烦耶!天地是盘古开的……那盘古又是谁造的呢?盘古是一个蛋里蹦出来的,那那个蛋又是谁下的呢?……你问我我问谁去!当初俺老孙从石头里蹦出来,俺又怎么知道那石头是该死的谁放的!”
  “那,我不问那个蛋是谁的了,我想问,盘古不是神造的,那他是妖精罗?原来神都是妖精造的吗?”
  “啊?这……哈哈哈哈哈……俺怎么没想到?神是妖精造的……哈哈哈哈!”
  松鼠挠挠头:“你笑我么?唉,虽然我知道,松鼠一思考,猴子就发笑,可我还是忍不住不去想它。”
  “靠,什么松鼠猴子,谁告诉你的这些乱七八糟的?”
  “须菩提啊。”
  “我越来越想见他了,他在哪儿?”
  “这我也说不清,他说不同的人,去见菩提的路也是不一样的。”
  “去!我猜他是有了仇家,东躲西藏,家里挖了好几条地道。那你又怎么见他?”
  “有时他会变成树上的果子和我说话,有时我想找他,就从我家树洞一直向下钻……”
  “那家伙果然是只兔子,俺没猜错。快带俺去。”
  “可是我走的路,不一定是你走的啊?”
  “哪来那么多废话?快带路!”
  “就是这了。”松鼠指着那黑黝黝的树洞口。
  孙悟空将身一摇,化作一道光,直射了进去,消失在黑暗中。
  松鼠又挠挠头,“为什么去的那么急?”
  她凑到洞口大喊:“记得等会儿回到这来和我说话啊,我就在这等你——!”
  一到了那洞中,孙悟空发现自己突然消失了。
  是的,他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也再用不出任何的法力。黑暗没有边界,他自己也没有了边界,他的触觉一直伸展,无边伸展,可触到的只是虚无。
  忽然一个声音传来,象是那只松鼠的:“猴子,你一定要回来啊——”
  “我不是猴子,我是齐天大圣孙悟空!”他喊,可是声音却只在自己的思想里回荡。
  而那松鼠的声音却也分明的从他的头脑中传来:“你说你是谁?你只是一只猴子啊。”
  “不,我不是……我是……”
  我是谁,他想。
  他一直向黑暗深处坠了下去,直到感觉的完全消失。
  仿佛一阵叮咚的仙乐,又象是叶上的露水落在山中深潭,叶子变幻着色彩,在空中轻盈的飞翔,穿越了天和水的界限,变成一条鱼,又幻出人形,身影如雾朦胧,长发象风飘然,一转眼又消失了,只剩下悠悠的歌声,咏叹着世间苍茫。时空中隐隐传来千万和声,又变成精灵的狂笑。
  “天,没有边没有界,心,是花园也是荒野光阴,在花绽开中消亡歌舞,却永不停下将一片云纱与你,敢不敢、愿不愿、一起飞越长空?”
  他看见了,那沙中的世界。
  烟霞散彩,日月摇光。千株老柏,万节修篁。千株老柏,带雨半空青冉冉;万节修篁,含烟一壑色苍苍。门外奇花布锦,桥边瑶草喷香。石崖突兀青苔润,悬壁高张翠藓长。时闻仙鹤唳,每见凤凰翔。仙鹤唳时,声振九皋霄汉远;凤凰翔起,翎毛五色彩云光。玄猿白鹿随隐见,金狮玉象任行藏。
  “这是哪里?”孙悟空问。
  “这是哪儿?”忽也有一个声音问。
  孙悟空一转头,啊!……那不正是假悟空?
  只见他却无了金冠金甲,只在腰前系了一条草编的腰裙,赤着足,脸上神态也有大变,那种狂傲凶顽不见,倒是满脸的稚气。
  好,正撞到俺老孙棒上来,咦,棒呢?糟,没有金箍棒,如何斗的过他?
  孙悟空忙先隐到一边。
  却见那假悟空却好象完全没看见孙悟空一样,自顾自说:“那打柴的说是这,怎不见一座寺院?”
  “你找寺院做甚?”地上一声音道。
  那猴子一低头,却见是一个会说话的酒壶。
  “我要拜师,找菩提祖师。”
  “菩提?祖师?没有,只有酒壶一提,要不要?”
  “要你何用?”
  “哈哈哈哈!”酒壶大笑,唱曲一首:“天地何用?不能席被,风月何用?不能饮食。
  纤尘何用?万物其中,变化何用?道法自成。
  面壁何用?不见滔滔,棒喝何用?一头大包。
  酒壶越唱越快,越唱越高兴,从地上一弹而起,空中变成一只大肚子胖熊,拍打着自己的肚子嗵嗵作乐,唱:“生我何用?不能欢笑,灭我何用,不减狂骄。
  一时间,天地间竟应他的拍打鼓声大作,一时间,天上的飞鸟,地上的树草,连石块都在蹦跳着应和:“从何而来?同生世上,齐乐而歌,行遍大道。万里千里,总找不到,不如与我,相逢一笑。芒鞋斗笠千年走,万古长空一朝游,踏歌而行者,物我两忘间。嗨!嗨!嗨!自在逍遥……”
  “神仙老子管不着!”那猴子听了,喜不自胜,不由也手舞足蹈叫道。
  “猴子,你听见了什么?也如此高兴?”胖熊又一闪,变成天上一张大嘴,问。
  “也不知听见了什么,只知心中大悦,喜欢的紧。”
  “哈哈哈哈!”那嘴又一变,却化为了一黄衣老者,白发童颜。“来找我者甚多,没被吓跑,还能笑逐颜开的,只你一个,我便收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19-9-16 20:34 , Processed in 0.11205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