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楼主: 文如玉

『经典连载』 《悟空传》 (作者:今何在)

[复制链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23:3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所有人都回头,笑的人正是玄奘。
  天杨死盯着玄奘:“这位小师父,老朽有可笑之处么?”
  “啊?”玄奘说,“不是,我刚刚看门外树上两兔子撕打,所以可笑。”
  “妄说,兔子怎会在树上?”
  “那在树上的是什么呢?”玄奘问。
  “这……”天杨语塞,他再次打量玄奘,“真看不出,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功力。”
  “啊?”一边的一个和尚说,“他是我们这最懒的一个,从不好好听讲诵经。”
  “不得多言!”法明喝住那个和尚,对玄奘说:“玄奘,你有什么话,不妨说来听听。”
  “真的没什么。”玄奘笑了,“我刚才真的看见兔子了,我还看见一只会脸红的白色百灵。”
  啊?小白龙吓的差点从窗上栽下去。
  “哼!小和尚玩虚的,你不说,我倒要问你了!”天杨道。
  “请问。”
  “什么是佛?”
  玄奘看看头上,又看看脚下,再看看门外……
  “你丢东西了么?快想啊!”法明急了。
  “想什么?他已经答出来了:无处不是佛。小师父,真有你的!”天杨说。
  玄奘一笑。
  “我再问一个,还是刚才那个法明答不出那个,如何是空?”
  “破!”玄奘想也不想就说。
  “是么?”
  “不是!”
  “不是还答!”天杨瞪眼道。“找打!”
  “不是还问!”玄奘也叫起来。“欠揍!”
  两人大眼瞪小眼。众僧都惊的呆了。
  良久,天杨长叹一声:“你说的极是。我败了。”
  玄奘一战成名。
  天杨走后,玄奘立刻被全寺众僧围住,要他讲解。
  “那天杨最后一招,来势极凶,你如何能接住的?你那句‘欠揍’究竟有何深意。”
  玄奘摸摸光头一笑:“没什么!他说我答错了要打我,我说我答错了又怎样你敢打我我便打你,他一看我年轻想想打不过我所以就认输了。”
  “啊?”哗啦——寺院里倒了一片。
  “玄奘,你聪慧过人,今后就在我身边修行,我将毕生所学传授予你。”法明说。
  玄奘摸摸光头说:“其实……我觉得还是象以前在执事堂好,有时间可以养养花,看看天,我背不来那些佛经。”
  “你不苦学,怎能得我衣钵?”
  一旁众僧听的眼都红了,这等于就是把主持之位相传了。
  可玄奘说了一句话:“其实我要学的,你又教不了我。”
  众僧一片惊呼,法明也禁不住摇晃一下,好不容易才站稳。
  “你想学的是什么呢?”法明定住气问。
  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幻,说:“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这句话一出,便犹如睛天一霹雳!
  那西方无极世界如来忽睁眼惊呼:不好!
  观音忙凑上前:“师祖何故如此?”
  如来道:“是他。他又回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23: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唐玄奘回到了小屋。
  那条鱼还在缸里。
  “地上怎这湿,定是你又淘气!”玄奘笑着对小白龙说。
  小白龙摆摆尾巴笑了,她发现她竟甘愿作一条鱼,只要能留在他的身边。
  自从玄奘与天杨一战,又拒绝了法明的授业之后,他在寺院内好象越来越孤独了,所有僧人见了他都怪怪的笑笑,法明也不再理他,讲经也再无人叫他。当众人在大殿内吟诵时,玄奘便一个人在空旷的广场上扫落叶,把每一片枯叶又放回树根旁。要不就是一个人躺在地上,别人以为他在睡觉,其实小白龙知道他在看天,一看就是一个多时辰。晚上,他回到一个人住的杂物破屋,点上微弱的油灯写着些什么。他越来越沉默,越来越少和小白龙和花草说话,他那天空般明朗的笑容渐渐消失了,随着时间的流浙,一种东西渐渐爬上了他的眉间,他不再扫落叶,也不再看天,他只是整天坐在那想啊想。
  他很苦恼,小白龙想,他定有想不通的东西,可是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和他共处这么久,反而越来越不能了解他的内心,人心里究竟有什么?小白龙发誓一定要弄个明白。有时他在灯下写字,她在水缸里乱蹦,以前玄奘都会对她笑笑,但现在,他理也不理了。
  他也不提送她回家的事,她也不想他提。
  那一天,几个僧人坐下树下谈论。
  一个叫玄生的说:“我看这佛,如庭前大树,千枝万叶,不离其根。”
  另一叫玄淇的道:“我也有一比,我看这佛,如院中古井,时时照之,自省我心。”
  四周众僧皆道:“二位师兄所言妙极,真显佛法要义。”
  那二人颇有得意之色,却见玄奘一边独坐,不理不睬。
  玄淇叫道:“玄奘,我们所言,你以为如何呀?”
  玄奘头也不回,笑道:“若是我时,便砍了那树,填了那井,让你们死了这心!”
  玄生玄淇均跳起来:“好狠的和尚,看不得我们得奥义么?”
  玄奘大笑道:“若是真得奥义,何来树与井?”
  “哼!那你倒说佛是什么?”
  “有佛么,在哪儿?你抓一个来我看!”玄奘说。
  “俗物!佛在心中,如何抓得。”
  “佛在心中,你说它作甚?不如放屁!”
  玄淇大怒,骂道:“你这业畜!口出混言,玷辱佛法!怪不得佛祖要让你江上飘来,姓名也不知,父母也不识!”
  此言一出,只见玄奘脸色大变,竟如纸一般白。
  玄淇自知失言,众人见势皆散。
  广场上只剩玄奘一人。
  风把几片枯叶吹到他脚边,天边一只孤雁悲鸣几声,惊起西天如血夕阳。
  “何人……何人生我?生我又为何?”玄奘喃喃道,“既带我来,又不指我路……为何,为何啊!”
  他抬头高声问天,苍天默默,唯有一滴泪滑落嘴边。
  玄奘回到了小屋,小白龙正在屋里偷翻他的书卷,见他来,忙一转身化成水缸中的鲤鱼。
  玄奘在屋中愣了半晌,忽开始收拾东西。
  小白龙看着他打了一个包袱,又来到水缸边。
  “走吧,我送你回家。”玄奘说。
  玄奘要离寺,法明也无法阻他,只叹道:“你天生孤苦,以后要将佛祖长挂心头,以求时时保佑才是。”
  “师父,我一直在想,天下万物,皆来于空,可这众生爱痴,从何处来?天下万物,又终归于空,那人来到尘世浮沉,为的又是什么?”
  “这……其实为师老实与你讲,若是能说的明白时,也就不用为师这多年苦修了。”
  “师父,告辞了,弟子要去走一段长路。”
  法明道:“为师明白你的心思,多保重。”
  当下唱偈一首:道法法不可道,问心心无可问,悟者便成天地,空来自在其中。
  “弟子谨记在心。”
  玄奘向法明长老再拜三次,起身捧着装着金色鲤鱼的钵盂,转头而去了。
  其时天地肃穆,无边落叶萧萧而下,风声,草木瑟瑟声,潮声,鸟鸣声,天地间仿佛突然充满了各种声音,仿佛有无数个声音正在说话,细一听,却又什么也没有。
  一次伟大的远行,就此拉开序幕。
  大江边玄奘捧着钵盂,说道:“当年,我就是从这里来的。”
  江上白雾弥漫,疾风卷起他的衣裳,他好象在对小白龙说,又好象在对自己说。
  “万物生成皆神圣,一草一木总关情,你也有你的家,你的自在,我不能再留住你,你去吧。”
  他把金色鲤鱼放入江中,那鱼打了几个盘旋,却不离去。
  “你也是有情谊的么?我心领了,去吧。”玄奘说。
  小白龙忽然觉得自己要哭了,这些天她没说一句话,只是听和尚说,看和尚读书,扫地,看和尚思索时紧锁的眉头,看和尚入睡时平和的面容。她觉得她已离不开这些,龙宫里没有这样一个人,万里东海没有这样一个人,茫茫尘世也只有一个这样的人。
  她真的要这样与他离别?
  “相遇皆是缘,缘尽莫强求,我要去天边,你又跟不得我,去吧。”和尚在劝她。
  小白龙忽然有种冲动,他要现出真身,告诉和尚这一切,然后陪他一起走遍天涯。
  但她最终还是没有,她一摆头,向出海口游去了。
  水中,一颗晶莹的珍珠缓缓沉入江底。
  一切都会消逝,能留下的只有记忆。而记忆是实在还是虚幻?它摸不着看不到,但它却又是那样沉重的铭刻在心。
  这样想着的也许是小白龙,也许是猪八戒,也许是阿瑶,也许是每一个人。当小白龙在鹰愁涧底感觉着水在无声的极缓的流动,她知道那是时间在逝去。但她的回忆却永远鲜艳,一切都仿佛是许久以前。
  “海水是红的,龙宫是暗的,我抛弃了身体,抛弃了血肉,这样天帝就什么也得不到。
  “他所要的,我全都抛弃,只剩下我的洁静灵魂,给我所爱的人。”
  奇怪当宝剑在颈上抹过,那一刻的思维却分外明晰的被记忆。小白龙看着自己的血慢慢在海水中美丽的化开,看见父亲震颤而老泪纵横的脸。没有声音,没有疼痛,只有那一瞬的念头:“原来一生一世那么短暂,原来当你发现所爱的,就应该不顾一切的去追求。因为生命随时都会终止,命运是大海,当你能够畅游时,你就要纵情游向你的所爱,因为你不知道狂流什么会到来,卷走一切希望与梦想。”
  小白龙衔着定颜珠,逆向海流,向着那遥远海面上晃动的光亮,游去,游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23:35: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十年后天宫
  孙悟空一个筋头来到了天庭。
  这里的景物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孙悟空想那一定是错觉,他不记得自己到过天宫。
  但他却好象认得路一般,凭感觉他转回廊,越虹桥,踏玉阶,一路走到了一个地方。
  “我走到哪来了?这里居然有桃树?”
  云漫过来,在他身边如小姑娘般缠绕着,孙悟空放慢了脚步,他迷路了,他在西行的路上从不迷失,因为他从不知他要去哪。现在他迷路了,因为他开始感到眼前的事物似曾相识。
  “我从没来过这里啊,不过也许梦见过。”
  那个站在云边缘的紫衣仙女,难道也在梦里见过?
  “小姑娘!哦不,女菩萨,请问到灵霄宝殿乍走?”
  那女子吃了一惊,回头看着她,忽然怔怔的不说话。她有一双很美的眼睛,有一种很奇异的眼神。
  “你……”好半天她说。
  “女菩萨不认的俺,俺叫孙悟空,第一次上天来,不识得路径。”
  “你,你不认得……”那女子低了头,喃喃道,忽而她又象满怀了希望的扬起脸,笑着说:“我是谁?”
  看着她的笑,孙悟空想起了小时睡在树上让春天的暖风吹拂过时的感觉。
  奇怪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忆过过去了,一直以为自己的回忆中全是一些文字而没有感觉的。
  “你是谁怎来问俺?”孙悟空笑着说,到了天空他的性格仿佛也变好了。
  那女子收了笑容,只是怔怔的望着悟空,过一会,她说:“我是紫霞。”
  孙悟空觉得心里一抖,好象一扇门被打开了,但那扇门里却什么也没有。
  “是么。”他笑笑。
  那女子忽然又笑了:“是啊。”
  “是啊。”孙悟空也笑。
  女子忽然转过头去望着天际,好一会她再回头,神色却端庄了:“你是谁?”
  “我是孙悟空!”
  “胡说!你不是!”女子忽然发怒了,她的眼神中有了怨恨:“你不是他!你为什么要来!你永远不该回来!”
  孙悟空打过无数妖怪,这一刻他只觉得眼前这女子比所有的妖怪都要怪,他手足无措了。
  “你怎么了,你慌什么?你看着我!”名叫紫霞的仙子大叫着。
  等孙悟空一抬头,她却立刻又把头转开去了。
  “仙子。”孙悟空有些不耐烦了,“我不管你有什么……咳、病。我只麻烦你告诉我灵霄宝殿在哪。”
  “为什么,为什么要去……不要去,五百年前就和你说不要去……”那仙子低了头,口里喃喃自语,仿佛心中迷乱。
  “喂!”孙悟空喊,“你知道这要是在凡间你早被俺打死二百次了,仙子很了不起吗?老孙问个路,你就这个样子!”
  “你要去哪,去哪……”她还是低着头,身子颤动,象在极力克制什么。
  “灵——霄——宝——殿!”他冲着她耳朵大喊。
  她还是不抬头看悟空,手向远处一指,云雾散开了,孙悟空才看见那座巨大的宫殿,不知有多少重楼台,许多珍奇灵兽在绕殿飞舞,搅动着祥云。它们体型巨大,但和宫殿比起来就象高山前的蜻蜓。那殿侧云霞也随着不断的舒卷变化而发出各色的瑞气灵光。
  “好去处,俺老孙也真想在里住住。”
  “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了。”女子望着脚下的云说。
  “天宫的女人都这样么?”孙悟空起身要走,忽又停下。“你一人在这天边做什么?”
  “你为什么要问我在做什么?”那女子猛的抬起头来,盯住悟空问。
  于是轮到孙悟空把头转向一边去。“可我的确想知道你在干什么啊!”他看着远处云朵说,心想见鬼我什么不敢看她。
  “为什么他们都不想知道就你想知道呢?”仙女说,眼中仿佛期待着什么回答。
  “他们?他们是谁?”
  女子叹了一口气:“你走吧,我在等一个人。”
  “哦。”孙悟空转身走了,飞入云层之中。
  那女子又望向茫茫云海,道:“他一定会回来的,一定。”
  灵霄宝殿一巨声喝道:“孙悟空,你既来此,还不入殿参拜!”
  孙悟空一进殿,玉帝就不由有些紧张。
  “不要怕,镇定点,我已在殿后安排了十万天兵,各路高手。再说,他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太上老君凑到他耳边说。
  玉帝才振作了精神,喝道:“孙……孙悟空,你来此何事啊?”
  “你就是玉帝?当年俺在那一片黑暗之中,是你派人来告诉俺,要完成三件事,才能赎罪成正果的是吧?”
  “是……是啊!”玉帝答应着,一边拿眼瞪太上老君,心说全是你的主意么。
  太上老君装没看见。
  孙悟空接着说:“可是现在取经人被人打死了。我想找回那秃头的魂魄,但地府说没有,我只好到这来问问,看他有没来喝茶……”
  “孙悟空!”太上老君厉声道,“唐僧分明是你打死的!”
  “胡说,有何为据?”
  “证人在此!传——”
  “传——证——人——上——殿——”
  只见一人从柱后走了出来。
  孙悟空一看,不由双目圆睁:“沙悟静!你有种,诬告俺老孙!”
  “何为诬告?我分明看你打死师父,你敢做不敢认么!”
  “狗屁!我杀他作甚?”
  “你与万灵之森女妖双儿勾结,谋害了师父!”
  “双儿?那丑八怪?哈哈哈亏你想的出……”
  “沙悟静是我派在你们身边监视你等的,就是怕象你这样顽劣之徒又野性复发,他说的话,我信!”太上说。
  “你信?因为你信,所以就是我杀了和尚?哈哈哈可笑!”
  “这还不算,你还打入地府,打伤冥王,灭鬼卒十四万一千,片刻后又潜入龙宫,杀死东海龙王敖广……”
  孙悟空听得口瞪目呆。“这些地方我都去过,但这些事我却全未做过!”
  “还敢抵赖!来人啊把孙悟空拿下!”太上喝道。
  “谁敢拿我!”孙悟空挚棒在手,喝道。
  庭上诸天将,哪有一个敢上前逞能。
  却听一声:“我来拿你!”
  沙悟静跳到殿心。
  “正好,俺正想杀你!”悟空道。
  二人恶斗在一处。
  悟空平日,从未见沙悟静出手,也从未把他放在眼里。今日一交手,才发觉此人竟深藏不露。
  但也就是二十回合上下,悟空一闪身避过沙僧的进击,身已在他右侧,挥棒直击他后心。沙悟静身在空中,重心已失,匆忙中只有将禅杖身后一背。
  那金箍棒直击禅杖之上,竟将禅杖打的弯了进去,击在沙僧背上,将其打的直飞出去。
  悟空正待上前再击,这时他觉的头上一紧。
  “不好!”他叫到。
  一股巨痛直潜入脑,他从空中直坠于地上。
  沙悟静爬起来,跃回来飞起一脚,将悟空踢的直飞出去。
  孙悟空砰的撞在一根巨柱上,大殿不禁也颤动了。柱四周站的神将慌忙躲开。
  孙悟空触地一个翻身,犹能跃起,只是一阵阵巨痛象要把他切成几块,他一立起又单膝跪倒于地,只有用金箍棒紧拄着地,疼痛中竟将金箍棒直(禁止)大殿地中一尺。
  “好……你打的……好……”孙悟空咬牙道。
  “打你怎地?你动杀心了吧,只要你杀的不是妖魔,你的箍儿都会勒住你的。你怎么和我斗?”沙悟静又是一禅杖挥至,孙悟空就地一滚,挥棒贴地横扫,但疼痛使他速度大减,沙僧一个翻身跃起在空中,一杖劈下。
  “轰”大殿炸开一团火光,地上玉砖碎片飞溅出天外,孙悟空又受这一重击,换别人就可能活不了了。
  尘烟散去,露出的是孙悟空那不死的眼睛,充满怒火。
  天兵们蜂拥而上,将孙悟空围在核心。
  孙悟空象发了疯一般,左冲右突,嘴里喝喝有声,棍棒却已毫无章法,完全是乱打乱劈。
  到最后天兵全退出老远,围成一个圈,孙悟空仍在独自疯狂舞动金箍棒。
  他不能停下,那意味着失败,屈辱的失败。
  他宁愿一直战斗到死。
  他只觉得天越来越暗,最后他已什么也看不清了。
  脑子里的,只有痛,和最后一点支持他战斗的意识。
  沙悟静,玉帝,太上,巨灵神,诸神将,全都在圈外静静看着。
  他们象一群冷血的猎手,在等待着圈内的野兽把血流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23: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痛,这样一种痛。勒入你的头骨,勒入你的灵魂。锁链!穿过了琵琶骨。那又怎样,那又怎样,我还能站立啊哈哈哈。狂雷,击碎了血肉,那又怎样,那又怎样,我还能狂笑啊哈哈哈。可是这样痛,它穿过了身躯,它牵着我的血脉,我笑不出来我站不起来我失去了身体,我也自己也不能有不能有啊。
  “你撬不开它的,你也掰不断它,因为它不是东西,它是你自己的束缚。”唐僧说,“我不能帮你解下来,我找不到它的所在,有人把束缚种在你心里,我保证我什么都没念……你以后还想要打死我们吗?”
  “死和尚你不用骗我了……为什么,我一想打你就……头痛……我连想想都不行……我连想想都不行吗啊——啊——”
  “放弃心中欲望,你立刻就安宁了。你要斗争你自己的私心杂念,不要怀疑,永远不要怀疑。”唐僧仰头想了想,“……能救你的,只有相信。”
  “不!不!我一定要杀你,杀你们,我……想……我一定要想……我……”
  然后是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记得了。醒来之后我象傻子一样安份与沉默。
  “师父,果子采来了。”
  “嗯。”
  光头看我的眼神很奇怪,猪八戒也笑呵呵看着我,他的左脸肿了一大块,谁干的?沙和尚在一边气的浑身打颤,他拼了几个月的破碗又被打碎了,谁干的?谁这么无聊要打破这么平静的生活?
  “师父,我去看看前面有没有人家。”
  “嗯。”
  “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猪笑嘻嘻的说。
  “有机会我一定要杀了他,要杀了他。”沙和尚咬牙切齿,他要杀谁?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想。
  可意识总在每一天的夜里一点点复苏。
  我一睁眼,所有人都凑在我面前看着我。
  “我刚才又说梦话了?”
  “是的。”猪说,“你说,妖猴,你逃不出我的五指山。呵呵呵!”
  唐僧恨恨的瞪着八戒,不知他为什么生气,可猪还是自顾自的笑。
  我知道我说的绝不是这个,可他们从不说真话,我只能在梦里思考,但一醒来就全忘记,我永远不知道自己想了什么,我一旦在清醒时思考,就是痛苦的开始。
  沙僧又在发抖,是什么使他如此害怕?
  “下一次不知什么时候。”猪说。“呵呵呵。”
  天宫殿外围满了十几万天兵,象无数蝗虫在殿外飞舞盘旋。大战惊动了九重天诸神,他们站在远处云端,议论纷纷。
  “天宫好多年没这样闹了。”
  “是啊,自从上一次大闹天宫之后。”
  “这次又是谁?”
  “好象还是孙悟空。”
  “孙悟空?不是吧,孙悟空哪有这容易打败!”
  “嘘——紫霞在那边……”
  诸神窃窃私语,紫霞立在一片云端,望着被围的铁桶似的天宫殿,脸庞平静,一点看不出她的悲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23: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前因
  五百年前
  “你知道吗,这天空就是一片荒漠。”紫霞说,“它用精美的东西镶砌,但它们在成为天宫的一部分时,就已被剥夺了灵魂。你知道吗?”
  没有人回答,因为她身旁根本就没有人。
  如果有人在时,她却又不会说这些话了。她总是笑着,笑着看身边,笑着与他们说话,一直微笑。直到晚霞的浓烈色彩也渐渐死去,天界不再透明,黑色的天幕隔开了她俯视人世的目光,这时众神都回到了他们的宫殿,只有她还独自站在越来越寒冷的云层边缘,没有人会来叫她回去,没有人会理会她,这个时候,她就开始独自说话。
  “你知道吗?他们叫我‘永远微笑的紫霞’,可是没有人会永远微笑,除了石像和傻子。你知道吗?”
  她很认真的说,眼睛看着那一片无边的黑暗。她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把这些话说给另一个人听?她是不是一直在等着某一天,会有一个人站在他身边倾听她所说的一切?
  “你就这样听,不要打断我,我会把一切都说给你听,你不要象二郎神那样不耐烦的大笑,也不要象天蓬那样语重心长的反驳,他们一定会这样做的,所以我只把话说给你听,只有你会这样默默的听,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会……”
  她仍在执着的说着,她的身边,是无穷尽的,被宇宙夜间的寒冷凝结了的虚无。
  这天紫霞在天边站的久了,当她往回走的时候她想冷寂已经附在她的身上了,于是她加快了往回赶,想回到落霞宫那炉火边的梦里去。
  蟠桃园里本无星辰照耀,却怎还这么亮?
  这么晚还有声音?象是有女子在哭?
  今天阿瑶她们不是去蟠桃园么?
  紫霞飞近一看,园子上空正悬着几颗大星,是天界中最漂亮的那种,可是,星辰是不能随便移动的,谁这么大胆呢?
  园中有一女孩子正在哭泣,正在阿瑶,围着她上窜下跳的那个东西是什么?一只猴子?
  “小姑娘,你还要哭到什么时候?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
  “呜呜呜……不要!你吃光了我们桃子,还用定身法定住人家……呜呜呜……我要去王母娘娘那儿告你……”
  “去告去告!俺老孙才不怕……我怕你不去哩!你已经哭了好几个时辰了……啊?涨水了,救命啊!小朋友,老孙已经很困了,要关园子了,麻烦你要参观明天来,要哭到外面去哭,你这样会影响老孙休息!”
  “呜呜呜就不!呜呜呜你赔我桃子来!”
  “小气鬼!几个桃子也要也样,你跟老孙回花果山,赔你十筐也有!”
  “呜呜呜你吃的才不止十筐……”
  “好!二十筐……一百筐!一千筐?你太黑了吧,想敲诈俺?”
  “……呜呜呜我才不要你凡间的破烂桃子!我没采到蟠桃,回去一定被王母娘娘打死了啊……哇~~~~~”阿瑶越想越伤心,索性咧开嘴大哭起来。
  “她若打你,你不会打她?打不过时,还可以咬。哭个什么。”
  阿瑶气的脸发白:“你……你是谁?这种话也敢说?”
  “俺就是孙悟空。”
  阿瑶哭声立止,愣愣直望着他。
  孙悟空,天界的恶梦。
  这个名字常出现在那些血腥的故事里,在神界和妖界的连年战争中,鲜血的气息直冲上天空,孙悟空这三个字总与天庭的惨败联系在一起,象一个阴影压在神将们的头上。
  因为没人打败过他。
  因为和他交手的人能活着回来的,只有三太子那样的廖廖几个天界佼佼者而忆。
  传说他每天都吃一万人。
  传说他有一座山那样高大。
  传说他走过的地方,没有东西能活下来。
  他现在就站在阿瑶面前。
  所以阿瑶愣了一会,然后尖叫一声没影了。
  孙悟空道:“这小丫头是怎么了,俺的名字很难听么?”
  紫霞从林间走出笑道:“齐天大圣的威名,谁能不知啊。”
  孙悟空转头看她:“你好象却不怕我。”
  “为什么要怕你呢?”
  孙悟空想了半天:“是,为什么要怕我呢?如果天界的神仙都和你一样想,俺老孙也不用整天呆在园子里种树。”
  “这些树长的很好啊?你想必懂园艺?”
  “呸!园艺?什么东西,俺只知道这天上有灵气的东西不多,一是蟠桃园里的树,一是御马监的马,需做朋友们看待。”
  “树和马是你朋友,满天神佛,却都没个灵性?”
  “哈!若是有得灵性,也悟不得这个道,成不得这个仙。”
  “我倒是第一次听说。”
  “是俺师父与俺说的,要升仙成佛,先得无欲无求,俺想那不是如死人一般。”
  “嘻,神仙境界,无悲无喜,你怎懂得。你师父又是谁?”
  “他老人家说了,不得提他名字。”
  “能教出你这样神通广大却又偏不通道法的徒弟,想来也没有几个人,算也算的到了。”
  “哦,你倒算算看。”
  “当今三界,功力法术最高者皆在天界,首推西方极乐世界如来,你当然不会是他徒弟。”
  “他收俺俺还不稀罕哩。”
  “这法力第二者,便是如来的二弟子金蝉子了,可是他质疑如来佛法,自行修炼一法,妄图超越如来,被如来施法使得其走火入魔,灵魂坠入尘世,不知何处,你想必也不是他徒弟。”
  “认也不认得他呀!”
  “这第三嘛,便是那散仙菩提祖师,说来他也是佛教始祖之一,只是和如来教旨不同,如来主修来世,他却要修今生。在海外隐居,他收弟子只看资质,却不问品德,收的也少,能出师的更少。不若如来弟子满门。除这三人之外,天下再无人可教出你来。那你师父是谁,还要我说么?”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23:3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唉。”紫霞长叹一声道,“可惜菩提教你法术,却不领你悟道,想必道不可道,是要你自行开悟才是,又怕你痴迷入了岐途,才吩咐你不可说出他的名字。”
  “这却不是。”孙悟空道,“只因师父说,我想学的永不遁灭之道,他并没教我,所以我并未得他真传,故不准说是他徒弟,还说能教我的真师父便在凡世,叫我自去找他。俺却想,必是这老头教不了了,故拿这词来哄俺。”
  “……”
  “小姑娘你还是走吧,和我一起,你爹妈要骂你了!”
  “我没有爹娘,我是从西天的紫霞中化出来的。”
  “哦?”孙悟空拿过一个桃子狠狠咬了一口,“倒霉的没娘孩子!”
  “你说谁?”
  “说我自己,行不?”孙悟空一筋头翻到另一颗树上躺下,“快走吧,俺可没闲功夫陪你玩。”
  “我以后来找你玩,可好?”
  “不好!和女孩子有啥好玩?你来这,不怕我吃了你?”
  紫霞一笑,隐在白云中去了。
  孙悟空在树上打了一百个呵欠,还是睡不着。
  “太闷了太闷了!俺要去寻个人打一架!”
  他一纵身翻出了蟠桃园,却看见紫霞还在云边坐着,两眼不知望着何处出神。
  “小姑娘你找不着路回家啦?要哭鼻子也别蹲俺门口,别人还以为俺养了条紫色的狗看门呢!”
  紫霞缓缓站起身来,回头看他。
  “以前我坐这一万年,也不会有个人理我的。”
  “是么,算俺多事,走也。”孙悟空一纵身不见了。
  “咦,这地方倒还不错,亮闪闪的,好象花果山前的东海。”
  孙悟空在天河边说。
  “让俺抓些回家给孩儿们耍子。”
  于是他开始在银河里东一下西一划的拨捞。天河的银星被他搅了个七零八落。
  “快快住手。”却听一人大喊。
  孙悟空一抬头,却见眼前站了一个高大的年轻人,面貌英俊,身后还生着双翼。
  “俺还以为天界都是些白胡子老头哩。”孙悟空说。
  “天宫诸神相貌随心意而定,心中不喜老态,人自然也不会显老。在下天河守护神天篷,这河中银星,俱是千万年精心摆排才成这样,上仙还是莫要把他弄乱了。”
  “哈!老孙最恨的就是规规矩矩,越是动不得的东西,就越是要动一动!”孙悟空不听天篷话还罢,一听干脆将棒挥舞起来,直搅得个银星四散。
  “住手!”天篷大喊,一纵身到孙悟空面前,一劈手竟将金箍棒抓住。
  “这世上能抓住老孙兵器的人真还不多,嘿嘿,俺正手痒,你今天便是不想打架,俺也放不过你喽!”
  孙悟空说罢将棒一抖,两人战在一处。
  这一场斗,只见得银河中出现一个旋涡,越转越大,直有把整个银河搅翻之势。
  眼见整个银河被搅的乱成一片,天篷又急又气,又怕再打更弄乱了星星,心乱间被孙悟空一脚扫倒,再想起身,金箍棒已指到头顶。
  “服不服?”孙悟空笑嘻嘻道。
  “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你把它们弄散了,这可是花几万年心血才做成的啊!”天篷怒吼。
  “什么劳什子,几粒银沙,也要这样,却象个女人。”
  “我和你拼了!”天篷推开金箍棒,又扑上去。
  他心中愤恨,全无招法,不几招又被孙悟空打倒在地。
  “还打不打?”
  “怎么不打!”
  如此二十七次。
  “还没见过你这么经打的。”孙悟空喘气道,“你要这次还能爬起来,老孙就佩服你!”
  “我死也要站起来的……”天篷咬着牙往上撑身子。
  “唉,何必呢?大家比武,认个输不就完了,要搞的跟仇人一样!”
  “你弄坏了我最心爱的东西,毁了我的家,我不会饶了你的!”
  “怎么这地儿不能住了吗?虽乱了点儿,比起俺老孙水帘洞已不知好哪去了,小心眼儿!”
  “你不懂的……你心中无爱,怎会懂珍惜二字!”
  “什么乱七八糟,你倒是快点啊,老孙等你爬起来都等饿了!”
  这时天际一白衣女子飘落于银河中,她惊叫一声,冲到了天蓬面前,一把抱住他。
  “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女子心痛的说,眼中落下泪来。
  “没事的,阿月。”天篷嘴角流着血,忍痛作出笑容来。他又望向孙悟空:“他弄乱了你造化的星辰,我决饶不了他!”
  “傻瓜,傻瓜,星星乱了有什么要紧?”
  “可,那是你多少年的心血,你一辈子都在做这件事,可只一天就……我没用,没用!”天篷难受的要用头去撞地。
  阿月扶住他的头道:“我说你傻吧,其实我花这么多时间来做星辰银河,只有你一个人欣赏,我一粒一粒的摆它,只是因为你看了高兴……我心中真正在乎什么,你不懂么?”
  天篷笑了,这回真心的笑了,他象个孩子般靠在阿月怀中,阿月抚着他的头,眼泪滴到他的发上。
  孙悟空忽然觉得心里怪怪的:“喂,你们这是当我不存在么?”
  没人理他。他走到哪里,别人不是怕的要命,便是恭敬的不得了,眼前这种场面,他第一次见到。
  “他们竟然并不在乎俺!他们居然只看见他们自己。”
  也许每个人出生时都以为这天地是为他一个人而存在的,当他发现自己错的时候,他便开始长大了。
  “猴子,你去吧,我不再恨你了。”天篷说。
  “哼!不信!俺老孙要恨一个人时,一辈子也记的他,怎么你说不恨就不恨,变的也忒快。”
  “你不懂的!”天篷说。
  “你再说一句俺老孙不懂!俺精七十二般变化,法术样样纯熟,哪里不懂?”
  “这位便是齐天大圣吧。”阿月说,“听说你是石中所生,人的心事,只怕与你心不同。你也许少了其中一窍。”
  “你这是在骂俺老孙缺心眼罗?”
  “你和我们不一样吧,人天生便是缺的,一生下来便会不安,所以一生都在寻求补全,神其实也是缺的,只不过神把寻求的欲望消去了,这样心里便觉圆满了。我不想骗自己,但你好象真的没有这样的不安,因为你是天成之物的缘故吧。也许有一天,你会明白,当你看见……你的灵魂里有了另一个影子的时候。”天篷说。
  “不明白……最讨厌哑迷!当年师父也喜欢这样,都来戏耍俺老孙……”孙悟空自言自语说着,转身出了天河。这回他没有飞,是慢慢走出去的。
  阿月看着孙悟空的背影,不由道:“这个人好象……”
  “什么?”天篷问。
  “不知道。别管他了。”
  孙悟空回到蟠桃园,一看紫霞还在云边站着。
  “你站了一整天了,在看什么?”孙悟空不由问。
  “你为什么要问我?”紫霞问。
  “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要问你!今天俺真是倒霉,尽碰些怪人说些怪话。看来今天不宜出门的。”
  “为什么别人都不问我看什么?你却问我看什么?”
  “俺受不了啦!我天生嘴快,行不行?”
  “你关心我么?”
  “我关心你作甚?俺在花果山时,路边见了条狗,也要上前打个招呼的。”
  “你果然与他们不一样。”
  “你才看出来啊?俺有毛。”
  “我一向喜欢在这站着,几万年来只有你问我在干什么。”
  “可我的确想知道你在干什么啊!”
  “为什么他们都不想知道就你想知道呢?”
  “为什么你要问为什么呢如果我知道为什么我就不告诉你为什么了吗?”
  “因为你有‘想’,你有灵魂。”紫霞说。
  孙悟空又愣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23:38: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
  “什么东西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唐僧问。
  “猴子!”孙悟空说。
  “不!是猪!”猪八戒叫。
  “都错了,是我。”唐僧说。“如来祖出生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如此说的。”
  “佛祖说:是你?”八戒说。
  “不!佛祖说:是我。”
  “那是佛祖啊?”
  “不是佛祖,是我。”
  “那和尚有病,你别理他。”孙悟空道。
  “我明白了,是佛,是你,是我。是……”猪说。
  “是猪?完了,又疯了一个。”孙悟空道。
  “当时我不在,我要是在时,一杖打烂,免的胡言乱语。惹人心烦!”沙僧没好气的说。
  三个家伙都盯着他,沙和尚却打个呵欠,又睡去了。
  悟空传中集
  又是天宫的一个清晨。紫霞来到蟠桃园中。
  她看见孙悟空躺在一棵树上,睡着了。
  他的手却在微微的抖动。
  紫霞走上前去,想着要不要叫醒他。
  忽然孙悟空一个翻身跳了起来,紫霞连喊也没来及喊,手腕早被一把抓住,金箍棒已砸到了头顶。
  那棒在触到紫霞头发的那一瞬停住了。那一股重压之势,几乎象要把她压入地下。
  孙悟空瞪着她:“怎么是你?以后不要在我睡着时一声不吭靠近我。”
  “你……你很紧张啊,在做恶梦?
  “……没有。”
  “我刚才睡着时也做了一个梦,不过是个很美的梦。”
  “关我什么事。”孙悟空又翻回树上。
  “我特别想把它讲给一个人听,但那些神仙们都不愿听的。”
  “我也不愿。”孙悟空靠在树杈上,又把眼闭上开始睡觉了。
  “孙悟空,告诉我,花果山是什么样的。”紫霞问。
  孙悟空睁开了眼,他看着天空想了半天,说:“花果山?很美……对,很美。”
  “怎么美法?”紫霞问,“是不是一到夏天,满山就会开遍紫色的木逍花?……”
  “是红色的。”
  “是啊是啊,那么在秋天,落叶铺满了大地,走在上面象松软的地毯,但山林却依然是绿色的,鹿群在山下草原上纵情跳跃,而你抬头,金色的阳光便铺了你一脸,蓝的象透明玉石的天空上,有鹤与雁翅膀的影子……”
  “你……”
  “……还有冬天来了时,白雪覆盖了山林,山野一片清幽,晶莹的冰挂结在树林上,每一颗树都象是玉雕成的,松鼠在大树的洞里,听着风的呼啸与雪落的声音,做一个关于来年的梦……”
  “哼,连雪落的声音你都听见了,好象你在那住过似的!”
  “我做的就是一个这样的梦,我一直都做一个这样的梦!梦见这样一座无边美丽的花园,而我是园中的一只松鼠!”紫霞被自己的想象激动不已。
  “松鼠?哈!你会爬树么,爬一个我看!”
  “也许那是我的前世啊?每当我做这样一个梦醒来,我就想,在世间,一定会有这样一个地方!没想到它真的有!孙悟空,花果山这么美,为什么你要到天上来?”
  “我觉的天上不错啊,有星星有月亮,没有野兽,还不用天天找吃的!”
  “可是你不觉得天上太寂寞,太死气沉沉了吗?你难道不想回花果山?”
  “你倒底想说什么?”
  “你回去时,带我也去看看啊。”紫霞说。
  “哈!带你?回花果山?”
  “我就看一看,偿了心愿我就回天宫。”
  “你真的想去?”
  “嗯。”紫霞使劲点头。
  孙悟空道:“你会有机会的。”
  然后他一翻身走了。
  “怪人。”紫霞转身怏怏的往回走。
  一想起她的梦,她又笑起来了。
  大海在月夜中闪着万点银光,在海边高高的山崖上,站着一只石猴,他呆呆望着大海。
  世界是这个样子的么?极目之处,无边无界,我却不能再前进一步?
  “孙悟空。”忽然有人在喊。
  “是谁?谁人喊我?咦,我刚出生,又怎会有名字?这一定是个梦。”
  石猴回头望去,背后是一片茫茫黑暗。
  “谁喊我?可是喊我么?是谁?”
  在这个月光照耀的孤岛上,这只猴子在嘶哑的喊着。
  孙悟空睁开了眼睛,他立刻记起了自己是谁,身在何处,金箍棒还在耳中,这使他安心,天宫的夜太静了,反而使他心中惶惑。
  花果山,我真的还愿回到那个地方去?他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23:38:48 | 显示全部楼层
  “紫霞,你最近为什么总和那个妖猴在一起。”二郎神说,“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我觉得他除了不爱搭理人之外,还是不象传说中那么可怕。”
  “那是因为你没看见他凶恶的时候,天宫和妖族打了多年的仗,不知有多少天兵神将死于他手,我与他也交手多次,此妖危险至极,平日无人敢去蟠桃园,偏你常去!”
  “我只是想让他带我去花果山看看而已。”
  “花果山!你去哪儿干什么?”
  “只是想去看看。孙悟空说那儿很美。”
  “……你真的要去花果山?”二郎神沉思着,“好吧,就让你去看一看。”
  “太好了!”紫霞惊喜的叫到。
  天神的巨大战车隆隆的驶向地面。
  “为什么要把车做成这样?这么厚的甲壳,长满触角。象怪兽一般。”紫霞问。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二郎神望着前方,面色冷峻的说。
  紫霞忽然觉得,他的神色和孙悟空那天梦中惊醒时的神色太象了。
  他们心中都在惧怕着什么。
  穿着厚厚的黑色云层,可以望见青色的大地了。
  “下来吧。我们到了。”当战车终于在一处停了下来,二郎神说。
  紫霞走出了战车,她闻到一股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
  眼前是一片黑色的群山,山上覆盖着被烧焦的土壤,山坡上被烧成炭的树木象从地下伸出的狰狞舞动着的利爪。一股浓重的黑色浓雾笼罩着这里,使其终日不见天日。墓园一般的山野一片死气沉沉,只有一些怪鸟在尖利的嘶鸣着,象是鬼的哭泣。
  “这里就是花果山了。”二郎神说,“你向往的地方。”
  “我不信!这不是!花果山怎是这个样子的?”紫霞叫了起来。
  “花果山为什么不能是这个样子的?”二郎神上前踢了一脚地上的一块石头,它翻了起来,紫霞看见上面有几个字:“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那猴子骗了你吧,哼,一个群妖衍生之处,你想怎可能是风光秀丽?妖精们怎能住在花园里?只有神族天界才能风景如画。”
  紫霞呆呆的不作声。
  “现在你心愿了了,我们可以回去了?”
  “……我想再呆一会。”
  “这里群妖出没,我劝你还是早离开吧,这不是你们仙女来的地方。”
  “我从没出过天界,我想不到地面上会是这个样子的。”
  “并非所有地方都是这个样子,那些敬天礼神之处,风调雨顺,众类安乐,你有空可以去那儿走走,回去后,再别找那妖猴了。”
  “原来我梦见的……不是花果山?”紫霞喃喃道。
  “也罢,我就带你四处看看,让你看个清楚!”
  二郎神和紫霞从空中飞过花果山。
  “那些怪鸟是什么?我从未见过。”紫霞说。
  “那些?它们是在妖族和神族的战争中被杀死的妖精的灵气,入不得地府,永不能超生,只有聚成这种鸟,万世悲鸣。”
  “这样……这里难道没有活物了?”
  二郎神一笑:“哼,怎么没有。”
  他一转身不见了,片刻飞回,手中抓着一只雁。
  “这里还有大雁?”紫霞说。
  “哼,这是我从别处抓来,作诱饵的。你看着。”
  二郎神将手一捏,那雁血便被挤了出来,直洒向地上。
  顿时,那土地开始翻动,从中钻出无数妖精来,仰头望着他们,嗷嗷怪叫。
  二郎神将那手中死雁向地上一抛,只见那无数妖精直扑向那雁而去,挤做一堆,地面上倒拱起一座小山来。更有妖精为了争食,先互相撕咬,被咬倒的,又被其它妖精一拥而上撕碎了……
  紫霞惊的呆了。
  几日后天宫蟠桃园“我去了花果山了。”紫霞说。
  “哦。怎么样,好不好玩。”孙悟空说,脸上却无一点笑容。
  “我什么都看见了。”
  “哦。”
  “你为什么骗我?”
  “你说我骗你,那我就是骗你好了。”孙悟空说。
  “我以后不会来这了。”
  “很好啊。”
  “你真的喜欢这种生活,一个人呆在园子里,和树说话?”
  “怎么也比以前强。”
  “当年你和天界撕杀,又为的什么?”
  “我以为……有些事是可以靠力量来改变的,后来才发觉,反抗不过是徒增痛苦,才受封做了神仙。”
  “可在神仙眼里,你却是妖。”
  “神仙……妖,区别在何处呢?”
  “……神仙是没有妖那么多恶心贪欲的。”
  “真的么?神不贪,为何容不得一点对其不敬,神不恶,为何要将地上千万生灵命运,握于手中?”
  “……”
  “我为什么要作神仙?因为我想,那样至少自己的命,不用握在他人之手。”孙悟空声音高了起来。
  “可是那些地上的妖精,你抛弃了他们。”
  “是我一开始就错了,妖精从来不需要人去拯救,你想把他们变成人,结果就会害了他们。”
  “我不懂你说的。”
  “现在我只想救我自己。”孙悟空说,他脸上透出了怪异的笑容。
  “我曾以为你和那些神佛不一样。”
  “曾经是不一样的。”
  “现在你和他们没什么不同了,你们会在云雾里面无表情,毫无目的的飘来飘去,我曾羡慕你有灵魂,可现在,你却为了当神仙,把它丢了。”紫霞冷笑着说。
  “这样便可以没有痛苦了。”孙悟空说,他用头去撞身边的树,“你看,我现在已经越来越感不到痛了,这真是一件美妙的事。”“痛苦是什么?你那么怕它?”
  孙悟空忽然目露凶光,他一把揪住紫霞,恶狠狠的说:“当你梦见自己是一只松鼠的时候,在那大森林里,深夜,你有没有听到过那种嚎叫,当看见自己的腿被撕下来时的嚎叫!”
  “你在说什么?放开我!”紫霞惊恐的叫。
  “你害怕了?那你有没有听见过一种咔嚓咔嚓的声音,那是你的天敌在啃着骨头,它嘴里的东西还没有死,你还能听见它在挣扎,而下一个被嚼的,就可能是你!这种声音在夜里会渗进你的梦里,你居然还能做个关于来年的美梦?你随时都会没有明天的!”
  “放开我,你的样子好吓人!”
  “你在树上,一刻也不敢睡死,随时注意着不寻常的声响,你会担心,一睁眼的时候会看见一张血盆的大口,你的身体随时都准备弹起来逃命或博斗,每一个晚上都那么的长,直到天边的微光照到你的眼皮上,你会想谢天谢地你又多活了一个晚上,为了你又赚到的一天在这个白天你要尽情的蹦跳,狂叫,把所有能找到的吃的塞进嘴里,但是夜晚很快又来了,你甚至还来不及找到一个朋友,你会想你受够了!但是你却不能不活着,你恐惧着生,却又恐惧着死,你不知道你每天为什么这样活着,哦……现在你知道了,我为什么要做神仙!”孙悟空一口气说完了这么多,如释重负的一放手,把紫霞丢下。
  “……可是,你已经神通广大……”
  “没有用的!当我小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打赢对面树上那只常抢我吃的,还打我的公猴,当我终于能打赢他时我发现他已经老了。但我还是狠狠痛扁了他一顿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等我打败了族里所有猴子当上了猴王,我发现我每天的任务就是站在树梢上观察老虎,熊,豹子的踪迹,然后大喊一声……你知道被一只豹子在后头追时的感受吗?我跑的气都快断了……咳、咳……”孙悟空掐住自己的脖子,一副难受的样子,“见鬼,我以为我早忘了这些的……”
  “接着说啊,我很想听。”紫霞抓住孙悟空的衣裳一劲摇。
  “我不愿这样,我亲眼看着我的同类在狂欢之后的死亡,我不希望太阳落下去可总是一点点看着晚霞消失,我不明白为什么其它生灵能安然,那一天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有没有人能摆脱,有没有人?……于是我去海外学本领,我学会了七十二变化,我问师父我是不是从此可以不害怕了,那个老混蛋就摇头一直一直笑,笑的我直想揍他。回来后我发现真时再没有东西可以伤害我了,我高兴的要发疯了。可是好景不长那一天……”
  孙悟空忽然不说了,他的眼直盯着前方,紫霞看见那里面有一种奇怪的光,象恐怖,又象愤恨。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要有神仙?为什么天下万物的生死都要由他们掌管!”孙悟空咬牙道。
  “因为世间万物都是他们造的啊?”
  “可我不是!我是从石头去蹦出来的,生我者天地,谁也没资格管俺老孙生死,管他是阎王老子还是玉皇大帝!”
  “所以……所以你就砸烂了地府?”
  “哼哼哼哼……”孙悟空冷笑起来,那笑声倒好象在哭一般,“我勾销了生死簿,还把所有九幽十类皆除了名,从此天下灵长,皆长生不死,世间一片生机,以为从此无忧无虑了,没想到……”
  “什么?”
  “原来象这样神仙没法管的东西全都有个名字,叫做——妖!”
  紫霞心中不由也一震,平日听神仙谈妖,只以为是作恶多端的怪物,不想原来是这个意思。
  孙悟空接着说:“神仙原来是容不得世上有能自主自命的灵物的……”
  他说到这停住了,想一想转身便要走。
  紫霞一把拉住他:“后来……便是那百年的神妖之战?天庭杀不了你,所以才封你作了神仙?可是那些妖众……”
  “你也看见了,天庭虽答应不再杀他们,可是花果山早毁于战火,再无寸草,现在那里,不过是个人间地狱罢了。”
  “你就这样不管他们了?”
  “我做了一件错事,那就是使他们长生不老。我救不了他们,我想你看见了花果山上空的那些怪鸟。”
  “……”
  “如果老孙再斗下去,我想最终有一天我也是一样……”
  紫霞低头沉默不言,再抬头时,孙悟空却已不见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28: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章


  孙悟空翻出蟠桃园,来到天宫大殿前的广场“总算甩开小丫头了,有够烦!为什么这么烦?”
  “孙悟空,你不是孙悟空么?”一个声音叫道。
  “谁?谁在叫俺?”
  孙悟空定睛一看,却是石柱上挂着的一个头颅。
  “你是谁?”
  “我本是赤松山一老妖,因反叛天帝而被斩了头颅,挂在这儿,不想得见美猴王,久闻大名,常听你大败天兵的故事。真他妈棒,我也想和你一样。”
  “所以你现在只剩一个头了。”
  “要什么紧,要什么紧,我不怕,你不怕,我就不怕。我还可以用眼睛瞪他们。”
  “眼睛是会被挖走了。”
  “那我就用嘴骂他们!”
  “嘴是会被封上的。”
  “那……那是麻烦一点,不过,我还可以想,只要我还活着,他们总不能禁止我想什么。”
  “是啊……总没有人能阻止我想什么?”孙悟空若有所思道。
  “美猴王……”
  “我不是美猴王,是齐天大圣!”
  “什么都好。英雄,你可是来砸烂这天宫的么?”头颅说,眼中放出光来。“可惜俺已经没有手脚了。不然定会帮你。”
  “不要叫我英雄!我是齐天大圣!你……话太多了,快点死吧。”孙悟空扔下那妖的头颅走了。
  再回到蟠桃园,却听有人在那说话。
  “紫霞,你天天呆在这儿,快快回去!”是巨灵的声音。
  “我爱呆哪,你凭何管我?”
  “你在这能做出什么好事?和一只妖猴在一起……”
  “住口,你也配说他?他是一只猴子,却也比你强的多。”
  “哈……哈……哈,咳咳咳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莫不是喜欢上了那只猴子,哈哈哈哈哈!”
  紫霞气极了,脸涨的通红,气息急促。
  忽然她又笑了:“是,我喜欢他,如何?”
  “你?爱上一只猴子?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咳!”
  巨灵神忽然顿住了,他看见了孙悟空正走过来。
  “说啊?接着说!”孙悟空道,手里把玩着金箍棒。
  “我要去看看月亮……”巨灵神掉头要走。
  “我送你吧!”孙悟空话出,一棒击在巨灵神屁股上,将巨灵打的直飞了出去。
  “哎呀……”巨灵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又打屁股……”
  “哈哈哈哈哈……”孙悟空拄棒狂笑起来。
  笑完了,才看见紫霞正看着他。
  “看我作甚?”
  “久闻美猴王孙悟空的大名,今日第一次见到。我真高兴,真的。”
  “不要叫我美猴王,我是齐天大圣!怪哉,你又不是第一天见我。”
  “希望以后能常见到你,美猴王。我一直听说你的故事,你是我心里的英雄,真的。”紫霞开心的笑着。她转身走出几步,又回头道:“多好啊……这样一个人。”
  紫霞走远了,孙悟空还愣着。
  蟠桃园的夜,星光闪烁。
  “和我多讲讲你的故事,关于花果山,关于……你的旅行。”紫霞说,她望着桃树梢的叶子。
  “你不是能梦见么?”孙悟空靠在树杈上望着天说。
  “太飘渺了,我触不着它们,那么美丽的东西,一触就破了,一触,就醒了,醒了,什么也没有。”
  “那很好啊,真实的东西,不好,是……让人痛的东西。”
  “我没见过什么真实的东西,天宫全是法术变出来的。……给我讲个故事吧。你的故事。”
  “……我有什么故事,没有……”
  “可你在想什么……想从前?”
  “没有!我没有什么从前!”
  “不,你在想什么,不准一个人想,我要和你一起想。”
  “咳……想心事还分个人想大家想?你自个爱想什么就想什么吧。”
  孙悟空翻个身不再理她,闭上眼却又看到了梦中的银色大海。
  “…………我……我想到了,无边的大海,你想到什么?”说这话的是紫霞。
  “……淹死。”
  “……我,我还想到在海上飘,在满天的星光下……”
  “又冷又饿。”
  “……上岸了,哇,一个从没见过的世界啊,那么多没见过的东西。”
  “千万别被人捉去。”
  “到了一座山……菩提山。”
  “有这座山吗?”
  “我不管,反正是一座山,有枯藤老树,奇花瑞草,鸟啼与泉声交鸣着。重重的谷壑,风从山中吹来,送来清新凉意,还有隐隐歌声……”紫霞眼中灵光闪动,沉浸在想象之中。
  “你就开始做梦吗?睁着眼睛也能睡着。”
  “我……看见你了……”
  “……小丫头你天天坐这吵我不回家烦不烦。你为什么不烦别人专来烦我呢?”孙悟空突然蹦起来喊。
  紫霞沉默了,过了很久。
  “……听我讲话好吗?”紫霞突然说。
  “我一直都是在听你讲……”
  “你知道吗,这天空就是一片荒漠。”紫霞说,“它用精美的东西镶砌,但它们在成为天宫的一部分时,就已被剥夺了灵魂。你知道吗?”
  “什么……”
  “你知道吗?他们叫我‘永远微笑的紫霞’,可是没有人会永远微笑,除了石像和傻子。你知道吗?”
  “……知道。”
  “你就这样听,不要打断我,我会把一切都说给你听,你不要象二郎神那样不耐烦的大笑,也不要象天蓬那样语重心长的反驳,他们一定会这样做的,所以我只把话说给你听,只有你会这样默默的听,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会……你不要老跳来跳去行不行!”
  “不行啊,俺老孙不跳就会睡着,天生这样!”
  “生气了,不讲了!”紫霞一甩头,往外就走。
  “好好好俺老孙不跳了,你讲吧你讲吧。”孙悟空拉住她。
  于是紫霞又开始讲。
  “也许,在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个天宫,有一片黑暗,在那边黑暗的深处,会有一片水面,里面映出他心的影子,灵魂就居住在那里,可是当一个人决定变成一个神,他就必须抛弃这些,他要让那水面里什么也没有,什么也看不见,一片空寂之时,他就成仙了,可是心里是空空的,那是什么滋味?你知道么?你……”
  她忽然不说了。
  孙悟空已经悬空着睡着了。
  她看着熟睡了的孙悟空,又继续说下去:“你不会懂,你永远也不要懂,可是现在,我心里,已经不再是空的……谢谢你。”
  孙悟空睡的很熟,他做了一个梦。
  他走在一片黑暗之中,走啊走啊,黑暗是无边的,忽然出现了一个湖,于是他走到湖边去,水面开始荡漾,映着一个美丽田园,什么东西从水面一闪而过了。“石头,你又在那发愣呢?嘻嘻……”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08

主题

2667

帖子

77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8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22:29:22 | 显示全部楼层
  紫霞又是许多天没来蟠桃园,满天界也找不到她。孙悟空满天转悠,各处窜门,很是惹了不少事,最后他叹了口气,又回到蟠桃园。
  “没一个好玩的人,那小丫头可以一个人在云边上站一年,俺老孙以后也会变成那样么?会有那一天么?”
  “美猴王,你在哪儿?”紫霞兴冲冲的声音在蟠桃园响起来。
  孙悟空蹦了出来:“不要叫俺美猴王!俺是齐天大圣!”
  紫霞看着他:“齐天大圣?你喜欢这个名字?”
  她拿出一个绸布包裹:“这是给你的。”
  “给俺带好吃的了么?”孙悟空一把抢过,抖开,忽然愣住了。
  金战甲、红战袍、紫金冠。
  那是他当猴王在花果山与天兵大战时的装束。
  “我去了四海各处,从太阳在东海水的映影中提炼出金黄,从昆仑神龙汗血中提炼出赤红,取几万里日月之光作线,以诸天五色云彩为锦,织出了它,你看,还象你当年的装束么?”紫霞捧着它们,注视着孙悟空。“穿上它,让我看看你那时的样子。来啊。”
  孙悟空用手在那战袍上轻轻抚着,沉默了半晌,忽的将手一挥,紫霞手中的袍甲全飞了出去。
  “你拿这些来给我作什么!”孙悟空暴叫道,“我再也用不着它们了,我已经是齐天大圣了,用不着它们了,而且还做的这么……糟,这披巾……居然是紫色的,不要告诉我是你用西天的晚霞做的,好难看!”
  孙悟空说完,回过头去,不再看她。
  紫霞呆立在那,好一会儿,她蹲下(禁止)去,默默的把地上的袍甲一件件的捡起来,折好,紧紧的抱在胸前。
  她一步步走出了蟠桃园。
  走到云层边,紧抱着盔甲,泪从她的眼中流下来。
  她将手一抖,把它们丢下了天际。
  红色的披风扬啊扬,成为白云中绚目的一点,终于消渐了。
  这一天,孙悟空在天宫转了十七八遍,一个人影也没看见。
  “人都到哪儿去了?”他大叫。
  一个小童子怯怯的从云走来。
  “今天是天宫蟠桃大会的日子,诸神都去灵霄宝殿饮宴了。”
  “俺老孙怎不知道?”
  “象我们这样的下仙,是不能去参加的。”
  “下仙?”孙悟空冷笑:“他们居然忘了俺老孙!居然忘了!”
  那小童子见他凶恶的样子,忙又隐到云中去了。
  孙悟空直向灵霄宝殿而去。
  这一天,这一天终于来了。
  他飞过落霞宫的时候,看见紫霞倚在宫外的栏杆旁。
  “他们也没有请你?”孙悟空问,“走,去喝酒!”
  紫霞摇摇头:“为什么一定要争呢?我喜欢在这里看晚霞,这时候,其他什么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你不如也留下来陪我一齐看吧。”
  “你等我,我不想再忍了。”孙悟空话未落,人已飞去。
  紫霞长叹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去的那么急?”她望着他去的方向,“晚霞的绚丽是不会久的,灿烂过后,便是漫漫的黑暗了。”
  “不过,你说等,我就一定会等。”她说。
  九千年是一瞬间,蟠桃会的日子,终于又来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19-8-23 02:17 , Processed in 0.10109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