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楼主: 土八路

『经典连载』 《李敏回忆录》——抗联年纪最小女战士的峥嵘岁月

[复制链接]

792

主题

2541

帖子

677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775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01: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政治历史课,也是党课,教官是张寿篯政委和陈雷科长,从中国近代史鸦片战争讲起,中间包括八国联军进攻中国、辛亥革命、广州暴动、二十余年之军阀混战、工农红军、红军长征直到“九,一八”事变。

文化课和音乐课是同时进行的,主要通过歌曲的形式来认字识字,歌本就是课本,要求要会唱会写。

担任音乐课的老师是徐紫英同志,他是哈尔滨市二中学生,其父汉族,其母俄罗斯人,父母参加哈市地下工作,省委机关通过伊春四块石山北30公里处东岔河密营地时,省委秘书长冯仲云同志特意将徐紫英带到了山上参加了队伍,安排在省委机关任秘书工作。1938年5月调任六军秘书。当年11月参加李兆麟将军率领的第三批西征部队,西征二十余天途中双脚冻伤,在五大连池朝阳山密营治疗,1940年不幸遭敌进攻而壮烈牺牲,时年二十一岁。

我们每人发了一支铅笔,没有纸就去剥桦树皮,桦树皮的一层、二层都能用。

在这里的学习和在被服厂里的学习是完全不同的。为了迅速提高我们的军事、政治、文化水平,每天的讲课一般是教员在上面讲,我们在下面记,虽然当时我已经能认二千多个字了,但不会记录,那个着急啊,下了课总是再问,问教官,问同志们,一遍遍的问,直到问懂为止。还多亏了于保合同志送给我的那本字典,记录时不会的字就空下来,过后查字典再补上。没有文化基础的同志就更吃力了,看他们着急我也着急,抽空就帮他们抄笔记或者在一起对笔记。

通过系统的学习,同志们在军事、政治和文化上都有了显著的提高。

除了每天的正规学习外,我们还要执行站岗、放哨、做饭、保护军部等项任务。

过了没几天,张政委派出的交通员所通知的各路人马会集在了梧桐河畔。他们是六军参谋长冯志钢所带部队,六军保安团政治部主任王均所带部队,二师师长张传福所带部队,六军一师六团政治部主任李云峰所带部队,三师师长王明贵所带部队。

每支部队都分占了一片树林,有的隔湖相望,有的树林相挨,每支部队的四周都挖了战壕,修了简易的工事,战士们每天在这里学政治、学文化、练习射击,为西征做准备。

住在树林子里,因为四周都是水,空气潮湿,我们遇到了最大的敌人是蚊子和瞎虻,一群群,一片片的赶也赶不走,有时把人的脸都呼满了,好象长了一层黑毛毛,脸上、身上到处都是一片一片的红疙瘩。到了夜晚根本无法入睡,一张嘴,一吸气,都进了嘴里和鼻子里,瞎虻更是厉害,隔着衣服都能把人叮出血来,疼的不得了。一开始我们采取用艾蒿熏的办法,可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最后发现高处能好一些,战士们就用原木,在两棵树的中间或者一棵大树上铺上树枝、树皮和草,我们女同志用白布和蓝布做了好多的帐篷,然后把帐篷扣上去,每个帐篷能睡五、六个人,上下都用梯子,到了晚上我们就都爬到树上去睡,这样果然好了不少,树林子里面,帐篷挨着帐篷,战士们都高兴的说:“哈哈,我们住楼啦,社会主义生活了……”

一天夜间,裴大姐带班,半夜轮到我上岗时,裴大姐在下面喊:“小李子,该你上岗啦。” 我迷迷糊糊的还没睡醒,爬起来就往帐篷外面跑,这时我早已忘记了是住在树上,一脚迈了下去。裴大姐在底下直喊:“别下来!别下来……”可已经来不及了,就在我迈下去的当口,裴大姐伸手接着我,咕咚一下,我俩都摔倒在地上,也多亏裴大姐接着我,要不非摔坏不可。第二天,同志们看见我就开玩笑:“小李子,你咋忘了是住楼啦……。”

一天,快到中午时,我刚刚下课,正在湖边抄笔记,湖那边一位年青的军官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趟水过了湖向军部而去,我看了一眼,也没在意,因为经常有各部队骑马的军人过来向军部汇报工作。不一会,军部警卫员王国良忽然跑过来喊我:“小李子,张政委喊你,快过去。”

张政委喊我,有啥事呢?可别提问我啊,我还没备课呢。

我随着王国良赶紧向军部的帐篷跑去,一进去我忙喊:“报告,我来了。”

张政委正在和那个年青的军官谈话,我只看到那个人的背影。

张政委看到我来了,就和那个人说:“快看看,你妹妹来了。”

那个人听声转过了头,我和他都楞住了,他是谁?真的是我哥哥吗?

我曾经无数次的梦见哥哥,梦中的哥哥不是这样啊,梦里他总是穿着爸爸的破棉袄,爸爸的破靰鞡鞋,腰里还系着一根草绳。每次梦醒,泪水都流到了腮边,哥哥啊,妹妹做梦都想给你买双新鞋啊……

可他真是我的哥哥,分别四年没见面的哥哥,他参军时十六岁,如今已经二十了,现在他高高的个子,身板也壮实了许多,一身军装穿在他的身上十分精神,帽子上的红五星闪闪发光,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少年了,变成了一位年青的军官了……

我扑到了哥哥的面前,哇哇地大哭了起来,哥哥拉住我哽咽的说着:“小凤,你长高了……”眼里也闪出了泪花。

我的脑海里闪现着哥哥离家的情景,他答应将来骑着大马来接我……我去割大烟,为的是挣钱给哥哥买一双新鞋。

这时,战友们都来看热闹,看到我们兄妹重逢,大家都热烈鼓掌祝贺,一边鼓掌还一边笑我:“哈哈,小李子哭鼻子啦,小李子哭鼻子啦……”

张政委当着哥哥的面夸奖了我:“你这妹妹不错,学习用功,思想也要求进步。”

哥哥也在不停的嘱咐我:“一定要听领导的话,不要骄傲,要严格的要求自己。”

我点头答应着,真是太高兴了,真想把我们兄妹重逢的喜讯告诉所有的人。

从那以后,哥哥常来军部送他捉到的狍子,哥哥是捉狍子高手。他把捉到的狍子送给军部和各个部队。

哥哥身骑快马,在狍子喝水时,出其不意的就能捉住,有一次,一只狍子跑远了,他就开了一枪给打死了,张政委知道后,把他好顿批评。

“谁让你开枪了,引来敌人怎么办?再不许随便开枪!”

哥哥小声嘀咕着“知道了,那我骑马追还不行吗?”

“骑马行,捉的越多越好,”

哥哥还是那么能干,他在我的心里永远都是最有本事的英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92

主题

2541

帖子

677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775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01: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礼歌一曲送西征

梧桐河畔集结了大批人马,部队的粮食和给养没有了,为了保证部队能顺利西征,军部安排了六军保安团政治部主任韩景波和宣传科长陈雷同志带领20多名战士去桦川县悦来镇筹集粮食和给养,当时正是割麦子的农忙时节。

桦川县属革命老区,是著名的“八女投江”烈士之一冷云的故乡,还是抗联三路军三支队政委赵敬夫的故乡,赵敬夫1938年率队西征,曾写下《西征歌》:

“万里长征山路重重,
热血奔腾,
哪怕山路崎岖峥嵘,
纵饥寒交迫,血衣征腥风,
我同志,慷慨勇往直前不惜牺牲。
奋起冲锋,
为革命流尽血,
事业成,变为光明!”

赵敬夫同志1940年在德都县朝阳山战斗中壮烈牺牲,这首歌是烈士留下的宝贵遗作。

筹粮的同志们历经艰险,在桦川县地方组织帮助下,筹集了上千斤的粮食,他们一船一船地把粮食运过了松花江,藏在卧虎里山下的柳树通子里。

张政委听说搞到粮食的信息后十分高兴,立即派我们教导队过江去背粮,过了梧桐河就是卧虎里山,山上有古城的遗址,由于日本鬼子搞“归屯并户”当地的百姓已经不多了。

我们在当地渔民的帮助下,在夜间坐船过了松花江来到了卧虎里山下的柳树通子后,把藏在那里的粮食再一趟一趟地装船运回江北军部,各营部再到这里把粮食背回自己的部队。

部队来了一名叫李兴汉的小战士,他矮矮的个子,一张圆圆的娃娃脸上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年龄和我也差不多少,他是张政委特意安排专门为我们大家理发的。张政委说了:“这次西征,我们不仅是要开辟新的战场,沿途我们还要接触当地的老百姓,向他们宣传我们的抗日主张,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