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楼主: 天长地久

『经典连载』 《三体Ⅰ地球往事》 (作者:刘慈欣)

[复制链接]

133

主题

237

帖子

76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61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2:5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巨摆之下有一群穿着西装的人,可能就是参加联大会议的各国首脑了。他们三五成堆地低声聊着,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啊,哥白尼,跨越五个时代的人!”有人高声喊道,其他人纷纷对他表示欢迎。

“而且,您是在那战国时代亲眼见过单摆的人!”一个面貌和善的黑人握着汪淼的手说。有人介绍他是本届联合国秘书长。

“是的,我见过,可为什么现在又建起这东西?”汪淼问。

“它是三体纪念碑,也是一个墓碑。”秘书长仰望着半空中的摆锤说,从这里看去,它足有一个潜水艇那么大。

“墓碑?谁的?”

“一个努力的,一个延续了近二百个文明的努力,为解决三体问题的努力,寻找太阳运行规律的努力。”

“这努力终结了吗?”

“到现在为止,彻底终结了。”

汪淼犹豫了一下,拿出了一叠资料,这是魏成三体问题数学模型的链接:“我……就是为此事而来的,我带来了一个解决三体问题的数学模型,据信是很有可能成功。”

汪淼话一出口,发现周围的人立刻对他失去了兴趣,都离开他回到自己的小圈子里继续刚才的聊天,他注意到有的人离开时还笑着摇摇头。秘书长拿过了资料,看也没看就递给了旁边一位戴眼镜的瘦高的人:“出于对您崇高威望的尊敬,请我的科学顾问看看吧。其实大家已经对您表示了这种尊敬,换了别人,会立刻招来嘲笑的。”

科学顾问接过资料翻了翻:“进化算法?哥白尼,你是个天才,能搞出这种算法的人都是天才,这除了高超的数学能力,还需要想象力。”

“听您的意思,已经有人创造了这种数学模型?”

“是的,还有其他几十种数学模型,其中一半以上比您这个要高明得多,都被创造出来,并在计算机上完成了计算。在过去的两个世纪中,这种巨量的计算是世界的中心活动,人们就像等待最后审判日那样等着结果。”

“结果呢?”

“已经确切地证明,三体问题无解。”

汪淼仰望着巨大的摆锤,它在晨曦中晶莹光亮,作为一面变形的镜子反映着周围的一切,仿佛是世界的眸子。在那已被许多个文明所隔开的遥远时代,就在这片大地上,他和周文王曾穿过林立的巨摆走向纣王的宫殿。历史就这样划了一个漫长的大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正像我们早就精测的那样,三体是一个混沌系统,会将微小的扰动无限放大,其运行规律从数学本质上讲是不可预测的。”科学顾问说。

汪淼感觉自己所有的科学知识和思想体系在一瞬间模糊不清了,代之以前所未有的迷茫:“如果连三体这样极其简单的系统都处于不可预知的混沌,那我们还怎样对探索复杂宇宙的规律抱有信心呢?”

“上帝是个无耻的老赌徒,他抛弃了我们!”爱因斯坦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挥着小提琴说。

秘书长缓缓地点点头:“是的,上帝是个赌徒,那三体文明的唯一希望,就是也赌一把了。”

这时,巨月又从黑夜一方的天边升起,它银色的巨像映在摆锤光滑表面上,光怪陆离地蠕动着,仿佛摆锤和巨月两者之间产生了神秘的心灵感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

主题

237

帖子

76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61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2: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您说到文明,这一个文明好像已经发展到相当的高度了。”汪淼说。

“是的,掌握了核能,到了信息时代。”秘书长说,但对这一切似乎不以为然。

“那就存在着这样一个希望:文明继续发展下去,达到另一个高度,虽然不能得知太阳运行的规律,但能够在乱纪元生存下去,并且能够抵御以前太阳异常运行造成的那些毁灭性的大灾难。”

“以前人们都是这样想的,这也是三体文明前赴后继顽强再生的动力之一,但它使我们认识到,这一想法是何等的天真。”秘书长指指正在升起的巨月说,“你可能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巨大的月亮,其实它几乎有我们行星的四分之一大小,已经不是一个月亮,而是这颗行星的一颗伴星了,它是大撕裂的产物。”

“大撕裂?”

“毁灭上一轮文明的大灾难。其实,与以前的文明相比,对这个灾难的预警期还是相当长的。遗留的记载显示,191号文明的天文学家很早就观测到了‘飞星不动’。”

听到最后四个字,汪淼心里一紧。“飞星不动”是三体世界最大的凶兆,飞星,或者说远方的太阳,从地面的观察角度看在宇宙的背景上静止了,只意味太阳与行星在一条直线上运行。这有三种可观能:一、太阳与行星以相同的速度向同一方向运行;二、太阳正远离行星而去,三、太阳正冲向行星而来。在191号文明之前,这只是一种想象中的灾难,从未真实发生过,但人们对它的恐惧和警觉丝毫没有放松,以至于“飞星不动”成了多个三体文明中的一句最不吉利的咒语。即使只有一颗飞星静止,也让人不寒而栗。

“当时,三颗飞星同时静止。191文明的人们站在大地上无助地看着这三颗在正空悬停的飞星,看着向他们的世界直扑过来的三颗太阳。几天后,一个太阳运行到外层气层的可见距离,宁静夜空中,那颗飞星突然变幻成光焰四射的太阳,以三十多小时的间隔,另外两个太阳也相继显形。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三日凌空’,当最后一颗飞星变成太阳时,第一颗显形的太阳已从极近的距离掠过行星,紧接着,另外两个太阳相继从更近处掠过!三个太阳对行里产生的潮汐力均超过洛希极限(注:法国天文学家洛希证明,任何坚固的天体,在接近另一个比它大得多的天体的时候,都会受到强大的潮汐力作用而最终被扯成碎片。这个较小的天体会被拉碎的距离称为洛希极限。通常是大天体赤道半径的2.44倍)第一颗太阳撼动了行星最深层的地质结构,第二颗太阳在行星上撕开了直通地核的大裂缝,第三颗太阳将行星撕成了两半。”

秘书长指着已升到正空的巨月,“这就是较小的一半,上面有191号文明留下的废墟,但已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世界。那是三体世界全部历史上最为惊心动魄的灾难,当行星被撕裂后,形状不规则的两部分在自身引力下重新变成球形,灼热致密的行星核心物质涌上地面,海洋在岩浆上沸腾,大陆如消融的流冰般漂浮,它们相撞后,大地变得像海洋般柔软,几万米的巨大山脉可以在一个小时内升起,又在同样短的时间内消失。在一段时间内,行星被撕开的两部分藕断丝连,它们之间有一条横穿太空的岩浆的河流,这些岩浆在太空中冷却,在行星周围形成了一个环,但由于行星两部分的引力扰动,环不稳定,构成它的岩石纷纷坠落,使世界处于长达几世纪的陨石雨中……你能想象那是怎样的地狱啊!这次灾难对生态圈的破坏是所有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伴星上的生命已经灭绝,母星也几乎变成一个没有生命的世界,但生命的种子居然又在这里发芽了,随着母星地质状态的稳定,在面目全非的大陆和海洋中,进化又开始了蹒跚的脚步,直到文明第一百九十二次出现,这个过程,耗时九千万年。

“三体世界所处的宇宙,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冷酷。下一次‘飞星不动’会怎样?有很大的可能,我们的行星不再从太阳边缘掠过,而是一头扎进太阳的火海中。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可能几乎是必然。”

“这本来只是一个可怕的推测,但最近的一项天文学发现,使我们对三体世界的命运彻底绝望了。这项研究旨在通过这个星系中的一些残留的迹象,推测出星系中恒星和行星形成的历史。无意中发现,三体星系在遥远的时间前曾有过十二颗行星!而现在只剩下我们这一颗,解释只有一个:在漫长的天文纪年中那十一颗行星均被三颗太阳所吞噬!我们的世界,只不过是这场宇宙大捕猎的残余,文明能够经过一百九十二次轮回再生,只不过是一种幸运而已。通过进一步的研究,我们还发现了这三颗恒星的呼吸现象。”

“恒星呼吸?”

“只是一个比喻,您发现了恒星的外围气态层,但您不知道的是,这个气态层以漫长的周期不停地膨胀和收缩,像呼吸一样。当气态层膨胀时,其厚度可以增大十多倍,这使得恒星的直径大大增加,像一个巨掌,更容易捕获到行星。当一颗行星与太阳近距离摩擦过时,就会进入它的气态层,在剧烈的摩擦中急剧减速,最后像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火尾坠入太阳的火海。据考证,在三体星系的漫长历史上,太阳气层每膨胀一次,就会吞噬一到两颗行星,那十一颗行星,就是在太阳气态层膨胀到最大时相继坠入火海的。现在,三颗太阳的气态层都处于收缩状态,否则在上次擦阳而过时,我们的行星已经坠落到太阳中了。据学者们的预测,最近的一次膨胀将在一百五万至二百万年后发生。”

“这个鬼地方,实在是待不下去了”爱因斯坦用一个老乞丐的姿势抱着小提琴蹲在地上说。

秘书长点点头说:“待不下去了,也不能再待下去了!三体文明的唯一出路,就是和这个宇宙赌一把。”

“怎么赌?”汪淼问?

“飞出三体星系,飞向广阔的星海,在银河系中寻找可以移民的新世界!”

这时汪淼听到一阵“轧轧”的声音,看到巨大的摆锤正在被旁边一个高架绞车上的一根细缆斜拉着升高,升向它被释放的位置,它后面的天空背景上,一弯巨大的残月正在晨光中下沉。

秘书长庄严宣布:“单摆启动!”

高架绞车松开了将摆锤拉向高处的细缆,巨大的摆锤沿着一条平滑的弧形轨迹无声地滑落下来,开始落得很慢,但迅速加速,到达最低点时速度达到最大,冲破空气发出了浑厚的风声,当这声音消失时,摆锤已沿着同样的弧形轨迹升到了同祥的高度,停滞片刻后开始了新一轮的摆动。汪淼感到摆锤在摆动中仿佛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力量,仿佛大地被它拉得摇摇晃晃。与现实世界中的单摆不同,这个巨摆的摆动周期不恒定,时刻在变化中,这是因为围绕母星的巨月产生的重力变化所致:巨月在母星的这一面时,它与母星的引力相互抵消,重力减小;当它运行到母星另一面时,引力叠加,重力几乎恢复到大撕裂之前。

仰望着三体纪念碑气势磅礴的摆动,汪淼问自己:它是表达对规津的渴望,还是对混沌的屈服?汪淼又觉得摆锤像一只巨大的金属拳头,对冷酷的宇宙永恒地挥舞着,无声地发出三体文明不屈的呐喊……当汪淼的双眼被泪水模糊时,他看到了以巨摆为背景出现的字幕:

四百五十一年后,192号文明在双日凌空的烈焰中毁灭,它进化到原子和信息时代。

192号文明是三体文明的里程碑。它最终证明了三体问题的不可解,放弃了已延续191轮文明的徒劳努力,确定了今后文明全新的走向。至此,《三体》游戏的最终目标发生变化,新的目标是:

飞向宇宙,寻找新的家园。

欢迎再次登录。

退出《三体》后,汪淼像每次那样感到十分疲惫,这真是一个累人的游戏,但这次他只休息了半个小时便再次登录。进人《三体》后,在漆黑的背景上,出现了一条意想不到的信息:

情况紧急,《三体》服务器即将关闭,剩余时间自由登录,《三体》将直接转换至最后场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

主题

237

帖子

76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61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2: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20.三体、远征

寒冷黎明中的大地上空荡荡的一无所有。没有金字塔,没有联合国大厦,巨摆纪念碑也不知去向,只有黑乎乎的戈壁滩延伸到天际,与他第一次进入这个世界时一样。但汪淼很快发现这只是自己的错觉,那戈壁滩上密密麻麻的小石块,竟都是人头!原来大地上站满了人。汪淼站在一个稍高些的小丘上向下看,这密密的人海一望无际,汪淼大致估计了一下数量,仅目力所及的范围就可能有几亿人!他知道,三体世界的所有人可能都聚集在这里了。寂静笼罩着一切,这几亿人造就的寂静有一种令人窒息的诡异,这黎明中的人海正在等待什么。汪淼看看附近,发现所有的人都在仰望着天空。

汪淼抬头望去,发现星空发生了不可息议的变化:群星竟然排成了一个严整的正方形阵列!但汪淼很快发现,这一片排成正方形的星星可能只是位于行星同步轨道上,银河系的星海成了后面一个暗淡的背景,这个正方形相对于背景有明显的运行。正方形阵列中,靠晨光一侧的星体亮度最高,发出的银光能在地面上投出人影,向后面亮度逐渐减弱。汪淼数了数,阵列的一边上有三十多颗星体,那么阵列中的星体。总数是一千左右。这显然是由人造物构成的阵列成一个整体在群星的背景上缓缓移动,看上去充满了庄严约力量感。

这时,站在旁边的一个男人轻轻推了推他,低声说:“啊,伟大的哥白尼,你怎么来得这样晚?整整过去了三轮文明,你错过了多么伟大的事业啊!”

“那是什么?”汪淼指指太空中的星体阵列问。

“那是伟大的三体星际舰队,马上就要起航远征了。”

“这么说,三体文明已经具备了星际远航的能力?”

“是的,那些宏伟的飞船都能达到十分之一光速。”

“达到十分之一的光速,至少在我的知识范围内是一个伟大的成就,但对于星际航行来说,还是慢了些。”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那人说,“关键是要找对目标。”

“舰队的目的地是哪里呢?”

“四光年外的一颗带有行星的恒星,那是距三体世界最近的恒星。”

汪淼有些惊奇:“距我们最近的恒星也是四光年。”

“你们?”

“地球。”

“哦,这有没什么可奇怪的,在银河系的大片区域,恒星的密度十分均匀,这是星群引力漫长调节的结果。占相当大比例的恒星,之间的间距就是在三到六光年之间。”

这时,巨大的欢呼声从人海中爆发。汪淼抬头一看,太空中正方形星阵中,每颗星体的亮度都在急剧增加,这显然是它们本身在发出光来。这光芒很快淹没了天边的展曦,一千颗星体很快变成了一千颗小太阳,三体世界迎来了辉煌的白昼。大地上的人们向着天空都高举双手,形成了一望无际的手臂的草原。三体舰队开始加速,庄严地移过苍穹,掠过刚刚升起的巨月顶端,在月面的山脉和平原上投下蔚蓝色的光晕。欢呼声平息了,三体世界的人们默默地看着他们的希望在西方的太空渐渐远去,他们此生看不到结局,但四五百年后,他们的子孙将得到来自新世界的消息,那将是三体文明的新生。汪淼与他们一起默默地遥望着,直到一千颗星星的方阵缩成一颗星,直到这颗星消失在西方的夜空中。字幕出现:

三体文明对新世界的远征开始了,舰队正在航程中……

《三体》游戏结束了,当您回到现实时,如果忠于自己曾做出的的承诺,请按随后发给您的电子邮件中的地址,参加地球三体组织的聚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

主题

237

帖子

76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61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2: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21.地球叛军

与上次网友聚会相反,这是一次人数众多的聚会。聚会的地点是一座化工厂的职工食堂,工厂已经搬迁,这栋即将拆除的建筑内部很破旧,但十分宽敞。聚集在这里的有三百多人。汪淼发现有许多熟悉的面孔,都是社会名流和各个领域的精英,有著名的科学家、文学家、政治家等。

首先吸引汪淼注意的是摆放在大厅正中的一个神奇的东西,那是三个银色的球体,每个直径比保龄球略小,在一个金属基座上空翻飞,汪淼猜测这个装置可能是基于磁悬浮原理。那三个球体的运动轨道完全随机,汪森亲眼看到了真正的三体运动。

其他的人并没有过多地注意那个表现三体运动的艺术品,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大厅中央的潘寒身上,他正站在一张破饭桌上。

“是不是你杀了申玉菲同志?”有人质问道。

“是我。”潘寒镇静地说,“组织走到今天这样危险的境地,都是因为降临派内部有像她这样的叛徒的出卖。”

“谁给你权力杀人的?”

“我这是出于对组织的责任心!”

“你还有责任心?你这人本来就心术不正!”

“你把话说清楚!”

“你领导的环境分支都干了些什么?你们的责任是利用和制造环境问题,以激起人们对科学和现代工业的厌恶。可你呢?凭借主的技术和预测,为自己捞取名利!”

“我出名是为了自己吗?整个人类在我的眼中已是一堆垃圾,我还在乎名誉?但我不出名行吗?不出名我如何引导人们的思想?”

“你尽选择容易的而避开难的!你那些工作,完全可以由社会上那些环保人士去做!他们比你真诚得多,也热情得多,只要稍加引导,他们的行为就可以为我们所用。你的环境分支要做的是制造环境灾难,然后加以利用,向水库播撒剧毒物质,在化工厂制造泄漏……这些工作你们做了吗?一样都没有!”

“我们有过大量的方案和计划,但都被统帅否决了。至少在以前,这样做很蠢,生物和医疗分支曾制造过滥用抗菌素灾难,不是很快被识破了吗?欧洲分队差点引火烧身!”

“你杀了人,现在已经引火烧身了!”

“听我说,同志们,迟早都一样!你们肯定已经知道了,各国政府都已相继进入战争状态。在欧洲和北美,对三体组织的大搜捕已经开始。我们这里一旦事发,拯救派肯定会倒戈到政府一边,昕以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拯救派从组织中清除出去!”

“这不是该你考虑的事情。”

“当然要由统帅考虑。但同志们,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统帅是降临派!”

“你这就信口开开河了吧,统帅的威信大家都清楚。如果像你说的那样,拯救派早就被清除出去了!”

“也许统帅有自己的考虑,说不定今天的会议就是为了这个。”

这以后,人们的注意力从潘寒身上移开,转移到目前的危机上来。一位获得过图灵奖的著名专家跳上桌子,振臂一挥说:

“大家说,我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全球起义!”

“这不是自取灭亡吗?”

“三体精神万岁!我们是顽强的种子,野火烧不尽的!”

“起义能够在世界政治舞台上袭明我们的存在,这将标志着地球三体组织第一次公开登上人类历史的舞台,只要纲领合适,会在世界上引起广泛响应的!”

最后这句话是潘寒说的,引起了一些共鸣。

有人喊:“统帅来了!”人群让开了一条路,汪森抬眼望去,感到一阵眩晕,世界在他的眼中变成了黑白两色,唯一拥有色彩的是刚刚出现的那个人。

在一群年轻护卫的跟随下,地球三体叛军的最高统帅叶文洁稳步走来。

叶文洁走到为她空出的一圈空地中央,举起一只瘦削的拳头,用汪森不敢想象是出自于她的力量和坚定说:“消灭人类暴政!”

这群人类叛徒齐声喊出了显然已无数次重复的呼号:“世界属于三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

主题

237

帖子

76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61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3: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同志们好。”叶文杰说。她的声音又恢复了汪森熟悉的温软和缓慢,以至于他这时才最后确定的确是她。“最近身体不太好,没有和大家见面,现在形势严峻,我知道大家都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所以来看看。”

“统帅保重……”人们纷纷说。汪淼听得出,这声音是真诚的。

叶文洁说:“在讨论重大问题之前,我们先处理一件小事。潘寒——”她招呼时眼睛却看着众人。

“统帅,我在这里。”潘寒从人群中走出来,这之前他试图躲进人群深处。他表面镇静,但内心的恐惧很容易看出来。统帅没称他同志,这是个不祥之兆。

“你严重违反了组织纪律。”叶文洁说话时仍然没看潘寒,她的声音仍很柔和,像是面对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统帅,现在组织面临灭顶之灾,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清除我们内部的异己和敌人,我们将失去一切!”

叶文洁抬头看着潘寒,目光温和,却令他的呼吸停止了几秒钟。“地球三体组织的最终理想和目标,就是失去一切,失去包括我们在内的人类现在的一切。”

“那您就是降临派了!统帅,请您明确宣布这点。这对我们很重要,是吗同志们?很重要!!”他大声喊道,举起一只手臂四下看看,所有的人都沉默着,没人响应他。

“这个要求不该由你来提。你严重违反了组织纪律,如果要申诉,现在可以;否则,你将为此承担责任。”叶文清说得很慢,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像怕她教育的孩子听不懂似的。

“我是去除掉那个数学天才的,这是伊文斯同志做出的决定,在会议上全体通过。如果那个天才真的搞出了三体运动完整的数学模型,主就不会降临,地球三体事业将毁于一旦。我当时只是自卫,是申玉菲先开的枪。”

叶文洁点点头说:“就让我们相信你吧,这毕竟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希望我们下面能一直相信你,请你重复一下刚才对我的要求。”

潘寒愣了一下,过了这一关似乎并没有让他松一口气:“我……请您明确宣布自己属于降临派。毕竟,降临派的纲领也是您的理想。”

“那你重复一遍这个纲领。”

“人类社会已经不可能依靠自身的力量解决自己的问题,也不可能凭借自身的力量抑制自己的疯狂;所以,应该请主降临世界,借助它的力量,对人类社会进行强制性的监督和改造,以创造一个全新的、光明完善的人类文明。”

“降临派忠于这个纲领吗?”

“当然!请统帅不要轻信谣传。”

“这不是谣传!”一个欧洲人大声说,同时挤到前面来,“我叫拉菲尔,以色列人。三年前,我十四岁的儿子遇到了车祸,我把孩子的肾捐给了一个患尿毒症的巴勒斯坦女孩,以此表达我对两个民族和平相处的愿望,为了这个愿望,我甚至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而许许多多的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也在做着和我一样的真诚努力。但这一切都没有用,我们的家园仍在冤冤相报的泥潭中越陷越深。这使我对人类失去了信心,加人了三体组织。绝望使我由一个和平主义者变为极端分子,同时,可能也是由于我对组织巨额的捐助,让我得以进入降临派的核心。现在我告诉你们,降临派有自己的秘密纲领,它就是:人类是一个邪恶的物种,人类文明已经对地球犯下了滔天罪行,必须为此受到惩罚。降临派的最终目标就是请主来执行这个神圣的惩罚:毁灭全人类!”

“降临派的真正纲领已是公开的秘密。”有人喊道。

“可你们所不知道的是,这并不是由最初的纲领演变而来,而是降临派诞生时就确定的目标,是伊文斯的终生理想!他欺骗了组织,欺骗了包括统帅在内的所有人!伊文斯一开始就是朝着这个目标前进的,是他把降临派变成一个由极端环保主义者和憎恨人类的狂人构成的恐怖王国!”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伊文斯的真实想法,”叶文洁说,“尽管如此,我还是试图弥合裂痕,使地球三体组织成为一个整体,但降临派做出的另一些事情使这种努力成为不可能。”

潘寒说:“统帅,降临派是地球三体组织的核心力量,没有我们。就没有地球三体运动!”

“但这并不是你们垄断组织与主通讯的理由!”

“第二红岸基地是我们建立的,当然应该由我们运行!”

“降临派正是借助这个条件,做出了对组织不可饶恕的背叛。你们截留了主发给组织的信息,你们向组织传达的,只是收到的信息中极少的一部分,而且经过篡改;你们还通过第二红岸基地,向主发送了大量未经组织审核的信息。”

沉默降临了会场,像一个很重的巨物使汪淼头皮发紧。潘寒没有回答,他的表情冷漠下来,仿佛在说:好啊,总算发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

主题

237

帖子

76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61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3: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对降临派的背叛,有大量的证据,申玉菲同志就是提供者之一,她曾位居降临派的核心。但她在内心深处,却是一名坚定的拯救派,你们也是后来才发现这点的。她知道得太多了,这次伊文斯派你去,是要杀两个人而不是一个。”

潘寒四下看看,显然在快速估量着形势。他的动作被叶文洁注意到了。

“你可以看到,这次与会的大多是拯救派的同志,少数降临派的成员。相信他们是会站到组织一边的,但像伊文斯和你这样的人已不可挽救。为了维护地球三体组织的纲领和理想,我们将彻底解决降临派的问题。”

沉默再次降临。两三分钟后,叶文洁护卫中的一员,一名苗条美丽的少女动人地笑了笑,那笑容是鄢么醒目,将很多人的目光引向了她。少女袅袅婷婷地向潘寒走去。潘寒脸色骤变,一手伸进胸前的外衣里,但那少女闪电般冲过来,旁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她已经用一条看上去如春藤般柔软的玉臂夹住了潘寒的脖颈,另一只手放在他的头顶上,以她不可能具有的力量和极其精巧的受力角度,熟练地将潘寒的头颅扭转了一百八十度,寂静中颈椎折断的咔嚓声清晰可闻。少女两手同时快速松开,好像那个头颅发烫似的。潘寒倒在地上,那枝杀死了申玉菲的手枪滑到了桌子下面。他的躯体仍在抽搐,双眼暴出舌头吐了好长,但头颅却一动不动,仿佛从来就没有属于过那个躯体。几个人把他拖了出去,他口中吐出的血在地上拖了长长的道。

“啊,小汪也来了,你好。”叶文洁的目光落到了汪森身上,向他亲切地散笑着点点头,然后对其他人说,“这是国家科学院院士汪淼教授,我的朋友。他研究纳米材料,这是主首先要在地球扑灭的技术。”

没有人看汪淼一眼,汪森也没有力量做任何表示,他不由一手拉住旁边人的衣袖,使自己站稳,但那人将他的手轻轻拨开了。

叶文洁说:“小汪啊,接着上一次,我给你继续讲红岸的故事吧。同志们也听听,这不是浪费时间。在这个非常时刻,我们需要回顾一下组织的历程。”

“红岸……还没讲完?”汪森呆呆地问。

叶文洁缓步走到三体模型前,入神地看着翻飞的银球,夕阳透过破窗正照在模型上,飞舞的球体将光芒不规则地投射到叛军统帅的身上,像是火焰。

“没完,才刚刚开始。”叶文洁轻轻地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

主题

237

帖子

76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61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3: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22.红岸之五

自从进入红岸基地后,叶文洁就没有想到能够出去。在得知红岸工程真实目的后(这个绝密信息是基地许多中层干部都不知道的),她把与外界精神上的联系也斩断了,只是埋头于工作。这以后,她更深地介入到红岸系统的技术接心,开始承担比较重要的研究课题。对于杨卫宁给予叶文洁的信任,雷志成一直耿耿于怀,但他还是很愿意将重要课题交到叶文洁手上——以叶文洁的身份,她对自己的研究成果没有任何权利;而基地中,只有雷志成是天体物理专业出身的,是当时少见的知识分子政委;这样,叶文洁的成果和论文最后都被他占去,使他成了部队政工干部中又红又专的典型。

调叶文洁进入红岸基地的最初缘由,是她读研究生时发表在《天文学学报》上的那篇试图建立太阳数学模型的论文。其实,与地球相比,太阳是一个更简单的物理系统,只是由氢和氦这两种很简单的元素构成。它的物理过程虽然剧烈,但十分单纯。只是氢至氦的聚变,所以,有可能建立一个数学模型来对太阳进行较为准确的描述。那论文本来是一篇很基础的东西,但杨卫宁和雷志成却从中看到了解决红岸监听系统一个技术难题的希望。

凌日干扰问题一直困扰着红岸的监听操作。这个名词是从刚出现的通信卫星技术中借来的,当地球、卫星和太阳处于同一条直线时,地面接收天线对准的卫星是以太阳为背景的。太阳是一个巨大的电磁发射源,这时地面接收的卫星微波就会受到太阳电磁辐射强烈干扰。这个问题后来直到二十一世纪都无法解决。红岸所受到的日凌干扰与此类似,不同的是干扰源(太阳)位于发射源(外太空)和接收器之间,与通信卫星相比,红岸所受的凌日干扰出现的时间更频繁,也更严重。实际的红岸系统又比原设计缩水了许多,监听和发射系统共用一个天线。这使得监听的时间较为珍贵,日凌干扰也就成为一个严重问题了。

扬卫宁和雷志成的想法很简单:搞清太阳发射的电磁渡在监测波段上的频谱规律和特征,用数字滤波滤掉它,就可捧除干扰。两人都是技术专家,在这外行领导内行的年代,这是难能可贵的。但杨卫宁不是天体物理专业的,雷志成则是走政工道路的人,在专业上不可能知道得太深。其实太阳电磁辐射的稳定只局限于包括可见光在内的从近紫外到中红外波段,在其他的波段上,它的辐射是动荡不定的。叶文洁首先明智地在第一份研究报告中明确一点:在太阳黑子、艘斑、日冕物质抛射等太阳剧烈爆发性活动期间,日凌干扰无法排除。于是,研究对象只局限于太阳正常活动时红岸监测波段内的电磁辐射。

基地内的研究条件还是不错的,资料室可以按课题内容调来较全的外文资料,还有很及时的欧美学术期刊,在那个年代这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叶文洁还可以通过军线,与中科院两家研究太阳的科研单位联系,通过传真得到他们的实时观测数据。

叶文洁的研究持续了半年,丝毫看不到成功的希望。她很快发现,在红岸的观测频率范围内,太阳的辐射变幻莫测。通过对大量观测数据的分析,叶文洁发现了令她迷惑的神秘之处:有时,上述某一频段辐射发生突变时,太阳表面活动却平静如常,上千次的观测数据都证实了这一点。这就很令她费解了。短波和微波频段的辐射不可能穿透几十万公里的太阳表层来自太阳核心,只能是太阳表层活动产生的,当突变发生时,这种活动应该能够观测到。如果太阳没有相应的扰动,这狭窄频段的突变是什么引起的?这事让她越想越觉得神秘。

研究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叶文洁决定放弃了,她在最后一份报告中承认自己无能为力。这件事情应该比较好交待的,军方委托中科院的几个单位和大学进行的类似研究都以失败告终,杨卫宁不过是想借助于叶文洁的过人才华再试一试。而雷志成的真实想法就更简单了,他只想要叶文洁的论文。这项研究理论性很强,更能显示出他的水平和层次。现在,社会上疯狂的浪潮渐渐平息,对干部的要求也有了一些变化,像他这样在政治上成熟、学术上又有造诣的人,是奇缺的,当然前途无量。至于日凌问题是否能够解决,倒不是他最关心的。

但叶文洁最终还是没有把报告交上去,她想到,如果研究结束,基地资料室为这个课题进行的资料调集和外文期刊订阅就会停止,她就再也不可能接触到这么丰富的天体物理学资料了。于是她在名义上还是将研究进行下去,实际上潜心搞自己的太阳数学模型。

这天夜里,资料室寒冷的阅览室照例只有叶文洁一人,她面前的长桌上摊开了一堆期刊和文献,完成一段繁琐的矩阵计算后,她呵呵冻的手,合起了一本最新一期《天体物理学》杂志,仅仅是作为休息,随便翻了翻,一篇关于木星研究的论文引起了她的注意,论文的提要如下:

在上期的短讯《太阳系内新的强发射源》中,威尔逊山天文台的哈里。比德森博士公布了一批数据,是有关他在6月12日和7月2日对木星由行星引力导致的自转摆动观测中,意外两次检测到木星本身发出强烈的电磁辐射,每次持续时间分别为81秒和76秒,这批数据记录了辐射的频率范围和其他参数。在射电爆发期间,观测到木星表面大红斑状态的某些变化,比德森也在短讯中进行了描述。木星射电爆发在行星学术界引起很太兴趣,这期刊发的G.麦肯齐的文章,认为这是木星内部棱聚变启动的征兆.下期将刊发井上云石的文章,将木星射电爆发归结为一个更复杂的机制:内部金属氢板块的运动,并给出了完整的数学描述。

叶文洁清楚记得这两个日期和时间。当时,红岸监听系统受到了强烈的日凌干扰。她查了一下运行日志,证实了自己的记忆,只是来自太阳的日凌干扰比来自木星的电磁辐射到达地球的时间晚了十六分四十二秒。这关键的十六分四十二秒啊!叶文洁抑制住剧烈的心跳,请资料室的有关人员与国家天文台联系,得到了那两个时间木星和地球的位置坐标。她在黑板上画出了一个大大的三角形,三个顶点分别是太阳、地球和木星。她在三条边上分别标上距离,在地球顶点标上了两个到达时间。由木星到地球的距离很容易算出电磁辐射由木星直接到达地球消耗的时间。

她接着又算出了电磁辐射由木星到达太阳,再由太阳到达地球的时间,两者相差正是十六分四十二秒!叶文洁翻出了以前自己搞出的太阳结构数学模型,试图从理论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她的目光很快锁定在太阳辐射层中一种叫“能量镜面”的东西。从日核反应区发出的能量开始是以高能伽马射线的形式发出,辐射区通过对这些高能粒子的吸收,再发射实现能量传递,经过无数次这种再吸引再辐射的漫长过程(一个光子脱离太阳可能需要一千年的时间),高能伽马射线经过X射线,极紫外线,紫外线逐渐变为可见光和其他形式的辐射。这些是在太阳研究中早已明确的内容。叶文洁的数学模型产生的一个新结果是:在这些不同频率辐射的转换之间,存在着许多明显的界面,辐射区由里向外,每越过一个界面,辐射频率就明显下降一个等级,这与传统观点认为辐射区的频率是渐变的有所不同。计算表明,这种界面会将来自低频侧的辐射反射回去,于是她就想了那么一个命名。

叶文洁开始仔细研究这一层层悬浮在太阳电浆海洋中的飘忽不定的薄膜,她发现,这种只能在恒星内部的高能海洋中出现的东西,有许多奇妙的性质,其中最不可思议的是它的“增益反射”特性。而这与太阳电磁辐射之谜似乎有关,但这种特性过分离奇,难以证实,叶文洁自己都难以置信,更有可能是令人目眩的复杂计算中产生的一些误导所致。

现在,叶文洁初步证实了自己关于太阳能量镜面增益反射的猜想:能量镜面并非简单地反射低频侧的电磁辐射,而是将它放大了!以前观测到的那些在狭窄频段的神秘突变,其实是来自宇宙间的辐射被放大后的结果。所以在太阳表面观察不到任何相应的扰动。

很可能,这一次,太阳收到木星的电磁辐射后又发射出来,只是强度增加了近亿倍!地球以十六分四十二秒的时间差分别收到了放大前后的这两次辐射。

太阳是一个电波放大器!

这里出现一个问题:太阳每时每刻都在接收来自太空的电磁辐射,包括地球溢出的无线电波,为什么它只放大其中的一部分呢?原因很明显:除了能量镜面对反射频率的选择外,主要是太阳对流层的屏蔽作用。表面沸腾不息的对流层位于辐射层之上,是太阳最外一层液态层。来自太空的电波首先要穿透对流层才能到达辐射层的能量镜面,进而被放大后反射出去。这就需要射入的电波在功率上超过一个阈值,地球上的绝大部分的无线电发射都远低于这个阈值,但木星的电磁辐射超过了——红岸的最大发射功率也超过了这个阈值!

日凌干扰问题仍未得到解决,但另一个激动人心的可能性出现了:人类可以将太阳作为一个超级天线,通过它向宇宙中发射电波。这种电波是以恒星级的能量发出的,它的功率比地球上能够使用的全部发射功率还要大上亿倍。

地球文明有可能进行Ⅱ型文明能级的发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

主题

237

帖子

76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61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3: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下一步,需要将那两次木星电磁辐射的波形与红岸受到的日凌干扰的波形相对照。如果吻合,这个猜想就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

叶文洁向领导提出要求,要与哈里·比德森联系,取得那两次木星电磁辐射的波形记录。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渠道不好找,还有众多部门的一道道手续要办,弄岔一点就有里通外围的嫌疑,叶文洁只好等待。

但还有一个更直接的证实方法:红岸发射系统以超过那个阈值的功率直接向太阳发射电波。

叶文洁找到了领导,提出了这个要求,但没敢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那太玄乎了,肯定遭到否决,她只是说这是一次对太阳研究进行的试验,将红岸发射系统作为对太阳的探测雷达,通过接收回波来分析反映太阳电磁辐射的一些信息。雷志成和杨卫宁都有很深的技术背景,想骗他们不容易,但叶文洁说出的这项试验,在西方太阳研究中确实有过先例。事实上,这比正在进行中的对类地行星的雷达探测在技术上还简单些。

“叶文洁呀,你越来越出格了,你的课题,在理论上搞搞就行了,有必要弄这么大动作吗?”雷志成摇摇头说。

“政委,可能有重大发现,实验是必须的。只这一次,行吗?”叶文洁苦苦央求道。

杨卫宁说:“雷政委,要不就做一次?操作上好像没什么太大困难,回波在发射后传回要……”

“十几分钟吧。”雷志成说。

“这样红岸系统正好有时间转换到接收状态。”

雷志成再次摇头,“我知道在技术和工作量上都没什么,但你……杨总啊,你头脑中缺的就是这根弦啊——向红太阳发射超强烈的电波,你想过这种试验的政治含义吗?”

杨卫宁和叶文洁一时瞠目结舌,他们并不是感到这理由荒唐,相反,是为自己没有想到而后怕。那个年代,对一切事物的政治图解已达了极其荒唐的程度。叶文洁上交的研究报告,雷志成必须进行仔细审阅,对有关太阳的技术用词反复斟酌修改,像“太阳黑子”这类词汇都不能出现。向太阳发射超强电波的实验当然可以做出一千个正面解释,但只要有一个反面解释,就可能有人面临灭顶之灾。雷志成拒绝实验的这个理由,确实是不可能被推翻的。

叶文洁没有放弃,其实只要冒不大的险,做成这事很容易。红岸发射系统的发射器是超高功率的设备,全部使用“文革”期间生产的国产元件,由于质量不过关,故障率很高,不得不在每十五次发射后就全面检修一次,每次检修完成后都要例行试运行,参加这种发射的人很少,目标和其他发射参数也是比较随意的。

在一次值班中,叶文洁被分配进行例行的检修后的测试。由于试发射省去了很多操作,在场的除叶丈洁外只有五个人,其中三个是对设备原理知之甚少的操作员,另外的一名技术员和一名工程师已在持续了两天的检修中疲惫不堪,心不在焉。叶文洁首先将发射功率设置到刚刚超过太阳增益反射理论上的阈值(这已是红岸发射系统的最大功率了),频率设定在最可能被能量镜面放大的频率上,借测试天线机械性能为名,将它对准已斜挂在西天的太阳,发射的内容仍同每次正规发射一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

主题

237

帖子

76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61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3: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1971年秋天一个晴朗的下午。事后叶文洁多次回忆那一时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焦急,盼发射快些完成。一方面是怕在场的同事发现,虽然她想好了推托的理由。但以损耗元件的最大功率进行发射实验毕竟是不正常的;同时,红岸发射系统的定位设备不是设计用于瞄准太阳的,叶文洁用手就能感到光学系统在发烫。如果烧坏麻烦就大了。太阳在西天缓缓下落,叶文浩不得不手动跟踪。这时,红岸天线像一棵巨大的向日葵,面对着下落中的太阳缓缓转动。当发射完成的红灯亮起时,她浑身已被汗水浸透了。扭头一看,三名操作员正在控制台上按手册依次关闭设备。那名工程师在控制室的一角喝水,技术员则靠在长椅子上睡着了。不管后来的历史学家和文学家们如何描述,当时的真实情景就是这样平淡无奇。

发射一完成,叶文洁就冲出控制室,跑进杨卫宁的办公室,喘着气说:“快,让基地电台在12000兆赫上接收!”

“收什么?”杨总工程师惊奇地看着头发被汗水粘到脸上的叶文洁,与灵敏度极高的红岸接收系统相比,基地用于与外界联系的常规军用电台只是个玩具。

“也许能收到一些东西,红岸系统没有时间转换到接收状态了!”叶文洁说。正常情况下,红岸接收系统的预热和切换只需十多分钟,而现在接收系统也在检修中,很多模块拆卸后还未组装,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运行。杨卫宁看了叶文洁几秒钟,拿起了电话,吩咐机要通讯室按叶文洁说的去做。“那个电台的精度,大概只能收到月球上外星人的信号。”

“信号来自太阳。”叶文洁说。窗外,太阳的边缘已接近天边的山顶,血红血红的。

“你用红岸系统向太阳发信号了?”杨卫宁紧张地问。

叶文洁点点头。

“这事不要对别人说,下不为例,绝对的下不为例!”杨卫宁警觉地回头看看门口说。

叶文洁又点点头。

“这有什么意义嘛,回波一定是极弱的,远远超出了常规电台的接收能力。”

“不,如果我的猜想是正常的。将收到极强的回波,强得……难以想象,只要发射功率超过个阈值,太阳……就能成亿倍地放大电波!”

杨卫宁又奇怪地看着叶文洁,后者沉默了。两人静静地等着,杨卫宁能够清晰地听到叶文洁的呼吸和心跳,对她刚才的话他没太在意,只是埋藏了多少年的感情又涌上心头.但他只能控制着自己,等待着。二十分钟后,杨卫宁拿起电话,要通了通讯室,简单地问了两句。

“什么都没收到。”杨卫宁放下电话说。

叶文洁长出了一口气,好半天才点点头。

“那个美国天文学家回信了。\”杨卫宁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叶文洁,上面盖满了海关的印章。叶文洁迫不及待地拆开信封,先是大概扫了一眼哈里。比德森的信,信上说他没有想到中国也有研究行星电磁学的同行,希望多多联系和合作。他寄来的是两叠纸,上面完整地记录了来自木星两次电磁辐射的波形。波形显然是从长条信号记录纸上复印下来的,要对起来看,而这个时候的中国人,还大多没有见过复印机。叶文洁将几十张复印纸在地板上排成两排,排到一半时她就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她太熟悉那两次日凌干扰的波形了,与这两条肯定对不上。

叶文洁慢慢地从地上将那两排复印纸收拾起来。杨卫宁蹲下帮她收拾,当他将手中的一打纸递给这个他的内心深处爱着的姑娘时,看到她摇摇头笑了一下,那笑很凄婉,令他心颤。

“怎么?”他轻轻地问,没有意识到自己同她说话从来没有这么轻声过。

“没什么,一场梦,醒了而已。”叶文洁说完又笑了笑,抱着那摞复印纸和信封走出了办公室。她回到住处,取了饭盒去食堂,才发现只剩下馒头和咸菜了。食堂的人又没好气地告诉她要关门了,她只好端着饭盒走了出来,走到那道悬崖前,坐在草地上啃着凉馒头。

这时太阳已经落山,大兴安岭看上去是灰蒙蒙的一片,就像叶文洁的生活。在这灰色中,梦尤其显得绚丽灿烂。但梦总是很快会醒的,就像那轮太阳,虽然还会升起来,已不带有新的希望。这时叶文洁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后半生,也只有无际的灰色。她含着眼泪,又笑了笑,继续啃凉馒头。

叶文洁不知道,就在这时,地球文明向太空发出的第一声能够被听到的啼鸣,已经以太阳为中心,以光速飞向整个宇宙。恒星级功率的强劲电波,如磅礴的海潮,此时已越过了木星轨道。

这时,在12000兆赫波段上,太阳是银河系中最亮的一颗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3

主题

237

帖子

76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61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3: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23.红岸之六

以后的八年,是叶文洁一生中最平静的一段时间。“文革”中的经历造成的惊惧渐渐平息,她终于能够稍微放松一下自己的精神。红岸工程已经完成了实验和磨合期,一切渐渐转入常规。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越来越少,工作和生活变得有规律了。

平静之后,一直被紧张和恐惧压抑着的记忆开始苏醒。叶文洁发现,真正的伤痛才刚刚开始。噩梦般的记忆像一处处死灰复燃的火种,越烧越旺,灼烧着她的心灵。对于普通的女性,也许时间能够渐渐愈合这些创伤。毕竟,“文革”中有她这样遭遇的女性太多了,比起她们中的很多人,她算是幸运的。但叶文洁是一位科学女性,她拒绝忘却,而且是用理性的目光直视那些伤害了她的疯狂和偏执。

其实,叶文洁对人类恶的一面的理性思考,从她看到《寂静的春天》那天就开始了。随着与杨卫宁关系的日益密切,叶文洁通过他,以收集技术资料的名义,购进了许多外文的哲学和历史经典著作。斑斑血迹装饰着的人类历史令她不寒而栗,而那些思想家的卓越思考,将她引向人性的最本质也是最隐秘之处。

其实,就是在这近乎世外桃源的雷达峰上,人类的非理性和疯狂仍然每天都历历在目。叶文洁看到,山下的森林,每天都在被她昔日的战友疯狂砍伐,荒地面积日益扩大,仿佛是大兴安岭被剥去皮肤的部分。当这些区域连成一片后,那幸存的几片林木倒显得不正常了。烧荒的大火在那光秃秃的山野上燃起,雷达峰成了那些火海中逃生的鸟儿的避难所。当火烧起来时,基地里那些鸟凄惨的叫声不绝于耳,它们的羽毛都被烧焦了。

在更远的外部世界,人类的疯狂已达到了文明史上的顶峰。那段时间,正是美苏争霸最激烈的时期,在那分都在两个大陆上散不清的发射井中,在幽灵般潜行在深海下的战略核潜艇上,能将地球毁灭几十次的核武器一触即发。仅一艘“北极星”或“台风”级潜艇上的分导核弹头,就足以摧毁上百座城市,杀死几亿人。但普通人对此仍然一笑置之,似乎与已无关。

作为天体物理学家,叶文洁对核武器十分敏感。她知道这是恒星才具有的力量,她更清楚,宇宙中还有更可怕的力量,有黑洞,有反物质等等,与那些力量相比,热核炸弹不过是一根温柔的蜻烛。如果人类得到了那些力量中的一种,世界可能在瞬间被汽化,在疯狂面前,理智是软弱无力的。

进入红岸基地四年后,叶文洁和杨卫宁组成了家庭。杨卫宁是真心爱着叶文洁的,为了爱情,他放弃了自己的前途。这时,“文革”最激烈的时期已经过去,政治环境相对温和了一些。杨卫宁没有因为自己的婚姻受到迫害,但因为娶了一个戴着反革命帽子的妻子,被视为政治上不成熟,丢掉了总工程师的职位。他和妻子能够作为普通技术人员留在基地,也仅仅是因为技术上离不开他们。对于叶文洁来说,接受杨卫宁的爱情主要是出于一种报恩的心理。在那最危难的时刻,如果不是他将自己带进这个与世隔绝的避风港,她可能早已不在人世了。杨卫宁很有才华、风度和修养俱佳,不是一个让她讨厌的人,但她自己已心如死灰,很难再燃起爱情的火焰了。

对人类本质的思考,使叶文洁陷入了深重的精神危机。她首先面临的,是一种奉献目标的缺失。她曾是一个理想主义者,需要将自己的才华贡献给一个伟大的目标。现在却发现,自己以前做的一切全无意义,以后也不可能有什么有意义的追求。这种心态发展下去,她渐渐觉得这个世界是那样的陌生。她不属于这里,这种精神上的流浪感残酷地折磨着她。在组成家庭后,她的心灵反而无家可归了。

这天叶文洁值夜班。这是最孤寂的时刻,在静静的午夜,宇宙向它的聆听者展尔着广漠漠的荒凉。叶文洁最不愿意看的,就是显示器上缓缓移动的那条曲线,那是红岸接收到的宇宙电波的波形,无意义的噪声。叶文洁感到这条无限长的曲线就是宇宙的抽象,一头连着无限的过去,另一头连着无限的未来,中间只有无规律无生命的随机起伏,一个个高低错落的波峰就像一粒粒大小不等的沙子,整条曲线就像是所有沙粒捧成行形成的一堆沙漠,荒凉寂寥,长得更令人无法忍受。你可以沿着它向前向后走无限远,但永远找不到归宿。

但今天,当叶文洁扫了一眼波形显示器后,发现有些异样。即使是专业人员,也很难仅凭肉眼看出渡形是否携带信息,但叶文洁对宇宙噪声的波形太熟悉了。眼前移动的波形,似乎多了某种说不出来的东西。这条起伏的细线像是有了灵魂,她敢肯定,眼前的电波是被智能调制的!叶文洁冲到另一台主机终端前,察看计算机对目前接收内容识别度的判别,发现识别度是AAAAA!!在这之前,红岸接收到的宇宙电波,识别度从未超过C,如果达到A,波段包含智能信息的可能性就大于百分之九十;连续五个A是一个极端情况,它意昧着接收到的信息使用的就是红岸发射信息的语言!叶文洁打开了红岸译解系统,这个软件能对识别度大于B的信息进行试译解。在整个红岸监听过程中,它从未被正式使用过。按软件试验运行中的情况,翻译一段可能的智能编码可能需要几天甚至几个月的运算时间,出来的结果多半还是译解失败。但这次,原始文件刚刚提交,几乎没有时间间隔,屏幕上就显示译解完成。叶文洁打开结果文件,人类第一次读到了来自宇宙中另一个世界的信息。其内容出乎所有人的想象,它是三条重复的警告:

不要回答!

不要回答!!

不要回答!!!

在令她头晕目眩的激动和迷惑中,叶文洁接着译解了第二段信息:

这个世界收到了你们的信息。

我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和平主义者,我首先收到信息是你们文明的幸运。警告你们: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你们的方向上有千万颗恒星。只要不回答,这个世界就无法定位发射源。

如果回答,发射源将被定位,你们的行星系将遭到入侵,你们的世界将被占领!

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看着显示屏上闪动的绿色字迹,叶文洁已经无法冷静思考,她那被激动和震撼抑制了的智力只能理解以下的事实:现在距地上次向太阳发送信息不到九年,那么这些信息的发射源距地球只有四光年左右。它只能来自距我们最近的恒星系:半人马座三星!

宇宙不荒凉,宇宙不空旷,宇宙充满了生机!人类将目光投向宇宙的尽头,但哪里想到,在距他们最近的恒星中,就存在着智慧生命!

叶文洁看看波形显示,信息仍源源不断地从太空中涌进红岸天线。她打开另一个接口,启动了实时译解,接收到的信息被立刻显示出来。在以后的四个多小时中,叶文洁知道了三体世界的存在,知道了那个一次次浴火重生的文明,也知道了他们星际移民的企图。

凌晨四点多,来自半人马座的信息结束了,译解系统开始无结果地运行,不断发出失败信息。红岸监听系统所听到的,又是宇宙荒凉的噪声。

但叶文洁可以确定,刚才的一切不是梦。

太阳确实是一个超级天线,但八年前那次试验中为什么没有收到回波,为什么木星的辐射渡形与后来的太阳辐射对不上?叶文洁后来想出了许多原因,基地的电台可能根本不能接收那个频段的电渡,或者收到后只是一句嗓音,就认为是什么都没有收到。至于后者,很可能是因为太阳在放大电波的同时,还叠加了一个波形。这个波形是有规律的,在外星文明的译解系境中根容易被剔除。但在她的肉眼看来,木星和太阳的辐射波形就大不相同了。这一点后来得到了证实,叠加的是一个正弦波。

她警觉地四下看看。主机房中值班的还有三人,其中两人在一个角落聊天,一人在终端前打睦睡。而在监听系统的信息处理部分,能够查看接收内容识别度和访问译解系统的终端只有她面前这两台。她不动声色地迅速操作,将已接收到的信息全部转存到一个多重加密的隐形子目录中,用一年前接收到的一段噪声代替了这五个小时的内容。

然后,她从终端上将一段简短的信息输入红岸发射系统的缓存区。

叶文洁起身走出了监听主控室的大门,一阵冷风吹到她滚烫的脸上,东方晨曦初露,她沿着被晨光微微照亮的石子路,向发射主控室走去。在她的上方,红岸天线的巨掌无声地向宇宙张开着。晨曦照出了门口哨兵那黑色的剪影,像往常一样,叶文洁进门时他没有理会。发射主控室比监听主控室要暗许多,叶文洁穿过一排排机柜,径直走向控制台,熟练地扳动十几个开关,启动了发射系统的预热。坐在控制台旁边的两名值班员抬起头用困乏的眼睛看了看她,其中一人又扭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然后一人继续打瞌睡,另一人则翻看着可能已看了许多遍的报纸。在基地里,叶文洁在政治上自然没有任何地位,但在技术上有一定的自由。她常常在发射前检查设备,虽然今天太早了些,距发射操作还有三个小时,但提前预热也是不奇怪的。

漫长的半个小时过去了,叶文洁在这期间重设了发射频率,将其置于太阳能量镜面反射的最优值上,将发射功率设为最大值。然后,她将双限凑近光学定位系统的目镜,看到太阳正在升出地平线。她启动了天线定位系统,缓缓转动方向杆使其对准太阳。巨型天线转动时产生的隆隆震动传进主控室,有一名值班员又看了叶文洁一眼,但也没说什么。

太阳完全升出了天边连绵的山脊,红岸天线定位器的十字丝的中心对在它的上缘,这是考虑了电波运行的提前量,发射系统已处于就绪状态。发射按钮呈长方形,很像电脑键盘上的空格键,但是红色的。这时,叶文洁的手指悬在它上面两厘米处。

人类文明的命运,就系于这纤细的两指之上。

毫不犹豫地,叶文洁按下了发射键。

“干什么?”一名值班员带着睡意问。

叶文洁冲他笑了笑,没有说话。随即按下另一个黄键中止了发射,又转动方向杆改变了天线的指向然后离开控制台向外走去。

那个值班员看看表,也该下班了,他拿起日志,想把叶文洁刚才启动发射系统的操作记下来,这多少有些异常,但他看看一条记录纸带,发现她只将发射系统启动了不到三秒钟,于是将日志扔回原位,打了个哈欠,戴上军帽走了。正在飞向太阳的信息是:

到这里来吧,我将帮助你们获得这个世界。我的文明已无力解决自己的问题,需要你们的力量来介入。

初升的太阳使叶文洁头晕目眩,出门后没有走出多远,她就昏倒在草地上。

睡来后,她发现自己躺在医务室中,扬卫宁在床边关切地看着她,像多年前在飞机上那样。医生让叶文洁以后注意休息,因为她怀孕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19-8-23 02:15 , Processed in 0.09974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