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查看: 309|回复: 0

雅鲁藏布江游击战:源自云南的傣族战士,如何抵挡印度莫卧儿帝国

[复制链接]

1333

主题

1594

帖子

56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688
发表于 2022-11-26 16:3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元1215年左右,位于我国云南保山至缅甸东北部一带的傣族头人苏卡法,迫于愈发严重的人口压力,带领号称9000男女、300匹马、2头大象,花费十三年时间跨越了缅甸西北部的若开山脉,进入到今日的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谷地带定居,征服了当地的伽摩缕波王国,按照傣人的习俗,建立了所谓“勐顿顺罕”,又称“阿洪王国”或“阿萨姆王国”。“阿洪”一词即阿萨姆征服者的自称“傣阿洪”,而“阿萨姆”则来源于当地土著博多人对“勐顿顺罕”的称呼“Ha Siam”,意为“傣/暹/泰/掸之族的土地”。傣人征服者在建立阿洪王国后,渐渐与当地土著同化,连语言都与本地的印欧语系相融合。在好不容易摆脱了我国元明时期云南的强权麓川王朝的控制后,在雅鲁藏布江下游站稳脚跟的阿洪姆王国又开始被印度的王朝视为势力范围。毕竟传统的伽摩缕波地区既是中华文化圈视角下的西南夷“盘越国”,又属于东天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伽摩缕波的日胄王就既邀请玄奘讲经说法,又为王玄策提供兵器牲畜,还与戒日王结盟,参加曲女城大会。统治了这片区域的阿萨姆王国自然也不能免俗。


▲阿萨姆王国疆域图

自16世纪始,印度和孟加拉的穆斯林王朝就不断试图入侵阿萨姆地区,但都被阿萨姆王国利用地形和气候加以阻挡,缴获的战利品让阿萨姆人也学会了使用火器和大炮。进入17世纪后,印度的莫卧儿王朝占据了南亚次大陆的霸主地位。1615年,莫卧儿王朝派兵入侵阿萨姆王国,经过多次战役后,阿洪姆王国渐渐处于下风,只好签订城下之盟,以雅鲁藏布江北岸的支流巴格马蒂河为界。


▲1700年,处于巅峰期的莫卧儿帝国疆域

此后,国势一路下降的阿萨姆王国陷入内忧外患,还不断被周边的山地民族入侵。但莫卧儿的脚步并未就此终止,1662年,威名赫赫的莫卧儿皇帝奥朗则布派遣孟加拉副王米尔·朱姆拉赫远征阿萨姆,攻占了首都加冈城,阿萨姆王逃往崇山峻岭中避难。
莫卧儿军攻势正猛时,恰逢雨季来临,溪流甚至城市里的排水沟都变成了大河,补给困难,阿萨姆战士不断发动夜袭——这是阿萨姆战士的拿手好戏,最后双方俱损失惨重。
坚持到旱季到来的米尔·朱姆拉赫终于逼迫阿萨姆王国再一次签订城下之盟:阿萨姆向莫卧儿称臣,割让阿萨姆王国的西部疆域,支付赔款,缴纳每年20头战象的贡品,献出阿萨姆王苏坦拉的独生公主给奥朗则布做儿媳,换取莫卧儿军队离开阿萨姆首都加冈城。




签订了屈辱的条约后,阿萨姆王苏坦拉悲愤而死,膝下无子的苏坦拉让贵族们推举了他的表弟苏庞蒙担任新的大王,并在弥留之际嘱托新君“一定要从国家的胸膛中拔出耻辱的长矛”。
苏庞蒙决心励精图治,一雪前耻,他任命了阿坦·布拉戈汉作为宰相辅助国政,腊西特·波甫坎作为大将训练军队。在备战期间内,苏庞蒙王亲自监督准备工作,将将铁匠置于宫墙之内监督他们生产武器装备,亲自训练弓箭手,写信联络附近印度东北部的诸多小王,邀请他们一起反对莫卧儿王朝。
1667年,莫卧儿皇帝奥朗则布向苏庞蒙王“赠送”了一件荣誉长袍,用于奖励“藩属国”,并派遣治理阿萨姆西部的封臣赛义德·菲鲁兹汗向阿萨姆人催逼战争赔款。莫卧儿使节坚持要求苏庞蒙王当面穿上长袍,向奥朗则布卑躬屈膝。苏邦蒙王则根本无法忍受这种严重的屈辱。他在王座上喊道:“死也好过在异族统治下活!我不会为了一套衣服而放弃独立!”
苏庞蒙决心与莫卧儿决一死战,8月,苏庞蒙命大将腊西特·波甫坎和宰相阿坦·布拉戈汉出征,于11月夜袭了莫卧儿军,夺取军资器械无数,成功将莫卧儿军驱逐出阿萨姆王国与莫卧儿的旧边界。
阿萨姆王国在短短数月内恢复了他们失去的财产、声望和荣耀,苏庞蒙王接到胜利的消息后大叫道:“现在我终于可以轻松愉快地吃饭了!”


▲苏庞蒙王发行的货币

但奥朗则布根本不会善罢甘休,1667年12月19日,得知阿萨姆西部丢失后,奥朗泽布立即决定恢复帝国威望,惩罚“胆敢越过边境”的“邪恶部落”阿萨姆人。他任命拉杰普特人名将米尔扎·拉贾·辛格之子拉姆·辛格一世作为主帅,再征阿萨姆。
拉姆·辛格一世的总兵力高达步兵三万人,骑兵一万八千人,弓箭手一万五千人,有21个拉杰普特人酋长参加,奥朗则布还派遣莫卧儿近卫骑兵四千人,禁卫火器部队二千人,携带上千门大炮、火枪,以及40条大船助阵,合计七万之众。此外奥朗则布还派遣了阿萨姆人语言风俗的莫卧儿大臣监督,大有一举摧毁阿萨姆王国之势。


▲莫卧儿的皇家禁卫军


▲拉姆·辛格一世

在目睹莫卧儿大军时,腊西特·波甫坎悲叹道:“我的国家正面临着这场可怕的灾难,这会是一场悲剧吗?我的国王、我的同胞、我的子孙怎样才能得救呢?”
面对史无前例的强大敌人,阿洪姆决心殊死一搏,但他们需要时间来修筑防御工事,最重要的是增高雅鲁藏布江的沙堤,以防止莫卧儿的船只登陆。当莫卧儿统帅拉姆·辛格遣使来信,要求阿萨姆交出答应割让的领土,并继续向莫卧儿帝国进贡时,腊西特·波甫坎便果断采取了拖延政策。
他一方面对拉姆·辛格大拍马屁,释放先前俘虏的莫卧儿人员,不断地哄骗这位拉杰普特王公派使者前来“和平解决争端”。当莫卧儿使团到来后,腊西特·波甫坎不断声明和约需要禀告苏庞蒙大王以做最终决断,为宰相阿丹·布尔哈戈汉加强防备争取时间。
待到谈判最终“破裂”,当腊西特·波甫坎对莫卧儿使者宣布:“阿萨姆人将战斗到最后一刻”时,阿萨姆的防御工事已经完成。
据莫卧儿人声称:“阿萨姆人在山顶上建造了堡垒,而山下平原太过狭窄,难以进行堂堂阵战。正是出于这个原因,阿萨姆人在与外国人的战争往往难以战胜。他们的防御工事错综复杂,每个炮台都有三条隐蔽的通道。堡垒修建的位置十分巧妙,位于我方重炮的射程之外,步兵更没有用弓箭和火枪压制的机会。阿萨姆蛮族的大臣、军官和士兵都建造了这样的防御工事,真是值得钦佩。可谓是‘一道坚不可摧的长墙’。”
为了在雅鲁藏布江两岸建立壁垒群,阿萨姆人颁布了强制法令,要求每个指挥官都需要在固定的辖区部署规定数量的部队和所需的武器、弹药和给养,并安排间谍,负责收集莫卧儿人的所有情报,以确保防御阵地的安全。
法令是残酷的,一旦违令,无论贵贱,立刻处死,据说腊西特·波甫坎亲自处决了因为疏忽和拖延没有按时修建好城墙的亲姑父。也拜此等严刑峻法所赐,阿萨姆人的防御工事“每隔4米就有一名士兵驻守,在平原的土墙上,每隔3米就有一名士兵驻守......栅栏覆盖了雅鲁藏布江两岸的整个防线,没有任何裂缝或漏洞”。
面对阿萨姆人的堡垒群,莫卧儿人的几次进攻都不顺利,连水师也在陌生的雅鲁藏布江水文条件下损失了几条战舰。
阿萨姆人则大胆出击,拆毁了四座莫卧儿营寨木栅,宰相阿丹·布尔哈戈汉亲自挑选了一批突击队员,潜入莫卧儿军营,往莫卧儿军官的酒水甚至烟袋里放毒药和麻药。莫卧儿军大骂阿萨姆人的夜袭是懦弱和不光彩的“小偷之举”,但阿萨姆人则回应道:“狮子和老虎也在夜间战斗”。


▲阿萨姆弓箭手

甚至连苏庞蒙大王的母亲,阿萨姆王太后都披挂上阵,她在波甫坎的建议下以自身为诱饵,引诱一支莫卧儿军队前往雅鲁藏布江上游的山谷地带,通过伏击将他们完全消灭。
无休止的“游击战-反游击战”战争又持续了两年,到1669年7-8月左右,拉姆·辛格一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逼迫阿萨姆军与莫卧儿军进行一次主力会战——他公开写信,就像诸葛亮挑衅司马懿一样,试图诱导阿萨姆军离开防御阵地。
在信件里,拉姆·辛格一世声称他愿意和苏庞蒙大王进行一次堂堂正正的单挑,只要他输了,就带莫卧儿军队撤回孟加拉。苏庞蒙大王自然不会同意与拉姆·辛格单挑,但他更不是司马懿,如今的苏庞蒙大王自认为胜券在握,莫卧儿侵略者已经在阿萨姆的豪雨和雅鲁藏布江的群山中丧失了锐气,此时出击,正可一鼓作气,大获全胜!
宰相阿丹·布尔哈戈汉和元帅腊西特·波甫坎都对苏庞蒙大王的过分自信十分担忧,腊西特·波甫坎坚持认为应该避免陆战,规避莫卧儿人强力的骑兵部队,而尽量通过河流和山谷分割莫卧儿军,各个击破。而像苏庞蒙大王那样异想天开的陆地决战计划,有如“去戳一窝大黄蜂,很难全身而退”。


▲腊西特·波甫坎

可是苏庞蒙大王再也等不及了,前线甚至传来谣言,说腊西特·波甫坎故意拥兵自重,逡巡不进。尽管宰相阿丹·布尔哈戈汉认为这是莫须有的谣言,纯属离间阿萨姆君臣的诡计。
但苏庞蒙大王并没有战胜“帝王的疑心病”,他拒绝阿丹·布尔哈戈汉的谏言,甚至变本加厉,一连派出四位王家特使,逼迫腊西特·波甫坎立刻统帅大军出击,在雅鲁藏布江附近的阿拉波伊山下,一片在当地堪称广袤的平原之上,与莫卧儿大军决一雌雄!
否则,所有阿萨姆将领都将以胆敢抗拒王命的理由,军法从事,“心脏将被刽子手用利斧劈开”!
腊西特·波甫坎的忠心压倒了一切,他没有再争辩,1669年8月5日,四万阿萨姆军与莫卧儿大军会战于阿拉波伊山附近的田野。
双方都在战前绞劲脑汁,拉姆·辛格任命拉杰普特人女将马达纳瓦蒂作为先锋,如果阿萨姆人胆敢避让“女人的突击”,甚至被女人打败,就无疑会遭遇严重的士气打击。
而阿萨姆人也主动把许多弓箭手和火枪手换上婆罗门的服装,因为腊西特·波甫坎知道莫卧儿军中的拉杰普特人笃信印度教,没有胆量对婆罗门动刀动枪。


▲阿萨姆人的骑兵无法与莫卧儿的铁骑相提并论

刚一交锋,“女将马达纳瓦蒂就以闪电般的速度冲进敌阵,将许多士兵置于她的剑下”,莫卧儿军气势如虹,连续攻破阿萨姆人四道防线。但腊西特·波甫坎预先利用雅鲁藏布江蜿蜒曲折的水道作掩护,修建了一些壕沟,隐藏了他的预备队。
当莫卧儿军攻击势头稍弱,阿萨姆人就立刻从壕沟里现身,发动无情的反击,莫卧儿先锋马达纳瓦蒂在雅鲁藏布江畔中弹身亡,连同拉姆·辛格的副将米尔·纳瓦布统帅的莫卧儿军也被打败。
愤怒的莫卧儿主帅拉姆·辛格不能忍受这种失败,他命令步兵竖起长盾,用火枪阻止阿萨姆人的反击,同时派遣他最精锐的拉杰普特贵族重骑兵,利用这里平坦的地形,对阿萨姆人暴露的侧翼发动了无情的冲锋!
“看看鲁莽的阿萨姆人吧,他们胆敢在平原上对抗琥珀一般荣耀的拉杰普特骑士!”
阿萨姆军在阿拉波伊山之战中惨败,沮丧的腊西特·波甫坎自称“每个士兵都是王国的支柱,而今天,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万根这样的支柱。”但宰相阿坦·布拉戈汉劝慰腊西特·波甫坎,不要为一时的挫败失去信心。
阿萨姆当地史书记载,宰相说道:“这样的逆转不应该让您对我们最终的胜利失去信心。胜败乃兵家常事,越是持久的战争,越是有一二次战役失败的可能。好比当你搅混池塘的水来捕捉大鱼时,手可能会被荆棘和鱼身上的刺划破,但你应该根据捉到了多少大鱼来判断成功与否。”


▲阿萨姆火枪手

取得了阿拉波伊山之战大捷的拉姆·辛格本意见好就收,他并没有兴趣为奥朗则布的开疆拓土而在雅鲁藏布江损失太多拉杰普特部队。为了停战,甚至他专门送了一条宝石项链给腊西特·波甫坎,力邀后者劝说阿萨姆王早早签订城下之盟,倒戈卸甲,以礼来降,仍不失封侯之位。
按照拉姆·辛格的建议,莫卧儿会交给阿萨姆人一笔30万卢比的“抚恤金”,但是阿萨姆人得撤出他们收复的土地高哈蒂城,以恢复原状。历经连年战乱,阿萨姆百姓已经十分不满,连国王苏庞蒙都在阿拉波伊山之战耻辱性的大败后郁郁而终,由其弟弟苏亚法接任。
新王苏亚法召开了重臣会议,讨论是否答应莫卧儿人的条件,连失去信心的腊西特·波甫坎都提议接受,只有一人反对——宰相阿丹·布尔哈戈汉。
阿丹·布尔哈戈汉声称,一切条件都是莫卧儿前线主将拉姆·辛格给的,如何能保证远在德里的莫卧儿皇帝一定遵守呢?其次,莫卧儿人再次吃下阿萨姆的土地,如何保证莫卧儿人不会得寸进尺,再去夺取阿萨姆东边的土地?最后,战争已经持续三四年,一旦议和,阿萨姆小国也,消耗的人力物力如何补偿?只有打到底,彻底粉碎莫卧儿的侵略才是唯一出路!
阿丹·布尔哈戈汉的判断并没错,因为此时莫卧儿皇帝奥朗则布已经下令,对拉姆·辛格大加奖赏,但要求他再接再厉,至少征服阿萨姆西部,否则就将那里毁灭,迁民回莫卧儿。
由总督沙斯塔·汗和水军将领穆纳瓦尔·汗带领的莫卧儿援军——一支强大的莫卧儿舰队,拥有五条炮舰,最大的一条载着多达十六门大炮——也抵达了拉姆·辛格处,传达了皇帝奥朗则布的旨意:主将拉姆·辛格是被派来与阿萨姆人作战,不是来和他们交朋友!


▲莫卧儿水战图

阿萨姆与莫卧儿人的和谈破裂了。决战之日也很快到来,当莫卧儿人报告高哈蒂附近的雅鲁藏布江防御工事出现了破口时,拉姆·辛格决定利用突破口撕开阿萨姆人的防御阵地。
1671年3月,莫卧儿军水陆并进,直取雅鲁藏布江南岸的安道鲁巴利一带,阿萨姆水师和陆军则一齐出动抵挡莫卧儿大军,连苏亚法大王本人与宰相阿坦·布拉戈汉一起统领2万阿萨姆军赶往战场助阵,因为元帅腊西特·波甫坎时染重病,没法在一线指挥。
战况十分激烈,莫卧儿水师的大炮逼退了阿萨姆人的战舰,阿萨姆陆军害怕被莫卧儿水陆夹攻,也节节败退。由于腊西特·波甫坎没有身临一线,阿萨姆军队的士气很成问题。
当莫卧儿人即将突破安道鲁巴利的防御工事时,阿萨姆大将腊西特·波甫坎决心拼死一搏,鼓舞士气,他命人将重病缠身的他拖上一条战船,并喊道:“大王把全王国的军队都交在我手里,让我去和莫卧儿人决一死战。难道我还要心存杂念,想活着回到我的妻子和孩子身边吗!”
腊西特·波甫坎亲领七条阿萨姆战船冲入庞大的莫卧儿舰队之中,这一举动激励了其他的阿萨姆军。莫卧儿军很快发现雅鲁藏布江的河道上四面八方都是冲锋而来的阿萨姆战舰,阿萨姆陆军也为之振奋,他们通过水师首尾相连的船桥,在雅鲁藏布江两岸发动水陆前后的联合夹攻。


▲战场态势图

在激战中,莫卧儿水军主将穆纳瓦尔·汗中弹身亡,另外还有3名埃米尔战死,多达4000名莫卧儿军当场被杀,余众溃不成军,退出了阿萨姆国土。经高哈蒂一役,阿萨姆人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大胜利,一度成功遏制了莫卧儿王朝势力在东面的扩张。


▲耸立在印度阿萨姆邦雅鲁藏布江河道中的腊西特·波甫坎雕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 苏ICP备2022041640号-1

GMT+8, 2023-2-2 15:46 , Processed in 0.17046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