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查看: 223|回复: 0

云岭山峦依然 铁军精神长存——参观云岭当年新四军军部所在地纪实

[复制链接]

491

主题

622

帖子

209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93
发表于 2022-11-19 00: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丙申年仲秋十月,松柏青翠,枫叶飘红,秋风飒爽。随参加首批省委党校非公党组织负责人培训班的队伍,我们来到了闻名遐迩的当年新四军的军部所在地——云岭。


  云岭位于泾县城西25公里处,为黄山余脉,海拔500余米,处于青阳、南陵、泾县三县的交接处。当年中共中央东南局、新四军军部司令部、政治部、战地服务团、教导总队、军部大会堂、修械所以及有关后勤单位就分设在云岭地区的罗里、南堡、中村等13个自然村内。

  云岭,峰峦叠翠,绵延不尽,云雾缭绕,景色妩媚,恰似一幅全景式水墨画。茂林修竹、碧草茵茵、蓊蓊郁郁,荫翳着星星点点的村落。村落因山势而错落,舍低屋老、砖青瓦黑。村狭巷窄,碎山石、麻条石铺成石级小路。清澈的叶子河,纤细柔顺的依村蜿蜒由北而南。雨后云隙间透出的缕缕阳光洒在树叶和禾苗上,水珠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光芒,小鸟欢快地唱着歌曲,更添“鸟鸣山更幽”的诗意。叶挺将军曾赋诗赞美曰:“云中美人雾里山,立马悬崖君试看。千里江淮任驰骋,飞渡大江换人间。”


  从云岭的街道下车,我们沿着一条横街向西跨过叶子河,便是罗里村。当年,新四军军部司令部就设在这里。村口是铁军广场,叶挺军长的紫檀色铜像昂然矗立,一身刚劲魁伟,一脸坚毅威武,身穿军大衣,右手执军手杖,左手握望远镜,两眼目视前方,似沉思默想,又似发号施令。基座上镶嵌的黑色大理石上镌刻着“抗战到底”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笔锋如刀似剑,是叶挺的手迹。

  叶挺,原名为询,字希夷。生于广东省归善(今惠阳)周田村一个农民家庭。他就读于国民党军官学校,加入过国民党,曾任孙中山的警卫团营长。后到苏联接受过共产主义教育,继而转入中国共产党。是“北伐名将”,也是南昌起义的领导人之一。广州起义失败后,因受到党内“左”倾领导的指责和共产国际某些人的冷遇,一时消沉,出走欧洲,与中国共产党脱离了关系。抗战救国,任新四军军长,皖南事变后又入国民党监狱,出狱后再次申请加入组织。毛泽东主席批准再次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4月8日,他由重庆飞赴延安途中,在山西兴县黑茶山,飞机失事。一个饱经忧患,正值50岁盛年的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始人之一,与他的爱妻及一子一女全部遇难。

  从广场向村中望去,柚树茂密,枫叶如盖,乌桕披纷,山榉挺拔。两座典型的皖南徽派建筑格外显眼,这是陈氏两兄弟的庄园,门楣上,一幢行书“种墨园”,一幢楷书“大夫第”。两座庄园共有70余间平房、一栋楼房和一座小花园。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富贵显赫的家族。书香门第出生的陈氏都是开明人士,为抗日救国之大计,腾出庄园让新四军设立指挥部。

  叶挺军长和参谋处住于“种墨园”。走进三厅三进的宅院,迎面一方天井,吸纳着阳光,也吸纳雨水。不用细说,这是皖南民居最基本的特征。正厅空然,数对春燕,满身湿漉,衔泥筑巢,自顾忙碌。二进厅堂,长列木桌,桌上墨瓶三二,两侧挂军用地图,也己斑驳灰暗。两间东厢房,是叶挺军长居住和办公之所,低矮狭窄,光照暗淡。房内一桌一椅一床,木桌上摆着灯盏和文房四宝,叶挺军长就运筹于这简陋的帷幄之中。就是在这里居住和工作的近三年时间里,他指挥着广大的新四军指战员与日伪顽敌进行了战斗,使新四军成为华中抗击敌伪的中流砥柱。

  在烽火连天的战争岁月里,叶挺军长始终保持着三个爱好:种菜、练枪、照相。后厅作战会议室外,原是一个小花园。这废弃的小花园变成了叶挺军长的小菜园,种时鲜蔬菜,也种当地老百姓没见过的蕃茄,收获后总送些给伤病员吃,说蕃茄营养价值高。每天清晨,他必练枪法,对准瓦楞墙沿欢跳的鸟雀,屏息凝气,只瞄不打。他有一架德国造相机,随身不离。现在保存的有关新四军的历史照片,他所照就有近千多张,这是一笔珍贵的革命历史遗产。在西厢房里,我们看到了叶挺军长摄影精选展览:百余幅照片,飘荡战火硝烟,漾溢革命豪情,让人感到战地生活的严酷和生活的多姿多彩,也让人看到作者丰富的内心世界和高超的艺术天赋。

  就是这样被誉为“北伐时期的虎将,抗日时期的岳飞”的汉子,一生却命运多舛。这位北伐战争时的一代名将,50年的生命历程中,有22年求学,6年是流亡国外,5年被蒋介石囚禁,驰骋疆场的时间并不很长,却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36位军事家之一。

  叶挺在这里生活的近三年时间,不仅忙于新四军建设,指挥新四军抗日作战,还处处为老百姓着想,为当地百姓办了不少好事,深受百姓爱戴。向罗里村新四军军部旧址东边的小河走去,可以看到一座小桥横跨在叶子河上。桥长约9米,宽约3米,河床中间并架有坚实的桥墩,这便是远近闻名的“叶挺桥”。

  叶子河上原来没有桥,只搭了一块2尺来宽的小木板,如遇天下大雨,河水说涨就涨,望着洪水翻腾奔泻,过桥人总是胆战心惊。1939年初,新四军召集叶子河两岸的民众开大会,会上副官处处长黄序周对大家讲:“我们现在是军民合作抗日,战士们在前线打日本鬼子流血,老百姓不分日夜地支援前线,村里的孩子们也要天天去上学。大家都知道,我们村前叶子河上那块小木板不好走,现在军部出钱修桥,叶军长亲自设计,他已经多次考察了叶子河,还征求了几位老乡的意见,现已选定了架桥地点在枣树坝上。”话一落音,掌声雷鸣。十里八乡的民众听说要修桥,打心底高兴,大家抢着报名参加义务劳动,连妇女们也不甘落后。

  新四军和当地民众组成了一支架桥战斗队,他们扛的扛、抬的抬、挖的挖,个个劲头十足。叶挺军长每天要到工地去看上两三次,他关心地嘱咐大家:“不要累坏了,少抬些。”“小心点,注意安全。”……到了第七天,桥架好了,桥的两边还安上了栏杆,栏杆上叶挺军长题写了八个大字:“军民合作,抗战到底!”从此,孩子们上学,农民下田地劳动,新四军奔赴前线抗日,可就方便多了!全国解放后,云岭老区人民为了纪念自己的好军长叶挺同志,就把这座桥叫“叶挺桥”。如今,“叶挺桥”已成为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与“种墨园”仅一晒场之隔的“大夫第”,是时任中央军委新四军分会书记、东南局书记、副军长项英和司令部秘书处的住地。项英出生贫苦,10岁就成了孤儿,仅念过4年书,15岁就进厂做工,并开始从事工运。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3年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有他的呐喊,后来成为著名的工人运动领袖。红军长征北上,他留在苏区,成为南方八省红军游击队的主要领导人。在三年游击战争中,他依靠群众,坚持斗争,出生入死,九死一生。这样一位历经枪林弹雨的人,在皖南事变中竟被叛徒杀害。苍天呜吟,大地泣鸣,悲哉,惜哉!

  在项英的卧室里,墙壁上挂着一件褪了色的灰军装,绑带也己破旧,条桌上放着一只锈迹斑驳的搪瓷碗,一双竹筷。这些当年的陈设,可窥见工人出生的项英,艰苦朴素,与群众平等的优良作风。写字台上,一只小巧泥壶,倒有些许情趣。据说他在写文章或稿件时,常捧着这把小壶,一边呷茶,一边渡步,边走边讲,文书速记,待他放下小壶,文稿己完成。在中厅的回廊里,有项英生平事迹展览,多半是黑白画面,少许有彩色画面,跋语也有功有过,当然这是后人的评价。


  步出陈家庄园,沿着村中小路向西南行大约2公里,位于云岭脚下的新村内,是新四军战地服务团俱乐部旧址。1938年冬俱乐部设此,次年9月迁六甲村。服务团团长朱克靖、副团长谢云晖、秘书长徐平羽曾住在此。服务团下设民运、宣传、演出三队,并设有绘画、戏剧、音乐、民运、宣传等组,均分别住在新村。团员大多来自上海、广东、浙江、港澳等地的热血青年,经过专门培训,开展各项活动,是当年新四军中一支最富有生气和活力的抗日队伍。周恩来同志曾在团部门前与军部领导人合影留念。

  主干道东侧距军部司令部1公里处是军部修械所旧址,原为云岭村陈氏家族所建的关圣殿,军部在云岭期间,这里是泾县小河口兵工厂分支机构,属军部军械处领导。那时,国民党政府为限制新四军的发展,几乎没有什么作战物质保障,装备全靠战斗中从敌人那里缴获。修械所的主要任务就是修理各种枪支,改造、重新制作缴获来的各种枪炮子弹。党的好儿子吴运铎曾在此工作过。至今殿内仍保留有当年新四军书写的宣传标语多处。

  在修械所南面300米处是军部大礼堂。原为云岭陈氏祠堂,建于清康熙年间,道光、光绪年间重修,占地面积6870平方米,建筑面积2200平方米,为泾县最大祠堂之一。整个祠堂分为前、中、后三进,建筑宏伟、壮观。军部在云岭期间,这里是召开各种大型会议和进行文化娱乐活动的主要场所。

  军部大礼堂正对面是挺立的项英铜像,但见项英身着军大衣,右手拿军帽,两眼凝视前方。基座上镌刻着杨尚昆“项英同志浩气长存”的题字。大礼堂门前是一对高大的石鼓。走进黑漆漆染榉木做成的大门,两侧走廊,中有宽阔正方形天井,天井铺满方块青砖,足可坐纳二三百人。这里就是当年新四军军部集会、演戏、展览战利品、高唱陈毅作词叶挺审定的《新四军军歌》的大会堂。1939年春,周恩来由叶挺陪同,乘竹筏沿剑川河、桃花溪、舒溪、青弋江漂流而下,到军部视察,在这里作了《目前形势和新四军的任务》的重要报告。仰望着殿内周恩来一身戎装演讲的塑像,似乎有铿锵之声在这里回荡。 眼前依稀映现出新四军指战员们每人手拿一只草垫,鱼贯而入,席地而坐,时而静听,时而热烈鼓掌的情景。忽而,似乎又有一种天籁之音传入耳中,这韵致比莫扎特、贝多芬、肖邦的作曲更雄壮,这意境比岳飞的《满江红》更富诗意。没错,这是军歌,是《新四军军歌》。

  光荣北伐武昌城下,血染着我们的姓名;

  孤军奋斗罗霄山上,继承了先烈的殊勋。

  千百次抗争,风雪饥寒;

  千万里转战,穷山野营。

  这声音,激励着抗日将士英勇杀敌;这声音,更让敌人胆战心惊。

  进入后厅,回廊幽雅,天井怡然,并列两座石拱小桥,南向北架,石阶石栏,朴朴拙拙。拱桥之下,一池碧绿,藻草沉浮。步过石拱石阶,一宽幅横匾高悬,红底黄边,叶飞题额“新四军军部旧址陈列馆”金色璀璨。木构高楼两层,雕檐缕窗格门。楼内或按时序、或按人物陈列着实物、图表、模型、文献、史料等,完整的反映了新四军在云岭及皖南事变的情形。


  一楼中厅,筑置一大型沙盘模型:群山鳞次,峰峦栉比,三镞红箭引领三条红带盘旋,外围十几镞蓝箭交错引牵蓝带纵横。这分明就是“皖南事变”战况实景。 解说员在认真地讲解:皖南事变,国民党顽固派蓄谋已久。1941年1月4日晚,新四军军部和驻皖南部队,共9000余人奉命转移,准备从云岭东走泾县,南出茂林,然后北撤苏南。7日拂晓,部队行至茂林以东山区时,突然遭到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顾祝同、第三十二集团军总司令上官云相指挥的7个师8万余人的包围袭击。新四军指战员在叶挺军长指挥下,奋起自卫,浴血奋战7个昼夜,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加上严寒霜冻,至14日,阵地尽失,除2000余人分散突出重围外,4500余人被俘,2100余人伤亡。当时中国第一流的作曲家,《渔光曲》的作者任光也在这次事变中牺牲。叶挺军长不顾个人安危,断然下山与国民党谈判时被扣押囚禁。副军长项英隐蔽在赤坑山上的蜜蜂洞,却惨遭叛徒的杀害。

  “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周恩来悲愤揭露蒋介石阴谋的墨迹,好像在陈列馆里疾呼出悲愤的声音,回响在长天,震荡在大地。茂林,那悲壮的地方,那喋血的地方。那里的群山,丛林,土地,乃至小草,都在诉说着事件的真相。

  新四军没有被“皖南事变”的屠杀所吓倒,共产党没有屈服蒋介石的穷兵黩武。20日,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央军委发布重建新四军军部的命令,任命陈毅为代理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张云逸为副军长,赖传珠为参谋长,邓子恢为政治部主任,全军整编为7个师另1个独立旅,共9万余人。同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发言人名义发表《对新华社记者的谈话》,严词揭露了国民党的反共阴谋,还提出包括取消1月17日的反动命令、惩办制造皖南事变的祸首、释放叶挺、交还皖南新四军全部人枪、撤退华中剿共军等善后办法十二条。新四军将领17人发表声讨亲日派通电,谴责亲日派的丑恶行径。


  出大礼堂向西南行约2公里是新四军政治部旧址。旧址位于汤村,为一座清末建筑,三间两厢双进的套屋,面积255平方米。前进两厢为政治部秘书长黄诚及工作人员的办公、居住区;后进两厢分别为袁国平、邓子恢的办公室兼居室。政治部下设组织部、宣传部、民运部、敌工部、保卫部、《抗敌报》编委会等机构,均分布在整个汤村内。政治部曾在此帮助地方分别建立“农抗会”、“工抗会”、“妇抗会”、“商抗会”、“儿童团”、民兵等各类群众抗日团体,开展抗日宣传,瓦解敌军和减租减息活动。1939年2月,政治部召开了全军第二次政工会议,制定新四军政治工作条例(草案)。同时召开过江南敌工会议和全军青年代表会议。周恩来同志在云岭期间,在此为《抗敌报》题写了报头。

  政治部西南是中共中央东南局旧址,位于丁家山村。1938年1月,新四军军部在江西南昌成立之时,中共中央东南分局也同时成立。当时称为中共中央东南分局,属中共中央长江局领导。1938年10月25日,武汉失陷,长江局撤销,成立以重庆为中心的中共中央南方局,由周恩来、董必武同志负责领导南方党务工作。此时中共中央东南分局改为东南局,直属中央领导,书记由项英担任。东南局副书记兼组织部长曾山、秘书长温仰春、青年部长陈丕显、妇女部长李坚贞、皖南特委书记李步新等党的领导人都分别居住在丁家山与白果树村内。

兰山脚下,中村河畔,是新四军教导总队的所在地。教导总队队部位于罗里村西南,距罗里村约6公里。是一所“抗大”式的干部学校,是新四军专门培养军、政、文骨干人才,以支援和开辟抗日民主根据地建设的地方。当年项英同志亲自编写教材,多次为教导总队学员上课,讲述抗战形势与任务等专题报告。教导总队能为大江南北抗日前线源源不断输送大批高质量的军、政干部,这与项英重视部队教育训练和干部队伍建设是分不开的。


  新四军军部驻扎云岭近三年时间里,是新四军向华中敌后发展的关键时期。在叶挺、项英领导下,新四军将士活跃在大江南北,英勇抗敌,创建了众多的抗日根据地。作为这一时期的新四军军部,为中国革命做出了巨大贡献,在中国革命史册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重温历史,缅怀革命先烈之丰功伟绩,他们战斗的一生,革命的一生,以及坚定的信念和百折不挠的优秀品质永远值得后人纪念与敬仰。

  75年过去,枪炮声息,硝烟散尽。然而,云岭山峦依然,叶子河水长流。皖南的山水蕴涵着的烈士精神永远不老,将永远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后来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 苏ICP备2022041640号-1

GMT+8, 2022-11-29 16:33 , Processed in 0.29243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