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楼主: 文如玉

『经典连载』《民警荣耀》——作者:燕归尔

[复制链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9 09: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1章 犯罪嫌疑人画像

    何正平来的很快,带来的支援是一车特警,孙洋和师傅跟特警们说了一下陈宇家的情况之后,特警们很快就制定出了行动方案。

    所里其他正在走片的民警们也集合了过来,十余个民警再加七八个特警,这阵仗吸引了不少四周邻居,大人小孩纷纷跑出来看热闹。

    陈宇家四周围满了警察,特警们翻墙而入,一个给外面的民警们开了门,其他的全都冲进了屋子里。

    大门一打开,孙洋跟着师傅和其他同事疾步进了陈宇家,何正平也没落后,冲在了前面。

    一群人刚进来,就听到陈宇哇哇大叫,被两个特警钳制着从屋子里押出来,看到外面还有这么多警察,顿时差点吓尿,两条腿都哆嗦了。

    这是典型的心虚了,何正平一声令下,让孙洋等人搜查陈宇家。

    陈宇家不大,总共就三个屋子,还有两间破旧的耳房,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三间正屋里没有搜到什么东西,却在两间耳房里搜到了违法犯罪证据。

    可惜并不是杀人凶器,也和死者无关,而是一些制毒的工具和原料。翻出来这些之后,一众警察才明白了过来,陈宇之所以看见警察心虚,是因为他在制毒。

    但这也不能排除他的杀人嫌疑,相反增加了他的嫌疑,说不准他就是怕老婆向警察举报他,所以杀了老婆抛尸后一了百了。

    “所长,是我们带回所还是交给缉毒大队?”张学义向何正平请示。

    “先带回所审审,排除他的杀人嫌疑之后再交给缉毒大队。”何正平说着就让特警先把陈宇押上车。

    围观的街坊邻居们都看到陈宇被警察抓了,都以为他就是杀人抛尸的凶手,议论声不绝于耳。

    何正平把人和制毒的工具和材料都带走了,孙洋师徒和其他同事留下来继续走片,在没有确定陈宇就是杀人嫌疑人之前,摸排工作都不宜搁浅。

    村民们见孙洋等人还在挨家挨户的询问,纷纷好奇的询问他们陈宇到底是不是杀人凶手。

    这个答案孙洋和同事们给不了,便没有回答这些好奇的村民,该怎么摸排还怎么继续摸排。

    约莫过了一两个小时,所里就来电话了,很遗憾的通知他们陈宇不是杀人嫌疑人,他老婆还活着,离家出走是因为不想陈宇干的事情牵连自己,又不想报警出卖丈夫,干脆回了娘家。

    虽没有抓到嫌疑人,却抓了一个制毒的小贩,也算功劳一件,没有白忙活一场。孙洋师徒俩重新打起了精神,继续挨家挨户的询问。

    如此到了天黑的时候,终于把整个村子都走了一个遍,晚上回到家一看微信运动,破天荒的走了三万步,难怪大拇脚趾头都磨出了一个水泡。

    翌日走片继续,换了第二组去摸排,孙洋他们第一组在所里留守,如此替换了两次之后,终于把上级分配的几个村子全都摸了一个遍,一个失踪嫌疑人都没有找到。

    其他所也和他们一样,毫无成果。

    好在经过几天之后,法医那边给出了一个全面的尸检报告,不仅完善了死者的信息,也做出了有关凶手的犯罪画像。

    报告出来后,分局又召开了一次会议,重新给基层各个派出所下达了最新命令,何正平领着两份报告回来,召开了全所会议,传达领导的指示。

    孙洋一边听着所长传达指示,一边看着刚刚发到手里的两份报告。

    第一份是刑警队发下来的寻人宣传单,单页上写了死者的性别、年龄、身高,以及死亡时穿的衣服。并在最下方声明了这是悬赏通告,提供有用信息者皆有奖励,呼吁广大群众积极向警方提供线索。

    第二份就是工作通知了,通知全名为“2019.11.10”杀人抛尸案摸排工作实施方案通知,内容多达两页纸。

    孙洋非常有耐心的阅读这份工作通知,第一段可以忽略,就是省厅公安最高领导某某某组织召开了会议等等,没有什么重要的内容。

    重要的内容是从第二段开始的,第一大块是摸排措施,有两点要求。一是将悬赏通告进行逐村逐户入户发放,若家中无人可从门缝递入或者由邻居代为转交,做到宣传无死角。二是根据犯罪嫌疑人摸排条件对本辖区男性进行摸排,对符合条件的重点人员要结合现场物证进行甄别并采集该人DNA,同时注意发现第一现场。

    第二大块是纪律要求,又可以忽略不看。孙洋跳过,进入第三大块,也就是最重要的一块,犯罪嫌疑人的画像。

    一、成年男性。

    二、拥有一个“千鸟格”牌黑色帆布拉杆箱,体积为24寸。

    三、体格健壮:124斤重物能轻松拎、抱、扛。

    四、具备驾驶技能以及交通工具

    五、从事与装修、建筑有关的工作,或者近半年内家中装修过(拉杆箱内发现少量腻子粉成分。)

    六、户籍不限本地人,各工人群体,外出、外来的电工、木工、瓦工、装修工等。

    七、拥有独立作案空间

    八、生活习惯为右手(从尸骨捆绑的电线方向判断。)

    九、与被害人关系密切,姘居可能性大。

    看完这些犯罪嫌疑人的画像之后,孙洋由衷的佩服法医和搞刑侦的,能从一具尸骨中发现这么多线索,且迅速的做出了犯罪嫌疑人的画像,可见中国的刑警都不是草包。

    画像已经大大的缩小了摸排范围,但是嫌疑人却并不好找,南京这么大,工人群体这么多,依旧无异于大海捞针。

    何正平已经噼里啪啦的传达完了领导的指示,接下来就是开始重新分配任务,上级领导要求加大摸排的工作量,就需要各派出所抽调出更多的基层民警去做这些工作。

    于是除了当天需要值班的民警不需要出去摸排之外,其他的民警则每天都需要出去走片,一边派发悬赏通知,一边采集辖区内符合条件的男性DNA。

    工作量不是一般的大,各所民警们既要协助刑警队破案,又要担任各自辖区的治安工作。未来一段时间内会有多忙,可想而知。

    晚上回去的时候,孙洋就把这事跟刘以晴说了,这几天就没怎么陪过她,接下来只会更加忙,他担心刘以晴会不高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9 09: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2章 刘以晴提供线索

    刘以晴从来不会因为孙洋工作忙碌无暇陪伴她而生气,她更关心的是能不能找到死者身份和凶手的事情。

    “不是说只发现了一具尸骨吗?那是怎么提取到凶手DNA的?”刘以晴问道。

    这个问题在何正平开会的时候就有人提问了,何正平给出的回答是:“DNA是从衣服上残留的精斑中提取到的,因为提取比较困难,所以花费了好几天的时间才提取出了一份DNA。”

    刘以晴不由赞叹:“现代的法医验尸设备好先进,过了这么久还能提取了DNA。”

    “谁说不是呢,凶手肯定也没有想到自己残留在衣服上的精斑还能被提取出来。”孙洋当时听了也是一阵赞叹。

    刘以晴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刑事案件的案情,不免好奇,拿起孙洋带回来的工作通知翻看起来,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她看了也不会外传出去,孙洋随她看。

    犯罪嫌疑人的画像写的很详细,刘以晴再次赞叹刑侦技术的厉害,第一次在现实中接触到凶手画像,才发现那些刑侦类的小说并不是子虚乌有的完全虚构。

    孙洋洗了碗过来陪她,刘以晴也刚看完工作通知,顺手又拿起了悬赏通告看了看,通告上印了死者死时穿的衣服,还有被抛尸时的行李箱。

    刘以晴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视线最后停留在那个黑色的行李箱上,看的有些出神。

    孙洋问道:“怎么了?”

    刘以晴回神,指着照片上的行李箱说道:“这种行李箱好眼熟。”

    “能不眼熟吗,你去汽车站、火车站、高铁站和机场看看,放眼望去这种黑色的行李箱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孙洋说道。

    这也是无法从行李箱着手调查的困难原因,第一这个牌子的行李箱是个杂牌子,无法统计有多少商家出售。第二用同牌同款同色行李箱的人太多了,根本查不过来。

    “你说的有道理。”刘以晴点点头,但心里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真在哪里见过这种箱子,就是想不起来了。

    人的记忆总是这么奇怪,有时候越是想回忆一件事情,偏偏越是想不起来。反而在你不去想的时候,又能灵光一闪出现在记忆里。

    算了,先不想了。

    刘以晴放下了悬赏通知,眼见时间不早了,就催促孙洋去洗澡睡觉,她则起身去了厨房,准备明天早上的粥。

    接下来的几天,全省的警察都开始开展了省公安厅下达的工作,不仅线下广发悬赏通告,采集成年男性DNA,筛查失踪人口。线上也利用各自的媒体发布了悬赏通告,一时间新闻上、微博上、微信上和时下最流行的抖音上都是悬赏通告。

    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一个月,紧锣密鼓的工作开展下,能发下去的悬赏通告都发下去了,能采集的DNA也都采集了,经过核对之后,并未发现犯罪嫌疑人。

    眼看着都快元旦了,过了元旦离过年也不远了,一时半会找到凶手,也找不到死者的身份,案子逐渐向着悬案的方向发展了。

    值得一提是这一个多月以来,全省各个派出所没有找到犯罪嫌疑人,没有找到死者的身份,倒是在人民群众的举报下,破获了不少其他案子,还抓到了不少在逃的网逃,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当然调查也不是全无进展,刑警队也锁定了一些犯罪嫌疑人目标,隔三差五的就要去外地核对DNA,只可惜目标人物中并没有犯罪嫌疑人。

    这样又过了小半月,元旦到了,放了三天假,孙洋和刘以晴打算自驾到安徽黄山去旅游,因怕堵车,两人天没亮就起来了,赶在高速路口堵车之前上了高速。

    结果高速出乎意料的堵车,刚开了一个小时就堵上了,两人无奈的相视一眼,刘以晴说道:“原来不止我们俩起这么早,大家都报着同样的心思。”

    孙洋有些抱歉:“都怪我,早也不知道能顺利放三天假,不然早点订票,我们高铁过去多方便,也不会堵在路上了。”

    “这有什么,看地图就堵这么一小段,耐心等等呗。”刘以晴本也不是一个急性子,要是实在堵的厉害,他们就调头回去。

    遇上堵车也只能等了,好不容易熬过了堵车的路段,孙洋加了速,其他车也开始加速,这个时候就容易追尾,因为大家心里都着急,一着急就容易追尾,甚至出车祸。

    孙洋自从当了警察之后人就养成了谨慎的性子,并不像其他车那样加速,因此避过了前面的车祸,但那些心急的车主就没那么幸运了,一辆辆车要么追尾,要么被追尾,一连好几辆车都停了下来。

    孙洋减速变了道,路过车祸现场的时候,刘以晴朝窗外看了一眼,最前面被追尾的车子有点惨,后屁股都被怼的变形了,装在后备箱里的行李都散了一地,好在车里的人都没事。

    “万幸。”孙洋说了一句。

    “是啊,只是撞……”刘以晴刚想顺着孙洋的话接下去,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画面,让她后半句话戛然而止,像是突然被一只手捏住了喉咙。

    孙洋等了一会也没等到刘以晴的后半句,偏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脸色突然变的很差,不由担心起来:“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刘以晴的脸色有点苍白,她扭过了头,看着孙洋的侧脸说道:“孙洋,我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来了?”孙洋慢慢把车变到了慢车道问道。

    “那个行李箱。”刘以晴提醒道:“你还记得我说过的吧,我记得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个行李箱。”

    孙洋点点头,这话刘以晴不止一次说过,她也经常回想在哪里见过,但就一直也没想起来。

    “在一个人的车上,我见到过。”刘以晴说着就把自己想起来的事情告诉了孙洋。

    那都是好几个月前的事情了,刘以晴那天早上起的挺早的,开车去李大爷家的村子里买些新鲜的鱼,一大早的,路上也没什么车,她一路畅通的出了城,到了下面的乡村道路上就没有红绿灯了,她也不敢开快,怕突然闯出来行人和车辆。

    谁知道怕什么来什么,在一个Y型路口,一辆电动车从另外一条路突然驶出来,刘以晴紧急刹车并猛打方向盘,对方车主也赶紧刹车避让,结果没控制住电动车的平衡连人带车摔倒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9 09: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3章 行车记录里的线索

    刘以晴当时挺害怕的,虽然人不是她撞倒的,但真摔出了什么事,她也逃不了干系。且很怕对方碰瓷,揪着她不放。

    她赶忙下车先去询问了对方的情况,对方车主是个男人,看起来挺强壮的,连人带车的摔了一跤也没摔出什么好歹,不等刘以晴过去扶他,他自己就爬了起来。

    男人爬起来的时候顺手把电动车也扶了起来,电动车也挺结实的,还没摔坏。刘以晴见他车上的行李箱摔在地上,就打算帮他把行李箱扶起来。

    但对方格外紧张的让刘以晴别动他的箱子,吓的刘以晴缩回了手。不等她反应,男人已经把行李箱搬起来放回了电动车上。

    刘以晴问他需不需要去医院检查,对方也拒绝了她的提议,只让她快点走。

    她见此也没坚持,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个好说话的人,也就赶紧回到上车,发动车子从男人身边开走了。

    这事很快就被她抛到了脑后,早就不记得了。因此在悬赏通告上看到行李箱的照片时,她只觉得眼熟,一时半会也没想起来。

    直到刚才看到了车祸,看到别人的行李箱散落了一地,她才灵光一闪想起了几个月前的事情。

    孙洋听她说完这些之后,差点一个急刹车踩了下去,幸好及时想起来这是在高速上,冷静了几秒后问道:“你还记得那男人长什么样儿吗?”

    刘以晴努力回想了一下:“记不清了,就记得高高壮壮的。不过我的行车记录仪应该拍下了他的样貌,我没有删过记录仪里的内存,应该还能找到那天的行车记录。”

    “太好了。”孙洋大喜,一把抓过了她的手放在嘴边狠狠亲了一下:“亲爱的,鉴于你刚刚提供的重要线索,我们的休假旅游恐怕要取消了。”

    “别肉麻。”刘以晴笑着抽回了手,说道:“破案要紧,早点破了案,你的时间就能空闲下来了。”

    旅游什么时候都能去,错过了这次还有下次,但好不容易有了线索,自然得争分夺秒,孰轻孰重,刘以晴从来都能分得清。

    旅途还没开一半就回去了,回程的高速上畅通无阻,孙洋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家。

    路上的时候他就给何正平打了电话,把刘以晴提供的线索跟对方说了,是以把刘以晴送回家之后,他就开车去了刑警队。

    何正平早就等在刑警队了,刑警队今天也放假了,何正平给唐队长打了电话,唐队长正为了杀人抛尸案焦头烂额,终于得到了突破性的线索,丢下一家老小就跑来刑警队,还把技术员也叫了过来,几人一边抽烟一边等孙洋。

    孙洋也没让他们等太久就拿着刚从刘以晴车上拆下来的行车记录仪出现了,记录仪从刘以晴在高速上说了线索之后,他就给关了。免得出现记录仪内存满了之后自动删除最早时间段的记录,再把刘以晴说的那段记录给删了,那就悲剧了。

    “所长,唐队长。”孙洋来了先跟两位领导打了招呼。

    唐队长顾不上这些虚头巴脑的招呼,急忙问道:“记录仪带来了吗?”

    “带了。”孙洋把记录仪交给了技术员。

    技术员接过了记录仪,就被唐队长催着赶紧去看看记录还在不在。

    “我马上去。”技术员也着急破案,快步进了办公室,找了根连接线,把记录仪连接到了电脑上。

    唐队长和何正平以及孙洋自然也跟着进来。

    技术员打开了记录仪的内存卡,刘以晴买的记录仪是最大内存,万幸设置的半年覆盖一次,也就是说半年内只要记录没有达到内存的最高值,半年内的记录都不会被删,半年后不管内存满不满,新的记录都会覆盖旧的记录。

    “孙洋,你女朋友还记得是几月几号遇到的那个人吗?”技术员打开了内存之后问道。

    孙洋遗憾的道:“具体日期记不得了,她说差不多有五个月了。”

    技术员显然对调监控和行车记录有着丰富的经验,闻言点点头,心里有了数,把五个月前的那一整月的记录都单独拷贝出来,开始一个一个播放排查。

    孙洋也帮着一起看,连何正平和唐队长都没有歇着,站在技术员身后,四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脑屏幕。

    刘以晴果然是不怎么爱出门的人,需要开车出门的机会更少,一个星期能出去两三次,还有一次是出城去乡下。

    这样一来排查工作量就大大缩减了很多,看了七八个行车记录视频之后,技术员就找到了刘以晴说的那个行车记录视频,加快了播放速度,很快就到了刘以晴说的出车祸的时间点。

    “停!”孙洋立刻喊了声。

    技术员一指头敲在了暂停键上,画面暂停下来,静止在刘以晴紧急刹车的时间点,可惜电动车是从侧面开过来的,这个时间点并没有拍到电动车和车主。

    技术员重新开始播放,接下来拍到的都是树木和空旷的乡村道路了,片刻之后,刘以晴重新回到了车里,启动车子倒退,随着车子倒退,记录仪总算拍到了电动车和车主。

    “找到了。”技术员激动的再次按下暂停键,画面静止,被他放大。

    电动车和车主都拍到了,还能看到小半个黑色的行李箱放在电动车前面的脚踏板上,画面被放大之后有点失真,看的不是特别清楚。

    “处理一下,看能不能看清楚车主的脸和行李箱的牌子。”唐队长兴奋的指挥道。

    这事不需要唐队长指挥,技术员就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他把视频截图放进了一个图片处理软件里,开始了一顿眼花缭乱的操作。

    孙洋知道这是图片处理技术,却是第一次实地瞻仰技术员的超高处理水平,当真是厉害,反正他是不会的,当初在警校的时候只学了摄影技术,没学那么深。

    技术员在处理图片的时候,唐队长就拍着孙洋的肩膀赞不绝口:“小伙子可以啊,这么重大的线索都被你发现了,难怪是你们所的明星民警。”

    说着还不忘捎带上何正平:“也是何所长慧眼如炬,在那么多新民警里就挑中了小孙。”

    这话听的何正平心里舒坦,唐队长也不是外人,加上他也想给孙洋铺路,半开玩笑的道:“这可是我以后的外甥女婿,我要不给外甥女挑个好的,我老婆回家不得挠我。”

    唐队长听的一愣,旋即大笑起来,直夸何正平眼光好,又接连夸了孙洋几句。

    孙洋忙谦虚摆手,说自己还是新人,以后还有许多地方要跟唐队长学习,听的唐队长耳朵也很舒服,毕竟好听的话嘛谁都爱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9 09: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4章 锁定嫌疑人

    三人一边说着话,一边眼睛也没闲着,看见技术员把图片处理好了,顿时眼睛都亮了,人像已经处理的非常清楚了,连行李箱上的牌子都看的清清楚楚,正是装尸体的行李箱品牌。

    “肯定是他没跑了。”唐队长兴奋的拍了下技术员身后的椅背。

    身高体型符合犯罪嫌疑人画像,行李箱又是一模一样的黑色和品牌,地点也是去小河村的方向,时间上更是对的上法医给出的死亡时间,光是这四点就够对此人发布通缉令了。

    上头领导对这件案子催的紧,唐队长为了这个案子日夜难眠,眼看着快要过年了,要是年前还不能给上面交一份满意的答卷,他这个刑警队的大队长连年都过不好。

    现在峰回路转,直接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可想而知唐队长有多兴奋,又有多感激孙洋。他都来不及再跟孙洋道谢,就打电话把休假的手底下刑警们都叫了回来。

    显然不是每个警察放假待在家里的,实际上没有出门的人很少,所以能及时归队的人也有限,人手上不够用,自然就需要借调。

    唐队长没跟何正平客气,除了孙洋之外,又借了几个在家没出门的民警,也从其他派出所借了少量人手,临时成立了一个排查定位犯罪嫌疑人的小组,开始了接下来的工作。

    有了犯罪嫌疑人的照片,排查就变的容易多了,先把照片放进公安办案系统里筛查,先从犯罪记录人员以及网逃人员中查找。同时也有人把照片放进全市人口比对库中比对,然后是全省人口,全国人口,一层一层的筛查。

    这个工作量其实是很大的,幸好现在办公科技化了,只需要把犯罪嫌疑人的照片放进系统里自动比对,有相似长相的就会自动筛选出来,他们再人工进行排查筛选出的少量嫌疑人即可。

    科技化办公大大提高了公安的办案效率,不然这事放在十几二十年前,就算有犯罪嫌疑人的正面高清照,也无法从茫茫人海中锁定嫌疑人的身份信息。也许只能先把通缉令发到全国公安手里,然后等着某一天某某警察幸运的偶遇犯罪嫌疑人,才能将其抓获。

    这也是为什么以前的逃犯能一逃十几年几十年不会被抓到的原因,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用在现代化科技化公安办案更加贴切。

    因此现在的杀人犯,想要逍遥法外,那基本上不太可能。就拿这个杀人抛尸的犯罪嫌疑人来说,任由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自己会暴露在一辆私家车的行车记录仪里。在这个到处都是探头的社会,想要完全抹掉自己的生活痕迹,可能性基本为零。

    电脑在经过几个小时的高效快速运转之下,终于从各个信息库中筛选出了十八位和犯罪嫌疑人长相相似的人出来。

    十八个人的照片和个人信息都被打印了出来,剩下的就需要人工分析和排查了,别看人数上少了很多,但排查起来并不容易,他们既不能冤枉好人,更不能放过罪犯,就需要一双火眼金睛和一颗睿智的大脑。

    孙洋这是第一次参与刑警工作,流程上难免生疏,但精神上却很兴奋。他曾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刑警,后来梦想破灭了他还消沉过一段时间,好在后来也从基层民警中找到了价值和意义。现在能体验一回当刑警破命案的感觉,他已经很心满意足了,也算圆了他一个梦。

    十八个犯罪嫌疑人就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筛查,最后其中十七个都被暂时排除了怀疑,只留了一个犯罪嫌疑人。

    孙洋抬头看着投影屏幕上的犯罪嫌疑人信息介绍。

    姓名:胡大兵。

    性别:男。

    年龄:45岁。

    籍贯:苏。

    身高:180cm。

    文化程度:初中。

    职业:无。

    下面还有很多更详细的信息,家庭住址,家庭成员等等,负责筛查胡大兵的刑警显然把自己能查到的有关胡大兵的信息全部查了。

    犯罪嫌疑人锁定了,接下来该怎么找嫌疑人呢?

    孙洋暗暗思考着这个问题,他想如果是他的话,应该会从多方面着手。

    首先是去工商局要一份完整的装修公司注册名单,从装修公司入手,寻找胡大兵有没有以装修工人的身份入职过某家装修公司。其次是去房管局要一份完整的外来人口租房登记,查看胡大兵有没有过租房记录。最后还需要各个派出所配合调查胡大兵有没有办过居住证。

    孙洋这边正如此想着,那边唐队长一箩筐的命令就下达了下来,竟和孙洋的思路不谋而合了,也是把现在的人手兵分两路,一路去工商局,一路去房管局。派出所那边唐队长只需要挨个打电话通知就行了,各派出所都会积极配合。

    孙洋被分派去了工商局,和几个刑警以及基层民警一起,工商局今天显然也不上班,但唐队长一个电话就让工商局的人过来加班了,很快就给他们打印出了一沓注册记录。

    大家一看,好家伙,光是一个小小的区,就有上百家注册的装修公司。他们拿到了名录,又犯愁了,元旦一连放了三天假,节假日期间又不许装修,哪家装修公司会上班?

    装修公司又不是工商局和房管局或者派出所,人家放假就是全员放假,既不会留值班的,也不会因你一个电话就来加班。

    “不如打电话试试吧,这上面不都有法人的电话吗,打电话跟他们说明情况,让公司的人事查一查想来不麻烦。”孙洋提议道。

    “这是个主意。”其他人都觉得不错。

    于是几个人各自分了几张纸,开始打电话试试运气。

    孙洋打通了第一个装修公司法人的电话,对方喂了声后,他就自报家门:“你好,我是淳溪派出所民警,现在正在调查一个装修工人,希望你能配合,让公司人事查一查该工人是否曾经就职于贵公司。”

    法人心里一惊,忙不迭的问:“警察同志,你要查的人叫什么?”

    “胡大兵。”孙洋报了名字。

    法人记下,说道:“我现在就给人事打电话查,查到了我给你回电话。”

    “谢谢配合。不用给我回电,不管有没有查到,只需要给我发一条信息,标注贵公司名称即可。”孙洋道谢,他还要接着给其他人打电话,怕对方等会打不进来,回信息最好,附带了公司名称,他看了之后也能一目了然。

    “好的好的,应该的应该的,警察同志客气了。”法人一连声的挂了电话。

    孙洋接着打给下一个公司法人,说了同样的话,对方也表示会立刻帮忙去查。

    其他人的电话也打的很顺利,法人们都很愿意配合警察办案,要是遇到人事出去旅游的情况,还会亲自跑一趟公司去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9 09: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5章 定位嫌疑人

    这天晚上孙洋没有回家,他和其他人一起被留在了刑警队加班,经过一天的大量排查之后,胡大兵的信息又被完善了许多。

    现在已经找到胡大兵曾经就职过的装修公司了,也找到了曾经租赁过的房子。房子租在城中村,就租了一间屋子,已经找房东确认过了,五个月前胡大兵就租过他的房子。

    以这些社会关系为圆点向四周扩散,只需要找到胡大兵曾经的同事或者朋友,就不难找到胡大兵现在的下落。

    另外胡大兵的老家那边,也已经向当地刑警队申请了协助,对方给出的回复是胡大兵不在家,家里只有老婆孩子,据她老婆说,胡大兵在工地上打工,具体哪个工地她不知道,只知道在南京。

    目前他老婆孩子已经被监控了起来,防止他们向胡大兵报信,在抓到胡大兵之前,他们都会暂时失去人身自由。

    加班到了半夜,大家七倒八歪的睡在了刑警队,第二天天一亮就起来了。今天陆续有去外地旅游的刑警归队,增添了不少人手。

    今天的工作就是排查胡大兵的人际关系,大家分头行动,到了中午的时候,找到了以前常和胡大兵一起喝酒的工友。

    工友被带回了刑警队,吓的半死,以为自己昨晚找小姐快活的事被警察知道了,没等开始审,他就一股脑的交待了。

    现在没人顾得上他嫖娼的事,问起了他有关胡大兵的事。

    “大兵?”工友被问的一愣:“大兵咋了?”

    “现在是警察在问你,问你什么回答什么,不要反问。”

    询问他的刑警脸色一板,工友吓了一个哆嗦,忙道:“大兵早就不和我一块干活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啊。”

    “你们平常不联系吗?”刑警问。

    “联系的不多,又都不在一块干活了。”工友再次强调自己和胡大兵不一块干活了,他怕胡大兵犯了什么事牵扯自己。

    “就是偶尔也会联系?”刑警抓住了重点。

    工友忙解释:“就联系过两次,一次是他问我借钱,一次是他还我钱,还都是通过微信转账,面都没见。”

    “什么时候问你借的钱还记得吗?”刑警问。

    工友想了想:“有三四个月了吧,记不清了,不过微信记录还能查到,我真没有说谎,不信你们可以查我手机。”

    手机肯定会查的,已经有人在外面查了。

    刑警点点头,接着问:“你和他一起干活的时候,有没有见过他老婆?”

    “没有。”工友摇头:“我们这些在外打工的老婆孩子都在老家。”

    “那他在外面有没有找过其他女人?”刑警跟着问道。

    工友顿时不吭声了。

    “老实回答,知情不报就是包庇,你嫖娼的事我们可以不追究,但是包庇罪可是要坐牢的。”刑警开始施压。

    工友一听坐牢就被吓白了脸,哪里还敢隐瞒,老老实实的回答:“他经常出去找女人,一个大男人在外面干活,老婆不在身边,隔三差五总会找个女人解决需求。”

    “就是说他经常去嫖娼?”刑警一针见血的确认问道。

    工友心虚的点了头。

    “回答是或者不是。”刑警要求道。

    “是。”工友回答的也很心虚,毕竟他自己也是偶尔会出去嫖的那一卦。

    “他都经常去哪些地方找女人?是固定找一个,还是每次都换?”刑警得了肯定的回答后接着询问。

    工友挠了挠头,说道:“我们这种穷人哪里去的起那种地方找,不过就是按照电线杆上贴的小广告小卡片上面的电话打过去叫一个,或者根据对方提供的地址上门。”

    “那他有没有跟你说过哪个女人漂亮身材好之类的话?”刑警面不改色的问道。

    “这倒没有,我们又不挑人,也没钱挑,左右是解决个需求,长的好不好又不重要,他也没跟我特意提过谁。”工友被问的脸都臊得慌。

    这条路走不通,刑警又换了一条路,问道:“胡大兵为人怎么样?”

    “他啊,还行吧。不怎么说话,有点闷葫芦,是个老实人。”工友回忆着和胡大兵相处的印象说道。

    刑警对于“老实人”这个印象持怀疑态度,目前种种证据都指向了胡大兵就是犯罪嫌疑人,老实的人会杀人?多半都是伪装出来的。

    问询室外面,技术员也检查完了工友的手机,查到了他和胡大兵的聊天记录,和工友说的一样,他就和胡大兵有过一次金钱往来,也没有过通话记录。技术员还拿自己的手机给胡大兵打了一个电话,结果如他所料,号码已经停机了。

    技术员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了唐队长,唐队长又单独把孙洋叫了过去,他听何正平说孙洋点子多,想问问他有没有办法问出胡大兵现在的地址。

    孙洋就想起了上次他们利用人贩子钓人贩子的办法,便对唐队长说了:“可以让胡大兵的工友试试,他们以前一起干过装修,多少算半个朋友,如果工友约他出来喝酒,应该有戏。”

    唐队长想了想,觉得这办法可行,立刻就把问讯胡大兵工友的刑警叫了过来,把这件事安排了下去。

    刑警拿着工友的手机回到了问询室,教他如何把胡大兵约出来,让他给胡大兵发微信。

    工友不敢不发,接过手机给胡大兵发语音,他写字慢,习惯发语音,且发语音更能让胡大兵相信是他本人。

    “老胡,搁哪儿呢,还在南京不?出来喝酒啊,我请客。”

    语音发出去之后,沉寂了几个小时都没有收到回复,直到外面的天都黑了,胡大兵的回复才叮咚一声进来了。

    胡大兵:不去了,工地上不让喝酒,明天一早还得起来干活。

    工友不知道怎么回了,就问刑警。

    刑警说道:“问他怎么不干装修了。”

    工友原话问了过去。

    胡大兵回复:早不干了,工地上挣钱多。

    “说你也刚不干了,正发愁没有生计,问他工地上还缺不缺人。”

    工友按照警察教的话回复了。

    胡大兵:工地上哪有不缺人的时候,就是怕你干不来,这比装修要辛苦多了。

    “你这话说的,咱们靠出蛮力挣钱的有怕吃苦的吗,只要能挣钱就行了。我都失业半个月了,再不挣钱老婆都要跟我离婚了,老哥心里苦啊。”工友倒是会卖惨。

    胡大兵过了一会才回复:我先帮你问问工头。

    工友激动的道:“谢谢你啊老胡,你可得给我惦记着这事啊,回头成了老哥请你喝酒快活。”

    胡大兵:放心吧,等会开饭我就帮你问。

    工友又连声道了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9 09: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6章 抓获嫌疑人

    等待胡大兵回复的时间显得格外漫长,但其实时间不过流逝了一个小时胡大兵就给工友回复了一条微信。

    胡大兵:工头说正缺外墙抹水泥的,一天三百,你干吗?

    工友立刻回复:“干干干,抹水泥我在行,我啥时候能过去开工?穷的揭不开锅了。”

    胡大兵:明天就能来,工头要先试试活。

    工友:“这是当然,咱还能怕试活吗。忘了问了,工地包吃包住吧?”

    故意多问几句才显得更真实,不会让胡大兵起疑。

    胡大兵果然没有起疑,回道:包吃包住,就是伙食和住宿条件不怎么好。

    工友:“那有啥,咱是出来打工挣钱的,又不是出来享受的。没事的时候出来吃顿好的打打牙祭就成了。”

    说着又补了句:“忘了问了,我明个去哪儿找你?”

    胡大兵直接发了一个位置过来。

    工友:“收到了收到了,明个见,你的号码没有换吧?”

    胡大兵:换了,我现在用这个号码138xxxxxxxx。

    工友:“得嘞,我存着了,明个到了给你打电话。”

    结束了和胡大兵的对话,工人感觉自己后背都紧张的冒汗了,就怕一个结巴让胡大兵给觉察出来了。

    套出了胡大兵现在的位置,工友就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但也不会立刻放他走,得等抓了胡大兵之后,才能酌情放他离开。

    “警察同志,老胡到底犯啥事儿了?”工友到现在也不知道警察为什么要抓胡大兵。

    当然不会有人回答他的问题,留了一个人在这里看着他,另外一个则出去跟唐队长汇报好消息去了。

    唐队长一听套出了胡大兵现在的藏身地,立即就朝孙洋竖起了大拇指,要不何正平说这小子点子多,还真不是吹出来的。

    他心里忍不住盘算,等这案子破了之后,他就寻个理由把孙洋调到刑警队来好了。这可是一员猛将,窝在派出所不屈才了吗。

    但现在不是盘算这个的时候,人找到了,当然不会等明天再抓,事不宜迟,唐队长立刻开始布置抓人任务。

    要去抓人,光靠刑警队和协助的民警显然是不够万无一失的,唐队长向特警队申请了协助,来了一大批荷枪实弹的特警。

    孙洋这还是第一次去抓凶杀嫌疑人,当然刑警队不会给他配枪,不光他没配枪,其他民警也没有,只有刑警和特警有枪。

    抓人的时候也不需要他们民警上,他们只要守在外围就行了,特警才是抓人的主力,刑警是第二梯队,他们民警是第三梯队。

    但即便是第三梯队,他们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等到了地方站在工地的外围,谁也不敢打马虎,一个比一个眼睛睁的大。

    孙洋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敢马虎和大意。

    唐队长亲自带着手下的刑警和特警们进去抓人,孙洋听到了一阵惊叫和吵杂的声音,有男的也有女的,还听到了犬吠声,那是工地上养的狗受到惊吓后的叫声。

    好一会之后,孙洋看到特警们押着一个人走了出来,由远及近,他看清了男人的长相和体型,正是胡大兵无疑了。

    孙洋暗暗松了一口气,运气不错,顺利的抓获了犯罪嫌疑人,这案子离真相大白不远了。

    警察们浩浩荡荡而来,又浩浩荡荡而走,走的时候还抓走了一个工人,这在工地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没人知道胡大兵犯了什么事,连工头想打听打听都没有门路,只得把这事报告给了老板。至于老板能不能打听到,今晚肯定没结果了,只能等明天了。

    胡大兵被抓回刑警队,下了车就直接送进了审讯室,唐队长亲自出马审问。

    这事孙洋够不上,就在外面等着,他其实也有点好奇胡大兵为什么杀人。他没接触过杀人犯,但也得承认一点,胡大兵的心理素质很好,杀了人还能冷静的把尸体捆绑了装进行李箱,然后把行李箱丢到农村的路沟里。

    完了还敢继续留在南京打工,连跑都没有跑。就冲这胆量,孙洋都相信他能干出来杀人的事儿。

    就是不知道心理素质过硬的胡大兵会不会承认自己的罪行,不过有DNA在,胡大兵不承认也得承认,证据是不会说谎的。

    ……

    刘以晴已经两天没有见着孙洋了,她知道孙洋正在协助刑警队抓杀人犯,一边担心他会有危险,一边又不敢轻易给他打电话,倒是给何正平打过几个,侧面了解孙洋现在是否安全。

    晚上入了夜,她又失眠了,躺在床上跟翻烙饼似的翻来覆去睡不着,手机拿了放,放了拿,眼睁睁看着时间过了一点,愣是没有丝毫睡意。

    真是煎熬。

    刘以晴总算体会到了警嫂的不易,当警嫂不仅生活上需要独立,心理上也需要强大。不然每次都这样紧张,早晚要崩溃。

    人一失眠就容易胡思乱想,她又想起了那些悲惨的新闻,那些在执行任务中牺牲的警察,那些因为意外而被嫌疑人误杀的警察,那些为了保护人民而牺牲的警察。

    她越想越心慌,心脏跳的噗通噗通的,像是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又在床上翻了一会,刘以晴实在忍不住了,拿起手机就要给孙洋打个电话,哪怕听听他的声音也是好的,至少知道他暂时没有危险。

    咚咚咚!

    刚拿起手机就听到了敲门声,刘以晴惊的手一抖,手机又掉回了床上。这都一点多了,谁会这么晚敲她的门?

    肯定不会是小偷,小偷来偷东西哪有敲门的。

    刘以晴镇定一想,就想到了孙洋,他虽然有钥匙,但是自己把门反锁了,他有钥匙也打不开,只能敲门喊自己。

    “以晴。”

    果然,接着刘以晴就隐约听到了孙洋的声音。

    刘以晴一骨碌掀开被子下了床,拖拉着棉拖鞋往外跑,一口气跑到门口打开了门。

    一股子夜间的寒气朝她扑来,她打了一个冷颤,看清了门外站着的男人,顾不上男人身上裹挟着一身寒气就扑上去把他抱了一个满怀。

    孙洋愣了一下,门口太冷了,他抱着她后退,退进屋子里用脚后跟踢上了门,长了胡渣的下巴在她头顶蹭了蹭:“怎么了?被我敲门吓着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9 09: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7章 杀人真相

    刘以晴摇头,声音都有点哽咽:“我担心死了,你一点消息都没有,我吓死了。”

    以往孙洋也不是没有过两三天不回家的情况,可这次是去抓杀人犯,她一想到杀人犯三个字就害怕,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满脑子都负面新闻。

    孙洋心里涌起了满满的歉疚,因为自己这份职业,总是会让女朋友担惊受怕。约定好的假期也总会因为这样那样的案子取消,而刘以晴却从来没有半句怨言,有的只是对他的担心和照顾。用一句网红用语来形容,他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才能找到刘以晴这样的女朋友。

    “对不起,我又让你担心了。”孙洋把她抱的紧紧的,让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强劲而有力,证明自己活蹦乱跳的回来了。

    刘以晴听着他的心跳,感受着他怀里渐渐传来的温度,一颗心总算落回了原位。

    小情侣俩就这样安静暖和的抱了一会,直到刘以晴不再害怕了才从孙洋怀里钻出来,皱着眉头开始嫌弃:“你都快臭了,快去洗个澡,我给你下碗馄饨面暖暖胃。”

    “是快臭了,这几天脸都顾不上洗。”孙洋见她不怕了也放了心,笑着钻进浴室。

    刘以晴去厨房做馄饨面,馄饨是现成的,面也是现成的,还有现成的鸡汤,不大会就煮好了,卧了一个鸡蛋,配了几根小青菜,一道简简单单的馄饨面被她做的色香味俱全。

    孙洋洗了澡穿着干净的棉睡衣出来就闻到了这股香味,本来还不饿的胃都开始叫器和抗议了。

    刘以晴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捧着一边暖手一边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寻常两人吃饭时也是如此,她吃的少,总是最先吃完的那个,吃完也不离桌,继续陪着孙洋吃饭说话。从前不觉得这有什么,这会深夜安静,万家灯火早已熄灭,竟也有种安静平和的幸福感来。

    孙洋吃完了一碗馄饨面,连汤都没剩一口,心满意足的吐了一口气:“还是你做的东西好吃,这几天在刑警队光吃外卖了。”

    “正好减减肥,你不正嫌自己胖了吗。”刘以晴笑着放下水杯,收拾了碗筷拿去厨房洗了。

    孙洋捏了捏自己的肚子,是真有点胖了啊。

    “别坐着了,快去刷牙。”刘以晴人在厨房,像是眼睛长在了外面,见孙洋坐着不动催促道。

    孙洋应了声,没再纠结自己的身材,去浴室刷了牙。

    孙洋好几天没在家里睡过觉了,躺在自家床上就是舒服,刘以晴也涂了护手霜上来,这会得了空她才问道:“你们抓到凶手了吗?”

    “今晚刚抓着了。”孙洋道。

    刘以晴很高兴:“太好了,那他说了为什么杀人了吗?”

    孙洋点头,没等刘以晴追问,他就把胡大兵杀人的前因后果说了。

    说起来真是一件让人唏嘘的事情,胡大兵从老家进城打工,凭借着一手装修的手艺也不少挣钱,因为一年到两头都在外面打工,见不着老婆,又想解决生理需要,就找上了小姐。

    死者就是胡大兵经常找的一个小姐,叫王春花,是云贵山区那边一个山村里走出来的女人,说是出来打工的,其实从出来就没回去过,也不想再回穷乡僻壤,更不想再跟窝囊的老公过了,时间一长就跟家里断了联系。

    胡大兵每次都找王春花,一来二去的,两人就成了彼此的姘头,反正胡大兵的老婆也不知道他在外面养姘头的事,只要每个月不缺她的钱话就成了。

    要是王春花愿意这样跟着胡大兵,也就没后来的事了,问题就出在王春花贪心不足上,两人偷偷摸摸的处了半年,王春花就逼着胡大兵回家跟他老婆离婚娶她。

    胡大兵当然不会同意,他压根没有和王春花做夫妻的想法,哪个男人会娶一个小姐当老婆。他不愿意,王春花就开始闹,还威胁他要给他老婆打电话,把两人的事告诉他老婆,看他老婆知道了还跟不跟他过。

    胡大兵只能先哄着,没哄几天王春花又着急了,又开始逼他,那晚两人刚完事,王春花旧事重提,两人一言不合争吵起来,王春花还拿起手机要给胡大兵的老婆打电话。

    胡大兵着急之下拿枕头闷在了王春花脸上,王春花哪里是一个常年干苦力活男人的对手,最后生生被闷死了。

    杀人只是临时起意,杀完胡大兵就后悔了,又后悔又害怕,害怕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第一时间用工具包里的电线把王春花捆成了一团,又用床单把她包起来,眼不见心不乱。

    可接下来该怎么办?

    胡大兵不想死,他知道这事一旦被警察知道他就是死刑,他还有儿子没养大,他死了谁给他养儿子,养父母。

    但是怎么样才能让警察不知道呢?

    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让警察知道王春花死了,只要警察找不到尸体,那肯定就不知道她死了,也就怀疑不到他身上了。

    于是胡大兵枯坐了半夜后,想到了抛尸这种主意。

    他在王春花家翻箱倒柜的没找到什么合适的东西用来装尸体,最后才想到了行李箱,把王春花装进了行李箱里。

    胡大兵也是一个胆大心细的人,接着又把王春花家干干净净的打扫了一遍,还知道不能留下自己的指纹,连床头柜都擦的干干净净的,垃圾也全都倒了。

    天快亮的时候,胡大兵扛着装着尸体的行李箱出门,骑着王春花的电动车,一路开出了城。随便找了一条路沟,挖了个坑,把行李箱埋了进去。

    抛完尸之后,他还用王春花的手机给王春花的房东一口气转了半年的房租,这样房东起码半年不会再上门收租,也就不会发现王春花失踪了。

    随后他把王春花的电动车也给卖了,又向公司辞了职,回了老家,在老家待了两个月都没敢再出来打工,直到慢慢觉得自己彻底安全了,他才敢出来务工。

    本来也没打算再来南京的,毕竟心里发虚。但去其他地方也不熟悉,正好同乡的说南京有个建筑工地要人,他两个月没挣钱了,就壮着胆子来了。

    起初还心惊胆颤的,可慢慢的就不害怕了,他觉得自己都把尸体埋的那么隐蔽了,肯定没人能发现。事实证明也的确没人能发现,新闻上都没报道过。

    尸体被发现,警察大肆寻找死者的时候,胡大兵又害怕了一阵子,他还特意跟工地请假又回了老家,并且时刻关注着这事的进展。

    结果一个月过去了,警察也没确认死者就是王春花。这事也不像刚出来的时候那么有热度了,看起来警察都放弃了。

    胡大兵觉得自己彻底安全了,于是又回了工地挣钱。

    他根本没想过抛尸那天和一辆私家车相撞会成为警察锁定他的唯一线索,那天他本来就紧张,事后也把撞车的事给忘了。警察问他的时候,他愣是差点没有想起来。

    可见刘以晴提供的线索有多重要,如果没有她的线索,怕是这案子拖个三年五载都有可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9 09: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8章 民警荣耀

    刘以晴听孙洋说完之后也是一阵唏嘘:“原来是情杀,胡大兵太冲动了,杀了王春花是解决了一时的麻烦,现在呢,他一被判个死刑或者无期,老婆孩子和父母,照样没人养。”

    孙洋叹道:“我听刑警队的人说,像这种冲动杀人的案子,每年没有十起也有八起,当时一冲动杀了人,过后才知道后悔。”

    “这样的案子就该当成一个负面典例用来让大家引以为戒,让大家都看看冲动杀人的后果,总抱着侥幸心理,当你们警察都是摆设。”刘以晴接话道。

    “说的是,等胡大兵判了,上级领导必会安排相关教育事宜。”孙洋赞同的道。

    犯罪嫌疑人抓到了,案子破了,不仅孙洋轻松了,全省的警察都跟着卸下了一个任务,且这么难的案子都让警察给破了,全省乃至全国的警察都会与有荣焉,也让那些企图犯罪的人知道,中国警察不是摆设,杀了人想不被抓到,那是痴人说梦。

    胡大兵这个案子后续的事情孙洋没有参与,自有刑警队自己的人带着胡大兵去指认杀人现场和抛尸现场,以及后续的诉卷等事宜。

    孙洋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每天依旧辗转于各个报警现场。可他如今的心态早不是当初能比的了,那时候觉得枯燥乏味的工作,如今干的津津有味。也不觉得鸡毛蒜皮的小事烦了,有时候看到在自己的调解下,重归于好的邻居或者朋友,竟也有种比破了大案还高兴的感觉。

    日子一天一天的往年关推进,外来务工的工人和白领金领们陆续放假赶回老家过年,也有出去务工的人赶着回来过年,这一出一进,倒也没让城市冷清多少,反而在张灯结彩下显得比往常都热闹。

    所里照顾孙洋,过年期间没给他排班,他得以带着刘以晴回老家过了一个团圆年。这一年对孙洋来说是一个丰收年,他收获了工作,也收获了爱情,是他前面二十五年的人生中最丰收的一个年头。

    今年同样过了一个丰收年的人还有郑军,去年这个时候他一个人窝在漏雨的老屋里,不知道以后该怎么生活,偷鸡摸狗的混日子,没想到遇到了孙洋。

    孙洋不仅给了他一份“体面”的工作,还引导他走回了正途。他一边暗地里帮警察抓违法分子,一边也不怕苦不怕累的捡破烂,存了一些钱,把漏雨的屋子翻修了一番,像有了一个新家一样。

    虽然他还是孤家寡人,可住着不漏雨的屋子,吃着五花肉馅儿热腾腾的饺子,看着热热闹闹的春晚,他就觉得格外的满足和幸福了。

    老婆是没想着再找了,不过孩子倒是有过想法,他听孙洋说过孤儿院的事,一直盘算着自己也去领养一个,儿子女儿都成,他一定会当成亲生的来养,挣钱供孩子读书,以后考大学,当个有出息的人,这样自己一辈子也算干了件伟大的事。

    这大过年的,各人有各人的幸福,各家也有各家的团圆,或一个人吃着饺子看春晚,或一家人聚在一起看春晚,家家户户都是欢声笑语的。

    孙洋带着刘以晴在家一直过到了初六才回来,和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孙洋的父母,一家人初七就登门去了何正平家商议两个小辈的婚事。

    两家长辈对彼此家的孩子都很满意,互相也觉得对方是识大体的家长,且双方都早有让两人结婚的想法,这次孙洋父母特意上门求亲,何正平夫妇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何正平还说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孙洋的实习期合同经过上级领导审批之后,同意给他提前解除,提前给他授衔了,并且鉴于他在实习期期间屡次立功的良好表现,还会给他颁发个人三等功荣誉。

    提前转正和授衔这种事也不是前无古人,更不会后无来者,但能在实习期的时候就获得个人三等功荣誉,放眼全国的公安队伍也找不着几个,孙洋可算是凤毛麟角了。

    大年初七之后,全员回到工作岗位上班,转正民警的授衔仪式订在了正月十六,这是一个好日子,天气晴朗,大地回春,即将授衔的民警们穿着正式的常服,带着警帽,等待区公安分局局长的亲自授衔。

    孙洋幻想过授衔仪式会是什么样的,也觉得自己肯定会紧张,可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他坐在公安分局的大礼堂里,看着授衔台上的警徽,忽然就平静了下来。

    现在他两边肩膀上还是光秃秃的,但很快左右两边就会被授予一杠一的警衔。警衔是国家对警务人员从警生涯的确认与肯定,更是国家给予人民警察的崇高荣耀。于别人而言,那只是一个警衔,但于警务人员而言,那就是责任和使命。

    从戴上警衔的这一刻起,人民的安全就被扛在了肩膀上,那警衔是一种提醒,提醒每一个从警人员“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青春和热血践行承诺,用责任与担当书写忠诚和荣耀。

    授衔仪式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拉开了序幕,孙洋是最后一个被授衔的,他笔直的走上了台,朝分局局长行了一个标准的警礼。

    分局局长亲手给他戴上了警衔,并在他的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给予了他肯定和厚望。随后又亲自给他颁发了个人三等功的荣誉证书,勉励他再接再厉。

    授衔仪式的最后是宣读人名警察誓言,所有授衔民警站成了两排,对着熠熠发光的警徽宣誓,声音洪亮,似能穿透礼堂的屋顶,飘向远方,飘进每一个人民群众的耳中。

    我宣誓:我志愿成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我保证忠于中国共产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法律;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严守纪律,保守秘密;秉公执法,清正廉洁;恪尽职守,不怕牺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愿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为实现自己的誓言而努力奋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 苏ICP备2022041640号-1

GMT+8, 2024-6-25 02:46 , Processed in 0.23791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