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楼主: 文如玉

『经典连载』《民警荣耀》——作者:燕归尔

[复制链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7 13:50: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1章 直捣人贩子老窝

    “孩子呢?”王大嫂问周猛。

    周猛指指后备箱:“后备箱呢,吵死了,来的时候给他灌了点东西,这会老实了。”

    “你也不怕把孩子闷死了。赶紧打开后备箱我看看。”王大嫂急道。

    周猛给宋凯使了一个眼神:“带王大嫂看看孩子。”

    “好的猛哥。”宋凯领着王大嫂去后备箱。

    中年男人也跟着一起。

    另外三个便衣民警也状似无意的凑过去,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三角站位,堵住了王大嫂和中年男人的去路。

    宋凯开了后备箱,后备箱里有他们提前准备好的纸箱子。

    “哎呀你们怎么能把孩子闷在纸箱子里,万一闷死了呢。”王大嫂一看见纸箱子就急了,半个身子探进了后备箱,伸手去抱纸箱子。

    宋凯立刻给同事们使了一个行动的眼神,另外三个同事会意,四人同时动手,宋凯和一名同事按住了王大嫂,另外两名同时按住了中年男人。

    两人皆是一愣,几秒后才想起来反抗,但已经无济于事,双手已经被反扣在后面铐上了手铐。

    “别动,警察。”宋凯沉声警告。

    王大嫂和中年男人同时双腿一软,身体狠狠抖了一下。

    宋凯给待命的同事打电话,通知他们人抓到了,孙洋就和师傅以及其他同事开车赶过来汇合。

    王大嫂和中年男人蹲在地上,被宋凯四人围着,周猛被铐在车里,三个嫌疑犯一个都没跑。

    孙洋和师傅一同下了车,张学义让人分别把他俩带上车,分开就地询问。

    孙洋跟着师傅审问王大嫂,王大嫂没坚持多大会就全招了。她虽然是个人贩子,干的是违法犯罪的事,但和穷凶极恶的杀人犯还差远了,被警察抓了后心理很容易崩溃,反而比那些杀人犯要容易审。

    根据王大嫂的交待,她们是团伙贩卖儿童,主要贩卖那些父母生了不想要的孩子,或者一些没有父母,被送到孤儿院的孤儿。

    这个团伙算上她一共八个人,四男四女,老窝在一个城中村,他们租了一个院子,现在院子里还有两个女人一个男人,另外一女两男去外地卖孩子去了,暂时不在家。

    家里还有两个孩子,一个是任暖暖,还有一个三岁的小男孩,任暖暖是被他亲爸卖过来的,三岁小男孩是前几天从孤儿院里骗出来的。

    王大嫂的交待跟中年男人的交待一样,两个人要么都没有说谎,要么都说谎了,但不管哪一种情况,他们都是要去救人和抓人的。

    至少老窝的地点他们不敢说谎。

    张学义安排三个民警先把中年男人和周猛押送回所,其他的民警和特警则一起去人贩子的老窝抓人。

    王大嫂不敢不给警察指路,按照她的指路,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才进入城中村,停在了一座院子外面。

    “是这里吗?”张学义问道王大嫂。

    王大嫂像霜打的茄子似的点头。

    张学义留下两个人看守王大嫂,剩下的人全部下车准备行动。

    王大嫂和中年男人出门前在外面上了锁,钥匙在王大嫂身上,拿着钥匙,张学义开了门,一部分人冲进去抓人,一部分人留在外面,守住了周围的院墙,防止有人翻墙逃跑。

    院子里一片漆黑,可当警察们冲进来闹出动静之后,好几个屋子同时亮起了灯,这一亮灯警察们就知道该去哪个房间抓人了,直接分头进入各个屋子里抓人。

    有特警的协助,抓人就显得轻松很多,两女一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按倒在地,迅速的铐上了手铐,一个都没捞着跑。

    两个女人住的房间内还睡着两个孩子,正是任暖暖和另外一个三岁的小男孩,两个孩子睡的出奇的沉,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被惊醒。

    孙洋不仅心里咯噔了一下,大着胆子过去探了探两个孩子的鼻息和脉跳,确定人还活着之后松了一口气。

    “师傅,还有气。”孙洋转头对张学义说道。

    张学义也松了一口气,打了一个手势:“抱着她们先撤退。”

    孙洋和同事点点头,一人抱起一个孩子先出了房间。

    其他人也已经迅速的搜查完了剩下的房间,确定院子里没有其他人了,王大嫂没有撒谎,这里只有两女一男和两个孩子。

    张学义点了三分之一人留下搜查证据,剩下的人带着人贩子回所。

    上了车,孙洋就问王大嫂:“这两个孩子怎么回事?”

    这么大的动静都不醒,莫非是吃了安眠药?

    果然,就听王大嫂交待道:“我们怕孩子哭闹,给他们喂了安眠药。”

    孙洋愤怒的想一脚踹过去,这么小的孩子就喂安眠药,也不怕有个三长两短。

    “喂了多少?”孙洋压抑着怒气问道。

    “不多,真不多,我们也怕孩子出事,他们睡到天亮肯定能醒。”王大嫂赶紧道。

    孙洋冷哼,当然不敢相信王大嫂的话,你能指望一个人贩子珍惜孩子的命?那不是搞笑么。

    保险起见,还是要先送孩子去医院接受专业医生的检查。

    张学义让孙洋把任暖暖交给其他民警,让两个有警官证的民警送孩子去医院,这样到了医院出示警官证之后就能节省不少时间。不然你说你是警察,你又没有穿警服,谁相信你是警察。

    一行民警和特警们带着人贩子凯旋而归,何正平大喜,立功是其次,重要的是抓获了几名人贩子,捣毁了一个人贩子老窝,意义之重大,堪比抓获毒贩。

    淳溪派出所今晚抓的人太多了,办案区的审讯室明显不够用了,但好在之前抓的人口供都录完了,可以暂时移送到看守所,等他们办完这个人贩子的案子再提审他们。

    孟大爷也要被送去看守所,等着他老家那边的警察过来把他接走,临上车的时候,孟大爷问孙洋:“暖暖救出来了吗?”

    “救出来了,送去医院了,应该没什么事。”孙洋说道。

    孟大爷高兴的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小孙警官,谢谢你。”

    “这是我应该的,孟大爷,我要代表警方谢谢你才对。你这次立了大功,加上上次那次,我会写一份材料出来,到时候可以给你减刑。”孙洋由衷的道。

    “谢谢。不过就算被判死刑也没有关系,这些年我虽然也后悔过当年的冲动,可我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多活了十五年已经是我赚了。”孟大爷开的很开。

    孙洋很想安慰孟大爷几句,但又不想给了他希望又让他失望,索性什么也没有说,反正他会尽量为孟大爷争取减刑。

    孟大爷是以故意伤人嫌疑人被追逃的,故意伤害罪和故意杀人罪有着本质的区别,只是对被害者造成了身体伤害,没有致使对方死亡的话,一般不会被判死刑,连无期的可能性都很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7 13:51: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2章 交待犯罪事实

    孟大爷,任兴山,周猛和他的小弟们被送走之后,审讯室一下子就被滕出来了,王大嫂及其他人贩子分别被带进审讯室开始审问。

    孙洋依旧跟着张学义,审问这伙人贩子的头头,是后来抓的两女一男中的那个男人,外地人,四十五岁,叫吴才。

    吴才如实的交待了自己贩卖儿童的经历,原来他以前就是跟着另外一个人口贩卖团伙干的,那个团伙后来被警察端了,他侥幸跑了出来。

    之后歇了两年没有再干,再之后就来了南京,拉拢了几个人重操旧业。他也算一个聪明的人,不敢明目张胆的去拐卖有父母和家人的孩子,毕竟人家一报警,警察就有可能顺藤摸瓜抓到他。

    他吸取了上一个儿童贩卖团伙失败的经验,从孤儿和那些生了孩子不想要的人家下手。一来孤儿丢了没人找,孤儿院时常丢孩子,报警的很少,基本上自己先找,找不到就算了。

    二来就是那些生了孩子不想要的人家,他们主动卖的孩子,当然也不会报警。贩卖这两种背景的孩子都比较安全。

    事实也证明吴才的选择是对的,他拉着王大嫂七人干了两年多了,从来没有被警察盯上过,自鸣得意。

    他们贩卖儿童给其他人也是自己联系下家,联系好下家后,也是自己开车去送,另外三个没有被抓到的人贩子就是去给下家送孩子去了。

    吴才说基本上他给那些孩子联系的下家都挺好的,大部分都是夫妻俩不孕不育,生不出孩子的,就想抱一个孩子养,或者说已经有了一个孩子,生不出二胎又想再要一个孩子。

    孙洋听的直翻白眼,这么说那些孩子还得感激你了?

    当然这样“幸运”的孩子有,不幸的孩子也有很多,不幸的孩子就会被卖给二道贩子,至于二道贩子会把孩子卖去哪里,吴才也不知道了。

    但是大部分被父母遗弃的孩子都是女孩,那么那些被不知道贩卖到什么地方的女孩命运其实可想而知,绝大多数都是被卖去了贫穷的山区,让人当童养媳养大,养大之后就嫁给自己的儿子,一辈子也别想再出来。

    任暖暖就是吴才打算卖给二道贩子的,八岁的女孩更好养一些,说懂事也懂事了,说不懂事过几年也不记得自己以前叫啥,家住哪里,父母是谁了。属于比较好卖的年龄段。

    幸好他们行动快,不然等到明天早上,任暖暖被二道贩子带走了,那再想找就是大海捞针了。孙洋听说过很多警察去解救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最后被活活打死的事情。去那些贫困山区解救妇女儿童,无异于火中取栗,虎穴取子。

    再说二道贩子下面还有三道贩子,四道贩子……最后孩子被卖去哪儿了,真有可能根本找不到。

    他们很难根据吴才提供的线索再去抓二道贩子,能够抓到吴才,利用吴才再把剩下三个人贩子引回来,就已经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抓捕捣毁行动了。

    这是非常现实又无奈的情况,就像抓毒贩一样,抓到了一个小毒贩,也许能牵扯出一个二级毒贩,但是再往上就很难抓到更大的鱼了。

    并且贩毒和贩人这样的事,抓了一个还有一个,抓了一批还有一批,永远都会有人贩毒和贩人。警察不敢保证能抓尽所有的犯罪分子,但是能保证遇到一个抓一个。能还社会和人民一分安全就还一分安全,能保障社会一分稳定就保障一分。

    这就是警察的职责和意义,永远站在人民群众的前面,尽最大的努力保护人民,尽最大的努力制止犯罪,将犯罪分子绳之于法。

    从吴才口中审问出另外三个人贩子去的地方之后,何正平就立刻跟当地派出所取得了联系,把这边的情况向对方派出所说明,请当地派出所协助他们抓人。

    当地派出所表示一定配合,连夜就安排了人手去蹲点。有买卖儿童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当地派出所抓人就简单容易许多。

    在这期间,有民警专门盯着吴才和王大嫂等人的手机,一旦有另外三个人贩子发来的消息或者打来的电话,就让他们回复和接听,在警察的看守下,吴才和王大嫂也不敢暗示同伴自己被抓了。老老实实的协助警察安抚同伴,没让同伴察觉异样。

    到了凌晨六点的时候,当地派出所就传来了好消息,人他们已经帮忙抓到了,一起抓到的还有一对买孩子的夫妻,被卖的婴儿也救了下来。目前小婴儿身体健康,没有危险。

    何正平大喜,真诚的向当地派出所表示了感谢,并表示天亮就派人去接人,拜托他们辛苦一下帮忙看着。

    挂了电话,何正平就把张学义叫到了办公室,派他带上孙洋,再带几个民警去把另外三个人贩子接回来。

    去外地派出所接嫌疑人这种事张学义经验丰富,闻言就领了命,想了想之后,点了几个名字询问何正平的意思。

    何正平听他点的都是所里的老人,年轻又有经验,颇为满意的道:“行,那就他们几个,孙洋没有经验,你多带带他。”

    “小孙虽然没有经验,但是个聪明好学的人,很多时候我这个师傅都要自叹不如。”张学义说起孙洋也是与有荣焉。

    何正平在心里已经把孙洋当成了未来的外甥女婿,听到别人夸他自是欣喜,但并没有表示出来,矜持的点点头:“他是一个好苗子。你们也熬了一个通宵了,先回去休息,赶着中午的时候就开车过去,辛苦一点,今天就把人带回来。”

    “行,都是会开车的,路程也不远,轮流开,夜里就能把人带回来了。”张学义计算道。

    从所长办公室出来下了楼,张学义就把孙洋和其他几个民警都叫到了一起,跟他们说了要去外地接嫌疑人的事,让他们抓紧时间回去休息,中午再到所里集合。

    宋凯和其他几个民警都有过去外地接嫌疑人的办案经验,只有孙洋是头一次,难免觉得新鲜和激动,回家的时候都是怀着激动的心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7 13:5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3章 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

    夏季天亮的早,孙洋回到江南小区才六点,太阳都已经升的老高了,他本来不想打扰刘以晴的,但想到今天还要去外地接人,不趁着这个机会见面,可能又要一两天见不上,遂去敲了刘以晴的门。

    孙洋很快就听到刘以晴警惕的声音:“谁?”

    “是我。”孙洋怕吓着刘以晴,连忙应声。

    刘以晴听到是孙洋明显松了一口气,哒哒哒的跑过来开了门。

    “案子办完了?”门打开,刘以晴立刻问道。

    孙洋摇头:“还没有,扯出了一个人贩子团伙,现在抓了几个人,还有三个人贩子在外地,中午我和师傅一起去外地把被抓获的人贩子接回来。”

    刘以晴啊了声:“昨天那个大爷是贩卖人口的逃犯吗?”

    “他不是。”孙洋进了屋,跟刘以晴把任暖暖那个孩子的可怜身世说了一下。

    刘以晴听了之后自是愤怒不已:“真的把女儿卖了?我还以为是那个逃犯夸大其词,怎么会有卖自己女儿的爸爸,他还是人吗?这样的人就该判死刑,人贩子也该判死刑,就是刑法对人贩子太宽容了,才让人贩子怎么抓都抓不完。”

    孙洋深表赞同,现在很多人都在提议加重贩卖人口罪的刑罚,不过通过死刑估计有难度,现在全世界都在取消死刑,中国刑法大概率也不会增加死刑。

    “是不是又一夜没睡?”看到孙洋双眼通过,刘以晴心疼地问道。

    孙洋点头,一分钟也没闲着,高度紧张的忙了一整夜。

    “那你再坚持一会,我去给你煮点面,你吃碗面再去睡觉。”刘以晴说着就赶紧去了厨房。

    孙洋怕自己不说话就会睡着,也跟着进了厨房,一边和刘以晴说话,一边等着吃口饭。

    “昨天那个逃犯以前就在我们小区打扫卫生。”孙洋说道。

    刘以晴大为吃惊,一拍额头道:“怪不得我觉得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天啊,他胆子好大,居然就在你这个警察眼皮底下生活。”

    “他以前不知道我是警察,后来知道了他就换地方了。上次我们捣毁的那个传销窝就是他提供的线索,这次要不是他来自首并报警,我们也抓不到那一伙人贩子。”孙洋道。

    刘以晴咦了声:“这么看他还是一个好人呢,那他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变成逃犯的?”

    “我也不知道,昨晚太忙了,没时间问他,他的案子也不归我们管,会由他老家的派出所过来把他接走,带回事发地处理。”孙洋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事呢,等得了空他再去问问。

    刘以晴叹了一口气,转而又问道:“那些被卖掉的孩子还能找回来吗?”

    孙洋摇摇头:“没有那么多警力去找,我们询问了接警平台,全市报警记录里,往前查了一年都没有哪个父母报警自己刚出生的孩子丢了,也没有哪家孤儿院报警院里的孩子丢了。你说就算我们耗费了大量的警力去把孩子找回来了,又去哪儿找他们的父母,人贩子都不知道谁是谁家的孩子了。”

    刘以晴把面条放进煮开的高汤里,蒸汽朦胧了她的双眼,只听她深深的吸了吸鼻子:“我实在无法理解那些不要自己孩子的父母,你既然不想要他,又为什么要生他?那是一个孩子啊,又不是阿猫阿狗,这样的父母真的不配为人。”

   “人贩子说他们贩卖的大多数都是女婴,我想大概是重男轻女,想要一个儿子吧。二胎生了女儿之后就让别人抱走,自己再生一个儿子,这种事情屡见不鲜了。”孙洋说道。

    在农村这真是屡见不鲜的事情了,孙洋记得在老家和他家隔着一条河的邻居,为了生儿子前面生了四个女儿,养在自己身边的只有两个,另外两个都让亲戚抱走养了。听说还有坏了之后检查出是个女儿就打掉的,不知道怀到第几胎终于生了一个儿子。

    但是儿子刚刚三岁的时候,他家邻居就因为喝多了酒从楼梯上摔下来意外死了,撇下一群孤儿寡母,妻子没两年就改嫁了,几个孩子都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由爷爷奶奶抚养着。

    孙洋当初还唏嘘了好一阵子,村子里的人都议论纷纷,说这是上天对他们的“惩罚”,谁让他们生了女儿就不要,只想要儿子,还打掉过几个小生命。

    孙洋是个唯物主义者,并不相信这些神神鬼鬼的话,但也坚信人不能做亏心的事情,更不能做违法的事情,因为法律不允许任何人侥幸。

    “你说这事我想起来了,我大学同学,跟我同宿舍的,她现在的父母就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她是被现在的父母抱养来的,至于她的亲生父母,当初抱养的时候转了几次手,想找都找不到。但我同学说她一点也不想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养父母对她特别好,她说养父母就是她的亲生父母。

    希望那些被贩卖的孩子,也能像我同学那样幸运,遇到一双真心疼爱她们的养父母,这样似乎也好过跟着一对根本不想要她们的父母。”刘以晴说道。

    孙洋颔首:“感情上来说,跟着一对疼爱自己的养父母要比跟着不要自己的亲生父母好,但站在执法者的角度,这种行为是不对的,是违法的。作为执法者,我们肯定要严厉打击这种犯罪行为,给那些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遗弃自己孩子的父母敲响警钟。”

    “那你们会抓那些卖掉自己孩子的父母吗?”刘以晴把煮好的苗条盛到一个大碗里问道。

    “全部抓回来不太现实,人贩子也记不全都有谁卖过自己的孩子,只能抓回来一部分,给予相应的处罚。”孙洋道。

    刘以晴给面条装上汤,示意孙洋端出去问道:“卖自己的孩子不算犯法吗?只是处罚不会被判刑?”

    孙洋一边端着刚刚出锅的面条往外走,一边回答道:“这个我真翻查了刑法,父母出卖自己亲生子女的,由公安部门没收非法所得,并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应追究其刑事责任。这个构成犯罪的前提是指出卖自己亲生子女而触犯刑法条款的犯罪,是受刑法调整的犯罪,比如遗弃罪。若要构成拐卖儿童罪,即使是亲生子女,也需要具有《刑法》第二百四十条规定的六种情形之一,才能构成犯罪。”

    “哪六种情形?”刘以晴拿着一双干净的筷子跟在后面询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7 13: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4章 警嫂不易

    “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拐卖妇女、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行为之一的,即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拐卖儿童罪只限于上述六种客观行为,并没有将出卖自己的亲生子女列为拐卖儿童罪的范畴。”孙洋阐述道。

    刘以晴生气:“就该把出卖自己的亲生子女也列为拐卖儿童罪,处重刑,这样看谁以后还敢出卖自己的孩子。”

    “没办法。对那些迫于生活困难、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而出卖亲生子女或收养子女的,可不作为犯罪处理。对于出卖子女确属情节恶劣的,可按遗弃罪处罚。不是出于非法获利目的,而是迫于生活困难、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私自将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子女送给他人抚养,包括收取少量‘营养费’、‘感谢费’的,属于民间送养行为,不能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孙洋又给刘以晴补充道。

    刘以晴都开始磨牙了,把筷子重重的放到装着一大碗面条的海碗上:“有时候法律条款就是太妇人之仁了。该重刑的不重刑,就是在纵容犯罪。”

    孙洋失笑,拿起筷子挑了几根苗条吹了吹塞进嘴里,顿感即将睡着的五脏六腑又活了过来。

    “你笑什么,我哪里说的不对吗?”刘以晴横眉竖眼的瞪着孙洋。

    “没有。”孙洋的求生欲很强:“你说的都对,我也在等着刑法改革,期待刑法对贩卖妇女儿童罪实行重刑的那一天。”

    听到这话,刘以晴脸色稍缓,催促道:“快点吃吧,吃完赶紧回去睡觉,几点出发,我定闹钟叫你。”

    “中午去所里集合,十二点吧。”孙洋塞了一嘴的面条,含糊不清的道。

    刘以晴看了下时间,还能睡四五个小时,虽然不可能睡饱,但总比不睡的好。等孙洋连面带汤,吃完了一整碗面条和她特意放的两个荷包蛋之后,她就把孙洋赶回去睡觉了。

    孙洋吃饱喝足又开始犯困,揉着眼睛回了自己家,都没有洗漱,倒头就睡着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中午,刘以晴提前半个小时把他叫醒,让他洗漱完去她家吃饭,吃了饭再去所里集合。

    孙洋感动的不行,抱着刘以晴又亲又啃的,刘以晴娇羞着跑走了。

    中午在刘以晴这里吃了一顿饱饱的午饭,去所里集合的时候还带上了刘以晴做的糕点,这是刘以晴怕他在路上饿特意做的。

    孙洋叮嘱她晚上锁好门窗,有事立刻报警之后才提着食盒,骑着电动车去了所里。

    他是最后一个到的,他刚到就被师傅催着去换了警服,然后上车出发了。

    这次去外地接人,一共要接回来三个人贩子和一个女婴,故而所里派了六个正式民警,开了两辆警车,一辆空间大一点的SUV,一辆大众常用警车,足够把三个人贩子外加一个女婴接回来了。

    目的地是徐州市下辖的一个县城沛县,全程需要行驶五个小时,路途并不算远,还没有出省,不过徐州市位于江苏省的西北部,与安徽省接壤,是江苏和安徽两省的交界处,距离南京已经算较远的一个地级市了。

    孙洋和师傅以及宋凯一辆车,路上的时候孙洋和宋凯轮流开车,没让上了年纪的张学义开,半路的时候孙洋拿出刘以晴做的糕点给师傅和宋凯尝尝。

    刘以晴做了一些绿豆糕,绿豆糕解暑又清凉,最适合天气炎热的时候吃,做的形状也不拘一格,有五角星,有心形,还有一些可爱的动物形状,卖相就非常好。

    宋凯哎呦了声:“这是哪个心灵手巧的姑娘给咱们孙警官做的爱心绿豆糕啊。”

    “我女朋友做的。”孙洋嘿笑着挠挠头,却难掩幸福。

    宋凯捏了一块放进嘴里,入口即化还不粘牙,也不甜的齁人,算是他吃过的绿豆糕里比较好吃的了,赶得上南京一些老字号的手艺了。

    张学义尝了一块也是赞不绝口,到了他这个年纪就要注意饮食了,甜的东西不敢多吃,但这绿豆糕做的甜度适中,他能吃好几块。

    “你小子有福气啊,看这手艺肯定也是一个特别会做饭的姑娘吧。”宋凯又往嘴里塞了一块,异常羡慕。

    “她是一个美食作家,是比较会做饭。”孙洋说道。

    “美食作家?”宋凯一下子想起来什么:“就是上次你在抖音上发的那个扶贫的作家吗?”

    孙洋点头:“对,就是她。”

    “行啊。”宋凯一拍孙洋的肩膀:“没看出来你小子动作挺快啊,这才多久就把人家姑娘追到手了。”

    “那个时候她已经是我女朋友了,你还记得教科书式之法的事情吧。”孙洋问道。

    “当然记得。”宋凯恍然:“你女朋友就是她啊。你还真是有福气,我跟你说,现在你嫂子就经常看她的美食文章,跟着里面学做菜,还别说,真做成功过几道菜呢。”

    孙洋与有荣焉的点头:“我也觉得自己是走了狗屎运了。”

    “那你可要好好对人家,给咱们警察当媳妇的女人都不容易。你看我们一忙就是好几天不着家,着家了就是睡觉,家里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媳妇操心,我有时候真觉得对不起我媳妇。

    我媳妇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家庭,也经常累的跟我吵架,甚至提过离婚,但每次都只是嘴上说说,反而我有时候太累了跟她抱怨不想再当警察的时候她还会安慰我。”宋凯说起自己的媳妇也是一脸的愧疚和感激。

    张学义插了话,赞同地道:“小宋说的没错,警嫂比咱们警察还难当。我记得那会我和我媳妇刚结婚没多久,我去外地接嫌疑犯,我媳妇突发阑尾炎,自己打的120,自己进的手术室。她生孩子的时候我正在出警,等我赶到医院,她都进产房了。

    这几十年我的时间都奉献给人民群众了,我媳妇的时间都奉献给我了,她父母生病是她一个人忙前忙后,我父母生病是她一个人忙前忙后,孩子生病也是她自己。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了,等我退休了,我就什么也不干,专门陪她,把亏欠她的都补回来,不能让她白白跟了我一辈子。”

    孙洋听的神色动容,心里也更加坚定了以后要好好对待刘以晴的信念。

    警嫂和军嫂,大概是所有妻子中最不容易的两类妻子了,也正是因为她们的丈夫为国家和人民付出,她们又为自己的丈夫和家庭付出,无怨无悔,所以她们才被尊称一声嫂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7 13:53: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5章 老实夫妻

    两辆警车行驶了五个小时后,终于进入了沛县地界,按照导航又行驶了半个多小时才抵达沛县的一个一级派出所。

    两边派出所早就沟通过了,这边派出所知道会有兄弟单位的警察过来接人,早早就等着了。先领着他们去确认了嫌疑犯,确认过之后就招呼他们去食堂吃饭,食堂都特意给他们留了晚饭。

    张学义代表淳溪派出所向兄弟单位表达了感谢,并把特意从南京带来的土特产送给他们,感谢他们帮忙抓人。

    大家都很客气又很真诚,一顿饱餐之后就相互熟悉了,居然还有人认出了孙洋,问孙洋是不是最近小有名气的那个教科书式之法的民警。

    孙洋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没想到自己会被认出来了。

    “哥们你真是厉害啊,我们所长都时不时的拿你当榜样让我们向你学习。”认出孙洋的民警搂着他的肩膀笑道。

    孙洋谦虚的笑了笑,问道:“那对打算买孩子的夫妻怎么处理的?”

    “还没处理呢。”民警道:“先给他们录了口供,不知道你们还要不要再问问,就先关在办案区了。”

    说起了正事,大家都打起了精神,张学义道:“先给我看看他们的口供吧。”

    民警就去把夫妻俩的口供拿过来给张学义看。

    张学义看了一遍,口供录的非常清楚,已经没有再审问的必要了,就道:“有这两份口供就行了,剩下的该怎么处罚你们就怎么处罚吧。”

    他们只需要把三个人贩子和被卖的女婴带走就行了,至于打算买孩子的夫妻,就不归他们管了,该由这边的派出所处罚。

    那对夫妻也被关了挺长时间了,按照规定他们不能关押超过24个小时,既然张学义说口供可以,这边派出所就立即对夫妻俩做了相应的处罚。

    夫妻俩也够不上贩卖儿童罪,连拘留都够不上,顶多只能罚钱,在经济上采取惩罚措施,估计经历过这次的事情之后,他们也不敢再从别人手里抱养孩子了。

    夫妻俩交了罚款被放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孙洋等人把三个人贩子带上车,夫妻俩的视线恋恋不舍的看着被孙洋抱在怀里的女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该上厕所的上个厕所,准备准备我们回去了。”人贩子被带上警车后,张学义对孙洋等人说道。

    大家陆续去上了一个洗手间,放放水,免得半路上再去服务区找厕所,耽误时间。

    孙洋是最后一个去的,他把孩子交给了宋凯,然后快速的跑卫生间解决了小便。

    出来的时候就被那对夫妻给堵住了去路,孙洋疑惑的看着夫妻俩。

    夫妻俩看起来都是老实巴交的人,孙洋听说夫妻俩都是在家务农的农民,是下面一个村子的,因为不孕不育无法生育,就想着从外面抱养一个孩子,谁知道运气不好被警察抓了。

    他们也不知道那两男一女是人贩子,人贩子自然不敢说自己是人贩子,就说是亲戚家生的孩子不想要了,让帮忙找个靠谱的人家,收取一点营养费什么的。

    “警察同志,我们想问问那个孩子是被拐卖的吗?”夫妻俩中的丈夫小心翼翼的问道,脸上带着愧疚和抱歉。

    别人不要的孩子,和被拐卖的孩子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别人不要的他们领回家养,还算变相当了一回好人,可要是买了被拐卖的孩子,那就是造孽了,夫妻俩想想都觉得对不起孩子的亲生父母。

    孙洋似乎明白了他们内心的愧疚,于心不忍的道:“不算被拐卖,是孩子的亲生父母嫌弃是个女孩不要了,卖给了人贩子。”

    夫妻俩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深深同情那个差点成为他们女儿的孩子,妻子不忍心的问道:“那你们把她带回去,她的父母还是不想要她怎么办?”

    丈夫也担心的道:“她的父母会不会再次把她卖给人贩子?”

    夫妻俩没有孩子,所以对小孩格外的疼惜,一想到那个女婴极有可能会被父母再次卖掉,他们就心疼的不行。

    但是这两个问题孙洋都无法回答他们,他既不知道孩子的父母会不会要她,也不知道要了之后会不会再次卖掉,可不管怎么样,他们的职责就是要把孩子送回亲生父母身边,而不能私自帮助孩子找一个养父母。

    “我们找到她的父母后,会对她的父母进行处罚和教育,相信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会好好对待亲生女儿。”孙洋只能这么宽慰这对夫妻。

    夫妻俩唉声叹气,妻子小声道:“他们不想要可以给我们,我们一定会当亲生女儿疼爱和抚养。”

    丈夫听到了妻子的嘀咕,吓的赶紧拉了拉妻子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在警察面前胡说八道。

    孙洋只当没有听见,绕过他们去和师傅汇合了。

    宋凯把孩子给了他,一边启动车子一边问道:“他们堵着你干什么?”

    “问了下这孩子的情况。”孙洋说道:“他们怕孩子是被拐卖来的,我说是父母遗弃的,他们心里好受了一些,又担心我们把孩子送回去之后,她再次被父母遗弃。”

    宋凯闻言也叹了一口气,同情的看了小女婴一眼,小家伙睡着了,根本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天真又无邪。

    希望把她送回去之后,她的亲生父母能把她留在身边养育吧。

    回去的路上依旧用了五个小时,抵达淳溪派出所的时间已是十二点,三个人贩子被分别关进了办案区,只有孙洋怀里抱着的孩子无处安放。

    张学义道:“明天把她的父母带过来,让他们把孩子领走。今天晚上辛苦一点,轮流看着吧。”

    已经十二点了,离天亮没几个小时了,小娃娃也特别乖,吃饱了就睡,这会就刚睡着,估摸能一觉睡到天亮,于是孙洋就把孩子带去了宿舍,和同事们轮流看顾着。

    所里的民警就属孙洋最年轻,其他的民警再年轻的都是孩子的爸爸了,带孩子也颇有经验,倒是用不上孙洋了。

    孙洋索性把孩子交给同事们就跑出来找张学义了,张学义正在抽烟,见他来了给他扔了一根,孙洋点上,和师傅并肩坐到台阶上。

    “师傅,医院里的任暖暖和那个三岁的男孩怎么办?”孙洋第一次办这种案子,不清楚都是怎么安排受害小孩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7 13: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6章 思想教育

    张学义吐出一口烟雾说道:“任兴山以获利为目的把自己的孩子卖给人贩子,已经构成犯罪了,被判刑是板上钉钉的事,明天我们先试着联系任暖暖的妈妈,如果能联系上最好,可以让她妈妈把她接走,要是联系不上,就只能送去孤儿院了。至于那个小男孩,本就没有父母,也只能继续送回孤儿院。”

    “任暖暖的妈妈应该好联系吧,任兴山肯定知道前妻的联系方式。”孙洋闻言说道。

    张学义摇头:“说不准,哪个女人离开了赌鬼前夫,不想着一刀两断,我看八成任兴山也不知道怎么联系前妻。”

    孙洋心里微微一沉,要是联系不上,任暖暖就成孤儿了,等待着她的命运就是被送去孤儿院。

    叹了一口气,孙洋又想到了那个小男孩,问道:“师傅,要是有人愿意领养那个男孩,是不是就不用把他送回孤儿院了?”

    “谁愿意领养?”张学义摇道:“孤儿院的孩子被领养的极少极少。”

    孙洋心念一动:“师傅,沛县那对夫妻呢?他们无法生育,都愿意给钱抱养一个孩子,应该也愿意领养吧。”

    张学义闻言咦了一声,深深地看了孙洋一眼:“这还真有可能。”

    “那我能不能联系那对夫妻,问问他们的意愿?倘若他们愿意领养,那不是两全其美吗?”孙洋激动的询问师傅。

    “当然能,你问问吧。要真能给那孩子找个靠谱的养父母,也算我们功德一件。”张学义笑着点头。

    孙洋大喜,暗暗把这件事记下了,等明天就找沛县派出所问问那对夫妻的联系方式。

    “行了,回去睡觉吧。要忙的事情还多着呢,先养足精神。”张学义拍了拍徒弟的肩膀说道。

    孙洋点头:“那我回去了,师傅你也早点回去。”

    带回来的人贩子自有其他民警看管,孙洋他们都可以回家补个觉。

    回到江南小区,孙洋就没有再去敲刘以晴的门了,直接回了自己家睡觉,一觉睡到了早晨七点,神清气爽的起了床。

    他洗漱完出门也没有去敲刘以晴的门,而是下楼先去买了两份早点,回来才敲了刘以晴的门。

    看到孙洋提着早点站在门外,刘以晴问道:“你刚回来吗?”

    “没,昨晚就回来了,太晚了就没有打扰你睡觉。”孙洋进来后推她去刷牙:“我买了早点,快去刷牙出来吃。”

    刘以晴哦哦点头去刷了牙,出来后询问孙洋昨天去接人的情况。

    “人和孩子都接回来了。”孙洋说道。

    “那孩子怎么办?”刘以晴问道。

    “今天会去把孩子的父母带回来,让他们把孩子带走。”孙洋道。

    刘以晴点头,又问了任暖暖和那个三岁小男孩的事。

    孙洋就把昨晚和师傅说的打算告诉了刘以晴。

    刘以晴也觉得孙洋说的法子可行,那对夫妻没有自己的孩子,八成会愿意领养那个小男孩。

    “他们住在哪家医院?我今天没事,可以去看看他们。”刘以晴自小父母就不在了,十分同情和她有着同样遭遇的孩子。

    孙洋就把任暖暖和那个孩子住的医院和病房号告诉了刘以晴。

    饭后孙洋就去上班了,刘以晴在家做了两个小蛋糕之后才带着去了医院。

    昨晚从沛县接回来的三个人贩子的笔录已经做完了,三人被连夜送去了看守所,等待他们的将是法院的审判,不过在这之前还需要经过几次提审,检察院受理,法院受理排期才能开庭审判。

    孙洋刚到所里就跟着师傅去乡下带人了,要带回来的是那个女婴的父母,所里其他同事也按照人贩子交待的地址和人家去带人了,虽然那些不想要自己孩子的父母卖掉自己的孩子没有构成贩卖儿童罪,但还是要有一个算一个的带回来处罚教育。

    女婴的父母很顺利就被带回了所,一路上这对夫妻都很害怕和紧张,生怕警察把他们抓去坐牢,一个劲儿的认错,显然是吓坏了。

    路上的时候孙洋也不想与这对夫妻多说,张学义更不想单独教育他们,等把所有能找到的遗弃过自己孩子的父母全部带回来之后,再统一教育和处罚。

    这种事当然要留给教导员,论给别人做思想教育工作,还是教导员专业。所里也有专业的法制员,再让法制员给他们普普法,让他们认识到遗弃自己孩子的严重性,多方敲打敲打,总是会有一些效果的。

    所里把最大的一间会议室都腾了出来,放了一排排椅子,将这些人全部集中到了一起,一共找到八对夫妻,十六个人坐在一起,一个比一个规矩,全都像霜打的茄子似的不敢抬头。

    孙洋这会没事,也过来旁听,想听听教导员怎么跟这些狠心的父母上课。

    教导员和法制员没多会就一起走进了会议室,一看到有更大的官进来了,十六人纷纷再次把头低了下去。

    教导员对待这群父母也没什么好脸色,随手往会议桌上一拍,声响不大,可在落针可闻的会议室里惊起了不小的动静,尤其是在十六人的心里,心脏仿佛都被人用力捏了一下。

    “全都抬起头来。”教导员板着脸,非常威严。

    十六人紧张又害怕的抬起了头,视线却不敢与教导员对视,可教导员那一身警察常服,那头顶象征着法律和正义的警徽令人视之刺眼。

    教导员是刻意换了一身常服过来的,就是要让这些人意识到警察的威严和法律的威严,绝不是谁都能挑衅和随意踩踏的。

    “知不知道贩卖自己的孩子是犯罪?”教导员沉声问道。

    十六人集体摇头,一个女人大着胆子忏悔道:“领导,我知道错了。我一时糊涂才抛弃了自己的孩子,可我真没有贩卖儿童,我就是怕别人不肯好好对待我的孩子,我才问对方要了钱,想着花钱买的东西,总比不要钱的东西多在乎一些……”

    女人的声音越说越小,说着说着自己就哭了。

    其他女人也跟着附和:“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就算不想要,那也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也希望别人能好好疼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7 13: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7章 一部电影

    教导员都气笑了:“你们这些亲生父女都不想要她们,却指望非亲非故的养父母疼爱她们?你们不仅法盲,还很无知。知道有一种罪名叫遗弃罪吗?”

    十六人脸色苍白的摇头,他们哪里知道,生了孩子不想养送给别人的事又不是只有他们这么干,谁知道这是违法的啊。

    教导员朝法制员一点头:“那就让我们法制员给你们普普法,告诉你们什么是遗弃罪。”

    法制员上前走了一步,打开刑法,照着上面念道:“遗弃罪是指负有扶养义务的人,对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拒绝抚养,情节恶劣的行为。

    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听要坐牢,十六人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尤其是女人们,吓的腿都软了,一个个哭着认错,求教导员不要抓她们去坐牢,她们还有孩子要照顾。

    教导员不为所动,继续对法制员道:“再给他们普及普及什么叫拘役和管制。”

    法制员颔首,接着普法:“拘役是指短期剥夺罪犯人身自由,就近拘禁并强制劳动的刑罚。期限为1个月以上6个月以下。管制是指对罪犯不予关押,但限制其一定自由,依法实行社区矫正。期限为3个月以上2年以下。”

    别说一个月了,就算只进去坐一天牢,这些人想想也都害怕的不行,后悔的肠子都悔青了。

    教导员一点也不同情他们,沉声道:“你们把孩子卖给人贩子,从中获取了报酬,别说遗弃罪,贩卖儿童罪都够得上了。”

    “我不知道她是人贩子,领导,我真不知道啊。我冤枉,我怎么会把自己的孩子卖给人贩子。”一个女人泣不成声的喊道。

    人贩子当然不会告诉这些夫妻她们是人贩子,这一点人贩子自己也承认了,这些夫妻事先都不知道自己把孩子给了人贩子。

    这也是无法给他们定罪的原因之一,而遗弃罪的规定又有些笼统和模糊,真想给他们定遗弃罪也没那么容易。

    “一句不知道就能抹掉你们身为亲生父母遗弃孩子,对孩子造成的身体和心理上的伤害了吗?动物尚且存有舔犊之情,你们生而不养,岂不是连动物都不如?”教导员冷着脸教训。

    孙洋暗忖教导员说的真委婉,就该直接骂这些夫妻禽兽不如。

    这些夫妻当然也知道教导员其实就是在暗骂他们禽兽不如,一个个低头捂脸,掩面哭泣。

    “你们把孩子送给别人,托付别人帮孩子找一个可靠的养父母,怎么就知道别人会履行承诺,怎么就想不到对方有可能把孩子卖给人贩子,再由人贩子把孩子卖到贫苦的山区,给别人当童养媳,一辈子也别想再摆脱残忍的命运。”教导员的教育还在继续。

    “不妨告诉你们,据那些人贩子交待,有一部分孩子他们给找了养父母,但还有一部分孩子被他们卖给二道贩子了,那些二道贩子把孩子卖给了谁,卖去了哪里,他们一概不知。你们想想自己的亲生孩子现在正生活在煎熬当中,你们的良心不会疼吗?”

    随着教导员的教育,别说女人们哭成了泪人,男人们也全都红了眼眶。

    孙洋暗忖教导员不愧是教导员,教育起人来就是厉害,这些话说的太诛心了,他可以想象的到,以后在无数个夜不能寐的夜晚,这些夫妻都会承受心理上愧疚的煎熬,这将会是他们一辈子的心结和悔恨。

    教导员是存了必须要严厉教育这些人的心思,一番语言上的教育和批评之后,又让法制员给他们播放了一部电影,一部拍摄被拐卖妇女儿童悲惨生活的电影,非常有教育意义。

    孙洋也是第一次看这种电影,同样看的认真。

    电影讲述的是两个女孩的被拐卖后的故事,一个是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一个是年仅十三岁的小女孩。

    女大学生是被拐卖的,小女孩则是被狠心的父母因为家庭贫穷,养不起那么多孩子,从而选择把她卖了,换钱养育弟弟的。

    大学生和小女孩被卖到了同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偏远的山区,村庄四周都是连绵不绝的群山,别说陌生人了,就算是从小生活在山村里的人,出了自己的村子都会迷路,更别提被卖进来的人了,更是一辈子都别想出去。

    大学生被卖给了一家人当媳妇,可怜的大学生被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糙汉子给糟蹋了。而小女孩比她还惨,被卖给了一户人家的傻儿子当童养媳。不等小女孩长大,就被傻子强奸了。

    两个女孩,同样的命运,被虐待,被殴打,被强奸成了她们的家常便饭,只要她们敢反抗,换来的就是一顿毒打,大学生有一次被打惨了,断了腿,从此之后落下了残疾,成了一个瘸子。

    从一开始拼了命的反抗,到后来的屈服和任命,大学生和小女孩经历了无数次的虐待和殴打,在她们的身体和心理上都留下了深深的伤疤。

    这样过了一年之后,小女孩怀孕了,年纪十四岁就怀孕,对小女孩的身体是一种极大的伤害,怀孕不到八个月就早产了。

    山村里生孩子都是靠接生婆,接生婆接生风险极大,小女孩又太小,生了很久也生不出来,眼看着孩子就要憋死了,小女孩的公婆决定剖腹把孩子拿出来。

    于是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接生婆对小女孩采取了剖腹产,结果小女孩生生因为疼和失血过多而死了,被剖腹拿出来的孩子因为还没足月,养了一个月不到就夭折了。

    这件事成了压倒大学生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恨把她和小女孩卖到这里的人贩子,更恨这里像没有开化的畜生的人们,她开始谋划一场谋杀,要替自己和小女孩报仇。

    于是在小女孩死后一百天的晚上,大学生趁着丈夫睡着的时候,一刀捅穿了他的心脏,又冲进了公婆的房间,乱刀砍死了公婆。

    接着她又提刀去了买小女孩的家,如法炮制的砍死了那对夫妇和傻子。

    电影的最后是大学生一身鲜血淋漓的跪在小女孩的坟前,用那把砍死了她们仇人的刀割腕自杀,鲜血浸透了小女孩坟前的土地,大学生倒在了坟前,面带微笑。

    镜头渐渐拉远,小女孩的坟和大学生的尸体逐渐变成了两个黑点,太阳升起的时候,阳光照亮了坟墓和冰凉的尸体。阳光下仿佛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手牵着手,一步步走出了这个山村。

    整部电影都是压抑和悲凉的,一屋子的哭泣声震耳欲聋。

    孙洋红了眼眶,暗暗发誓,只要他还一天当警察,就一天不会放过人贩子,见一个抓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7 13:57: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8章 帮忙找领养家庭

    “你们以为这只是一部电影吗?不,这不是电影,这是根据真实案例拍摄的纪实片。无数个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都正在和电影里的两个女孩一样,正在遭受着虐待、毒打和强奸。而你们,就是原罪,就是毁掉你们孩子一生的罪魁祸首。

    也许在法律上无法判你们犯罪,可在道德上,你们是罪大恶极的犯罪者。正是因为有你们这些重男轻女,封建顽固的父母,才有了千千万万个女孩的悲剧。你们给人贩子提供了市场和资源,你们才是刽子手。”

    教导员深恶痛绝的总结,就算不是警察,在这种事情上,也无法原谅这些刽子手,这些人,全部都是推动犯罪的助力。

    男男女女的哭声快要掀翻屋顶,一个女人噗通跪在地上:“领导,求求你告诉我我的女儿被卖到哪里了,我要去找她,我不能让她被人那么糟蹋。”

    有了这个女人的带头,其他女人纷纷跪下哀求。她们一想到自己的女儿长大以后也会被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对待,她们就忍不住想给自己几个嘴巴子。

    不仅女人们下跪哀求,男人们也跟着跪下来哀求,他们也后悔了,恨自己不该重男轻女,更恨自己遗弃女儿。

    他们的表现令教导员十分满意,能让他们后悔,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今天的目的就达到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教导员叹了一口气,说道:“人贩子并没有记录你们的孩子都被卖到了什么地方,更别提那些卖给二道贩子的孩子了。”

    言外之意就是他们想找回自己的孩子基本上没有可能。

    只有一个孩子比较幸运,教导员给孙洋使了一个眼神,孙洋会意,出去把那个孩子抱了进来。

    孩子正在闹人,被孙洋抱进来的时候还在哭,听到孩子的哭声,在场的父母们全都揪起了心,脸上既心疼又期待,期待这个孩子是自己的。

    孙洋也没有故意吊着他们,把这个孩子被人贩子买回来的日期说了一下,让在那一天卖孩子的父母出来。

    一对父母立刻激动的走了出来,女人激动的哭起来,伸手就把孩子从孙洋怀里接了过去,确认过长相之后哭的更厉害了:“是我的孩子,这是我的孩子。宝宝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再也不遗弃你了。”

    女人的丈夫也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一个劲儿的跟孩子道歉。

    孩子也许感受到了父母的气息,本来还在哭,被妈妈一抱进怀里就不哭了。

    其他人见此又默默的哭起来,这不是他们的孩子,他们的孩子找不回来了。

    一想到这里,他们就像被人架在火上烤一样痛苦和煎熬。

    今天把这些人全都带回来的目的之一是教育和批评,目的之二则是处罚。光教育和批评是没有用的,人的忘性大,现在满心悔恨,也许过一段时间就忘记了。必须给他们一个深刻的处罚,才能让他们不敢再犯。

    没收非法所得是基本的,另外还对他们进行了罚款,以及管制,每天都要去社区接受思想矫正,为期三个月。期满之后如果表现良好就算矫正成功,否则继续社区矫正。

    相较于坐牢,罚款和社区矫正对他们而言绝对算得上从轻处罚了,一个个感激涕零的交了罚款,如蒙大赦的离开了派出所。

   孙洋把人全部都送走之后,回到办公室喝了一杯水,然后重重的吐出一口闷气。那部电影看的他心情极度压抑,到现在还没有调整过来。

    张学义正忙着整理诉卷,抬头看了徒弟一眼:“人都走了?”

    孙洋闷闷的嗯了声。

    张学义就知道他情绪受影响了,到底还是刚当警察,经历过的案子太少,情绪才会这么容易起伏,想他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后来见识过的犯罪分子多了,见过的可怜受害人也多了,就渐渐没那么容易感性了。

    “忙完就联系联系沛县那边,问问那对夫妻愿不愿意领养孩子吧。不能总让孩子住在医院里。”张学义给他找了一个调整情绪的活。

    孙洋想起了这事,一下子来了精神,风风火火的跑出去问所长要来了沛县派出所的电话,赶紧就拨打了过去。

    表明身份后,对方客气的询问孙洋有什么事。

    孙洋就说想要一下那对夫妻的联系方式。

    对方民警以为孙洋要找那对夫妻再了解案情,就把联系方式给了他。

    孙洋拿到了联系方式,立刻按照号码拨打过去。

    接电话的是一个男人,孙洋听的出来是昨天晚上跟他说过话的那个男人,于是问道:“你是朱国茂吗?”

    “我是啊,你是哪个?”朱国茂问道。

    孙洋道:“我是南京市高淳区淳溪派出所民警孙洋,昨天晚上我们见过面。”

    朱国茂先是大吃一惊,旋即才听出这声音耳熟,略微一回忆就把声音跟脸对上了号,忙不迭的紧张道:“警察同志,你给我打电话,是不是还需要我们夫妻配合调查?”

    听出了朱国茂的紧张和不安,孙洋笑了声:“朱大哥不用紧张,和案子的事情无关。”

    听了这一声大哥,又听了这话,朱国茂提着的心悄然落了回去,说话也染了几分随意:“那不知道警察同志有什么事?”

    朱国茂是纳闷的,既然不是案子的事情,那警察找他还能有什么事?

    “想问问朱大哥和朱大嫂有没有领养孩子的想法。”孙洋开门见山的说道。

    朱国茂闻言先是一愣,而后才反应过来,激动地问道:“是不是那个女娃娃的父母还是不想养她?我们愿意啊,警察同志你放心,我和我媳妇肯定会把孩子当成亲生的养,我们两口子虽然没什么钱,但养活一个孩子肯定没问题,不会让孩子吃不上饭。”

    探了朱国茂的口风,知道他有领养的想法,孙洋才接着道:“不是那个女娃娃,在我们警方的教育和批评下,女娃娃的父母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已经把孩子接回家了。”

    朱国茂一听不是之前的女娃娃也没失望,反而高兴的道:“那就更好了,孩子跟着亲生父母总归更好。”

    孙洋越听越觉得朱国茂是个老实的,便道:“我们这次抓获人贩子,还解救了一个小男孩,已经三岁了,原本就是一个被父母抛弃的孤儿,也没办法找到他的父母。要是没人领养,我们就只能把他送回孤儿院。我就想到了朱大哥,特意打电话问问朱大哥的意思,是不是愿意领养这个男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7 13: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9章 寻人启事

    朱国茂听完孙洋的话之后都傻眼了,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他和妻子结婚十年无子无女,看了无数医生也不管用,想着抱养一个别人家的孩子还黄了,现在有人问他愿不愿意领养孩子。那还用问吗?当然是一百个一千个愿意。

    “愿意,愿意,我们愿意。”朱国茂连声表达了自己激动的答案,本来能抱养一个女孩他们就很知足了,现在有个男孩给他们领养,他们只差给孙洋磕头了。

    孙洋听到朱国茂的答案后松了一口气,他还怕朱国茂会嫌弃孩子三岁了呢。

    “那你和朱大嫂商量一下,尽快带着户口本和身份证过来办理领养手续。”孙洋说道。

    “行行行,我们明天就坐车去南京,我们到了去哪儿找你?”朱国茂问道。

    孙洋道:“这个就是我的手机号码,我等会把地址发给你。”

    朱国茂连声说好。

    挂了电话后,孙洋就用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把派出所的地址发给了朱国茂。

    朱国茂很快回复收到,又说了一连串感谢的话。

    给小男孩找到了愿意收养他的家庭,孙洋心里也挺开心的,现在就差找到任暖暖的妈妈了,这件事已经有同事去联系了,不过好像还没有消息。

    回到办公室,孙洋就把朱国茂夫妇愿意领养小男孩的好消息告诉了张学义。

    “明天就来?”张学义失笑:“领养手续复杂着呢,光拿身份证和户口本可办不了。”

    孙洋啊了声,一拍额头:“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领养证也不是我们派出所办。”

    “是啊,你打电话到民政局专管这一块的问问需要什么手续,别让人家白跑一趟。”张学义说道。

    孙洋点头,赶紧给民政局打了一个电话,问清楚了领养孤儿需要的手续之后,又给朱国茂发了一条短信,把收养人需要准备的资料都发了过去,让他和媳妇准备齐全了再过来。

    朱国茂自是又发了一连串的感谢过来。

    刚把这事做完,医院就打电话过来了,意思是任暖暖和小男孩不需要再住院了,让派出所过去把人接走,给需要住院的病人腾床位。

    接电话的宋凯去请示了何正平,问问两个孩子移送到哪里。

    何正平就把孙洋也叫来了办公室,问他有没有找到领养小男孩的家庭。

    “找到了,对方非常愿意领养小男孩,等准备好收养需要的材料后就过来办理手续。”孙洋汇报道。

    何正平听了也很高兴,便道:“那这样,小男孩先送回原来的孤儿院。任暖暖的话先送到了未成年救助站,等找到她妈妈后,让她妈妈把她接走。”

    “找不到怎么办?”孙洋问道。

    何正平很无奈:“找不到就只能被福利院收养了。”

    救助站不可能一直养着一个孩子,只能送到公办的福利院。

    孙洋心里不好受,问旁边的宋凯:“还没联系到任暖暖的妈妈吗?”

    “没呢。任兴山说他和前妻早就不联系了。我们试图通过户籍地址联系,让当地派出所帮忙跑了一趟,得到的答案是任暖暖的外公外婆不在世了,老家前两年就没人住了,邻居们也不知道任暖暖妈妈的联系方式。”宋凯很无奈的说道。

    孙洋暗道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中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没头没绪去哪儿找。

    难道任暖暖的命运就只能去福利院了吗?

    孙洋还想再试试,遂请示道:“所长,我们能不能通过抖音、微博、微信等媒体方式寻找任暖暖的妈妈?”

    宋凯眼睛一亮,他觉得可行,毕竟媒体的力量不容小觑,人民群众的力量更不容小视啊。

    “所长,我赞同孙洋的提议,我们所的抖音号每次一发东西,点赞都是百万起步,我们可以发动粉丝们转发寻人启事,相信比我们大海捞针要有效果。”宋凯立刻道。

    何正平想了想之后叮嘱道:“寻人启事可以发,但不要提任兴山被抓的事情,后面我们要和古柏派出所联合行动抓赌,不能提前泄露任兴山被抓的消息。”

    “所长放心。寻人启事就写我们抓了一伙人贩子,任暖暖是我们从人贩子手里解救的被拐卖儿童,可以吗?”孙洋请示道。

    “可以。”何正平颔首:“抓获人贩子的案子分局本来也打算报道出去了,借这个由头正好。”

    得了何正平的首肯,孙洋和宋凯才一起走出所长办公室。

    宋凯问孙洋:“我去医院接任暖暖和那个男孩,你去吗?”

    “去。”孙洋点头:“正好给任暖暖拍张照片回来发寻人启事。”

    宋凯点头,两人一起下楼,孙洋回办公室跟师傅说了一声,然后就和宋凯一起,又带了一个辅警开车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进了病房,看到刘以晴还没走,孙洋意外了一下。宋凯和辅警看到刘以晴也意外了一下,宋凯下意识的问道:“你是任暖暖的亲戚?”

    要是亲戚就更好了,那就有可能联系上任暖暖的妈妈。

    孙洋抽了抽嘴角,上前拉起刘以晴的手介绍:“宋哥,这是我女朋友。以晴,这是我两个同事。”

    刘以晴朝宋凯和辅警礼貌的打了招呼。

    宋凯和辅警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宋凯笑道:“你好你好,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

    “我听孙洋说了这两个孩子的事情,正好上午没事就过来看看他们。”刘以晴说道。

    宋凯和辅警暗暗点头,一听就是一个善良的姑娘,现在这样的姑娘可不少见了,孙洋果然好福气。

    刘以晴转头问孙洋:“你们怎么也来了?”

    孙洋朝病床上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努努嘴:“医院催我们来接人,他们不需要再留院观察,得把床位腾给需要的病人。”

    医院床位紧张,不会让不需要住院的人占着,每个医院都是如此。

    小男孩才三岁,听不懂孙洋在说什么,玩着刘以晴带来的玩具,一点儿也不忧愁。

    但任暖暖毕竟已经八岁了,虽然很多事情还是不懂,但话还是能听懂的。医院不让她住了,她会被警察叔叔送回家吗?

    一想到回家会挨打,会挨饿,会被爸爸再卖掉,任暖暖的眼睛里就流露出了害怕和紧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6-7 14: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0章 孤儿院

    刘以晴通过和任暖暖短暂的相处后,知道她被任兴山打成了胆小的性格,对这个小女孩的遭遇十分同情,见她紧张害怕,柔声安慰:“暖暖别怕,警察叔叔已经把你爸爸抓起来了,他以后都不能再打暖暖了。”

    任暖暖闻言,希翼的看向孙洋,似乎想听孙洋再说一遍她才相信。

    “嗯。你爸爸打孩子是不对的,警察叔叔把他抓起来了,以后不会有人再打你卖你了。等我们找到你妈妈,你就可以跟着妈妈生活了,妈妈会很疼你的。”孙洋也放轻了语气安慰被吓到的任暖暖。

    任暖暖仿佛这才松了一口气,怯生生的问道:“我可以和孟爷爷一起生活吗?孟爷爷不打我,他对我很好,我喜欢孟爷爷。”

    孟爷爷说的肯定就是孟德贵了,但孟德贵是个落网的逃犯,怎么可能再抚养任暖暖。

    孙洋抬手摸了摸任暖暖的小脑袋:“孟爷爷回老家了,他不是你的亲爷爷,不能一直照顾你。”

    任暖暖一听差点哭了,红着眼睛耷拉着脑袋,好像世界上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也不在了一样。

    孙洋和刘以晴,以及宋凯和辅警都看的心里一阵难受,如果找不到她妈妈,那她在任兴山坐牢期间,就真的成孤儿了。

    “警察叔叔一定帮你找到妈妈,在妈妈没来接暖暖之前,我们先住在其他地方,那里有很多小朋友,有好吃的还有好玩的,我们去那里等妈妈好吗?”孙洋轻声说道。

    刘以晴心里咯噔了一下,孙洋说的地方是孤儿院或者福利院吗?

    但当着任暖暖的面,她也不好直接问出来。

    任暖暖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尽管内心对未来非常恐惧,却也乖乖的点了头,只在心里期待妈妈可以快点来接她。

    和任暖暖说好了之后,孙洋就去办出院手续了,刘以晴自然跟着一起出了病房。

    “孙洋,你们是打算把他们送去孤儿院吗?”一出来刘以晴就立刻询问。

    “我帮小男孩找了一对养父母,他们过两天就来办手续把他领养走了,在这之前先送回他原来的孤儿院。”孙洋说道。

    刘以晴一听有人愿意领养小男孩就放了心,又问道:“那任暖暖呢?”

    “她先送去未成年救助站,等我们找到她妈妈后,通知她妈妈来接她。如果找不到,只能送去福利院了。”孙洋道。

    刘以晴心头一沉:“她妈妈很难找吗?”

    “不好找。”孙洋说着把他们打算利用抖音、微博和微信这些媒体手段登寻人启事的办法说了。

    刘以晴也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说道:“等你们发了寻人启事,我也用微博转发一下。”

    人多力量大,多一个人转发,就多了一分找到的可能。

    孙洋揽着她的肩膀感慨:“我觉得能找到如此温柔贤惠,体贴善良的女朋友,一定是我八辈子积来的福分。”

    “今天嘴巴是抹了蜜了吗?”刘以晴唇角上扬。

    孙洋朝她努嘴:“你要不要尝尝?”

    “没正经。”刘以晴笑着推开了他:“注意警察形象。”

    孙洋咳咳两声,重新端起了一张严肃脸。

    两人去窗口办理了出院手续,钱已经交过了,是之前送孩子来医院的民警交的,还剩了一些,孙洋把收据和退回来的钱都装好了,等回去交给同事,让同事拿去报销。

    出院手续办完,孙洋和宋凯就带着任暖暖和小男孩离开了医院,刘以晴也不着急回去,开着车跟在警车后面,一起送两个孩子去孤儿院和救助站。

    先送小男孩去了孤儿院,这是一家私立的孤儿院,是一个基金会成立的,每年孤儿院孩子们的抚养费,都是基金会提供。

    私立孤儿院不好的一点就是没有公办的福利院负责,孩子丢了也没人报警,管理上会有些松散,这也是无可避免的。就算是公办的福利院,也会出现丢孩子的情况。

    警察来送孩子,院长亲自接待,本以为警察是来送没人要的孩子的,没想到这个孩子原本就是他们孤儿院的。

    院长忙把孤儿院的老师们都叫了过来,这些老师不仅日常负责孩子们的饮食起居,还负责教他们读书写字,对自己负责的孩子最熟悉不过。

    其中一个老师认出了小男孩,惊讶又害怕,小男孩丢了好些天了,她和院里的其他老师一起出去找过,没找到也没有报警,没想到被警察给送回来了。

    “警察同志,谢谢你们帮我们找到小虎头,小虎头丢了好几天了,我们都急死了。”小虎头的老师压下心头的紧张感激的道。

    孙洋等人这才知道小男孩的名字。

    小男孩长的虎头虎脑的,和小虎头这个名字还挺般配。

    “具体丢了几天了?”孙洋没接老师感激的话,顺着她的话问道。

    老师没想到孙洋会问这么仔细,含糊不清的道:“三五天吧。”

    “三五天?”孙洋脸色一沉:“要不是我们警方抓获了一伙人贩子,把小虎头解救了出来,你们知道小虎头会被卖去哪里吗?既然开了孤儿院,为什么不对孩子负责?这么小的孩子丢了不立即报警,你们是人贩子派来的卧底吗?”

    孙洋真是越想越生气,正是因为有这样不负责任的孤儿院,才会给人贩子可趁之机。要么就不要开孤儿院,要开就对每一位孩子负责。既想开孤儿院赚名声,又不想负责,想的倒美。

    院长和老师们都被教育的无地自容,又是道歉又是自省,并保证以后要是再有孩子丢失,一定第一时间报警。

    孙洋在心里呵了声,这些话也只能听听,可恨孤儿院不归公安局管,不然这次给她们一次处罚,她们多少能长点记性。

    这样不痛不痒的教育几句,效果实在微末。

    宋凯也在心里叹气,他们警察能做的事情太少了。

    “小虎头暂且交给你们照顾几天,我们给他找好了收养家庭,过几天就来办理领养手续,不过几天的时间,你们不能再把人照顾丢吧?”孙洋敲打了几句后,直接把小虎头交给了院长。

    院长连忙把小虎头接到怀里,并连连保证:“警察同志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小虎头,绝对不能把他再弄丢了。”

    孙洋颔首,捏了捏小虎头的脸。

    小虎头还朝孙洋露出了一个笑脸,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又回到了孤儿院。

    真是人小有人小的好处,无惧无畏的,不知道什么是拐卖,也不知道什么是孤儿,有吃的有喝的有玩的就很满足了。

    小虎头安顿好了之后,孙洋留了院长的电话,等朱国茂夫妇来了之后再给院长打电话,院长这边也会准备好小虎头的孤儿证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 苏ICP备2022041640号-1

GMT+8, 2024-6-25 02:45 , Processed in 0.23341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