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楼主: 文如玉

《星光伴我行——楚原影坛回忆录》

[复制链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2-22 19: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的市场又是群龙无首的局面。张彻先生的武侠片在走下坡,李小龙亦死了,「七十二家房客」式的讽刺喜剧也拍到山穷水尽,只剩许冠文、许冠杰、许冠英三兄弟可算票房保证;但他们每年只拍一部,所以整个电影界都在找一条新路。

  我在电影圈中二十年(那时是一九七五年,我是一九五五年入行的,刚好二十年),知道有两种片种,永远不会没落,其一是喜剧,从卓别林开始到卡通片,到后来的高脚七、矮冬瓜。问题是一潮一潮的过来,现在的话就是包装不同?另外一种就是动作片,因为动作片差不多是国际语言,忠的打奸的,观众不用对白也看得懂,而且热闹,凭良心说,街上如果有两个人在那里打架,一定有人围观,如有人在演说什麼国家大事、做人道理,则不一定有观众。所以我决意替动作片,即武打片找一条出路。倪匡一句话,改变我命运武侠片想当然是金庸先生的巨著。我从「射雕英雄传」开始到「神雕侠侣」、「书剑恩仇」,都写了分场大纲及故事概要。但一到当局时,反应不是制作太大,就是故事普通,反正就是不通过。后来金庸不成变古龙,於是由「多情剑客无情剑」开始,一直拍下去是「楚留香」、「绝代双骄」……,但每一次在谈剧本时,老板一定请客去一家上海馆子吃晚饭,而每一次总挑出剧本的缺点,同样的失意回家。这样的日子我过了九个月,九个月即两百七十天,我一直都在看书、写分场、到上海馆子吃饭,又带著失意回家。

  终於有一天,我又交了一个故事分场,老板同样请客到上海馆子吃晚饭,但今天晚上却多了一位稀客——倪匡先生。那时倪匡先生是金牌编剧,我们是无名小卒,在公司里是轮不到也不可能为我们写剧本的。席间邵先生同样地指出我那古龙故事的缺点,剧本又照旧不通过。就在这时,倪匡先生说了一句话,而这句话也就改变了我下半生的命运。

  倪匡先生那句话就是你喜欢古龙的小说,他现在那部「流星蝴蝶剑」非常好,是改编「教父」的,如果你要拍古龙,这部最好。


11.jpg


  跟著邵先生马上问我喜欢不喜欢「流星蝴蝶剑」的故事,其实当时我根本未看过那故事。但九个月来剧本都不通过,别说「流星蝴蝶剑」,就是「老鼠田鸡蛇」,我都喜欢。就这样邵先生就叫倪匡先生替我写剧本。真多亏倪匡先生一句话,我九个月后才通过一个剧本,有戏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2-22 19:03:14 | 显示全部楼层
  由於「流星蝴蝶剑」还未上映,未知反应如何,所以公司亦迟迟未能通过开拍,在这时候,碰巧又逢农历年关,为了工作人员的生活,我当然希望在年关前开戏,好让工作人员有钱过年。可惜到年关最后一天的下午五点半,会计部关门放工了,我还是争取不到开戏,只好带著失意的心情,私下写五百元支票给副导演和场记过年。那时的心情真不足为外人道。所以一般人只看到我们风光的一面,但失意难过的时候又有谁知道。

  只要卖钱就有理

  农历年过了,「流星蝴蝶剑」在台湾上映,却意外地轰动,古龙新派武侠片潮开始了;这一来我的「天涯明月刀」亦开拍了,情形当然跟一年前拍「阴灵」或「流星」讨论剧本时不同。我早说过:电影界只要卖钱,就什麼错事都对,反过来就罪大弥天,什麼事都错。


12.jpg

  「天涯明月刀」在非常顺利的环境下完成,因为古龙的原著精彩,所以我在编写时亦不用太费劲。由於故事的段落几乎都不太注重连贯(我早说过,傅红雪要过公子羽手下,书、画、琴、棋、剑五关,所以明显就有五个段落),拍出来比较似散文,我亦特别偏爱它这一点,看起来很舒服;每一篇都相当吸引人,有意想不到的突然、很不寻常的情节?而在整个戏之中,我特别偏爱陈思佳客串妓女与傅红雪的一小段插曲。雪夜里一个饿透了的妓女徘徊在长街之中愿为一碗面而献身,但最后却为了救这陌生过客而死去;剩下来的只是傅红雪临离开前的一句话:我会永远记著我欠这小黄菊的一段陌地情(大意这样)。感人、浪漫。因为最难得的是两个完全陌生的人,在片刻间生死相许。那雪夜的寒叶纷飞、陈思佳一袭薄薄黄衣的瑟缩,到现在还不时地出现在我脑海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2-22 19:0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涯明月刀」在台湾又创纪录;邵氏公司声威大震。霎时古龙兄有若天之骄子,当然我也沾了小小光彩。那时是一九七六年五月,离我千辛万苦求开戏的时间不足一年。现在不用等九个月了,五月五日拍完「天涯明月刀」,五月二十日已开拍另一部新式潮州戏曲片「辞郎州」。

  说到这部「辞郎州」的开拍,亦有一段故事,因为古龙小说已红透半边天,怎会杀出一个潮州戏曲片。

  为潮州人拍戏曲片

  话说有一天,邵先生欢宴潮州大亨,宴会之前,放映「流星蝴蝶剑」,那时邵老板每年必定有两个月每天轮流请客,今天上海大亨,明天广东财主,后日是政府要员,有时传播界的精英……等。亦即宴会之前必指定看一出当时邵先生认为最有娱乐性的电影(那年刚巧是「流星蝴蝶剑」),放映完毕,在席上来宾少不了礼貌地赞几句。听说当时有位大亨说:「戏好就好,不过为什麼邵先生不拍一部潮州片给我们潮州人看看。」邵先生马上指著当时席上萧南英小姐(是大陆著名潮剧演员,七○ 年代到香港定居)说:「我很多次请她,她都不肯,这不关我事。」而席上的萧小姐当时根本不知楚原是谁。她只说好,如果你找「流星蝴蝶剑」的导演来拍,我马上拍。

  我通常开工都是穿背心、短裤,著胶鞋不穿袜子,因为厂棚里超过一百二十度,你还想我穿什麼。那天我正如常地在一边抹汗一边工作,突然制片走来告诉我说老板叫我马上上别墅。


13.jpg


  到了别墅我看到嘉宾满堂,而我却污糟得连坐都不敢坐(我相信当时一定会有几个人不相信我就是楚原),跟著老板问我要不要拍一部潮州戏曲片。我楞了一下;我本人是非常喜欢戏曲舞台剧(因为唱的都是诗或词意境很美),於是我一口答应下来。但当宾客全散去的时候,我悄悄地告诉老板说:「潮州戏曲一定不会卖座」。但老板只笑笑,说:「几十万,让他们高兴高兴吧。」就这样为了让那些潮州大亨高兴高兴,而我也很开心地拍了一部潮州戏曲片「辞郎州」。说实在的,上这戏拍得不错,不过看戏曲片的观众太少了,卖座奇惨(九○年我亦拍过红线女小姐的一部粤剧戏曲片「李香君」,也同样收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2-22 19: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流星蝴蝶剑」、「天涯明月刀」,声势迫人,「辞」片一完,马上又催开戏。过几天我把一年前未通过的「楚留香」分场大纲原本交出,当天马上通过开拍(由「楚」片以后,连大纲也不用交了,只告诉公司片名便可开戏),「楚留香」的演员阵容为一时之选——由狄龙饰演楚留香、岳华饰演无花和尚、李菁饰演黑珍珠、凌云饰一点红、田青饰南宫博,特别在台湾请回贝蒂演那水母阴姬;此外还有苗可秀、陈思佳、燕南希……等演员多到一时想不起。故事有点像占士邦,又有点侦探片的味道。由於古龙先生原著故事好、材料足,再加上邵氏公司倾力的制作,卖座自然可以想到的(不一定是戏好),因此在台湾上映时又破卖座纪录。

14.jpeg

  戏红人也红

  在「楚」片中饰演侠盗楚留香的狄龙当然出色,但饰演无花和尚的岳华亦真有点出尘的高人味道;而我特别喜欢的就是演一点红的凌云的那一点冷,看起来真像个石膏像,没有一滴血在流(后来他演「三少爷的剑」里的剑帅,亦冷傲一绝)。

  那时有一个笑话。台湾刚刚上演「楚留香」,而我为了要跟古龙兄谈谈「三少爷的剑」的故事大纲到台湾去。谁知当我过海关时,那位小姐一看我入台证是楚原,马上告诉我她怎样欢喜古龙的电影,排队如何辛苦,她昨夜刚刚排「楚留香」的票子……等很多很多话。她的眼睛一直看著我,嘴里不停在讲话,但手却忙得左一个盖章、右一个盖章。我马上要她把话停下来,要她看清楚手上的章再盖,否则盖了一个不准出境的,那我可惨了。接著到达饭店情况亦相同,大家一看我的名字是楚原,彷佛来了一个怪物,马上拥来大堆人。不要奇怪,这本来就是电影界常常发生的事。

  还有一件电影界常见的事,就是当你电影不卖座时,明明准备开拍的电影,都会临时换导演(一九七三年的「庭院深深」,楚原就是被临时换掉的一个),但如果你片子卖座时,他们却是千辛万苦都找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2-22 19:0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我跟邵氏还有一年多合约,但是找我外借的公司不少,其中比较出力的要算台湾的蔡荣华先生和吕之文先生,他俩特地从台湾来跟我接触,并给了我一个惊人的片酬(是我当时片酬的五倍,当年我的片酬很少,各位千万别见笑,只六万元港币,我破香港纪录时的导演费更少,只有三万)。

  片酬调高三倍半

  三十万元当年可以马上买一所住宅单位,即一幢房子(尤其当时在台湾可以买更大的),这片酬对我来说是非常具有吸引力,再加上蔡、吕两位老兄的诚意,明知不可为亦为之,硬著头皮回去跟公司商量外借(同时有吴思远兄亦有意合作,而且先把支票放到我口袋里),一次就想谈外借两部——简直有点痴人说梦。不过,经过多番接触,终於有一天面见邵老板了。一坐下,我当然说明来意,把什麼生活困难,想找点外快买房子,身世可怜……一大堆能博同情的话,用得上的都用上去。但邵老板却笑著点点头说:「你只是需要钱罢,那很简单!方小姐,把他的合约由今天起,转新合约,片酬加到每部二十万,签三年,另外加签五年生约(即邵氏公司有权要我一直工作八年)。」

  我的妈!二十万等於我当时片酬的三倍半,而八年(每年四部)我就有六百四十万(可惜后来因拍片量不足,没有收到这数目)。但对当时的我来说,虽然分开八年来支领,却已经是天文数字。所以有很多人说邵老板孤寒,我有时是不赞成的,应该说看在什麼时候,在一九七六年对我来说,是相当阔绰。

  老板这漂亮的一招「天女散『钱』」,我相信天下很少武林高手能再还手,而当时的我接了这招,也马上手软,再加上我有合约在他手上,外借权是随他老人家喜欢,说一句不借已足够了;他老人家不用「挡马」的一招却使出「天女散『钱』」,真是高招妙著,因为他不单想让你「口服」,还要你心服,能用这绝世武功的,我相信天下没有几人。


   但我到底还是入世未深,武功根基尚浅,仍存杂念,所以心里替抱著一番诚意来外借我的两位老板失望,因此又使出一著「低招」,希望老板网开一面,在新旧合约之间比照「烟雨斜阳」一样,让我外借一部。

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2-22 19: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邵氏感情攻势

  难挡谁知这「低招」一出,马上惹起这世外高人两声轻笑——哈哈。跟著下一招更厉害,可以说使我无地自容。他老人家先问为什麼一定坚持外借?我说:「人家这般诚意,又这样看得起我,我好像欠了他们的情,所以我想也替他们拍一部。」最后我轻松地加上一句:「而且他们给我三十万。」

  邵老板先采第一招「感情招」,他反问我:「在你心中我对你好,还是他们对你好?你欠我多,还是欠他们多?」这一招亲情比试立判高下。我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只能说这当然是老板对我好。因为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如果没有邵氏公司给我机会拍「流星蝴蝶剑」(姑且不论这机会是经过许多艰辛才得到),我根本不可能有今天。在赢了这一招之后,邵老板马上又祭出一招更漂亮的「锦上添花」,他对方小姐说:「楚原新旧合约之间,多签一部算是我借的,片酬比外边的加十万,等於是四十万元。」天呀!问天下高手多少,谁能躲过此招!

  在两个武功根本完全不同等级的高手比试后,我签了两张合约,一张一部戏的,一张是八年的。然后便带著一颗歉疚的心,跟这几位朋友道别。接下来的是开始在邵氏的一段新日子。

16.jpg
  在这段日子中,我著手开拍了第四部古龙系列的「白玉老虎」。

  在以前三部作品中,我比较偏爱的只有「天涯明月刀」,因为我喜欢浪漫。「流星蝴蝶剑」绝对是一部不错的电影,而且也拍出了主题——杀手像黑夜中的流星,只闪耀刹那,倏突又不知飘到那里去;而爱情就像蝴蝶,非常美丽,但却很短暂;至於剑则代表权力,只要有剑的地方,就有斗争,这些都拍出来了。


  「多情剑客无情剑」是我接触古龙小说的第一部作品,我非常喜欢他里面的几个人物:李寻欢、阿飞、林诗音、林仙儿,几乎每个人物都有著十分突出的性格,而且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

  所以在一九七五年我想把武侠片重新包装之时,除了金庸先生作品之外,「多」片我也写了分场大纲,但当时未通过(原因记不起,反正就是未通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2-22 19: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恩威声中再接「剑」

  话说有一天,我正在厂棚拍戏的时候,突然方小姐找我,要我马上去见她。当我一踏入她办公室时,马上听到她的声音:「楚原,你的『三少爷的剑』明天就拍完,后天开什麼新戏?」老天啊,我明天才拍完,后天紧接著又要开新戏--这回不要等九个月了。我回答说:「这几个月我马不停蹄地拍『白玉老虎』跟『三少爷的剑』,根本未替新戏作分场,怎麼开戏?」这回跟两年前不同,两年前是想拍拍不成,今天是非拍不可。


17三少.jpeg


  就在这恩威并施的时势下,忽然想起以前曾经整理过「多情剑客无情剑」,於是就把这名字说出来,谁知一讲到第七个「剑」字。方小姐立即说:「发通告,后天拍『多情剑客无情剑』。」接著才问我要几个厂棚、什麼布景、什麼演员。我的老天爷!我两年前整理过的剧本,如何马上可以搭得出景,於是胡乱回应说,先用今天拍的布景,先将一些「闭场」,再偷这几天空档整理分场。

  现在想起来,我还真有点佩服当年的自己。一年不停地在片场里工作三百三十八天(连续三年-—七六、七七、七八,三年共拍了十六部片子),还有时间弄剧本——当时剧本都是自己写的,只有「流星蝴蝶剑」的初稿是倪匡先生写的;以及剪接、配音……有时还在背行上加意见 ——绝代双骄就是,那时却有精力应付。

  当年我拍戏有一个习惯,开镜第一天总是用上一部戏的布景;这是因为时间太匆促,来不及重新搭景。在演员方面亦总是徐少强或顾冠忠,他两人在我的戏中永远是重要的角色。再来的日子才再慢慢地一边拍一边定演员服装和搞布景。

  可是这部「多情剑客无情剑」却有点例外,因为开场戏的一场雪景中,李寻欢与阿飞的初遇非常重要;这时适巧李翰祥导演在韩国拍摄「乾隆皇」,於是乘便,提出到韩国拍外景,由於外景在当时的交通费用比较贵,所以我提出多拍一部「明月刀雪夜歼仇」(即「天涯明月刀」下集)。自此以后我开戏都是两部一起或三部一起进行,最多时创下八部片在手上一齐开拍的纪录。因为这一来方便很多,搭一个布景,换换颜色或道具,几个戏一齐都可共用。

  「多」片和「明」片决定到韩国拍外景,而上飞机之日,我手上拿的只是两本小说和大约的分场大纲;剧本上连一个字都没有,到达韩国后(我比演员早到十天,勘察外景和准备一说不出的欢喜。我还记得全组工作人员第一次看到下起鹅毛飞雪的时候,都像小孩子一样,疯狂大叫,但是后来看惯了,就觉得太冻了。我记得有一天清晨六点出发时是零下十几度,坐了六个钟头的车程,才到达目的地——一片茫茫雪地,地平线都是雪,为的仅是拍一个小李出场镜头。这时候气温已低到零下四十几度,才拍完了一个镜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2-22 19: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国拍外景.漂亮出击

  狄龙拿韁绳的手冻僵了。当初有人告诉我在韩国会冷到「痛」,我还以为他们说错了,是冷到「冻」——冷一定会冻,有什麼稀奇,后来才知道冷得真是手痛脚痛,而不止是「冻」的滋味;不过,无论「冻」或「痛」,那十天外景是满成功的,因为拍回来的外景,不但非常漂亮,而且搭厂景时,又接得天衣无缝,令观众耳目一新,比起在片场搭的布景,著实好了何止千百倍。

   我一边找外景一边弄分场。十天过后,外景找好了,分场也弄妥了,演员才抵达,隔天立即展开工作。在韩国拍外景,漂亮极了,一辈子未见过雪的我,看见满山遍野的积雪,有「多情剑客无情剑」的演员阵容跟我往常的古龙系列一样。有狄龙、井莉、尔冬升、岳华、余安安和徐少强……等人。

   关於这个「鬼」电影,只是寓言式的指出人性丑恶。一直被人指为江湖败类的魔教,原来都是好人;而向来千方百计要追杀魔教的所谓正人君子,才是争名逐利、手段卑鄙、无所不为的武林败类。


18多情剑客.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2-22 19: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圆月弯刀」剖析人性

  故事裏的主人翁在潦倒时得狐仙搭救,授以绝学——「圆月弯刀」;等到他学成之后,拿著弯刀,天下无敌;这时候,丑恶的人性也跟著出现了,他跟其他所谓武林中人一样,利欲薰心,抛妻弃子,到头来失了弯刀,重回原形才知悔改。整个戏就是写尽人性丑恶,是一部不错的故事。


19.jpg

  我印象特别深的一场戏,是尔冬升饰演的武林新贵,听说江湖上还有一个剑圣谢晓峰——即古龙系列的三少爷;心有不甘,因为他是刀神,眼里如何容得下剑圣,於是千方百计地闯赴剑庐,硬要与剑圣拚个高下,好定谁是天下第一。

  在这场戏我只安排饰演剑圣的岳华跟尔冬升对面而坐,一招半式都没有,仅是舌剑唇枪,你来我往,便已觉整个银幕上充满杀气,刀光剑影,扣人心弦。到最后高手过招,剑圣单凭一句话就打败了刀神。

  岳华说:「你进来还要带一把刀,但你看我房中根本没有一把剑。」高下立判。尔冬升听了,不敢出手,因为知道剑圣根本不把他放在眼内,於是乖乖地走出剑庐。这这场戏的气氛拍得很好,不动一指的决斗,我相信这是「空前绝后」的了。

  又是在春节上映,而且破上一部电影的卖座纪录,一九七八年肯定又是我极忙的一年。

  一九七八年,我更疲倦,连在电影里都看到我的疲倦。加上好的古龙故事已拍了十部,剩下来好的一定不会多。还好邵氏公司把古龙一九七八年前的版权全部收购下来,所以我还有很多选择。

  自「多情剑客无情剑」欠了姜大卫一个人情之后,我整天想找一部戏给他主演来还这人情债。终於找到了,是关於「孔雀王朝」的故事。

  「孔雀王朝」只是一个「走马灯」式的故事,当然有突出情节和悬疑。演员亦是一大堆,除姜大卫外,还有井莉、罗烈、余安安、李修贤等,卖座当然没有问题,问题出在我太疲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1

主题

581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837
 楼主| 发表于 2022-2-22 19: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流星蝴蝶剑」开始一直下来,十部片子的影评都是赞多於贬,尤其是开始的五六部,确实让人耳目一新(现在有时翻开从前的影评,也觉得不枉当年拚命——当然一方面为钱)。但一年又一年,一部又一部地赶拍,多少有点力不从心,「孔雀王朝」就是一部连自己都不大满意的作品。写到这里,不得不把楚原丢下一会,回头看看那几年电影界的大势。

20.jpg


  在当时,除邵氏之外,也有很多卖座配搭出现,如历久不衰的许氏兄弟、「吴思远、袁和平、成龙」的「蛇形刁手」与「醉拳」。而导演方面更是人才辈出,有「蝶变」的徐克、「胡越的故事」的许鞍华、「父子情」的方育平……等一大批新浪潮来源,此时电影界更是十分兴盛。

  因为当时是三大院线鼎足而立,除邵氏独占一条院线之外,其他两条院线也常有佳作,无论素质和卖钱方面都不错。如果说电影界更年替代,应该就从这两年开始,跟著下去有更佳的接班人,尤其以徐克、施南生、泰迪罗宾、麦嘉、石天、黄百鸣、曾志伟为首的「新艺城」更统领了一段电影界的日子。此外还有嘉禾公司的成龙电影、洪金宝的福星片集……等,慢慢地把邵氏公司的锋芒遮了大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 苏ICP备2022041640号-1

GMT+8, 2024-6-25 03:50 , Processed in 0.26734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