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楼主: 安徽武林

『武侠连载』 《猎鹰·赌局》

[复制链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菜 单

  红红在一身白里,除了她漆黑的头发和那一双翦水双瞳外,只有白。

  开着十三片花瓣的白色山茶花,斜插在细柔的白瓷花瓶里,花瓣上还带着初秋的露水。

  一套和花瓶同样质料的白瓷食器已经准备好了,今夜的菜酒菜六色,计—

  清蒸香糟南腿一皿,黑糟鲍鱼鹅掌一皿,风鸡双拼风鱼一皿,白汁西施舌皿鲜烩美人肝一皿,渭香松子一皿。

  外带醉蟹醉虾黄泥螺,糟鸭蛋各一色。

  大菜四品,计—

  燕窝八仙鸭子一品,冬笋大炒鸡婉面筋一品,鲜虾腰子烩溜海参一品,野意酸菜鹿筋婉路鸡一品。

  另炒沙鱼、衬汤炒翅子、妙炉鸭丝、妙鸡泥萝r各色。

  竹节卷小馒头—皿、菠菜猪内云吞一皿、蹿糯皿。

  粳米饭盅、八宝莲子粥盅.

  十鲜果晶、蜜钱甘果各。

  福建蒲团乌龙茶一企。

  红红对这张菜单好像觉得还算满意,抬头问圆圆/酒呢T”

  “在外

  “客人呢?什么时候来?”

  “戌时前定到聂小虫那个小乌龟爬得虽然慢,却从来没有迟到过。”

  “行叔呢?”

  “还是老样子,还是一个人躲在房里磨刀。”

  刀光是暗赤色的,就好像鲜血凝结前助一种颜色。

  就好像传说中,天魔被降魔柠击中时,流出来的魔血那种颜色。

  刀锋簿如绝代红颜的命运。

  令狐不行不是在磨刀,天下已经找不到可以磨这把刀的石头,这把刀也不是用石头磨的,而是用仇人的头颅。

  刀身是弯的,就好像是上弦月一样,带着种凄艳面妖异的弧度。

  所以他一刀挥出去时,没有人能预测它在半空中会因为这种弧度而改变成什么角度和方向。

  “这把刀已经有多少年末曾痛饮过仇人的鲜血了?”

  “他的仇人还在不在?”

  令狐不行用指尖轻抚着刀锋,轻抚着刀身上的七个宇I小楼一夜听春雨。

  江湖中人虽然有很多都知道昔年魔教教主别号“小楼”也听过传说中有关他和一位叫“春雨”的姑娘那一段缠绵的恋情,“小楼一夜听春雨”这句小诗,就是为纪念这一段恋情的。可是它是不是还男有其他的含意呢?会不会是昔年的魔教主人借这句小诗来做谜题,而把一个绝大的秘密隐藏在其中。

  最令人感到兴趣的是

  这个

  还是隐藏着魔教教主那身震绝千古的武功秘密?

  倾国的财富和绝世的武功,这类的宝藏和秘笈永远是江湖中人最感兴趣的,古往今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因其而死。可是令狐不行已经有多年不再想这些事了,现在他心里想着的只有三个人。

  凌玉峰。

  云和尚。

  冯宝阁。

  现在菜单已经有了,这三个人谁是好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章 魔刀出鞘

  冯宝阁,今年四十九岁,身商八尺八寸,小时候的外号.就叫做“巨人”,一身外功横练,再加上终年待在关外深山的冰天雪地中,就把这个人锻炼成一条名副其实,不拆不扣的铁汉。

  只不过他也是个很成功的生意人r虽然花钱如流水,赚得并不比花得馒。一个人如果能做大生意赚大钱,总是多少有点道理的,除了运气特别好之外,头脑也不能差,要做件事之前,通常都会先做一点筹备调查之类的工作,决不会轻举妄动。

  这一次也不例外。

  这位近来名动一时的红倌人,“红红”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到这里来有什么规矩?这一次跟他同来的两位客人又是何许人物?

  这些事他都尽力去调查过,结论是

  他对云和尚。

  冯铁汉实在很想找个适当的机会,一拳打在他抹了粉的鼻梁上。

  对于凌玉峰,冯宝阁觉得更好奇。

  像这样一个男人,怎么会来找红红7这种人在这种年纪的时候,通常都不会花钱找女人的。

  不管怎么样,冯宝阁都觉得很放心,他认为这两个人都不是他的敌手。

  他已经开始难备好好享受。

  戌时。

  杯盏已经准备好,几碟凉菜也已经摆在桌上,冯宝阁一定进这问雅室,就看见一条虬髯大汉,斜倚在迎门的张胡床上。

  冯宝阁被人称为铁汉、巨人身高比大多数人都要高出一个头,平时意气风发,不可一世,可是在这条虬髯大汉面前,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平时那么高了。

  这里是销金窟,他是花钱的大爷,这地方的人看见他,本来应该极尽巴结才对。

  可是这虬髯大汉对他,却落落的漫不为意,只冷冷的问“冯宝阁?”

  “是,我就是冯宝阁,别人都叫我冯大老板。”

  他显然已经觉得心里有一条气不太顺了,已经在抗议。

  令狐不行却好像完全不谨,又冷冷的问;“彩礼四色,有长白山老人参一对、上好紫韶皮袭四件、五十两重赤金宫宝十二双、和四宝玉决二企乙对不对7”

  “对。”

  冯宝阁的的气还没有开始发作,穿着一身笔挺的月白僧衣的云大师已经走了进来,头皮刮的精光发亮,远远就可以闻到一阵荣莉花香。

  令狐不行已经在问他“林云?”

  “是,是的,贫僧的俗家名字叫林云……

  “你不忌荤腥?”

  “不忌。”云大师好像还有点沾沾自喜“四大皆空世间万世万物,本来都是空,贫僧本来一向都不忌。”

  对这个名和尚.令狐不行无疑也觉得有点好奇,可是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之后,目光立刻远远的避开,好像决定这一生再也不看他一眼。

  “你带来的四色彩礼,有翠玉马一对、波斯七色宝石镶玉冠一顶,金钢石翡翠镶各色手锡带颈链耳坠十六副、八宝沈香首饰盒带水晶明镇一具,对不对?”

  “对”

  这个和尚送来的礼,居然比关东豪商冯大老板送的还要贵重。

  冯宝阁气往上撞,忍不住大喝一声:“秃驴。”迎面一拳打了他不但臂长手大,出手也够快外门的拳法练的已经很不错云和尚的鼻子眼看着就要被击碎。

  奇怪的是,这拳并没有打在云和尚鼻子上,却打在令狐不行胸膛上。

  胡床上的令狐,不知何时已掠在云和尚面前,冯宝阁一拳击出,如击败革,“蓬”的一声响,他自己反而被震得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令狐不行脸不改色,面无表情,一柄弯刀斜插在腰带上,动都没有去动过。

  冯宝阁却已伸手人怀,把那柄终年佩带在身上.像腰带样暗藏在衣里的缅刀环扣握住,眼睛里的血丝宛如火焰。

  “拔你的刀。”不行。”

  “为什么不行?”

  “这里不是杀人的地方……

  冯宝阁怒喝,刀光出怀如匹练,银光闪动照人眼目。

  云大师居然还唱了声采“好刀。”

  只可惜这两个字刚说出来,这把好刀已经断成了六、七截,只看见令狐不行掌中仿佛有一道暗赤色的光华闪了闪,接着就是“叮、叮、叮”串响,六、七截断刀同时落在地面。

  “冯大老板,其实你我都不必争的,有这位凌公子来了,我们争也没有用。”云大师道“贫僧今日来只不过想好好享受一顿红姑娘的家厨美味而己。”这个和尚果然有他可爱的地方,能够在女人堆里吃得开,本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真知趣。

  凌玉峰冷服旁观,在这一瞬间,已经决定了两件事。

  调查云和尚。

  他的出生、他的家世、他早年时的经历、他的武功派别、他真正的弱点、他的亲人和情人都夜调查范围之内。

  —令狐不行的刀。

  他这把刀究竟是不是传说中那把魔刀,他的出手究竟有多快?

  他是否就是昔年鼓江湖第一智者曲金发评为刀法天下第二的令狐远。

  哪一位是凌玉蜂凌公子T”

  这一次问话的不是令狐,而是个眼睛大大的小姑娘,圆圆的股,笑起来两个圆圆的小酒涡。

  我就是。”一

  圆圆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眼睛里充满了极有兴趣的笑意。

  “凌公子送来的彩札,我们小姐已经收下了,就请凌公子饭后到后园一叙。”

  她银铃艇笑着跑了,袖子里落下一张札单,是凌玉峰送的彩礼,云大师拾起来念。

  “彩礼四盒蜜饯甜糕盒、甘果一盒、两斤装花雕一坛,一两重银裸子对。”他问凌玉峰“这就是你送的礼?”

  “是的。”

  这份札比起其他两份来,只算一点儿戏,可是被选上的却偏偏是他。

  云和尚笑了,笑得很愉快“人比起人来,有时候的确是会气死人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章 隐藏的高手

  程小青吃过的那家小馆子后面,有一座三层高的小楼,本来是某一位大亨陪同夫人赏月之处,现在已被济南府正四品京堂潘其成楼上四面皆窗视野极广,此刻夜深人静万籁无声,播大人独自凭拦,看着户户沉睡中的人家,想到每家的悲欢离合,心里不知道有什么感触。

  至少他现在是什么感触都没有,他全心全意都在想着已经进入对面高墙巨宅的凌玉蜂。

  明日凌晨凌玉蜂是不是也会像钱月轩一样从那扇窄门里走出来,那个杀人的四于是不是会像他预料中样在外面等着他?

  这位在官场中素有能员之称的潘大人,正在轻轻叹息,窗外已经有一人落叶般飘了进来拜优在七尺外,落地时的声音,比叹息还轻。

  “草民聂小虫,拜见潘大人。”

  潘其成并没有因为他的突然出现而震惊,聂小虫无疑是他本来早已安排约见的,他以种很温和的态度问了他很多话,聂小虫也回答得很仔细。

  “红红本来的名字叫什么?”

  “叫李南红,是山西太原府的人。”聂小虫回答“太源李家、关西程家都是当地的望族。”

  “她和程小青本来就认得?”

  “他们从小就认得,可以说是青梅竹马的玩伴,如果不是因为李南红早已定下了亲事,他们一定会顺理成章的成为夫妻……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他们两个人私底下早巳两情相悦?”

  “是的。”

  “后来李南红嫁到哪里去了?”

  “她嫁给了姑苏三友的后人白先贵.后来白氏一家横遭凶杀,满门被屠,只剩下李南红一个人仓皇逃出,逃回了太源府的娘家。”

  “他们的仇家是谁?为什么要下这种毒手?”

  “不知道。”聂小虫回答“白氏家的惨死,至今仍然是件疑案。’播大人皱了皱眉,喝了口茶他没有想起当年的姑苏知府是谁,聂小虫已经接着说:“李姑娘回去之后,才发现程小青居然还在等着她,对她仍然是情深以往,情有独钟,李姑娘也不禁被他的痴情所感动。”

  江湖中人本来就是脱略形迹,不拘小节的。

  “李姑娘年轻守寡,程公子独身未娶这一段姻缘本来还是有希望,只可惜程小青的寡母关三姑奶奶,却坚决反对这件事,并且说动了她的二哥关西大侠关玉门,活活的拆散了这一对苦命鸳鸯。”

  原来这位聂小虫还是个很多情的人,不知不觉间说起话来居然有点像是在唱梆子戏。

  潘大人并没有发笑反而很严肃的说“这就难怪程小青和他的舅父相见时好像互不相识,也就难怪李南红会放纵自已来做这一行,有时候委身为妓和遁入空门意思是差不多的。”

  “大人说得好。”

  “只可惜程小青还是不能忍受这一点,他不能阻止李南红,只有把她陪过的客人杀死泄愤。”潘其成叹息着道:“情字一物,有时候实在很可怕。”

  聂小虫没有答腔,只有眉目间忽然现出一种说不出的忧伤。

  他是不是也有一些凄凉的往事,不堪向人诉说?问尽天下人,有谁真的能够堪破情字一关。

  过了很久,潘其成才开口,用种很慎重的态度对聂小虫说“我虽然身在朝庭,朝野中的事多少我也知道点。”潘其成道“我也曾听说过,你虽然人在下五门,却从来不做为非作歹的事,如果你有意,我可以提拔你当邢锐的差事。”

  “禀告大人,小人只做有钱赚的事,只要有利可图,什么事都做,只有一件事不做。”

  这件事当然就是公门的差事,他没有说出来,也用不着说出来。

  潘其成又叹息了一声。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明白你的心情。”他叹息着道“其实人在公门,又何尝不是身不由己。”

  两个人相对默然,话已说不下去,这时候夜已将尽,东方又现出鱼肚自的颜色,聂小虫正准备走,忽然看见灰暗的天空下,有一般紫烟升起。

  紫烟是从哪里升起的,潘大人和聂小虫都看得很清楚。

  紫烟升起来的地方,赫然就在对面的高墙巨宅中。

  聂小虫吃惊的,还不是这一点,而是他忽然发现潘其成这位两榜进士出身的济南府正堂,居然也是位深藏不露的武功高紫烟起,这位潘大人居然就以左手撩衣襟,右手一个推窗望月式,“晰”的一声,人已穿出了窗户,脚尖轻点小楼外的栏杆,再点栏杆外的柳枝,竟施展出“燕子三抄水”的身法,几个起落间就已窜上了对面的高墙,再一晃就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聂小虫愣住。

  他也是人,也有好奇心,本来也想跟过去看看的,可是这件凶杀案的牵连太广形势看来太凶险如果陷入太深,随时都可能有杀身之祸。

  最可怕的是,有关这件谋杀案所有人物,都不是平常人,潘其成、凌玉峰,每个人好像都在隐藏着些秘密,而且都是极可怕的秘密,连邢锐那样的厉害角色.都难免葬身在其中。

  所以聂小虫又不禁迟疑,就在他举模不定的时候,忽然听见了一声惨呼。

  一声驴子的惨呼,呼声中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也充满了双人类和生命的绝望。

  呼声也是从对面巨宅中传出来的,潘其成听见这一声惨呼时,已经见到了凌玉蜂。

  凌玉蜂就在紫烟燃烧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三章 凶手就擒

  巨宅后面的小院里,有间冬天烧煤的屋子,有个很大的烟囱。

  紫烟就是从这个烟囱里冒出来的,潘其成找来的时候凌玉蜂已经在烟囱下。

  燃烟的人呢?难道就是凌玉峰?

  当然不是。

  凌玉峰当然也是看到了这般紫烟之后,立刻找到这里来的,他来的时候,燃姻的人就已经走了。

  可是这一夜凌玉峰究竟做了些什么事?有没有在这里发现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潘其成还没有问,就已经听到了和聂小虫同时听见的那一声惨呼。

  凌玉峰脸色已变。

  “红红,是红红。”

  果然是红红。

  红红已器是一把短刀,刀锋上的血迹犹未于,犹自被紧握在个人的手掌里。

  这个人握刀的手,指节已因用力而发白,苍白的脸已因恐惧而发青,好像连自己都在不信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这个人赫然正是程小青。

  潘其成几乎是和凌玉蜂同时赶到这里的,看到了这种惊人的惨变,两个人居然还都能沉得住气,非但没有呼喝也没有出于甚至连神色都没有多大的改变只不过在有意无意间,两个人分别占据了李南红这间绣房的两个主要的退路。

  就在这一瞬间,两个人又在有意无意间对望了一眼,仿佛都已发现对方和自已有很多相似之处。

  ——这位翰苑出身的四品京堂,不但是位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而且还有这种泰山崩于前面色不变的镇静功夫,他的出身和来历,就成了一个谜。

  凌玉峰能不能很快揭开他的谜底7

  程小青还是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没有动,凌玉峰和潘其成也都没有动,好像都想让他的情绪先平静下来,不想激起他的困兽之斗。

  可是别人已经等不及先要动了。

  刀风骤起,一道暗赤色的刀光穿窗而入,凌空盘旋飞舞,光圈渐渐缩小,很快就己围绕住程小青的头颅。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忽喝,“蓬”的声响,窗格四散,一条长大的人影随独创的,空手人白刃中的绝顶手法“分光扑影”,一双大手,赤手空拳就往潘旋飞舞的刀光中抓了进去。

  这道雷霆闪电般的刀光,竟突然消失,柄光滑暗赤的弯刀已经被这个人抓在手里。

  几乎也就在这同刹那,另一条长大的人影,也跟着穿窗而人,飞舞如巨雕,凌空下击,以铁掌斜劈这人的太阳穴。

  “蓬、蓬、蓬”十三声响,两个人竟在瞬间凌空对了十三掌。

  地上站着的,当然就是关西关二关玉门,飞舞下击的,当然就是令狐不行。

  这十三掌对过,令狐不行的身子已经被震得飞了出去,可是关玉门掌中那把弯刀,也被令狐不行在强攻下夺了回去。

  两大高手交手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但却已足够让人看得惊心动魄、心动神驰。

  关玉门高大瘦削的身子,迎风挺立,宽大的衣抉被风吹得猎猎飞舞,他的人却半步不退,目中神光四扫,厉声说“在下关玉门,这个姓程的,也是关某的家人,他犯的事,关某自然会带他回去,以家法严厉处治,若是有人要来拦阻,先做掉关某再说。”

  他已不等别人有所反应,回手,就刁佐了程小青的手腕。

  “你跟我走。”

  程小青却好像不想跟他走,可是连飞舞曲刀光都能被他抓住,何况一个人的手腕。

  这一双大手上有生裂虎豹之力,既然被他抓任,哪里还能挣脱?

  程小青满面怒容,狠狠的蹬住他,目光也充满了怨毒,用嘶哑的声音说:“你放手。”

  “你娘在等这你,你跟我会去。”

  “我若不想回去呢T”

  “不想也不行。”

  程小青冷笑“不行也得行.”

  可是关玉门不放手,谁能挣得脱,程小青冷笑不停,突然以右手紧握住的血刃,用力往自已被关玉门紧握住的巨腕上砍了下去。

  鲜血四溅,喷上关二的脸,他不由自主的倒退三步,赫然发现自己手里抓住的,竟是他嫡亲外甥的一只断掌,他外甥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衣裳。




  程小青也在往后退,满头冷汗黄豆般滚落,可是他仍然勉强支持着说“我杀人,我偿命,我的事,再也用不着你来管,你也管不着。”

  关二惨然。“你真的杀了她?”

  程小青咬牙,点头,还想说话,还未开口,人已昏撅。

  关二惨然四顾,看看潘其成.再看看凌玉烽,突然仰天长笑,窗外木时纷飞,远处鸡声四起,关二双臂一振,长大的人影就已经从纷飞的落叶中窃跃而去,另一条人影也立刻跃起,紧跟在他身后,赫然竟是令狐不行。

  只听关二凄厉的声音远远传来“凌玉峰,我把程小青交给你了,你最好公正处理,否则我要你的命。”

  杀人者死。

  王子犯法庶民同罪。

  这是不变的法,千古以来没有人能违抗。

  杀人犯程小青一名,斩监候,敌后处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四章 余 韵

  中秋、黄菊、红酒。

  潘其成举杯连敬三大杯;“凌公子。”凌玉蜂也连敬三杯:“潘大人。”

  两个人同时抬头,四目相对,仿佛有很多话要说,却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园中木叶萧萧,一只孤雁,怜仃飞过——

  (全书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部 猎鹰

第一章 铜钱的两面        


  宝剑有双锋,钱币有两面,刀却不同。

  钱币的两面不管你从哪面看,除了上面的花纹不同外.几乎是完全一样的。宝剑的双锋不管你从哪边看,都是青锋凛凛,寒光照人,刀呢?

  如果你从刀锋那边看它,它的刃薄如纸,如生死的边缘,如果你从刀背那边看它,却好像完全没有侵略性和危险性,绝不会割伤你的手。

  所以一般看起来,刀虽然远不及剑的蜂锐,远比例迟钝,可是实际上它却有它狡猾和善于隐藏自己的一面,就好像这个世界上的某一种人一样。

  现在我们要说的,就是这一类的人和故事。

  江湖中大多数有见识的人都知道,赌局是个非常庞大而严密的组织,近年来更是一帆风顺“手气”特佳,声势几乎已凌驾在江湖中某些最古老的帮派之上,却不知它也有它的痛苫。

  “赌徒”最大的痛苦就是它定要赌,不想赌的时候也要赌,只要有人来下注它就要接受,就算明知这一次赌得很不公道,有一方几乎已注定非输不可,它最多也只能把盘口订得差额大一点还是非接受不可。

  因为它是“赌局”,不赌的赌局,就像是不接客的妓院样,是要被人摒弃的。

  “光说不练”,“光敲梆子不卖油”,这些都是江湖人的大忌。

  这一次赌局接下的一局,就是非常不公平的,有关的资料中记载是日期:九月初九。

  地点华山之巅苍龙岭。

  盘口:以三博一。

  决斗人:唐捷、聂小雀。决斗项目:轻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飞上华山

        
  秋、重九、登高日。

  华山。

  山风怒号,云蒸雾涌,华山苍龙岭一春孤悬,长至三里,两旁陡绝,深陷万文,远远看过去就好像一把雪亮的刀,斜斜的插在白云中。

  华山天下险.这里正是华山最险处苍龙岭尽又韩文公投书碑下,也不知何时铺起了一床草绿色的波斯羊毛毯,就好像有仙灵的魔指在这一片穷山中点出了一块绿草如茵的福地。

  三个人跌坐在上面,围绕着一张短几、一只古筝、一壶苦茶。

  雾浓得就好像是羊乳一样,三个人一借、一道、一俗,僧是个苦行倡,僧衣白袖脸色蜡黄,看起来非但终年不见阳光而且显然营养不良。

  道士纯阳中,就跟他们的祖师“朗吟飞过洞庭湖”的目祖一样,修饰整洁,港洒出坐,背后斜背着一把长剑,杏黄色的剑穗在风中不停飞舞。

  俗却不俗,是位穿着大红袍的白发老人,他的身材本来应该很高,现在虽然已经像虾米一样萎缩,可是仍然绘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忽然看到一只传说中久已绝迹的洪荒怪兽一样,就算明知他己不能伤人,还是会让人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诡秘和妖异。

  “消魂小青衣,夺命大红袍。”

  如果他就是传说中的一剑夺命,大李红袍,那么另外那一僧一道又是谁呢?

  江湖中能够和大李红袍并起并坐的人,现在差不多已经全部快死光了。

  剩下的几个,不是一代宗师.就是极有身份的武林前辈。

  这些人当然都不会是傻瓜。

  他们不远千里跑到这华山绝顶上来像傻瓜一样的坐在地上喝茶,为的是什么T距离投书碑不远,一道削斜的山壁下,有一栋古松,虬根盘绕,枝时浓如华盖。

  一个人穿一身黑饱,纯丝的黑袍,就打着赤脚,脖子上接一双形式很奇特助黄金色多耳麻鞋,手里提着一只关外牧民们最爱用的羊皮酒袋,像上古巢居人一样,斜倚在一棵树干上,一大口一大口喝这袋里的羊乳酒。

  像雾一样被的羊乳酒,甜甜的入眠,到了肚子里,就变成了一团火。

  儿须成名,酒须醉。

  酒后吐露,是真言。”

  歌声苍凉,却又带着种说不出的豪情,就好像把这一块小小的枝叶,当做了一片苍茫的大地。

  风吹长草,中羊隐现。

  低唱的人仿佛也已回到了他那生长的地方.那永远都再也回不去的地方。

  “卜鹰。”

  更高的根枝叶上,忽然垂下了只白玉般的手,却用两根春葱般的纤纤五指.捏着串本来在此时此地不会看到的马乳葡萄,淡缘色的葡萄,丰美而多汁,看起来就好像是假的一样。

  人看起来也像是假的,就像是白玉雕成,五指为血,居然也穿一身纯丝的黑袍.任凭一头比乌丝更黑更柔的头发披散在双她的这一件纯黑丝抱,和卜鹰的那一件唯不同之处,就是衣袖。

  她的农袖上用金线绣满了灿烂助花朵。

  “生裂虎豹关玉门,轻如飞燕胡金袖。”

  江湖中稍微有一点见闻的人,都知道她就是天下第号大赌徒卜鹰唯的一个情人.能够和卜鹰这样男人相处三天的女人已经不太多了。

  究竟是胡金袖的手段高收服了卜鹰,还是卜鹰的手段高征服了胡金袖?

  这笔账就没有人能够算得清。

  葡萄落入卜鹰的嘴里胡金袖的声音银铃般响起。

  “看来这次赌局因真的热闹得很,连李红袍和杖黄衫都来凑热闹了。”

  “他们不是来凑热闹的。”卜鹰说,“他们是唐家花了大把银子请来做公证的。”

  他叹了口气道“你想想没有大把银子可拿的事,那个红抱老鬼怎么肯做?”

  “那个苦行僧是谁呢?”

  “提起此人来.也是大大的有名。”卜鹰接着说,“东海苦竹林苦竹寺的吃苦和尚就是他。”

  “听你这么说,这位吃苦和尚倒真是苦得很。”

  胡金袖在叹气,卜鹰却在笑。

  “其实东海就没有今昔竹林,就算有,这个和尚也没有去过,这些名词,都是他凭空自己捏造出来的。”卜鹰笑道,“而且据我所知,这个和尚什么都吃,就是不肯吃苦。”

  胡金袖也笑了。

  “其实也不仅是他,这个世界上像他这样的人也不知有多少,嘴里天天喊着要吃苦.其实真正吃苦的都是别人,他自已一点都吃不到。”

  这个问题太尖锐太深入,很容易就会刺伤到别人,卜鹰和胡金袖现在都很快乐,所以他们立刻就把话题转开了。

  “你看这一次赌局应该是谁赢?”

  “你看呢?”卜鹰反问“轻如飞燕的胡大小姐也是江湖中顶尖的轻功高手,你的判断该比我正确。”

  胡金袖对有关轻功的事果然显得非常内行的样子,毫无考虑就回答“川北的唐家和川中的唐家,虽然是堂房兄弟,可是两家擅长的武功却不同。”

  这一点是大多数武林中人都知道的,川中唐家,以毒叶暗器名震江湖,只要看见唐家的独门暗器袋和那只专发毒叶的鹿皮手套,大多数江湖人都会跑的比马还快。

  川北康家,却是以轻功见长,他们的独门轻功提纵术,经常有武林中久已绝传的身法出现。

  “尤其重要的是,川北唐家的弟子,一个个都有非常有耐力,尤其习惯于在山区间行动,这当然也跟他们从小生长处的地形有关。”

  “对,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卜鹰打着川腔说“走起路来,川娃儿硬是要得。”

  “这一次川北唐家派出的是唐捷,据说是他们当今第二代弟子中的第一高手,人也长得俊外号人称飞天玉豹子。”

  卜鹰微笑“一个男人如果长得俊点,在女人眼中无论做什么事都好像比别人强点。”

  “你呢T难道你看好聂小雀。”

  “看好聂小雀有什么不对。”

  “苏北聂家向是下五门的人,下五门的轻功虽然花俏,可是不实用,我要赌,绝不买他。”

  “非但你不买他,别人也不买他。”卜鹰叹气,“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人买他。”

  “只有你?”

  卜鹰又叹气。“我又有什么法子呢?大家都买唐捷,如果我也买他,那还有什么好赌的呢T”

  “没有赌,也就没有赌局了。”

  “对。”

  “既然有赌局,你就得接受别人赌唐捷赢的赌注。”

  “不错。”

  “你已经接受了多少赌注7”

  “大概有八十万两左有。”

  “黄金还是白银?”

  “这次是银子。否则你恐怕就要输得连家都不认得了……

  “谁说我一定会输的?”

  “难道你还有机会赢?”

  “多多少少总是有一点的。”卜鹰微笑。“杀头的生意有人做,赔本的生意没人做,如果真的是有输无赢,你就算杀了我的头,我也不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28: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绝 计

  这一次“赌局”定下的盘口是三博一,意思就是说,要赌唐捷胜的人,输要输三两,赢只能赢一两。

  可是大家还是买唐捷,因为各人都认为聂小雀这一次连一点胜算都没有,盘口是三博一,赌局的庄家还是会输得把裤子都当掉。

  这一次赌局的大庄家就是卜鹰。

  大庄家很快就要变成大输家了可是他现在看起来却还是说不出的悠闲快活。

  松树下,地毡上,隐士般坐在那里品茶的三个人,所谈的居然也没有离开过这一局豪赌,更没有离开过名利两个宇。

  “卜鹰居然肯接出以三搏一这种盘口,多少应该有一点把握的。”杜黄杉在雏着眉“可是我却偏偏看不出他凭哪点认为聂小雀必胜唐捷。”

  “要人输的法子多得很。”吃苦和尚说“也许他在唐捷喝的酒里下了药,叫唐捷一路上泻个七几次,也许他先弄了个女人藏在唐捷被窝里,先把小唐折腾得半死不活。”

  杜黄杉苦笑“这种事,真亏和尚能够想得出来。”

  吃苦和尚悠然举杯。“这种事连和尚都料想得出来,卜鹰怎么会想不出来。”

  “但是他绝不会去做。”

  “为什么?”

  “卜鹰不是这种人唐捷也不是笨蛋。”杜黄杉道“就算他是笨蛋,唐家的人也不肯让他轻易上当。”

  吃劳和尚浅浅的吸了几口苦茶,看起来例真有几分高僧的样子。

  “聂家的人呢?难道他们就肯眼看着那只小雀儿活活输死?”

  大李红袍斜眼看着他忽然插口问“如果和尚是聂家的人,我还有什么法子?”

  “我也没什么别的法子,只不过我碰巧知道聂小雀是个双胞胎,有个孪生兄弟叫小虫.如果先把小虫藏在山上一边让小雀儿躲起来然后小虫子及时出现,弹响这支古筝,聂家岂非就赢了。”

  “这倒真是个诡计。”李红袍冷冷的说道:“只有样可惜”

  “哪样?”

  “你碰巧知道聂小雀有个双生兄弟唐家的人难道会碰巧不知道?”

  吃苦和鹰却差一点把一嘴的酒都笑得喷了出来。

  唐家当然早已算准这一着而且早巳查出聂小虫最近一直都在济南,他们甚至还约定好了,九月九日的凌晨,叫聂小虫到济南城的云门楼于上见面,若是小虫不到,这一局就算聂家输“蜀中唐家做事,一向是滴水不漏的。”胡大小姐也忍住笑道,“这种绝计,也真亏和尚怎么能想得出来。”

  卜鹰也笑,笑得却好像有点莫测高深的样子,胡大小姐当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笑什么?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只不过忽然发现,名门大派干算万算,还是算不过下五怎么说?”

  “唐家做事虽然滴水不漏,真正占便宜却还是聂家。”卜鹰解释,“聂小虫这次到济南去,不管他是去办什么事,都一定可以马到成功,平安归来。”

  “为什么?”

  “因为这次他找到个万无一失的靠山,保证天下太平”

  胡大小姐终于也明白了。

  “为了这次赌局,唐家派到济南去的人一定会时时刻刻监视着他,别人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定还以为他请到了唐家的高手做保漂,还有谁会去动他T”大小姐吃吃笑道,“看来聂家这些小麻雀、小虫子,倒全都不是省油的灯。”

  卜鹰忽然问她;“你知不知道昔年被武林九长老贬为下五门的五个门派,到如今只剩下了几门7”

  “难道只剩下聂家一门了?”

  “一点也不错,就只剩下了他们一门。”卜鹰叹息,“一个门派被贬为下五门之后,要生存下去就变成件很不容易的事了,昔年那九使者先生如果想到了这一点,也许就不会因为某家人会用‘鸡鸣五鼓返魂香’而把他贬为下五门。”

  他的声音仿佛还是很冷淡,淡淡的接着道“有些门派虽然不会用熏香暗器,做出来的事却远比那一家要精彩得多。”

  胡大小姐凝视着他“我知道你一向很同情他们,只可惜聂家这一局还是有输无赢的。”

  卜鹰冷笑“只怕未必。”

  就在这时,已经有一条人影从苍龙岭的石脊上翻跃而起,猿猴般凌空翻了四、五个筋斗狠琐的身法突然变得曼妙轻灵,飕的一个燕子穿帘.平自又变为“细胸巧翻云”,轻飘飘的落在春草般的缘毡上,单膝般跪,抄起古筝。

  只听“挣锦”一声,声越金石,远远的传至远山白云里,手指上竟带着种极阴柔的内力。

  再看弹筝的人,纤巧的身材,瘦削的脸神情间总仿佛带着几分畏缩,只有双黑白分明助眼睛里灵光四射.显得聪明绝顶,胡大小姐忍不住失声轻呼“是他”

  “是的.是他.聂小雀,小雀儿。”卜鹰故意冷冷淡谈的说,“下五门的人.这次总算不幸赢了一次。”

  直至多年后卜鹰还对人说那一天在华山绝顶,他最忘不了的一件事,就是大李红袍忽然站起来,走到他面前,用一种很严肃而且很恭敬的态度对他说;“卜先生,你真行,我佩服你。”

  卜鹰后来还对人说;“那一次大概是近三十年来,李红袍第一次称呼别人先生,那一次很可能就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

  “后来呢?”有人问卜鹰,“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我当然就跟聂小雀击吃庆功酒去了,我们去的时候,唐家的人一直都在看着我。”卜鹰笑道,“如果唐家人的眼光也跟他们家的暗器一样有毒,那天我一定已经被活活毒死。”

  胡大小姐四了口气“那一次我倒很同情他们,因为我也跟他们一样,始终不明白卜鹰究竟凭哪一点算准了聂小雀会赢。”

  后来又有人问聂小雀:“老实说,你跟唐捷的轻功究竟是谁强?”

  “是他强。”

  “后劲是谁比较大?”

  “是他比较大。”

  “但是你却赢了那局。”

  好像是的。”

  “他的轻功比你强,后劲也比你大,你是怎么赢他的7”

  聂小雀不回答,只笑,笑得一点都不像是只小麻雀,倒有点像是只小狐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2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庆功酒

        
  九月初九那一天当天晚土,华山山麓.临时搭成的连营式长棚里,张灯结彩,箍开数十桌,都是为了要替唐挺和买唐捷的那些赢家们庆功的。

  从各地进来的江湖好汉,午时一过就开始喝酒,边喝边等,等侯好音。

  可是从山上传下来的消息却不太好,先上山弹响古筝的竟是聂小雀,这怎么可能?欢乐的场面虽然已显得有点尴尬,大家却仍然半信半疑。

  等到专程从川北赶来主持这一次赌局的唐门高手唐挺从山上下来,消息才获得证实。

  “唐捷真的输了,他的人已悄然而去,不知所踪。”

  唐挺脸色虽然沉重,腰秆却仍挺得笔直,就像是一杆枪。

  唐家的高手大多数是这样子的,赢的时候是这样子,输的时候也是这样子,像唐捷那样,输了就悄然而击的人,唐家并不好像是理留香曾经说过“较功练得好的人情感总是比较脆弱,这大概是因为选种人的反应也比较快的缘故。”

  楚香帅的轻功号称天下第一,他对这方面的言论多少总是有些道理的。

  何况他自己就是个情感很脆弱的人。

  唐挺从山上下来后,立刻证实了两件事。

  —唐捷确实输了,比聂小雀整整落败了三百指。

  弹指的功夫为“一指”,三百指已经是段很长的时候了,这种计算时间的方法,据说也是楚香帅创造出来的,虽然不能进入庙堂,江湖中却已渐渐有人开始采用。

  —聂小虫确实还在济南,今天凌晨唐挺还接到派到济南去的唐门弟子飞鸽传书,而且还说济南府最近发生了一连串很神秘的凶杀案,好像还跟聂小虫有关,所以他暂时还走不了。

  这几件事虽然使买后谈的人胃口大伤,可是大厨子已经来了,酒饭已经淮备好,饭还是要吃的,只不过吃得不明不白而己。

  在这餐庆功酒上,真正的赢家和输家居然全都下落不明,人影不见。他们的人呢?

  这一砍赌局中,真正的大赢家当然不止卜鹰,此刻这一只鹰还带着一只雀飞入了条陋接,陋巷中有家小店,厚厚的馒布门帘已被油烟熏得发黑。

  平时最爱干净的胡大小姐这故居然也跟来了,最近她好像已拿定主意,跟定了卜鹰。

  一位三十来岁的女人,能下定这种决心,倒也不是坏事。

  小唐里只有三张洗得发白的杨木方桌,厨房里刀构直响,菜已上锅。

  卜鹰四下看一眼,看不到别的客人,立刻问“只他在炒菜?”

  聂小雀笑着点头“今天他心情特别好,一定要亲自下厨房。”

  卜鹰立刻眉开眼笑,看样子简直比赢了八十万两还开心。

  “太好了,实在太好了。”他深深吸了口气,“今天的第样菜,是不是炒鸡蛋?”

  “是,是炒鸡蛋。”小雀笑道:“这是他的老规矩,要喝酒,先弄盘炒鸡蛋垫底”

  卜鹰大笑,大小姐却不禁摇头,炒菜的这个“他”究竟是何许人也,难道还能把一盘鸡蛋炒出花来?听说一个人年纪大了嘴就会变得比较馋,卜鹰的年纪确实已不小,难怪最近对她好像越来越疏远。

  大小姐心里面正胡思乱想,一盘炒鸡蛋已经端了上来,鹅黄色的一盘蛋,上面缀着十来点翠绿的葱花,香、缴、柔、滑,胡大小姐本来准备只吃一口的,小小的一小口,可是一筷子接下去,眼睛和筷子就再也台不得离开这盘炒鸡蛋。




  接着,干挠茄子、火爆牛心、虾仁豆腐、豆瓣雪菜、双冬腐衣.一样样捧出来,虽然都是些家常莱,可是每‘样全都是色香味俱全,只有真正的大行家,才能炒得出这种菜,也只有真正的大行家,才能吃得出它的滋味来。

  就连胡大小姐都觉得有点不能不佩服这位“他”先生了。

  “他”是谁呢T看卜鹰说起“他”的样子,非但神神秘秘的,简直是有些鬼祟。

  等到“他”把手脸洗干净,笑嘻噶的从厨房里走出来,胡大小姐才真的大吃了一惊。

  这位在厨房里炒鸡蛋助“他”先生,却不是聂小雀,是谁?

  秘密

  不管怎么样这个世界上总是只有一个聂小雀,如果说炒鸡蛋油这个人是聂小雀.那么刚才在山巅弹响古等,又把卜鹰他们带到这里来的人是谁呢?

  胡大小姐看看“他”,又看看他。

  “你一定就是聂小虫,原来你还是偷偷的从济南溜回来了。”

  “我不是小虫.小虫是在济南。”这个人很认真的说,“我叫小无“小无?”

  “不错,小无。”这个人说,“无,就是没有的意思。”

  “没有什么T”

  “没有我,”这个人说,“世上有小雀,有小虫,可是没有小“没有小无的意思,就是没有你?”

  “不错。”

  “既然没有你那么你是谁?”

  “我只不过是个根本不存在的人而已。’他非但没有点悲伤的样子,反而笑得很愉快,“别人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我这么样一个人存在。”他越说越糊涂,胡大小姐却明白了。

  聂家原来有个“三胞胎”兄弟,小雀、小虫、小无,可是江湖中却只知道其中两个,小无根本从来都不露面到了真正的关键时刻才出现,乘别人还弄不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已把赌局乱了,把难题解决。

  其实这三兄弟究竟谁是小无T谁是小虫7谁是小雀?有时恐怕连他们I自己都分不太清。

  胡大小姐轻轻叹了门气。

  “卜鹰,现在我也佩服你了,原来你早就知道这一局他们是输不了的。”

  卜鹰微笑“我早就说过,若是明知有输无赢,就算杀了我的头我也不会去赌的。”

  “你还是会去赌的,因为你是个天生的赌徒。”胡大小姐幽幽的说,“若是一定要等到十拿九稳才去赌就不能算是赌徒了。”

  聂小雀也叹了口气“这句话真是千古不移的至理名言,每个人明了都应该牢记在心才是。”

  卜鹰仍在笑“其实我也不能算是赌徒,我还不够格。’“你不够格谁够格7”

  “关二、关玉门。”卜鹰说,“我本以为达次他定会来的。”

  只要有机会能和卜鹰赌,关二的确是从来都不肯错过的只可惜“关二爷这次在济府,好像也跟小虫一样,被卷入一件凶杀案里。”聂小雀道“昨天夜里我是接到小虫的鸽书,据说凶手已经被逮住正是关二爷的嫡亲外甥,关家三姑奶奶的独生子程小青“程小青7”卜鹰两道浓眉结起,“程小青会杀人?我不信。”

  “听说他杀的人还不止一个而且是在行凶的现场被逮住的。”小雀道“破案的人据说就是当今六扇门里第一高手,刑部的总捕凌玉峰。”

  卜鹰的浓眉结得更紧,过了半天,忽然问:“济南府的正堂是不是姓潘?

  “大概是的,”聂小雀道“听说他本来是九省巡按,钦赐的尚方宝剑,可以先斩后奏。”

  “他已经斩了程小青?”

  “暂时还没有,可是也快了。”

  卜鹰霍然长身而起“走我们到济商去,那里正有好戏连台,我们怎么能不去看看呢。”

  一直很少开口的聂小无忽然笑了笑:“鹰哥如果想去看关二爷,恐怕就不必到济南去了。”

  这时候关二已经到了华山,正在山麓下的十里长棚里,放怀纵饮,喝得竞比他吃的还要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3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吓人的纪录

        
  聂家实在是个很神秘的家族常常会用一些奇异而诡秘的方法做出一些别人永远无法明了而显无法解释的事。

  关二的事件,就可以算是个很好的例子,卜鹰就曾经问小无“你是说关二已经来了?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

  “你什么时候知道他已经来了?”

  “刚才。”

  “刚才什么时候7”

  “就是你刚才提起潘大人的时候。

  “那时候有人跟你通过消息?”

  “是的。”

  卜鹰笑了。“我的眼睛虽然不太好,可是我不瞎我的耳朵虽然不太好,可是我不聋那时候有人跟你通过消息,我怎么会不知道?”

  他当然不瞎不聋.他有鹰一样的眼睛,虎一样的耳朵.甚至还有着狼样的第六感,可是他当时的确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可是他也知道聂小无决不是个说谎的人,所以他更好奇,所以要再三追问。

  “为什么?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聂小无终于回答,答得很妙。他说“鹰哥不知道,因为鹰哥毕竟不是聂家的人,聂家还有很多古怪的事,鹰哥大概也不会知道。”

  他还补充了一旬。“严格说来,聂家的事,这个世界上根本就完全没有一个人知道,连我们兄弟都不例外。”

  卜鹰又笑了这砍是真的在笑,笑声又恢复了那一向的豪爽和明朗。

  “不管怎么样,我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已经足够了。”他自己解释,“我只要知道聂家兄弟是我的朋友,我晚上睡觉就会放心得多了。”

  关二呢?关二如果已经到了华山附近此刻在哪里?

  “你们兄弟是一种人,关二却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人。”卜鹰说。

  “他是哪种人?”

  “这个世界上还有种人如果他是你的朋友你晚上就休想睡得着。”卜鹰说“那倒不是因为你怕他等你睡着了来害你,而是因为伤时时刻刻都在为他担心,深怕他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来。”

  “关二爷难道会是这种时时刻刻都要让朋友为他担心的人?”

  “他就是。”

  卜鹰叹了口气,接着说“这个人十余岁成名,以一身神力和一双铁掌纵横江湖数十中,据说一生中从未遇见过敌手,奇怪的是,这么样的一个人有时候做起事来,却比小伙予还要毛躁。”

  “鹰哥是他的朋友?”

  “我不是他的朋友我知不过是他的搭子。”

  “搭子?什么搭子T”

  “搭子有很多种,喝酒要有喝酒的搭子.扯淡要有扯淡的搭子,赌钱也要有赌钱的搭子,一个人活在世上,要过得快活一点,一个好搭子,是万万不可少的。”

  “只可惜要找个好搭子比找一个好老婆还要困难。”

  “那的确要困难得多了。”

  “所以鹰哥决不会让这么样的一个好搭子伤心难受的,更不会让他遭遇到什么意外。”聂小雀问卜鹰,“我说的对不对T”

  “对,真他娘的对极了。”

  “鹰哥当然也算准了现在他会在什么地方。”聂小雀微笑接着说“如果鹰哥不知道,也就不能做他的好搭子了。”

  聂小无一个死人的好搭于,大概是不会有什么快乐的。”

  “幸好他一时半刻内还死不了。”

  聂小无也笑了。“有了鹰哥这样的好搭子,想死大概都死不掉。,关二现在的确好像有一点很想赶快死掉的意思,因为他几乎已经把这带所有最难惹的武林豪杰全部得罪光了。

  能够短短片刻间得罪这么多人,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可是关二能做到。

  在这方面,他好像有专长,这一类的任务,恐怕再也没有人比他更能胜任愉快的了。

  根据别人的统计,这一天、这一夜,在华山下的长棚里在短短不到盏茶的工夫里,也就是说最多只不过别人喝盏茶的时间内,他共翻了十七张桌予,摔破了七十个大碗,二百零三个小碗,二百二十一个酒杯,三百零亿个碟子,而且还砸坏了四十二张板凳,外带卜三张大圆桌面。

  另外他居然还有空,打扁二十九个人的鼻子,三十四个人的门牙,就只掉在地上的牙齿,一共就有百六十五颗。

  这个纪录就算不是绝后,也是空前的,就连卜鹰都不能不佩服。

  “有时候我觉得这个人简直好像长了十七八双手。”卜鹰说,“他吃东西的时候,却好像长了十七八张嘴,还有十七几个人的胃口。”

  关二的胃口好像永远都是好的,面对着一群想把他撕成碎片的人他的胃口居然也一样好。

  在创造了刚才所说的那个纪录之后,他已经吃了一只黄炯全鸡、一只香酥全鸭,两大碗白汁鱼唇、一碗八宝饭、二十八个花卷馒头。

  面对着他的群人中,最少有二十个是可以在一瞬间杀人的好手。

  斜对面的山坡尖还有三个人叠坐在一张春草般的绿毡上.一僧、一道、一俗一壶茶、一横酒、盘果宛如一稿图画。

  他后面的山坡上,一片星光和灯光都照不到的黑暗里,孤零零的有一条人影箕踞在一块山石上,一对亮眼,一双铁臂,一根比平常人几乎要粗—倍的手指上,倒吊着一只特大的羊皮酒袋,在阴森的夜色中看来宛如一个地鬼与天魔混合成的凶煞。

  ——幸好没有人看见他的刀,他的刀在腰。

  那一群可以杀人于一瞬间的高手,当然也各有兵刃在腰。

  柔软的腰部通常都是江湖人用来携带隐藏兵刃肠地方,江湖人的腰大都柔软如蛇。

  “蛇腰。”

  关二忽然从一碗乳酪中把目光移开,瞪着对面一个宽肩长腰锦衣的中年人厉声说话。

  “蛇腰丁人俊,善打毒针、软功、缩骨、擒拿,练的都不错,是鹰山群盗中的三大高手之一。”关二问他“这个丁人俊是不是你?”

  “是的。”这个了人俊居然还满有点骨气,不但承认他的名号,而且还说:“其实我真正的外号,是赤练蛇腰。”

  赤练蛇虽然不能算是毒蛇中最毒的一种,却可以算是毒蛇中最有名的种。

  丁人俊傲然道“若是大蟒舵腰,那就无趣得很。”

  6很好,赤练蛇腰这名字配得上你,若是大蟒蛇腰.那算什么东西?”丁人俊格格的笑,关玉门笑声震耳,两个人都笑,一个阳刚,一个阴柔。听得人全身冷汗鸡皮疙瘩都起了出来。

  幸好关二的笑声很快就停顿,又问丁人俊“你杀过人?”偶尔。”

  “杀过多少人?”

  “不超过三个。”丁人俊阴森森的笑着说,“每天不超过三关二又盯着他看了半天,忽然狂笑。

  “好,这是好习惯,每天只杀三个,既不算太多,也不算太少。”

  “有时候我偶尔也会破例,杀上七八九个个。,“这么样看来,你杀的人总有一两百个了?”

  6只多不少。”

  “你呢?你死了没有?”

  “我好橡还活着,”丁人俊道“死人好像是不会说话的。,他还在阴森森的笑因为他没有看见关二的表情已经变了,整个人都好像已经变了,手臂上已经有青筋突起,眼睛里已经冒出血丝,这是杀人前的征兆,很多人夜杀人之前都会变成这种样子。

  关二距离丁人俊本来不但还有两丈多,而且隔着一张圆桌子,可是现在他的手忽然一伸只听得“咯、咯、咯”一连取爆竹般的声音,只看见一条长大的人影凌空一闪,一阵强劲的衣袂带风声达后,再看关二已经回到座位上。




  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坐下来,他的一只脚站在地上,一只脚踏在凳上,一只手里抓着半只油鸡,一只手里抓着一只手。

  丁人俊的手,

  刚才那,现在整个人都真的好像蛇一样的扭曲了起来,扭曲着伏在关二面前的圆桌上,一只手已经被关二反拧到背后,关二的声音嘶哑。”这个人杀人一两百居然还好好的活着,居然还在自鸣得意。”他的声音不但嘶哑而且悲抢,“有的人最多只杀人三五,就已经要死了,而且非死不可。”

  关二厉声问6这样公道不公道?”

  没有人回答,没有人开口,过了很久斜对面山坡上才有一个人在叹气。

  “老夫今年活了八十三,总算才明白件事了。”说话的人有气无力,身上的红袍却穿得鲜艳如少女,枯篷蜡黄的脸上,居然好像还擦着粉。

  “红袍老鬼,你在说什么?”关二厉声问“你明白了什么事?”

  “我总算明白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很多呆子就像你样的呆子。”大李红袍悠悠的说“因为只有你这种呆子,才会在这个世界上要求公道。”

  6难道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公道的事?”

  “有是有的,比如说,你刚才讲的那件事就要比别的事公道一点。”

  “你知道那是什么事?”关二问,问得虽然有一点笨,在当时却是非问不可。

  “丁蛇腰杀人一百余还高高兴兴的活着,你外甥程小青只不过杀了三五个人,还没有真的弄清人是不是真的是他杀的就被判了个秋斩处决已经快把脖子洗干净坐在牢里等死了。”李红抱问关二,“你是不是认为这件事很不分道?”

  他不等关二开口,又叹了口气接着说“其实这件事是很公道的。”

  关二大怒,却还是忍不住问“你凭什么说这件事很公道?”

  “因为你外甥儿要死,是他自己想要死的,一个人居然连自己都想要死了,别人还有什么好说的,还有仆么公道不公道?”

  “你怎么知道他自己想死?”

  李红袍微笑。“他自己如果不想死,有你在他身边,还有谁能让他死?”

  关二说不出话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 苏ICP备2022041640号-1

GMT+8, 2024-6-25 03:31 , Processed in 0.25082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