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查看: 6379|回复: 39

『武侠连载』 《猎鹰·赌局》

[复制链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发表于 2021-12-15 15: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我们这些故事发生的时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代。在这个非常特殊的时代里.有一个非常特殊的阶层。

  在这个特殊的阶层里,有些非常特殊的人。

  这个时代,这个阶层,这些人,便造就了我们这个武侠世界。

  在我们这个世界里,充满了浪漫与激情。

  充满了铁与血、情与恨,在暴力中的温柔,以及优雅的暴力,铁血相击,情仇纠结便成了些令人心动神驰的传奇故事。

  天空中有日月星辰照出了人世间的丑陋和美丽.这个世界上也有些人亮如星辰虽然明灭不定,但是它在某刻发射出的光芒,已足照耀永世。

  这些人当然都是高手,每一行每一业中都有高手,常常会用些特别的方法,做出些别人做不到的事,甚至令人难以置信。

  现在我们要写的,就是这类人的故事。

  在“六扇门”里,也有高手他们的反应和嗅觉似乎都要比别人高上一等,有时甚至会有一种野兽般的第六感让他们总能在千钓一发的关头,逃过敌手致命的击。

  可是当他们出手时,却往往能一击命中,那种准确的判断.精密的计算和无比快捷的动作☆就像是一只鹰。

  ——一只猎鹰。

  现在我们首先要说的,就是一个猎鹰般的高手和他的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杀人的紫烟


  破晓,破晓前后。

  天空是灰色的,云层也是灰色的,这个沉睡中的大城还没有开始苏醒,干家万户还像是幅淡淡的水墨,把所有的颜色全部溶入了这一片灰朦。

  也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阵犬吠,灰色的天空下,忽然冒出了一股浓烟。

  紫色的烟。

  这间屋于在一幢小楼上,小楼的地基本来就比别的地方高一点,要爬上十来级石阶,才能进入门户。

  窄窄的门,窄窄的楼梯,布置清雅的房间,窗户都很宽大从窗内看出去,满城秋色俱在眼前。

  现在有三个人正坐在窗前跳望。

  一个身材已微檄发胖的中年人,长长的眼,方方的脸,穿得考究,看起来很有威严,小指上留着很长的指甲,显见得平时很少做事。

  另外一个瘦小的老人,鹰勾鼻、三角眼满脸精明之色,双手上青筋盘蛇般凸起,看来非但是个劳碌命,而且还练过鹰爪功一类的功夫。



  第三个人年纪就比较轻得多了,面白如玉,剑眉星目,是个标准的美少年,除了发冠上镶了一块翠玉外,全身上下决没一点奢侈多余的装饰。

  他的态度虽然很温和,另外两个年纪比他大的人,却显然对他很尊敬。

  三个人都看见了那紫色的烟,三个平常很镇定的人,脸上都改变了颜色。

  “刑总,你知不知道那边是什么地方?”中年人问老者。

  老者的一双锐服,钩子般盯着那般烟,沉吟着道“看方向,好像是在胡家桥麻油磨坊附近那一带,差错绝不会超过两条在这里他已经呆了三十二年,从小差役,于到总捕头,对这个城市所有的切,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少年虽然是头天晚上才赶来的,对他却信任得很,没有再多问一句话,立刻就够起来说“走。”刑总的估计果然完全正确。

  那股紫色浓烟,果然是从胡家桥下大磨坊后面一条小巷里的一幢平房屋顶烟囱上冒出来的。

  那是一幢很朴实古旧的平房,三明两暗五间房子,建筑得很坚固,厨房盖得特别宽长,烟囱也砌得特别高大,所以冒出来的烟特别浓。可是邢总他们赶到的时候,别家的炊烟刚起这一家炉子里的烟火,却已经快熄灭了,烟囱里只有淡谈的几缕轻烟散出,化作一片淡紫色的轻雾。

  “屋子里的人呢7”

  没有人。

  炉灶是温的,灶上还炖着热热的一圈番薯粥,一张洗得发自的柳安木八仙桌上.还摆着四碟图粥的小菜,一碟摊鸡子,一碟油焖笋,一碟炒葫芦,还有一碟用胡家桥特产的麻油拌的酱豆腐。

  桌上只有副碗筷碗里还留着小半碗剩粥。

  人呢?显然是生了火,热了灶,熬上粥,吃过了早点之后才走的”

  中年人忍不位冷笑“这位仁兄,做事倒从容得很。”

  少年淡淡的说“一个人杀人如果杀多了,无论做什么别的事,都不会着急了。”

  中年人仿佛忽然觉得有点发冷,凑到炉灶前面问邢总“你找到了么?”

  老者正从炉灶里抓起一把灰烬在仔细观察着。

  “这一次,还是跟前几次一样,那般紫烟,是用一种特别的燃料,加在柴火里烧出来的。”

  “哪种燃料T”少年问。

  “就是做烟花火炮的老师父们常用的那种。”邢总道“只不过他用的这种,好像是京城的宝雨堂特别加料做的,所以颜色特别被,而且好久耐烧。”

  京城,宝雨堂?燃姻的这个人莫非也是从京城来的?

  少年皱了皱眉,可是神情很快就恢复沉静,他问邢总/紫烟出现,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第六次。”

  “六次出现的地方都不同T”

  “是的。”

  邢总说“第一次是在一个偏僻的小庙里,第二次,是家已经关门停业的面馆,第三次到这一次,都是没有人的空房。”

  “六次紫烟,五条人命。”

  “是的。”

  邢总的声音和神态都已沉重“紫烟出现的三天之内,一定有一位名人被刺杀而死,现场完全没有点线索留下。”

  死的人呢?”少年问“五位死者彼此之间,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没有。”邢总断然道“完全没有。”

  他又解释“五位死者虽然都是极有名气的人.可是出身和行业都不同彼此间可以说完全不认得。”

  中年人忍不住插口“凌公子。”他对少年说“邢总吃了三十几年公门饭,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我明白。”

  这位姓凌的公子,年轻明亮的双眼中,竟现出了一种甚至比邢总还老练的表情他缓缓的说“我只不过觉得,这五个人之间定有某种神秘的牵连五个人的命运.都被条看不见的绳索绑在一起,只可惜我们直到现在还没有把这条绳子找出来。”

  他慢慢的走过去坐到摆着碗筷的那个座位上凝视着面前吃剩的饭菜忽然伸出手去拿筷子,很快的又缩回来,眼睛里忽然发出了光。

  邢总的

  “这个杀人的人是用左乎的。”

  对。”

  “他比较喜欢吃酱豆腐。”

  筷子在碗的左边,别的菜几乎原封不动,酱豆腐剩下的已不多。

  邢总对自已有点生气,一个三十多年的老公事,观察力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少年。

  他忍不住呼了口气。

  “凌公子难怪别人都说秀出群伦凌玉峰是六扇门里不世出的人杰现在小人总算相信了。”

  凌玉蜂避开了他的恭维却忽然问了个很奇怪的问题。

  他忽然问邢总“第一次发现紫烟的那个小庙里面供的是什么神?”

  “财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又见财神


  “财神”,说出了这两个宇,邢总自已心里都吃了一惊,直到现在他才想到传说中那个神秘的集团,很可能和这一连串神秘的谋杀案有某种关系。

  因为那五位死者的背景和行业虽然不同,但却都是家财亿万的巨富,而且他们的死,至少还有一点相同之处。

  根据他们家人的调查,在他们临死之前,都曾有一笔大量的钱财支出,可是连他们最亲信的人,都不细道这笔钱流失到哪里去了,他易?而这类的交易,通常都有可能为人若来杀身之祸。

  邢总并没有把这些想法说出来,对这个深沉的少年,他心里总是怀有几分警戒,甚至有些畏惧,种种有关的资料,都显示着凌玉蜂是个非常可怕的人。

  姓名:凌玉蜂.

  年纪:二十四。

  身高:五尺九寸。

  武功:所学流派甚杂,不用固定兵刃。

  出身祖父有军功,累升至一品提督,占正一品缺,总管河西军务。父为进士出身,为官有政声,自翰林院编修,积官为大学士、正一品。本人资历:无。

  嗜好无。

  一个完全没有嗜好的人,通常都是很可怕的人,这一点大多数人都明白。

  更可怕的是,一个出生于如此显赫家庭的世家子,居然完全没有资历没有官秩,不但以往像是一片空白,现在也没有人知道他在干什么了就连邢总都不知道。

  邢总只知道他的工作极秘密,有极大的权力,甚至可以左右人的生死,他所带的指令上,不但有刑部的官防大印,还有各省大员的连所,明白指示“该员凌玉峰,行走地方上可以便宜行事,四品以下官员均都受其调派之。”

  这一次他到这里来,就是特地来调查自财神庙开始这一连串谋杀案。

  可是他暗中是不是还负有其他的任务呢?

  想到这一点,邢总不得不分外警锡小心,一个吃了三十几年公门饭的人,多少总做过一些亏心事的。

  凌玉峰却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老狐狸心里的想法,反面对他表现得很坦白很诚恳。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的,已经有些什么线索呢?”凌玉锋问邢总。

  “请大人明示。”

  “第一,我们已经知道,紫烟出现的三日内,一定有人被刺“是的。”

  “第二,紫烟的出现并非偶然出现的地点也不一样显见是经过特别安排的而且一定有特别的目的,很可能是种秘密的联络讯号。”凌玉峰自己回答。“这件事无疑和这一连串谋杀有——一个秘密的暗杀组织,设定一定秘密的联络处,等到对方付出杀人的酬金后,就燃放紫烟,表示他们已经接受了这一笔交易。契约一订,不出三天就有人死在他们的刀下。

  ——他们这一次派出的杀手,很可能是一个惯用左手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高墙内外

  这个小面馆本来还没有开始营业,可是现在却已经有了客面馆的陈设当然很简陋,除了中午和晚上卖面之外,也卖一些简单的早点,有一种很油腻的韭菜合子,不是肠胃特别好的人,很难消化得了。

  现在正有一位客人坐在靠门的位子上吃早点,一碗莱汤面喝了大半碗,二个韭菜合子卸只吃了小半个,他的注意力好像并没有放在食物上。

  这个人穿的也跟这个简陋的面馆不太相配的,他的衣着虽然不能算华贵,可是剪裁和料子都很好头上戴‘顶马连坡大帽,紧紧盖在眉毛上,吃东西的时候也没有脱下,好像不愿让人见到他的真面目。

  可以看得最清楚的就是他的鼻子,嘴和手。

  他的鼻子很高很挺他的嘴线条很明显给人一种很倔强坚毅的感觉,而且通常都是闭着的,显见得不是一个多话的他的手指纤长而有力应该是很好看的一双手,只不过是骨节比较大一点。

  从这几方面看来这个人应该是一个相当体面英俊而且相当有个性的人。

  这么样一个人,这么一大早,到这个简陋的小面馆来干什么?

  西馆的对面是一堵高墙,窄门紧闭,很少看见有人出入其至连人声都听不见,高墙内是一户什么样的人家?那就更令人猪不透了。

  面馆里这个少年的注意力,就好像完全集中在这幢巨宅他甚至好像就是为了这幢巨宅才到这里来的。

  吃过早点,东方才刚刚现出色肚白的颜色,四方远远传来鸡啼,青石板的路上有个车轮滚动的声音,乳白色的浓雾也刚刚从地面升起。

  就在这个时候,窄门峻嘎”一声开了。

  大概是因为不太有人出入的关系,所以窄门开启时发出的声音,是闻哑而干裂的,宛如一个人垂死时的呐喊.从窄门里走出来的这个人,却是生气蓬勃,精神抖擞,不但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活力,而且容光焕发,满面红光,好像刚做过一件非常得意的事·这个人的穿着打扮都华丽至极,五十左右的年纪,还是保养得很好,显见得一向都是个养尊处优的人。

  窄门刚开,就有一顶青衣软轿急奔而来,人走出门,软轿已经到了面前,窄门关上,轿子已经去远,转眼间,就转出了这条长长的窄巷,走得看不见了。

  轿子和人的配合,真是好到极点,就好像已经排练过很多次高墙耸立庭院深深,又恢复了昔因的神秘与宁静。

  神秘,最重要的是神秘。

  不但这一户巨宅充满了神秘,这个穿着华丽富有的中年人,也显得非常神秘。

  他看来应该是一位到处受人欢迎的豪商巨富,可是他刚才的样子,却像是个小贼。

  轿子一定面馆里的少中立刻也跟着站起来,放下筷子,留下面钱,很快的走出门,跟随着轿子走出窄巷.他的脚步轻健.

  他放下筷子时,也和别人一样,是放在碗的旁边,只不过他放在面碗的左边,这个少年是用左手拿筷予的.是个惯用左手的人,这种人杀人时用的通常也是左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讯问


  卖面的老人年纪已经很大了,耳目已经有点不灵了.说话也不太清楚,就像是大多数这一类面馆老板一样,经过了艰难困苦的生,既没有产业,也没有亲人,到老来还是同样艰难困苦,你怎能希望他对一件事,看得清楚,说得明白.但他却是唯一“看见了”的人。

  钱月轩被刺杀的那天的凌晨,唯一看见过他的,就是这个耳目口齿不清的老人。

  唯一看见过那个少年的人也是他。

  有关那件轰动一时的谋杀案,他不但是唯一的目击者,也是唯一的线索。

  所以要问那件谋杀案,就只有问他。

  总捕邢锐的刑间.邢锐和老人的对答,旁听者凌玉峰和那个很有威严的中年人。

  邢总问“那天你的店好像很早就开门了,平常你都那么早开门的?”

  老人说:“是的,一个人的年纪大了,知道自己能活的时候不多了,起床就会比别人早一点。”

  邢总问:“那么早你的店里就已经有了客人?”

  老人说:“是的,平常客人来得也没有那么早,这位客人特别了一点。”

  邢总问“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人说“是个很体面的年轻人,吃得不多,给的小费却不少。”

  邢总问“他看起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T”

  老人说:“也没有什么特别地方,只不过动作好像比别人俐落一点,吃东西吃得很馒,嚼得很仔细,就好像……就好像中一样,随时都准备把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再吃一遍。”

  —只有一个经常缺少食物,而且须要食物的人才会这样做,经验丰富的老江湖邢锐当然明白这一点。

  可是他对这一点好像并没有特别在意,很快的接着又问。

  邢总问“你看见有人从对面那扇窄门走出来,坐上轿子去的?”

  老人说“我看得很清楚,那个人长得富富泰泰的好像非常有钱,绝不像一大清早会从人后门里榴进溜出的样子。”

  邢总问;“最近这两个多月来,你还有没有看见像他那样子的中年人,从那个后门里出入?”

  老人说:“没有。”

  邢总好像很失望的叹了口气,可是老人很快的又接着说。

  老人说“就算有,我也不知道。”

  邢总问“为什么?”

  老人说“因为前两个月我一直在生病,店也没有开门那天才第一天做生意。”

  邢总苦笑。

  老人说/那一天那个有钱人走的时候,是别人用轿子来接他的,他出门,轿子就来了,不但时间算得准,双方配合的也极好,就好像演过很多次的戏一样。”

  邢总问“由此可见,那个有钱人的行动,决不愿让别人看见,而且不能让人看见,所以才事先排练过。”

  老人说:“好像是这样子的。”

  邢总问“轿子一走,那个年轻人是不是也跟着走了?”

  老人说:“是的,轿子走,那个年轻人就立刻放下筷子跟去,一人一轿.很快就转出巷于,轿夫和那年轻人走得好像比平常人快得多。”

  邢总问“然后呢?”

  老人说“然后我就听见一声呼声。”

  邢总问“呼声?什么样的呼声?”

  老人说“是很凄惨的呼声,就好像有人用力在割他的肉一样,可是呼声很短,好像只割丁两刀,就被割死了。”

  邢总冷笑。

  邢总说:“要割两刀才把人割死,那也不能算太快。·凌玉峰忽然插嘴,谈淡的说“如果他用的不是刀,而是锯子,呼声起,人就气绝,那就很快了。”

  邢总长吸一口气要用锯子锯死一个人,被据的人是什么滋味?锯人的人又是什么滋味?

  “不管怎么样只要检查过尸体,就知道凶手用的是刀还是锯子?”

  目前第一优先要做的事,就是去看尸体,这一点大家大概全无异议。

  可是凌玉峰刚走出门,又转回来很缓慢很谨慎的问这个老“你刚才说,你看见那个很体面的年轻人临出门之前做了一件事。”

  “恩。”

  “做了一件什么事?”

  “他付了一碗热汤面和两个韭菜盆子的钱,还付了小费,一共是一钱银子,他的出手很大方。”

  “还有呢?”凌玉峰问“他还做了什么事7”

  老人听不懂他问的是什么,也答不出来.幸好凌玉峰又追“他是不是还先要把筷子放下来?”

  “他当然先要把筏子放下来。”

  “他把筷子放在什么地方?”

  “当然是面碗旁边。”

  “是碗的哪一边?”

  老人又答不出话来了这种本来就很少有人会注意到的。

  凌玉蜂又显得很失望,慢慢的走出门,老人忽然说/他那筷子放到哪边,我是忘记了,可是我记得他院面的时候,筷子曾经把辣椒罐碰倒过,辣椒罐是靠墙放着的,他面对着门坐,墙在他左边,辣椒罐当然也在他左边。”

  “由此可见,他是用左手吃面购。”

  “不错。”

  “按常理说,他平常用的当然也是左手。”

  “是的。”

  “那少年也是职业刺客?”

  “大概是的。”

  凌玉峰笑了笑.笑容中带着种尖针般的光芒,接着又说“如果我猜得不错,现在我就可以把他的样子大概说出来。”

  邢总相信。

  凌玉峰近中崛起于六扇门被天下所有的名捕大盗公认为不出世的奇才,对于这类的职业杀于,他当然搜集了一份极详细的资料。“在我的资料中,用左手的刺客并不多,能够在一瞬间取宋天令性命的,最多不会超过三个,年纪在二十到三十之问的,只有一个人。”

  这个人是谁?”

  “是个出生很优裕的世家子,平时很讲究衣着,喜欢穿藏青色的衣服,身材大概跟我差不多,所学的武功很杂,所以才能用很多种不同的方法杀人。”

  “这么样一个人.我相信我们很快就能找得到……

  这点凌玉峰也相信。

  邢总能够成为江南名捕,决非侥幸,他在城里布下的眼线一定极多如果有一个这么样的陌生人来到城里,他应该在十二个时辰内就能找到。

  “还有。”凌玉蜂说:“我还要你去查查那幢大宅于的主人是谁.最近是不是换了主人,有关这个人所有一切的资料,我都想知道。”

  他很快就知道其中点。

  个卖冰播铸米甜藕的老婆婆,刚走过他们,到高墙后的窄巷中去叫卖。

  后门忽然开了。

  一个穿着红衣裳,梳着大辫于的小姑娘,拿着一个青花瓷的大碗以来买糟藕,一双好亮好亮的眼睛,对好深好深的酒涡。

  现在大家总算知道这幢巨宅的主人,有一个很漂亮的小丫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死 者

  死的五个人果然是被五种不同的方法杀死,有的用刀斧,有的用绞索,有的一拳毙命,有的被抛入河里淹死,杀人的手法干净俐落,唯一的线索是,杀死钱月轩的那一刀,刺的不是左边心脏,而是右边的肝脏。

  肝脏破裂,必死无救,也和心脏一样,是绝对致命的要可是大多数有经验的刺客,刺的都是心,而不是肝,致命的一刀由对面刺来,刺肝而不刺心,使刀人用的必是左手。

  可是就凭这一点,也还不能确定他用的绝对是左手,用反手刀,一样可以从左边刺入肝脏,一样快捷。

  所以正如凌玉峰所料,这一次验尸,等于完全没有收获。

  “有的。”凌玉降忽然说“这次我们还是有一点收获。”

  “请教。”

  “我们至少证明了,凶手是一个极有经验的刺客,出手迅速准确而有效,但却绝对不轻易出乎。”

  死的五个人,身份、行业都决不相同,钱月轩是古董商,据说是因为发掘到一批秦汉时的古物而致富,对于古董字样的鉴别力特高。

  其他的四个人,有世家于、有大商人、有大地主,还有一位姓宋名梅山的退休京宫,谣传中,并不是京官,而是巨盗昔年曾经劫过二十三家德局的太行群盗首领宋天令就是他一身外门硬功和柄九环刀威震中原.是等一的高手。

  这次他也同样死在那左手刺客的手下,是被一根绳索给勒死的,死得也很快。

  这五个人只有一点相同之处。

  —他们都是非常有钱的人,而且已经过了一段非常高尚优裕的生活。

  “但是他们临死前并没有大量的钱支出,可见凶手并不是为了钱而杀他们。”邢总说。

  “他们已经拿了应得的钱而且已经拿的够多。”凌玉蜂说:“已经有入付给他杀人的代价,他就不会再拿别人一文,这是他们职业道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神秘的女主人


  凌玉峰果然不愧是公门里办案的第一高手,不但观察力和判断力都超人一等,面且好像还有种野兽般的神秘预感。

  这次也不例外。

  他对那一幢巨宅本来一无所知,却总认为那里最近一定换过主人。

  邢总的调查很快就送来,凌玉峰又没有错,又对了。

  巨宅本来的主人姓汪,是位名士.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只可惜不事生产,所以新近才把这幢祖传的巨宅卖掉,带着家人远走,不知所终。

  所以要从他那里追查新主人的来历,是不可能的。巨宅的买主名义上立卷的是一个叫令狐不行的人,据说是位虬髯深目的大汉,看来无疑是胡人的血统,听说力气很大,好像是天生的神力,曾经力挽过奔马。


  但他却不是真正的主人6立卷购屋、装修粉刷、修整庭园、招请奴仆的都是他,可是真正到了新居入居的那一天,却由一位青衫少妇乘轿而来。

  谁也没有看清楚她是个什么样的人?长得什么样子?可是每个人都看得出令狐不行对她十分尊敬。

  她身边有个圆脸圆眼的丫头,是她的贴身女伴,无疑也就是出来买冰德甜藕的那一个。

  她的名字叫圆圆。

  女主人呢?姓什么?叫什么?从哪里来的?哪里来的巨款买这一幢巨宅?定居在这里之后,准备以何为生?

  不知道。

  现在大家只知道她喜欢吃甜食.喜欢吃糖藕,而且不喜欢家里做的,街头叫卖的小贩们所卖的零食,总有它独特的风味。

  这种风味是大家闺秀很难尝到的,这位神秘的女主人是不是出身在小户人家?

  有关那个年轻人的消息,是第二天上午才得到的,那时凌玉峰正在享受他天中最丰盛的餐,其中包括f山鸡、鸽子、活鱼、蹄筋、小牛腰肉、新鲜的蔬菜和水果。

  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会想法子好好吃这么样顿,他每天都好像需要极大量的食物来补充他损耗的体力。

  他吃东西的时候很仔细也很认真,这些终年生活在冒险与行动中的江湖人好像都有一种共同的特性。

  狼一样的特性。

  他们吃每顿饭的时候,都好像在吃这生中的最后一顿。

  那个用左手的年轻人,在迎宾客栈登记时用的名字叫程小青,昨天晚上他就住在迎宾客栈里。

  钱月轩他们的死,居然不是为了钱财,那么剩下来的理由只有一个。

  “这个理由是不是女人T”

  “是的。”凌玉峰微笑:6这个理由就是一个叫红红的女人。”,红红穿一身白,静静的坐在一片白里。

  白、雪白,除了白之外,决没有其他的颜色,连白银香炉中冒[出来的烟都是雪白的。

  窗外却是色彩统纷的世界,青的山、蓝的天、红助花、绿的[树.黑色的笑颜。

  她静静的坐在窗口,已经坐了一个上午,才回头盼咐一直静,候在她身边的女孩。

  “去告诉么叔,请他在明天晚上安排一局,再替我准备一坛[莲花白。”

  她虽然尽力在控制自己,说话的声音还是因为激动而额科。

  那个圆脸的女孩却厥起了嘴;“又要莲花白.又要请客,又要喝酒,这样怎么得了?”

  红红假装没有听见她的话,眼被又流向远方,遥远的记忆已褪色,看来就像是一片烟雾。

  片带着血丝的紫色烟雾。

  凌玉峰已经吃完了正在前庭不停的走动,他看起来总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很少有停下来的时候。

  现在他正向邢总发出虽然简单,但却一定要彻底执行的命“我知道你在最近十年里训练出五个杀人的高手,是从三百六十个杀手中选出来的吗?”

  邢总服中露出吃惊的表情,这是他的“极机密”,他不懂这秘密怎么会泄漏出去,更不懂凌玉蜂怎么会知道。

  凌玉蜂正在问他。

  “这五个人此刻有几个人在城里?”

  “都在。”

  “你能不能在一个时辰之内,把他们全部都召集到迎宾客栈“可以。”

  “好,那么我们一个时辰后在那里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魔 刀

  令狐不行身高八尺三寸重两百零三斤一身钢筋铁骨,绝对没有一丝多余的肥肉,胸膛挺起来比院子里的砖墙还厚。

  在当今天下把江湖名人资料收集最全的赌局档案中,有关他的资料最重要的是:姓名:令狐远。

  别号令狐不行。

  特征:虬髯、卷发、碧眼、右臀长三尺四寸七几乎比普通人臂长多出一尺,比他自己的左臂,也长出十寸。

  武功善用刀,可使十六种刀,八十二种刀法杀人于五招内,最爱用把畸形弯刀。很可能就是昔年魔教教主随身配带的宝刀——“小楼一夜听春雨”,据说可以凌空盘旋飞舞,取人首级于百步之外。

  行踪:三十年前就已行踪不明,据说有人曾经在江南见过他,和昔年江南的名侠始苏三友醉后把臂高歌,但那也是二十余年前的往事了。




  令狐精赤着上身.用根粗铁链绑着右劈,把自己吊在大梁上,五根手指却在不停的伸曲运动,关节“霹拍”作响.声如爆竹。

  这样子他已经不知吊了多少时候,额角上青筋突起,好像有一条条青色的小蛇在皮肤下蠕动看起来诡秘而恐怖。

  圆圆却已见怪不怪了,走进来,就顺手拿起条白棉布巾,替他擦干了额角上和身上的汗珠。

  “小姐又要请客了,又要你晚上替她淮备一局,难道她不怕这次又有人要送终?”

  令狐沉着脸,不开口手指关节里的响声却越来越快。

  圆圆却还是在唠叨,只不过声音压低了些。

  “到今天已经死了五个难道真的是程大倌…。/“澎”的一声,铁链忽然断裂,令狐凌空翻身接连翻了三个跟头,“轰”的一声响,屋顶突然多出了个大洞,瓦砾石土纷飞,天光照入,令狐却已破顶而出,天神般站在屋脊上,手里倒提着一个人,就好像小孩手里例提着一个布娃娃。

  这个人裤挡已经湿透。

  圆圆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上了屋顶,看着这个人摇头呼“小乌龟,叫你平常不要鬼鬼祟祟的到处跑,你偏不听,现在知道厉害了吧,行叔的手只要抖一抖,你全身上下就没有一根好骨头了。”

  这个小乌龟年纪其实已经不小了,穿得也很体面,可是现在看起来,却真的像极了只小乌龟。

  圆圆又告诉他“小姐明天又要摆一局,你还是请三位客,戌时前把他们带过来。”

  小乌龟拼命点头,令狐低叱一声。

  “去吧!”

  他的手一挥,小乌龟就远远飞了出去,飞出五、六丈之后,居然伸手抓住了一根树枝,“拍”的一响,树枝折断,他的身形去势一缓,突然倒翻一个“死人提”,身子轻飘飘的下坠,落入树木花丛里看不见了,轻功居然是一等一的高手。再看令狐早已回到屋里,躺在床上,大口一大口的喝着从‘个大葫芦里倒出来的酒,一双刚刚还是精光四射的怒眼,现在却伤佛充满了江南多情小儿女的忧郁。

  谁也没有看见他的刀,那柄昔年曾经纵横天下的名刀“小楼一夜听春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捕 杀

  这时候凌玉峰已经到了迎宾客栈。

  程小青不在质面跨院中的房间里,他在吃饭,在前面一个大厅里吃饭。

  跑堂的小二小无锡说:“他叫了份八钱银子的合菜,四个大碗、四碟小菜、外加点心甜点。”小无锡说:“这位客人吃得真不少,每天中饭都要叫六个人都吃不完的合菜,他一个人就能吃得精光。”凌玉峰微笑小无锡本来已经准备走了,忽然又说“可是今天有一位客人,吃得居然比他还要多,已经吃了四大碗红烧大乌参,一烤一炖两只鸭子,现在还在吃个不停.吃得真吓人。”

  凌五烽的瞳孔已经在收缩。“这位客人是不是一条瘦得好像巳剩下皮包骨头的大汉?”

  “是的。”

  凌玉峰冷笑“好,该来的,果然来了。”

  吃饭的大厅外,是个很简陋的庭园,凌玉峰撩起衣襟.全身上下好像根本没有什么动作,就已经掠上了一棵大树。

  他已经下达过命令给邢总。

  “叫你的人去杀了程小青,最好一击致命,立刻就退。”

  “什么时候动手?”

  “现在。”

  凌玉蜂又吩咐:“他们出手时,一定要记住,非但不能去碰那条病汉,连看都不能去看他—眼,最好就当做根本没有看见他这么样一个人一样。”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有的人非但不能碰、不能惹、不能缠,连看都不能去看。

  关西、关二就是这种人.

  “斗智曲金发,斗力关玉门。”

  现在凌玉峰唯一的希望,就是关玉门也当做没有看见他门I。

  吃饭的大厅里,每天差不多都有六七桌客人,可是今天只剩下两桌。

  从那瘦骨支离的病汉进来之后,大家就突然觉得不对了,再吃也吃不这病汉其实只顾自己吃喝还来不及,根中就没有去惹别人.除了吃相不太文雅之外,也没有什么粗鲁的言语和动作。

  可是别人却硬是觉得不对劲,连风都好像变冷,吹得背脊梁凉飕飕的,一个个往外溜。

  没有走的只剩下程小青。

  他好像根本没有看见关二,关二也好像根本没有看见他。他们两个人好像彼此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对方这么样一个人存在。

  看起来好像他们彼此不认得,关二正在用筷子去戳一条大乌参,一筷子激下去乌参蹦起来,就好像鲍鱼跃龙门一样,在半空中滑榴馏的直动,关二张开大嘴一吸,“呼鲁”一声,乌参就进了他的嘴不但吃得开心连看着也高兴。

  就在这时候有人动了。

  所有的动作几乎都在同一时间爆发五个人五件兵刃,分别在五个不同的方向爆发出行动,目标却只有—个程小青的命。

  五个人的配合当然是绝对密切的,精密得就好像西洋自鸣钟的机件样推确、精确,而且绝对正确。

  他们和普通的般杀手不同,他们毕竟是公门里的人,杀人不必有后顾之忧。

  他们所捕杀的对象,通常都是些野狗一般的江湖人,罪犯、盗贼、凶手。

  所以他们的出手更猛烈,何况他们也没有忘记凌玉峰的“一击致命,全身而退。”

  这一击夹风雨雷霆之势而来,程小青的精神却仿佛在一种很恍惚的情况中。

  在这种情况中的人,走在马路上都会被车马撞死,何况在杀人高手的环击下.——一个死定了的人。

  刀锋距离他的心脏已经不及一尺,绞索几乎已经套上了他的咽喉。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霹雷般一声怒喝.

  五个打一个,不要脸。”

  喝声中,病恹恹的关二已长身而起,一身支离的瘦骨仿佛在互相敲打,发出了一阵极怪的响声,五个杀人的高手,几乎在同刹那间被他一把抓住后颈,扔了出去,只剩下一个人,还被他抓还手里,好像一下子就会被他撕成两半。

  “生裂虎豹关玉门。”

  这个久经训练曲杀手,虽然并不是个怕死的人,可是现在,眼泪、鼻涕、口水、汗殊、大小便都已经被吓得流了出来。

  关二冷笑。

  要杀人可以,要以多争胜,我关西关二在,就办不到。”

  他忽然放下手里的人“你要杀人,你去,一个人去,我非但不管,还替你把风。”

  他放下这个人居然真的撑头就走,立刻又坐回去,开怀大嚼。

  他连看都没有看过程小青一眼,他做了这些事,好像根本与程小青无关。

  程小青也没有看过他一眼,脸上却显出了怒容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忽然用力一拍桌子,跟着脚把桌于踢飞。

  再看他的人,已经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这问吃饭的大厅。

  关二还是没有去看他,一双虎眼中却忽然流露出一股说不因的悲枪。

  所有的事件几乎也是在同一时间结束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凌玉烽都看得清清楚楚的,邢锐也看得清清楚楚的。

  邢锐的颓上在冒冷汗。

  “关西关玉门就是他?”能看见这位名满天下的关西大豪,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可是邢锐却希望这一次是最后—次。

  凌玉峰忽然问他:6你还不去?”

  “去?到哪里去?”

  “当然是抓拿那个妨碍公务的关玉门。”凌玉峰很平静的说:“妨碍官差捉拿人犯的罪名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

  邢总说不出话来了。

  他终于发现了凌玉峰的厉害,他实在应该去逮捕关玉门,可是你叫他怎么样去?不去是不是有愧职守,去了是不是狠可能被一撕两半7“你不去?”

  “我”……”

  好,你不去,我去。”

  凌玉峰落叶跋飘身下树,用袖子摄了潭衣襟推开大厅的门,昂然而入。

  一直等他走到关二的面前,关二才抬起头,上上下下打量了他—遍,冷冷的问“你是不是要来捉拿我的?’原来他并不是刚刚才发现凌王峰,刚才窗外的动静和对话,根本就没有—件事能逃出他的耳目。

  面对着这么样的一个人物凌玉降居然拿出副手拷来,轻轻放在关二面前的桌上。

  “请。”他居然对关二说“这是公事公事公办,关二先生也不能例外。”

  关二冷笑。

  凌玉峰又说:“以五击一,以多胜少,固然不对,可是办公事,抓人犯,根本不讲这一套。”

  “你们讲的是哪一套?”关二冷笑道:“五个人都是杀人高手,一出手就是杀人绝活,办公事像这样办的?”

  “有。”凌玉蜂道对付危险的罪犯,就得这么办,免得被他反击脱逃。”

  罪犯?小青犯了什么罪?”

  关二目中已现出怒意,目光炯炯.虎视着凌玉峰,骨节里又隐约传出了那种奇异的声音,就好像有一个愤怒的精灵,躲在里面敲打着一面魔鼓。

  魔鼓的声音,就是神力的泉源。

  桌上的手锗,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他拧麻花样拧成一条铁棒,穿窗而出,“夺”的声,钉入院里的大树.直没而入,连看都看不见了。

  凌玉烽却丝毫不动声色,只是慢慢的走出去,馒馒的伸出手,在树干上轻轻拍。

  铁棒立刻弹出落人他的手。

  凌玉峰低着头看着,仿佛在沉思过了半晌,那根铁棒忽然又渐筋开始变形,渐渐又变得有点像是副手拷的样子。

  就算这没有完全恢复原状,至少已经有点样子.这已经足够让人看了吓一跳。

  关西关二都不禁耸然动容。

  凌玉放在关二面前,就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他既没有做什么惊人的事,也没有看见关二的韦上神功,却很快的说“济南府最近连串发生了五条命案,死的都是名人,我们非但查不出凶6我有我的方法,可是我也有条件。”

  “你说。”

  “这三天之内,你不能走出‘迎宾’一步。”

  黄昏时,程小青已经醉了,醉倒在一道高墙下,也不知是谁家的高墙,高墙里也不知道是一户什么样的人家。

  他只知道一件事,世上所有的高墙全都是一样约,总是将人隔离,总是不肯让人相聚。

  有些人也是样的,也像是高墙一样。

  高墙里隐约有乐声传来,仿佛有人在低唱着一首有关情爱的悲歌。

  为什么有关情与爱的总是悲歌?

  程小青人已昏醉。

  他昏醉时,眼泪就已经悄悄地打湿了他的衣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782

帖子

37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8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5 15: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聂小虫

  夜深,人静,初秋的晚风轻拂梧桐,有声,其至比无声更寂寥。

  凌玉峰独坐在灯下,别人什么都没有听见,他却好像听见了,忽然拾起头,向窗外招了招手,立刻有一条演小的人影,落叶殷自梧桐树上飘落,拜伏在窗前,星光下可以看得到他的脸是苍白的,虽然显得有一点獐头鼠目的样子,可是仔细一看,并不难这个人居然就是那个曾经被令狐不行倒提着扔出去的聂小虫,“我要你办的事,你已经办好了?”凌玉峰问他。

  “什么时候?”

  “明天,戌时之前。”

  “客人有几位?”

  “三位。”

  “—个是关东大参药商,刚好行经此地的冯宝阁,另一个就是那个假和尚云大师。”

  “好,很好。”凌玉峰一挥手,一片金叶子从抱袖中冉冉的飞了出去。

  聂小虫拜伏着后退,一伸腰,刚好接任金叶子.立刻凌空跃起,鸥子翻身,身形刚起,四面黑暗中,突然有人低喝。并肩子,打。”

  一声低喝,十余道光芒闪动,十余件暗器,分别从三四个不同的方向打了过来。

  聂小虫双手一拢金叶子已经揣入怀里,原地燕青八翻,连翻带扑,连削带打竞将这十余件暗器全部接住,立刻又原封不动立刻打回去,去势比来势更急,接放暗器,居然也是一等的功夫。

  黑暗中有人倒下,有人穿出,以大鹰爪功去拿聂小虫的关节要害。

  想不到他们刚出手,反而先被聂小虫狙制。

  聂小虫捏手如钩,抓、拿、扣、锁、“七十二路短打擒拿”,居然也是一等的高手。

  凌玉蜂已经走出大门,背负着双手,面带徽笑,站在梧桐下,对刚刚发生的事,好像觉得很欣赏。

  聂小虫瘦小的人影已消失在夜色中,倒在地上的狙击者也看不见了,院子已经恢复了宁静。

  凌玉蜂忽然向另一棵梧桐树的浓荫深处笑了笑。

  “邢老总,树上的寒气重你还是请下来喝杯洒吧”

  竹叶青、玫瑰露、熏鱼、笋豆、酱牛肉,三样菜、两种酒,三杯已卜肚,酒是冷的,人却已热了。

  “想不到,想不到。”邢锐不停的吁气“我本来想把他留下来的,想不到这个聂小虫竟是个一等的高手。”

  “你要把他留下来干什么?请他喝酒?”凌玉烽脸上在笑,眼中却全无笑意,这种笑远比不笑可怕得多,邢总却轻轻将它忽略。

  六扇门里,哪有好喝的酒?”邢总说“就算请他喝酒,喝下去之后也要请他吐点东西出来。”

  “吐什么?真情?实话?同伙?赃物?”凌玉峰淡淡的问邢锐“你想要聂小虫吐什么出来?他能吐得出来的,你是不是就能吃得下去?”

  邢总居然还在陪着笑,笑得已经有点勉强,他终于发现事情有点不太对了。

  奇怪的是,凌玉峰的态度反而变得很自然。

  “现在你想必已经知道那幢巨宅的新主人只不过是个做暗门于生意的超级婊子而已,每隔几天就要请一次花局找一个有钱的冤大头来,狠狠杀一刀,替她拉客的就是聂小虫,挨过她这样一刀的客人,其中就包括了钱月轩他们五位。”凌玉蜂说“明天我就是第六个了。”

  他的神情更愉快。“这其中当然会有小小的一点不同之处,那就是等到凶手来杀我的时候,也就是他最后一次出手。”

  邢锐立刻附和:“我明白公子的意思这是绝计。”

  “我想像一定也明白,如果聂小虫被捕杀,拉客的没有了,客人也就去不成了。”他带着笑问“邢总,是不是这样子的?”

  “应该是。”

  客人去不成,凶手也就没有对象出手,也就不会露面了,再要想抓任他的征据,恐怕就很难。”凌玉蜂又问:“邢总,是不是这样子的?”邢总在擦汗,冷汗。

  凌玉烽忽然改变话题问他“关二本来决不会跟他的外甥在同一个地方停留,这次却忽然破例赶到济南来,是不是有人用快马连夜去通风报信说这地方有人要对付程小青T”

  “很可能。”

  “这个人会是谁呢?”凌玉峰带笑问邢锐:“会不会是你?”

  “我?”邢锐好像吓了一跳:“怎么会是我?”

  “要训练批亲信的杀手,是需要花很多钱的,一个做总捕头的人,未必能负担得起,如果有一位财神可接济,那当然是再好也没有的事。”浚玉烽说“如果等到发生那一些与财神有关之事,这位总捕头当然也应该尽快把消息传过去。”

  他说,所以财神一直都是江湖中消息最灵通的三大组织之邢锐一双手上已经有青筋如赤练般蠕动扭曲,甚至连手背上皮肤都变成赤练蛇一样的颜色,而且光滑而油DC,看来令人作呕。

  凌玉蜂却好像狠喜欢看,一直都在盯着他的手,又问道“邢总,你说事情是不是这样子的?”

  这一次邢锐居然回答“是的。”他的声音嘶哑,“事情就是这样子的。”这句话开始说的时候,他已经出手了,一出手用的就是大鹰爪力中最厉害的杀着,以左爪去引开凌王峰的目光以右手拇指食指作“虎眼”,扣凌玉蜂颈上的大动脉,以中指小指无名指去点他左颊上的三死穴”

  凌玉峰不退反进,看起来竟像是用同样的手法迎击了过去,用的却是远比大鹰爪力和大小擒拿更高明的内家分筋错骨手。

  他教人出手时最好是一定致命,决不给对方留余地,也不要对方再给他第二次机会。

  他自已出手时,用的也是这类无情的绝招.就和昔年令群魔丧胆“三阴绝尸手”一样.只要他出手,在刹那间就要辨出生死胜负”

  这并不完全是因为他的武功路数如此也因为他的性格。

  无情的人,出手无情,能主宰别人的生死和命运,这就是他们生命中最大的乐趣。

  有灯的书房里,忽然有一个人大步奔跑出来,大声呼喊着“凌公子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可是他呼喊时已经馒了一步,已经来不及了。

  就算他来得及,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的邢锐的命运,在凌玉蜂出手的那瞬问,就已经被决定,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改变,从书房中跑出来的,就是一开始紫烟燃烧时,和他们起寻访的那个看来很有福气也很威严的中年人,看来无疑也是经常能主宰别人生死命运的,这种人说出来的话,通常就是命令。

  只可惜这次他开始呼喊时,邢锐说话的声音已经变为掺呼,其中还夹着骨头碎裂的声音。

  骨头碎裂的声音,当然远比叫喊和惨呼声要小得多.可是听起来却清楚得很每一节骨头碑裂时的声音,都听得清楚得很,清楚得令人连骨髓中都会生出一股尖针般得寒意。

  中年人的脸色变了,凌玉蜂却只是淡淡的说:“潘大人,这不能怪我,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他说“这是他自已的力量反弹震伤自已的,邢老总的大鹰爪力一向练得不错。”

  “他已经死了?”

  “还没有。”凌王蜂说“如果他能安心静养,说不定会比大多数人还要活得长些。”

  可是要一个像邢锐这样的人躺在床上养病,还不如死了算潘大人长长叹息了—声,他的声音居然也变得很平静,只是淡淡的说:“凌公子,这怪不得你,我想,他如果是你,他也会这样做的。”他立刻改变话题:“我只奇怪一件事。”

  “什么事?”

  “程小青确实是关二先生的嫡亲外甥?”

  “是的。”

  “可是他们两个见面时,却好像素不相识……

  “那当然也是为了女人。”凌玉峰说:“而且是为了两个女对男人来说,天下所有的麻烦、困扰,好像都是因为女人而引起来的。唯比一位女人更麻烦的,就是两个女人。

  对女人来说呢?

  凌玉峰道:“这两个女人其中有一个就是程小青的寡母,也就是关玉门的妹妹,在关西带,人称‘三姑奶奶’的关三娘。”

  “另外个呢?是不是红红?”

  “是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 苏ICP备2022041640号-1

GMT+8, 2024-6-25 02:58 , Processed in 0.26958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