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查看: 278|回复: 2

苏联坦克兵二战回忆:猎杀德国战车

[复制链接]

246

主题

283

帖子

98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88
发表于 2021-11-29 22:5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战斗已达到白热化阶段。一切都取决于交战双方的速度和坚定性。德军在某些地段发动了反击,双方发生了残酷的近战。“维克托,朝着那些受损的房屋前进,冲进村子!”我命令奥列伊尼克。“明白!”

我们地段上的德军也通过战壕进行了机动,他们似乎准备反击。我们的自行火炮越过战壕的时候,我向战壕里投掷了两枚手榴弹,炸死了履带下面的数名德军士兵。当我们来到一座大房子附近时,一发穿甲弹呼啸着从战车附近飞过——它打偏了!



此时,我们和那辆德国坦克之间只有两栋房子的距离——50米。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我朝着列瓦诺夫的战车晃了晃头盔,意思是“无线电联系”。我在无线电里对他说:“伊万,我们旁边第二栋房子后面有辆坦克。你的战车绕过去,注意房子角落!别让它逃了!”

我们静静地等着那辆德国坦克出动,同时也在提防德军的反坦克小组。我拿着手榴弹从舱盖中站起来,瓦夏·普拉克辛拿着机枪站在我旁边。附近似乎有情况,我突然看见我军步兵对敌人战壕的攻击,一瞬间双方爆发了激烈的巷战。我们那个西伯利亚排长端着牺牲战士的步枪,眨眼间捅倒了两个打算用冲锋枪开火的德国兵,接着以闪电般的速度冲进战壕,用刺刀和枪托与一小股“弗里茨”(苏军给德军起的外号)战成一团!我和普拉克辛闭住呼吸,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别斯切诺夫请求我:“中尉同志,我请求摸到那辆坦克旁边,用集束手榴弹对付他们。”这时我才回过神来。“不,叶梅利扬·伊万诺维奇,别去,他们也有冲锋枪手实施警戒。我们只需要等待,‘弗里茨’很快就会沉不住气的,他们一旦开始撤退,主动权就在我们手里了!”不过房子里的德军不顾附近激烈的战斗,依然保持着可怕的沉默。我果断派出普拉克辛去看看德国人在干什么,是在准备进攻还是在修理坦克?

瓦西里从紧急逃生舱口出去,以灌木丛为掩护悄悄逼近那座房子。很快,我们听到一声爆炸。瓦西里不久就返回车内,他捂着耳朵大声说:“我摸到战壕那里正想跳下去,突然战壕里有一只抓着集束手榴弹的手伸出来。没时间考虑了,我立即用冲锋枪把那只手打回去!集束手榴弹弹回战壕爆炸了,爆炸把我震出去5米远。中尉同志,那个‘弗里茨’肯定是计划用集束手榴弹对付我们!”

突然,我们听到敌坦克发动了,它似乎开动了。数秒后,列瓦诺夫的自行火炮一声怒吼,我从战车中探出头出,看到那辆德国坦克动弹不得,它的左侧履带被打掉了,里面空无一人,德国人一定是弃车了。我通过无线电下令:“干得好,列瓦诺夫车组!继续前进!”我军的战车一边与步兵协同缓缓地推进,一边短停射击。

德军猛烈还击,不过一直在撤退以避免被合围。他们用烟幕掩护自己,我模模糊糊看见烟幕中有一辆坦克的轮廓,于是下令:“瓦西里!瞄准那辆坦克,连续射击!开火!”炮长在烟雾里搜索目标,而我从舱盖中露头以目视观察,结果发现是T-34。我急忙喊道“命令撤销!”并打出绿色信号弹。就这样,我们与从西面进攻的坦克部队会合了,后来,我们得知这支部队的番号是近卫第27重型坦克团。此时太阳升起来了,德军丢下了许多装备和死尸,被赶出了波内里。这一天的战斗至此结束。卫生员开始救治我军伤员和德军未能撤走的伤兵,步兵部队进入敌人丢弃的阵地,把缴获的武器弹药装进卡车里。因为天气酷热,死尸很快就散发出了臭气。我们为了避免触雷,按原路返回了主阵地。我们刚把战车停好,大家就冲向司务长送来的冷水桶,同志们都渴了几个小时了!我们又花了一个小时半清理了战车,大家精疲力竭。

在指挥员会议上,团长萨米科同志说:“全团部队击毁了5辆敌军坦克,击伤6辆。打死打伤了100多人。我们的损失是70人阵亡,20人失踪。两辆自行火炮被永久摧毁,另外5辆被击穿。最重要的战果是:我们守住了我们防御的地段!更重要的是,我们在波内里挡住了敌人,中央方面军司令员康斯坦丁·康斯坦丁诺维奇·罗科索夫斯基大将同志亲自嘉奖了我们。我对全体指战员表示祝贺!得到这样一位军事指挥员的嘉奖是极大的荣耀!”这一天的激战到此结束。

7月12日,我们根据中央方面军司令员的命令撤出了波内里附近的阵地,然后转而隶属给波格丹诺夫少将的第9坦克军,配属给第95坦克旅。至此,库尔斯克战役的第二阶段也就是“库图佐夫”行动将要开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6

主题

283

帖子

98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88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9 22: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库图佐夫行动开始后两天以来,第1454自行火炮团作为第9坦克军的第一梯队朝西北挺进,不时地参加小规模战斗。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夺取格拉祖诺夫卡居民点和火车站,为此,我们团部署在涅鲁奇河西岸的一片树林里,靠近库纳赫居民点。

大约中午的时候,伊尔-2强击机编队从我们头顶飞过,去轰炸德军的防线。然后,我军又进行了十五分钟的大规模炮击。火力准备之后,我们的坦克、自行火炮和步兵投入了进攻。我们冒着敌人猛烈的弹幕射击逼近了库尔斯克-奥廖尔铁路,此时,我们遭到敌人坦克和自行火炮的猛烈射击。我们的两辆坦克被击中起火,进攻停滞。敌人可能是从火车站附近的小树林里开火的。我军正在开阔地上,地形对我们不利,我们准备撤退以避免遭受进一步损失,突然,我军的两辆自行火炮高速冲过旷野发起了包抄,方向是小树林的南部边缘,那正是敌人坦克开火的位置。我们看到这一举动都惊呆了。这两辆自行火炮车身上都是跳弹和烟雾的痕迹,它们还是继续冒着致命的火力前进。很快,预料之中的事情出现了:一辆自行火炮在冲到树林边缘前时燃起了大火,没人从里面逃生。

尽管如此,第二辆自行火炮冲进了树林里,敌人的火力显著削弱了。坦克和自行火炮全速冲向敌人的防线,连续不断地用主炮和机枪开火,一直冲到了格拉祖诺夫卡的东部外围。双方步兵在第一道战壕里和房屋中发生了战斗,有些房屋数次易手。德军一次次地发动反击。顽强的战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敌人的反击拦阻了我军北翼的坦克和步兵。



我们的指挥部在如此复杂的局势中紧急组建了一支合成兵种支队,包括一个坦克连、我们团的两个连、一个喷火坦克排和两个摩托化步兵连,计划对敌人的侧翼和后方发动突袭。团参谋长费季索夫奉命指挥这支支队。穿插开始前我军发动了掩护炮击,支队趁机出击,部署是以战斗序列准备拦阻左右两翼的突击,并挺进到敌人后方。费季索夫少校的座车跟在那个喷火坦克排后面,这个排下辖两辆KV-1喷火坦克。这种坦克除了安装76毫米炮和两挺7.62毫米口径杰格佳廖夫坦克机枪之外,还配有ATO-1喷火器,射程为200米。

我们这个支队算不上前锋也算不上侦查队,不过我们猛烈而坚定的进攻打散了敌人,他们撤下去意图重整,这正中我们下怀。我们击毁了四辆突击炮和一辆坦克,损失了一辆T-34,另外,米罗什尼科夫的自行火炮严重受损。他本人负了重伤,不过坚持战斗,一直到昏迷过去才被后送。

敌人重组之后转而对付我们的支队。我们的推进立即慢下来了。所有坦克和自行火炮都在就地找一切能找到的掩护——房屋后面、农场花园、胸墙后面,并实施还击。很快费季索夫呼叫了炮兵,炮击了德军的阵地,于是我们又开始了推进。不过,我们在路上又遇上了麻烦,在一座被打掉了房顶的红砖房子里隐蔽的敌人用火炮发起了齐射,打头的坦克迅速化为一团火焰,我们感到意外——德军飞快地将其改造成了反坦克炮阵地,另外一辆坦克和两辆自行火炮也被击穿了。

“维克托!把战车开进灌木!”我们的自行火炮也开始机动,正在此时敌人的一发炮弹与我们擦肩而过。如果我下令迟一点,那么我们将会被击中起火……

令人高兴的是,列瓦诺夫的战车也设法从山谷中逃出来了,不过此时被一辆“大黄蜂”坦克歼击车(后来稍加改进命名为“犀牛”)瞄准。那辆“大黄蜂”隐藏着灌木中,很难打中,正在此时,一辆自行火炮从列瓦诺夫的座车旁边冲过去,这辆战车的车身左侧涂着三颗表示击毁了三辆坦克的红星,这是第4连瓦夏·波尔什涅夫的战车!波尔什涅夫是团里最有经验的军官,他的驾驶员阿法纳西·扎哈罗夫是个非常优秀的坚强战士。不过很难推测他的意图。我目不转睛地看着这辆战车以最高速度直接冲向敌人的“大黄蜂”,巨大的撞击使其反弹了几米。那辆钢铁猛兽的一条履带掉了下来,现在它无法移动,也无法开火——原来这就是波尔什涅夫的打算!他成功了!这是第1454自行火炮的第一个撞击作战战例。不过这位英雄还是很谦虚的。现在我回想起来,我们的自行火炮配备短管榴弹炮是件好事,如果炮管在撞击时卡在敌人的战车里,那么整个主炮都会后座进战斗室里。

我们的部队还是被这座砖房中的德军所阻。我们的炮弹没法打掉它,而法西斯通过已经改装成射击孔的窗户向外开火。此时,参谋长费季索夫命令KV喷火坦克去解决敌人的“要塞”。这辆喷火坦克跟在他的座车后面,在离房屋150米的地方停车,然后喷火,第一次喷火射向敌人炮手缺乏保护的顶部,第二次射向反坦克炮管伸出的地方。敌人的射击立即停止了。接着,德军炮手身上着火了,大叫起来,房子也不断地传出爆炸声,并冒出了黑烟。

我们的坦克和自行火炮越过这座注定要毁灭的建筑,突入敌军防线,开始用履带碾压敌军步兵阵地。我们连把敌军炮兵阵地打了个措手不及。有些炮手开始逃窜,有些死硬顽抗分子却操纵火炮对准了我们的来袭方向。

“维克托!撞翻那门炮!”我命令驾驶员。维克托加大油门冲了过去。数秒内将一决生死,要么我们的自行火炮被敌人的火炮击毁,要么我们撞翻他们的火炮。我们的战车直接高速冲向敌人,我充分相信维克托的技能。

我们快要冲到那门炮那里的时候,敌人的炮手慌慌张张地打出一发炮弹,炮弹打中了一颗高大而纤细的树木,那棵树倒了下来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们的战车前部因为压到了这棵树悬在空中,巨大的震动伴随着巨大的响声。敌人也大吃一惊,奥列伊尼克乘机开火解决了敌人。然后,我们的战车隐蔽在了一座房子后面的果园里——我们也取得了隐蔽阵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6

主题

283

帖子

98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88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9 23: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打开舱盖环顾四周。连长和排长的自行火炮在消灭敌人步兵,履带滚滚,伴随着浓密的烟雾。列瓦诺夫和戈尔什科夫的战车几乎同时开火,打燃了敌军的一辆突击炮。我们的步兵跟在坦克和自行火炮后面推进,他们冲进了敌军战壕,用步枪和冲锋枪对付已经在撤退的敌人。有些德军试图反击,我们的步兵用刺刀和枪托对付他们——大部分步兵的装备是配有三棱刺刀的莫辛-纳干1891/30步枪。

两个小时的战斗下来,炮管变得发烫。虽然我们经常打开舱盖,散热风扇也在全力工作,但战斗室里还是又闷又热。此时,因为我们的弹药越来越少,我们被迫减少射击次数。我们还有大约四分之一的弹药储量,没有团长的批准,我们没法使用它,不过很快得到批准的希望渺茫。

我调整了电台,准备向连长报告弹药事宜,不过此时我清楚地听到了费季索夫的声音,他在请求团长送来“黄瓜”——这是我们对炮弹的暗语。这时,我们听到发动机的声音由远及近——来了一辆“史蒂倍克”卡车,车里装着弹药箱。卡车上坐的是弹药补给排的驾驶员鲍里斯·普什科夫和卫生员瓦利娅·沃罗别夫娃,瓦利娅立即从车上跳下来去救治伤员。我们不禁佩服这位18岁的上沃洛乔克小伙子和19岁的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姑娘,他们实际上完成了一项非常危险的任务!他们的卡车上有几十处弹痕。这两人后来都被授予了勇敢勋章。

我们补充了弹药,又得到了15分钟的弹幕炮击支援,我们又出发了,这一次是和主力部队一起行动。敌人在格拉祖诺夫卡遭到前方和侧翼的决定性进攻之后撤退。



同志们互相拥抱,互相祝贺!这是我们在库图佐夫行动中取得的第一次大胜利。我们每个人浑身脏兮兮的,只能通过眼睛和举止辨认彼此。

我们按照惯例第一时间清理我们的战车,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我们的武器。这是我们的规矩——及时补充燃油,调试和清理战车,并检查所有电线。我们还要确保发动机是干净的,不能有污物或者尘土。我们经常检查油面。如果机油泄露,那么必须清理干净,而且我们必须要找出泄露的部位,或者确认是否为补充燃油时的飞溅。

我们还要维护主炮。每次作战之后都要尽力清洁主炮。我们使用一根耐用的特殊木棍,在一头绑上抹布来清洁主炮内部。这是项艰巨的任务,所有车组成员要一起协作才能把炮膛内清理干净。清理工作完成后,我们一丝不苟地把炮口盖好。千万不能让炮膛里残留火药,否则下一发炮弹发射的时候,炮管会猛烈地爆炸。

我们还要确保缴获的机枪能够正常使用,一般是装填手来保养机枪。我们一直都记得从德军丢弃的武器中搜集机枪弹药。我记得好像我们的车组还有两支波波沙冲锋枪,人人都有自己的武器,我有一支手枪,其他人也有纳甘左轮手枪,同志们都记得经常检查枪和擦枪。然后,我们才开始处理个人卫生,大家把军服和头盔上的尘土抖掉,然后洗掉尘土和汗水。

第9坦克军继续前进,解放了奥廖尔、布良斯克和库尔斯克的数百个军民点,8月19日,我军在伊万诺夫斯科耶居民点西南3千米的树林中,我们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为将来的战事做好准备,首先,我们挖掘了工事,伪装好了自己。第二天,我们洗了澡,处理了个人卫生问题。

我们已经连续作战两个月了,洗澡真是一种奢侈。此时正是夏天,非常炎热!到处都是虱子。我们这些坦克兵和自行火炮兵与步兵不同,虱子问题没有那么严重。我们采取的办法是:定期丢弃内衣,然后换上缴获的德军内衣。不过,德军内衣是用法国丝绸制造的,上面有网眼,虱子会从网眼爬进来,咬住肌肉吸血。我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恶心。所以,我们还是更喜欢苏联自己生产的内衣。

如果我们能休息数天,司务长就会组织大伙儿洗澡。通常是搭一顶帐篷供大家洗澡,不过如果能找到木头房子,那么就在木屋里砌一个石灶,生火烧热水,然后战士们开始洗澡,同时更换内衣,谢天谢地,司务长那里没有多少缴获物资,通常下发给我们的是苏联的制式内衣。

坦克兵和自行火炮兵与其他兵种比起来,战地生活是奢侈的。为什么?因为经常能得到缴获的物资!步兵同志要携带自己的绑腿、防水军上衣、步枪、钢盔、防毒面具和弹药袋,所以带不了多少额外的物资。而我们会在自行火炮后部装个铁炉子,装在两根废气管之间,是用4个螺母固定,里面的空间相当大,炉门可以盖紧。我们用它储存车里放不下的东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22-1-20 22:02 , Processed in 6.13082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