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楼主: 老八路

『经典连载』《党小组》——电视剧《前行者》原著

[复制链接]

1823

主题

430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423
 楼主| 发表于 2021-11-12 12:55:37 | 显示全部楼层
尾声

  1950年8月的某一天,马天目去了一趟秦城监狱。他给唐贤平带去一些礼物,那些礼物,是他的妻子江韵清特意准备的。那个时候,马天目被抽调到某中央机关做一份要职。他托朋友关系,才得到了这次探视机会。而他的这位朋友,正是多年前失联的彭雅萝。他们偶然在北京街头相遇。通过聊天方知,如今彭雅萝的丈夫,竟是在南京遭到被捕的史大川。此时他恰好工作在秦城监狱。

  那一次的探访,马天目乘兴而去,扫兴而归。

  他遭到了拒见。唐贤平只收下礼物,却拒绝与他相见。对于唐贤平的冷漠,马天目只有苦笑,却并未责怪,甚而连尴尬的心情都没有。他同监狱管理人员详细询问了唐贤平平时的表现。管理人员告诉他,除始终不肯认清自己的错误外,他表现尚好。每日里话不多,据说已开始准备写他的回忆录了。他要用回忆的方式,对自己走过的道路进行一次深刻反思。

  1959年12月4日,第一批国民党战犯得到“特赦”。这些人将在下一刻,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公民。名单中没有唐贤平的名字。

  1960年11月19日,第二批战犯得到释放,名单中依旧没有唐贤平的名字。

  1975年3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对全体战犯的“特赦令”。这个时候,有人已在秦城监狱抱病死去,那些身体依然健朗的特赦者们,并未深切感知到自己的那份幸运。直到各自退隐到生活的角落之后,从陆续听到的消息中,得知以前的那些特赦者们,大部分在刚刚结束的那场运动中遭到冲击,有人含冤抱病而死;有人用决绝的方式,断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秦城监狱,无形中成了一处庇护所。使他们最后的这一批特赦者,侥幸躲过一场灾难。

  唐贤平被释放之后,始终隐居在南方的一座小城生活。他在南方的阴雨中忍受着病痛、孤独、以及晚景的凄凉,写着自己中断了多年的回忆录。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消息。在那个小城,也很少有人知道他以前的身份。

  1988年2月,江宜清和江竺清姐妹相携,从台湾飞赴大陆探亲。他们先找到隐居在南方小城的唐贤平。后又找到安居天津的江茂群。通过江茂群,得知大姐江汰清早已离世。并知江韵清所居住的城市,离天津并不太远,她同在保定工作的二儿子一起生活。

  坐在轮椅上的江韵清根本认不出自己的姐妹。她只是定定看着她们,而后长久地沉默下去。她的脸上,挂着老年痴呆病患者常见的呆滞与木然。

  招待江宜清姐妹的,是一个叫做谭正蓝的头发花白的女人。她不善言谈,嘴里说着蹩脚的普通话,夹带浓重的重庆方言。她絮絮叨叨说着江韵清这些年来的遭遇,说自从大儿子静白出了车祸,她的病就犯了。马天目猝死狱中,使她的病情更为严重……如今老了老了,更是什么都记不得喽。

  她问江竺清,你是老三还是老四?

  一旁的江宜清代江竺清回答:她是老四,家里最小的妹妹。

  哦,老女人看着江宜清说,我以为你是最小的呢,我认得你大姐,我们见过几次面,天津的大哥,好多年都没见过了。

  说完这些家常,老女人再无话,除给客人张罗倒茶,她还打过一次电话,催江韵清的二儿子回家。

  直到上班的二儿子闻讯赶来,家里的气氛才显得热络了些。但令江宜清等人感到奇怪的是,二儿子对家里两位女人的称呼——他称江韵清为“二妈”,称谭正蓝为“大妈”。

  坐在一旁的唐贤平始终无言。每当有人与他寒暄,他只是侧侧聋掉的耳朵,礼节性地微笑。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凝神看着对面墙上的一张照片。

  从那张黑白照片里,他揣测不出这家主人被定格的表情。是淡漠?还是冷峻?直到他弯腰趋近,眯眼细看时,才发现马天目年轻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微笑。(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 苏ICP备2022041640号-1

GMT+8, 2024-6-25 04:22 , Processed in 0.22985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