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楼主: 老八路

『经典连载』 《袭击珍珠港》

[复制链接]

1823

主题

430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423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14: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搜索和警戒

   在空战中先发制人,能以少胜多。因此,搜索和警戒十分重要。如果美国舰队察觉我方意图并前来堵击,而我方搜索机先行发现敌人的话,就有可能在海上一举歼灭敌舰队。“伊-19号”、“伊-21号”和“伊-23号”三艘潜艇,将在机动部队航路前方大约二百海里的地方进行搜索和巡逻。另外,第三战列舰战队(“比睿号”和“雾岛号”)和第八巡洋舰战队(“利根号”和“筑摩号”)搭载的共四架95式水上侦察机,将在机动部队周围大约一百六十海里范围内,实施搜索和警戒。

   这次作战最重要的问题是对珍珠港的预先侦察。袭击珍珠港,如果扑空,事情就麻烦了。平时,美国太平洋舰队出入珍珠港频繁,在港内停泊的情况是很少的。况且,目前政治气候异常紧张,那里会发生什么变化,极难预料。至少应该在攻击前一天对珍珠港实施侦察。可是,即使是秘密侦察,只要飞机一飞,一定会被敌人发现,从而引起敌人戒备。这样做,等于事先告诉敌人,“日本要袭击珍珠港啦!”那就不能保全奇袭成功。因此,原则上不能用飞机进行事先侦察,而要等潜艇的侦察报告。然而,大家知道,用潜艇进行秘密侦察也是很困难的。它不可能潜入珍珠港,充其量只能对珍珠港舰船出入情况进行监视罢了。如果到奇袭的前两天仍然对珍珠港内的舰船情况完全不明,非进行事先侦察不可的话,第八巡洋舰战队(“利根号”和“筑摩号”)将于X日前两天深夜离开机动部队,向珍珠港方向前进,由两架零式水上侦察机进行秘密侦察。

   另外,作战计划还规定,在攻击队飞抵珍珠港前四十五分钟,也由第八巡洋舰战队派两架水上侦察机,到珍珠港以南海面实施敌前侦察。但是,开会时有人提出,这样做会使敌人过早察觉我方企图,于是把四十五分钟改为三十分钟,即侦察机于X日五时三十分(东京时间一时)起飞,大体上可以比攻击队早三十分钟到达珍珠港上空,然后立即把侦察报告通报给攻击队。

   以上就是二十三日飞行军官作战联席会议上研究的全部空袭计划。此外,当天会议还有一件事值得提一下。在这次会议上,随同机动部队来到单冠湾的军令部情报部部员铃木英海军少佐,向与会者介绍了夏威夷方面美军航空兵力的最近动态。铃木海军少佐刚从檀香山回国,他提供的新情报对攻击队很有用。铃木海军少佐是乘“比睿号”战列舰从横须贺来到单冠湾的,他在介绍情况后,随即飞回东京。

   铃木海军少佐对夏威夷方面美军航空兵力情况作了如下介绍:

  一、瓦胡岛

  福特岛机场:水上飞机约六十架。此外有两艘航空母舰的舰载机约一百六十架。
  卡内欧黑机场:水上飞机约五十架。
  巴尔伯兹角机场:一艘航空母舰的舰载机约八十架正在实施作业。
  希凯姆机场:四引擎重轰炸机约四十架,双引擎重轰炸机约一百架。
  惠列尔机场:战斗机约二百架。此外,还有称为攻击机的,配合陆军作战用的强击机约七十架。
  佩洛斯机场:教练战斗机约三十五架。
  二、中途岛:水上飞机约九架。
  三、威克岛:水上飞机约六架,战斗机约十二架。

八、北海怒涛

   以二十三日作战联席会议为契机,各舰分别向机动部队的舰员传达了空袭珍珠港的企图。奇袭珍珠港之举,可能使舰员感到非常突然,对他们个人来说或许是悲喜交加。但总的来说,他们并没有丝毫动摇,也不那么兴奋。通过作战准备,他们已经感觉到开战的日子为期不远了。他们原来预料,可能要到南方打仗;也可能议论过空袭新加坡等地。可是,机动部队却来到了最北头的单冠湾。没猜着!于是他们又猜测,是不是要跟苏联打仗呢?可是不久就传达了要空袭珍珠港的事。他们只觉得,果然如此。中国事变至今已经有五年之久,日军还在那里拖拖拉拉地跟弱手打仗,这样一来,把人们的战争嗅觉都弄迟钝了。各舰主管人员向部属反复列举了日本跟美国的新仇旧恨,竭力使他们同仇敌忾,以提高士气。

   “好大的风浪!”在飞行军官作战联席会议上介绍情况和反复进行磋商而被弄得精疲力竭的渊田海军中佐,来到了上甲板。海上狂风怒吼,波浪滔滔,一个劲儿地猛烈冲击着单冠湾。在严格的灯火管制下,一艘艘军舰的黑影摇晃不止,令人毛发直竖。一排排大浪不断涌来,冲击着军舰,在舰舷激起了白色的浪花,连舷梯也不得不暂时撤掉了。

   “这么大的风浪,船要是在海上,可没法回来。”渊田海军中佐对旁边的“加贺号”飞行队长桥口海军少佐说。

   “连舢舨也放不下去。”桥口海军少佐大声回答。

   “北海的风浪可真凶!”渊田海军中佐喃喃地说。他心里嘀咕,北方航路老是这个样子的话,就很难在海上加油了。那天夜里的暴风雨雄辩地表明,在海上加油多么困难!

   “总队长,你在想啥?”战斗机队长板谷海军少佐笑着走过来,贴着渊田海军中佐的耳边说,“总队长,今天晚上全体飞行军官都在‘赤城号’上过夜,所以决定开个壮行会。地点就在军官休息室。”

   “Good idea!(好主意)”渊田海军中佐也笑着说。

   “喂,总队长,可不准讲情绪不对的话呀!”

   “噢,对啦。哈哈哈。”俩人一起笑了起来。

   这时,源田参谋大声喊道:“喂,渊田,快来!已经准备好啦,长官也来啦。”

九、在沙盘模型前

   作战联席会议的第二天,即二十四日,各飞行队长在所在航空母舰上,分别按攻击计划向飞行员交代了作战任务。这天,各航空母舰参加袭击珍珠港的全体飞行人员,以飞行队为单位,轮流来到“赤城号”,参观瓦胡岛和珍珠港的沙盘模型。总指挥官渊田海军中佐站在模型旁边,用教鞭指着并说明地形和攻击要领。比如,他对鱼雷机队的飞行员讲解说:“鱼雷机队在这里接到攻击命令,就冲向山谷进入山坳,然后这样迂回过来,以五十米高度通过工厂区的障碍物就到岸边了。这同在鹿儿岛湾时训练的要领一样。一飞到岸边,立刻把高度降到二十米,然后马上投雷。这就是福特岛,目标可能并排靠在那里。要注意,这段距离只有五百米。这里水深只有十二米。就在这里实施我们苦练过的浅海鱼雷攻击。要特别留神,否则鱼雷会扎入海底。从先头中队开始,依次从右向左攻击。不要光挑好打的目标而过分集中在一个地方。一个中队攻击一艘军舰。”

   从早到晚,连续讲解了二十多次。从鱼雷机队、水平轰炸机队、俯冲轰炸机队到制空战斗机队,都对照沙盘,充分交代了各自的任务。到晚上,渊田海军中佐讲得嗓音都有些发哑了。

   后来,当袭击珍珠港返航后,有一位飞行员谈到这次袭击的感受时,说:“队长,瓦胡岛跟沙盘一模一样。”大家不由得哈哈大笑。

   到九月下旬,自开始以袭击珍珠港为目的的战备训练不到两个月,机动部队已经名副其实地完成了出师准备。它正在从日本北部的一隅,窥视着遥远的珍珠港:是开战,还是妥协?当时是一九四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开战时日本航空母舰编制系统表
微信图片_20211103143116.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23

主题

430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423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14:33: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Z旗

一、开往夏威夷

   第一航空舰队旗舰“赤城号”到达单冠湾那天,即十一月二十一日,大本营海军部发布了《大本营海军部第五号命令》,命令山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实施开战部署。

大本营海军部第五号命令

昭和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奉敕 军令部总长 永野修身

  兹命令山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

  一、为遂行作战,指令必要的部队及时开赴待机海域。

  二、在作战准备行动中,如遇美英荷军挑衅,联合舰队司令长官有权以武力自卫。

  三、有关具体事项,由军令部总长下达指示。

   十一月二十五日,根据上述命令,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从广岛湾的联合舰队旗舰“长门号”战列舰上,向空袭珍珠港的机动部队指挥官南云忠一海军中将发出绝密作战命令,指示向待机海域出击。命令称:“机动部队务于十一月二十六日自单冠湾出发,竭力保持行动荫蔽,十二月三日傍晚进入待机海域并加油完毕。”

   机动部队的待机海域是,夏威夷群岛以北北纬42°、西经170°附近海面。

   十一月二十六日六时——离天明还有很长时间,密云低垂,朔风怒吼,机动部队三十一艘军舰开始起锚,由三艘潜艇先导,悄悄地消失在波涛汹涌的北太平洋上。

   这是秘密出击,没有人送行。只有在单冠湾外面监视敌潜艇并实施反潜巡逻的一艘警戒舰,发来了信号:“祝一帆风顺”。这艘警戒舰自然不知道机动部队出发的真正目的,它发来信号单纯表示礼仪而已。

   “谢谢”。

   “赤城号”一边回答信号,一边悄悄地穿行而去。舰尾的海军旗迎着晨风,哗啦哗啦地飘扬。这面海军旗不久就要换成作战旗了。但眼下还只是引弓不发。南云海军中将接到指令:“一旦日美谈判成功,机动部队应以返航集结采取行动。”但舰员并不知道这桩事。他们最后远望祖国海岸一眼,异口同声地高呼:“万岁!万岁!”在铅灰色的北方的大海上,这个声音传向远方……。

   在旗舰舰桥上,航海长三浦义四郎海军中佐凝神望着前方。可以这样说,在飞行队起飞以前,他肩负着关系到这次作战能否成功的重任。他深深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这位素来颇爱开玩笑的航海长,如今却变成了另一副模样了,紧闭双唇,耸起双肩,而且穿上了皮鞋。不只是穿了皮鞋,服装也整整齐齐,打扮得干净利落。这个人平时穿的裤子屁股上开了绽,脚上是一双用旧皮鞋改制的拖鞋。大家平时看惯了他那副模样,今天他却打扮得象另一个人,叫人很难随便跟他开玩笑了。在他身边的舰长长谷川喜一海军大佐两眼注视着前方的水天线。在舰桥下面的飞行指挥所里,渊田海军中佐靠着折椅,宁静地凝视着逐渐远离的祖国河山。此时此刻,谁能料到,祖国的领土千岛群岛就是因为这次行动,竟会演成离开祖国怀抱的悲剧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23

主题

430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423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14: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对开战的疑惑

   渊田海军中佐默默地想着:固然现在还不算是开战,但是事到如今非打不可了。兵在于势。飞行员们听到要到珍珠港作战,他们的战斗意志立刻高涨起来。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剧烈训练,匆匆忙忙的出师准备,以及随之而来的出航,所有这些使他们感到,机动部队的行动绝不是一般的出航,而是出发打仗。如此紧张的动向以及海军的历来气氛和传统对他们的熏陶,使得他们对祖国忠心耿耿。在这种气氛之下,没有一个人想过,作战也许有可能罢休。

   呆在飞行指挥所的渊田海军中佐对队员们的这种斗志深有感受。他对他们的精神状态感到很放心,并认为理应如此。

   “不过,就这样打起来,日本能否获胜呢?”渊田海军中佐的脑海里,无法抑制地出现了这样的疑问。

   但是,作为军人,身在战场势必要战,而且要战之必胜。为了胜利,他本人在根本问题上对于作战指导是有不同的见地的。然而,在战场上,对命令有所非议又能怎样?只能是尽最大努力投入战斗。

   总之,这次攻击珍珠港,作为第一步棋来说,是上策的作战设想。虽然对根本的着眼点是不满意的,但也没有办法。在作战指导上,日本从一开头就应该歼灭美国太平洋舰队,然后占领夏威夷群岛,向美国本土推进。根本就不应该一下子把手伸得太长,诸如菲律宾、马来亚、香港、关岛,等等。资源固然很重要,有了资源可以打一场持久战争,但终归比不过美国的资源。南方地区在军事上是被世界遗忘的真空地带,只要太平洋战局顺利,便唾手可得。同美国作战,不东进,行吗?山本长官不是也曾说过,“不能负一年以上的责任”吗?既然如此,难道没有一种作战设想,在一年里大打出手,获胜告终吗?

   总之,首先必须全歼美国太平洋舰队。现在,这个任务交给了我,我也可算是好运气。一定要大干一场。可是,珍珠港若是没有敌舰怎么办?听说是在夏威夷以南海域进行训练,那我们就到那里去与敌人决战好啦。提到与敌人决战,如果在这次出击航行途中遇到美国太平洋舰队,又怎么办?如果明天就出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眼下还没有开战,南云长官会怎样处置呢?难道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命令返航吗?不,那不行。从现在起,只要遇上太平洋舰队,就得立刻扑上去,把它消灭干净。这才象是打仗。要是我,我们就这么干。南云长官万一迟疑的话,我一定向他提出建议。

   渊田海军中佐思绪万千。他已暗自下了决心。现在他的整个思想是,从纯军事观点出发,打赢这场战争。

   不久,舰队排成了航行队形。六艘航空母舰居中,排成两路纵队。在航空母舰外四角上,有两艘战列舰和两艘巡洋舰,在航空母舰后面是八艘油船。在这些舰船周围,有九艘驱逐舰担负警戒。警戒部队旗舰“阿武隈号”轻巡洋舰,在这个环形队形的正前面。在环形队形前方大约二百海里的地方,有三艘潜艇,担负着航路巡逻任务。这是一支把北太平洋上的惊涛骇浪置之度外的威风凛凛的舰队。舰队驶向夏威夷以北的待机海域,航速十四节。从单冠湾出发后的第五天,即十一月三十日,这支舰队已经驶至东经170°一线,并完成了第一次海上加油。

三、密云下的机动部队

   考虑到可能有美国潜艇巡逻,机动部队自单冠湾出发以来,实施了昼夜二十四小时的对潜警戒。同时估计美军巡逻机的巡逻圈有六百海里,为了避开巡逻机,机动部队在阿留申群岛和中途岛之间的海域航行。

   在进击途中,对第三国商船也要注意避免相遇,否则,会使我方舰队全貌暴露。派了三艘潜艇先行,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潜艇一旦在航渡中发现船舶,立即向机动部队通报情况,并马上潜航。机动部队也立即大角度改变航向,设法荫蔽,以免被发现。但是万一被发现的话怎么办?如果在X日前两天出现这种情况,只好前功尽弃,迅速返航。

   但是如果在X日前一天,那么既已深入虎穴,则视情况决定返航或者实施强攻。从这个计划中不难看出,日本多么重视保守袭击珍珠港的秘密企图。

   为了掩人耳目,在东京也采取了种种佯动措施。在临战前的十二月五—七日这三天,横须贺海军陆战队的尉官和水兵都被弄到东京去游览。人们看到水兵们不管时局如何,欢天喜地在东京街头尽情游逛,怎么会料到,在遥远的北太平洋上机动部队正在张牙舞爪,向夏威夷猛扑呢!

   另外,日美之间的定期联络船“龙田丸”邮船的起航,也是实施佯动的大好机会。在政府决定开战的十二月上旬,日本邮船“龙田丸”象往常一样,在流行歌曲伴送下,由横滨起航驶往檀香山。这艘邮船在开战的当儿,掉转船头,回到了横滨。当十二月八日听到开战的消息时,不少人真的为“龙田丸”的命运提心吊胆。

   除了机动部队采取措施力保行动荫蔽之外,由于天候条件也较有利,机动部队没有被美军巡逻机或潜艇发现,也没有被第三国商船发现。

   出发以来,连日浓云密布,这个天然的帷幕把机动部队遮蔽起来,使它不易被巡逻机发现。在预定加油的那几天,海面比较乎稳,十一月三十日实施了第一次加油作业;接着,六日和七日连续两天又顺利地加了油。海面比较平稳,没有出现在这个季节往往掀起的狂涛巨浪,因而加油作业不但得以顺利进行,器材准备工作也比较容易。这对于保持舰员特别是飞行人员的体力也很有利。

   在有利的气象条件下顺利继续航行的机动部队,为了保守秘密企图,实施了严格的无线电管制——只收不发。在“赤城号”的无线电室里,几十名值更的无线电兵,带着耳机聚精会神地收听东京的广播,也没有漏掉夏威夷方面的无线电动态以及其他地方发出的电报。

   机动部队专心静候开战日期的命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23

主题

430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423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14: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四、X日

   这时,在东京……。

   从机动部队自单冠湾出发的第二天开始,即十一月二十七日至三十日,召开了政府和大本营联席会议,研究美方二十六日提案。会议认为,美方提案是要求日本全面屈服,只能理解为对日本的最后通牒;在此情况下,只好作出不得不开战的结论。二十九日,天皇降谕重臣研究答复美方提案的问题。三十日,联席会议通过了《关于对美英荷开战》的原案。会议决定,在战斗行动开始以前,向美国政府递交中止谈判的通告,在此以前,仍尽最后努力,继续同美方进行谈判。十二月一日,终于决定开战。

   十二月二日,大本营下达命令,定十二月八日为开始行使武力的日子。这天,机动部队已经通过日期变更线,进入了中途岛以北的西经海域,并收到了山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在这天十七时三十分发来的电报命令:“十二月八日为X日。”

   开战的攻击开始日期终于定下来了。但这份电报并没有给机动部队的行动直接带来任何变化。对机动部队的首脑来说,这是一份盼望已久的命令。因为不知道将来是开战还是返航,只是一股劲地往东驶去,心里总是不踏实。这下子总算定下来了。对机动部队的一般人员来说,没有必要做什么通知,反正他们已经认为开战了,只要机动部队在十二月八日那天对珍珠港实施攻击就是了。机动部队跟昨天那样,继续向东航行。

   武力行使开始日——即开战日,为什么定为十二月八日呢?

   十二月八日,夏威夷时间是十二月七日,星期日。对于这个问题,不能这样简单地去理解:“美国舰队星期日放假,正好利用这个时候捣它的空巢。是个好主意。”

   开战日期主要是根据是否便于空袭珍珠港和在马来亚登陆而定的。两者都预定在拂晓时刻开始。因此,最好在天亮前有月光,也就是说,选择满月(月龄十五)后三、四天的下弦月的日期比较合适,而十二月八日为月龄十九,正好是下弦月。另外,空袭珍珠港时,如果敌舰队届时不在那里,就达不到任何效果了。捣敌人的空巢是不行的。据说,美国舰队通常在周末从训练区返回珍珠港,因此推测,星期日早晨,太平洋舰队停在珍珠港的可能性最大。综合这些条件,才把十二月八日定为命运攸关的X日。

   在还没有制定珍珠港作战计划以前,军令部第三部 [ 译者注:即军令部情报部。 ] 平时就积极地对珍珠港的太平洋舰队的动态作了归纳整理。源田参谋使用的情报资料,大部分是他们提供的。

   根据这些情报,可以把太平洋舰队最近的行动规律归纳为以下三点:

   一、通常舰队于星期二出海,星期五返航;或星期五出海,下周末返航。舰只大致在珍珠港停留一周左右。除跨周出海的舰只外,舰队在星期日停在珍珠港内的可能性最大。

   二、舰队的训练区估计在珍珠港南东海域。从截听到的美方飞机收发电报的时间来计算,从训练区到珍珠港,飞机需要飞行四十分钟至一小时,但飞行四十五分钟的情况为最多。以此推算,舰队训练区可能在瓦胡岛以南附近海域至毛伊岛以南附近海域,即大致在北纬19°以北。

   三、舰队出海执行任务期间,是在海上还是临时在什么锚地停泊,均难以判断。但曾有过星期三临时在外停泊的例子。临时停泊点,除了拉哈纳和马拉瓦之外,还没听说有其他地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23

主题

430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423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14:39:14 | 显示全部楼层
五、珍珠港有敌人吗?

   从决定开战日期的十二月二日以后,东京连续不断地向机动部队发报,通报夏威夷方面的敌情。这种情报叫A情报。它详细说明进出珍珠港的美国舰队的动向。遗憾的是,这些情报都是两到三天以前的情况。看了它,可以了解两天以前的敌情,但对这两天内的敌情变化则一无所知,所以对攻击当天的敌情就很难作出准确判断了。不过,对飞行队袭击珍珠港仍起了很大作用,这次作战的成功,有一半归功于它。

   现把主要情报分列如下:

  十二月三日零时十七分收

  A情报(十二月二日二十二时大本营海军部发)

  十一月二十八日八时(地方时),珍珠港情况如下:

  战列舰两艘(“俄克拉荷马号”、“内华达号”)、航空母舰一艘(“企业号”),重巡洋舰一艘、驱逐舰十二艘出海。

  战列舰五艘、重巡洋舰三艘、轻巡洋舰三艘、驱逐舰十二艘、水上飞机供应舰一艘返航。

  返航的舰艇是十一月二十二日出海的。

  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据推测,珍珠港在泊舰艇有:

  战列舰六艘(马里兰级两艘、加利福尼亚级两艘、宾夕法尼亚级两艘)、航空母舰一艘(“列克星敦号”)、重巡洋舰九艘(旧金山级五艘,芝加哥级三艘,盐湖城级二艘)、轻巡洋舰五艘(檀香山级四艘、奥马哈级一艘)。

  十二月四日零时三十五分收

  A情报(十二月三日二十三时大本营海军部发)

  十一月二十九日下午(地方时),珍珠港在泊舰艇有:

  A区(海军造船厂至福特岛之间)

  KT(海军造船厂西北码头):“宾夕法尼亚号”战列舰、“亚利桑那号”战列舰。

  FV(系留柱):“加利福尼亚号”战列舰、“田纳西号”战列舰、“马里兰号”战列舰、“西弗吉尼亚号”战列舰;KS(海军造船厂修理码头):“波特兰号”重巡洋舰。

  入坞:重巡洋舰两艘、驱逐舰一艘。

  其他地点:潜艇四艘、驱逐领舰一艘、巡逻舰两艘、油船两艘、修理舰两艘,扫雷舰一艘。

  B区(福特岛北西及福特岛附近海面)

  FV(系留柱):“列克星敦号”航空母舰。

  其他地点:“犹他号”靶船、重巡洋舰一艘(旧金山级)、轻巡洋舰两艘(奥马哈级)、炮舰三艘。

  C区(东港)

  重巡洋舰三艘、轻巡洋舰两艘(檀香山级)、驱逐舰十七艘、驱逐领舰两艘。

  D区(中港)

  扫雷舰十二艘。

  E区

  无。

  十二月二日至下午(地方时),无变化,未发现舰艇备航。水兵上岸。

  十二月五日四时二十分收

  A情报(十二月四日二十时三十分大本营海军部发)

  珍珠港附近有无飞机巡逻,情况不明;亦未发现海上有飞机巡逻征候。

  帕尔米拉岛、约翰斯顿岛和中途岛等地,似时有飞机巡逻。

  十二月七日十时三十六分收

  A情报(十二月六日二十二时大本营海军部发)

  十二月五日上午(地方时),珍珠港情况如下:

  “饿克拉何马号”战列舰、“内华达号”战列舰返航(出海八天)。

  “列克星敦号”航空母舰、五艘重巡洋舰出海。

  十二月五日下午六时(地方时),珍珠港在泊舰艇有:

  战列舰八艘、轻巡洋舰三艘、驱逐舰十六艘。

  入坞舰艇:轻巡洋舰四艘(檀香山级)、驱逐舰五艘。

  十二月七日十九时收

  A情报(十二月七日十七时大本营海军部发)

  没有阻塞气球。

  战列舰周围未设置防雷栅。

  根据无线电通讯情况,看不出夏威夷群岛海域有飞机巡逻征候。

  “列克星敦号”于昨日(地方时间五日)出海,舰上载有飞机。

  据信,“企业号”已出海执行任务,舰上载有飞机。

  十二月七日二十时五十分收

  A情报(十二月七日十八时大本营海军部发)

  十二月五日黄昏(地方时),“犹他号”靶船、水上飞机供应舰一艘返航(为四日出海者)。

  十二月六日(地方时),珍珠港在泊舰艇有:

  战列舰九艘、轻巡洋舰三艘、水上飞机供应舰三艘,驱逐舰十七艘。

  入坞舰艇:轻巡洋舰四艘、驱逐舰三艘。

  航空母舰和重巡洋舰全部在海上。

  未发现舰队有异常现象。

  瓦胡岛上平静,未实行灯火管制。

  大本营海军部确信,此举必成!

   以上是大本营海军部发来的关于夏威夷方面的敌情情报。估计情报来源出自当地,但渠道不明 [ cdhyy注:参见本站《潜伏珍珠港》 ] 。当时担任日本驻檀香山总领事的喜多永男,后来调任青岛领事,并死于该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23

主题

430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423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14: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六、Z旗在飘扬

   十二月六日,第二补给队(油船三艘)在给机动部队的第二航空母舰战队(“苍龙号”和“飞龙号”)和警戒部队(“阿武隈号,)和九艘驱逐舰)加油后,离开了机动部队。次日,十二月七日,第一补给队(油船五艘)给警戒部队最后加满油后,也离开了。剩下的只有作战部队了,于是以二十四节航速南下,以高速向珍珠港逼近。飞机一架挨着一架摆满了六艘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由地勤人员作最后一次检查。地勤人员工作十分卖劲,因为他们知道,明天飞机将携带鱼雷和炸弹杀向珍珠港。飞行员也同样紧张地检查自己心爱的飞机上的装备。

   这时,旗舰“赤城号”收到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发来的一封电报训示:“皇国兴废,在此一战,我军将士务须全力奋战。”

   这份电示,立刻传达到了机动部队的全体人员。随后,“赤城号”升起了Z旗——三十几年前,在波涛汹涌的日本海上,在“三笠号”战列舰上也飘扬过的Z旗。

   “打仗的时刻到来啦!”全体舰员热血沸腾。机动部队破浪前进,勇往直前。

   零时五十五分(檀香山时间十二月六日十七时二十五分),收到先遣部队“伊-72号”潜艇发来的侦察报告,报告说:“拉哈纳锚地无美国舰队。”

   “果然如此!”在作战室里,南云长官望着幕僚们微笑着说。他们觉得这样也好,但又感到有点儿遗憾,两种不同的心情混杂在一起。

   拉哈纳锚地是美国太平洋舰队经常使用的停泊场地。它是个开阔锚地,水很深。如果太平洋舰队在这里停泊,那是求之不得的绝好机会。飞行队为此拟好了一套拉哈纳锚地攻击计划,届时出动全部鱼雷机进行攻击,把在泊的巡洋舰以上的大型军舰统统击进海底,片甲不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23

主题

430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423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14:40: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七、航空母舰不在!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太平洋舰队的主力在拉哈纳锚地停泊的可能性越来越小,最后得到的消息完全否定了这种可能。太平洋舰队的主力既然不在拉哈纳锚地,那它就在珍珠港,再不就在附近海上从事训练。南云司令长官忙着翻阅一叠电报,在太平洋舰队主力舰的舰名上,逐个地划了圆圈。


   “内华达号”、“亚利桑那号”、“田纳西号”、“西弗吉尼亚号”……。


   八艘战列舰,当时推测,在夏威夷方面的全部战列舰,到昨天为止,都在珍珠港。只担心今天一天是不是有变动。只要今天没有变化,明天早晨就可以把它们统统抓到手。


   南云长官又转过身子,望了望幕僚,他说:“正好全部战列舰都在,今天有没有出海的?”


   情报参谋小野海军少佐一面望着记载整理好情报要点的黑板,一面回答说:“十一月二十九日,出海两艘,返航五艘。既然说有六艘在泊,那就说明原来港内已有一艘。估计这艘战列舰正在修理,或许已经入坞。二十九日出海的那两艘战列舰已经在十二月六日返航。目前,八艘战列舰都齐了。不过,二十九日返航的五艘战列舰,停留时间是八天,所以该出海了,说不定就在今天。”


   草鹿参谋长插话说:“今天是星期六,明天是星期日。即便出海,按照惯例也应该在十日,也就是下星期二。”


   “但愿如此。不过这个时期,美国舰队也可能不过什么星期六和星期日啦!”大石首席参谋搭腔说。


   “可惜航空母舰不在。”源田参谋说。


   “十一月二十九日,‘企业号’航空母舰同两艘战列舰、两艘重巡洋舰、十二艘驱逐舰一起出海了。那两艘战列舰已经六日返航了。但‘企业号’和重巡洋舰、驱逐舰都没回来。‘列克星敦号’航空母舰从二十九日以来,一直在珍珠港,但十二月六日又同五艘重巡洋舰出海了。看来,‘企业号’也许今天能返回珍珠港。按惯例,星期六是返航的日子。”小野参谋解释说。


   “另外两艘航空母舰‘约克城号’和‘大黄蜂号’到哪儿去了?一直没消息。会在夏威夷地区吗?”源田参谋有些疑惑地说。


   “‘萨拉托加号’正在圣地亚哥修理。‘黄蜂号’ [ 译者注:“黄蜂号”是护航航空母舰,“大黄蜂号”及这里提到的另四艘航空母舰是大型攻击航空母舰。 ] 在大西洋。‘约克城号’和‘大黄蜂号’是太平洋舰队所属兵力,按理应该在夏威夷地区,说不定今天会跟‘企业号’一起返回珍珠港呢!”小野参谋回答说。


   “那可好极了。只要有这几艘航空母舰,八艘战列舰全不在也没啥关系。”源田参谋拍着手说。


   “老兄,你是搞航空兵专业的,当然特别关注航空母舰啰。三艘航空母舰返航固然很好,可是,把八艘战列舰全部搞掉就更好啦!”大石首席参谋笑着说。


   草鹿参谋长颇为重视反映在统计数字上的美国太平洋舰队的行动规律。他说:“航空母舰群或许可能星期六返航,但是战列舰不会在星期六和星期日出海。可以认为,明天,八艘战列舰都在。没有航空母舰,那也没办法。明天,该集中攻击珍珠港吧?”说完,他望了望南云长官,请他作出裁决。


   十二月七日傍晚,云南司令长官作了如下情况判断:


  一、夏威夷方面敌主要海军兵力有:战列舰八艘、航空母舰两艘、重巡洋舰约十艘和轻巡洋舰约六艘。航空母舰和重巡洋舰都已出海,其余兵力现在珍珠港。出海的部队在毛伊岛南方附近海域从事训练的可能性较大,但未在拉哈纳锚地停泊。


  二、如今夜无大变化,将集中兵力攻击珍珠港。


  三、据信,敌人迄今尚未特别加强警戒,但我方决不可疏忽大意。


   战后才知道,日本机动部队于十二月七日(地方时)袭击珍珠港时,太平洋舰队八艘战列舰全在港内,这纯属偶然的巧合。


   为了便于实施海上训练,自一九四一年(昭和十六年)五月,美国太平洋舰队共编成三个特混舰队。根据行动时间表,在这三个特混舰队中,至少保持一个在海上行动,而更常见的是两个特混舰队同时在海上。进行演习时,往往三个特混舰队一起出动。就是说,在预定的停泊期间内,通常有一个特混舰队轮流留在港内,但有时连一艘也不留。太平洋舰队所属舰艇全在珍珠港的情况,在一九四一年从来没有过。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地方时)袭击珍珠港时,“列克星敦号”航空母舰和巡洋舰部队正在海上执行任务。这支舰队是布劳恩海军中将指挥的第三特混舰队。当时,它正往中途岛运送飞机。另一支出海的舰队是哈尔西海军中将指挥的第二特混舰队。当时,第二特混舰队正在掩护“企业号”航空母舰向威克岛运送飞机,在返航途中。但属于这个部队的三艘战列舰,由于航速慢,不能随同“企业号”前往中途岛而被留在珍珠港。另一支部队是巴伊海军中将指挥的,由太平洋舰队主要战列舰编成的第一特混舰队,它当时正在珍珠港。


   可见,十二月七日,除了在海军造船厂修理的那艘战列舰外,太平洋舰队的所有战列舰全在珍珠港,这纯属巧合。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开战时联合舰队编制一览表


     联合舰队
     │ 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广岛湾)
     ├─主力部队(第一舰队第一战列舰战队)
     │   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广岛湾)
     ├─机动部队(第一航空舰队)
     │   南云忠一海军中将(夏威夷海区)
     ├─先遣部队(第六舰队)
     │   清水光美海军中将(夸贾林)
     ├─南方部队(第二舰队)
     │ │ 近藤信竹海军中将(马来亚)
     │ ├─菲律宾部队(第三舰队)
     │ │   高桥伊望海军中将(吕宋岛)
     │ ├─马来亚部队(南遣舰队)
     │ │   小泽治三郎海军中将(暹罗湾)
     │ ├─岸基航空部队(第十一航空舰队)
     │ │   塚原二四三海军中将(高雄)
     │ └─潜艇部队(第四、第五、第六潜艇战队)
     │     醍醐忠重海军少将(南中国海)
     ├─南洋部队(第四舰队)
     │   井上成美海军中将(特鲁克)
     └─北方部队(第五舰队)
         细萱戍子郎海军中将(大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23

主题

430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423
 楼主| 发表于 2021-11-4 12: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八路 于 2021-11-4 12:59 编辑

第八章 瓦胡岛在望

一、漆黑的海面

   十二月八日一时(檀香山时间七日五时三十分),“筑摩号”和“利根号”巡洋舰的零式水上侦察机,由弹射器弹射起飞,对珍珠港进行敌前侦察。

侦察飞行队编制
编制区分
机种
飞机架数
搭载舰名
任务
敌前侦察队
零式水上侦察机
2
1
“利根号”
对珍珠港和拉哈纳锚地进行敌前侦察
1
“筑摩号”
搜索警戒队
95式水上侦察机
4
1
“雾岛号”
在机动部队周围实施搜索、警戒
1
“比睿号”
1
“利根号”
1
“筑摩号”

   各航空母舰上已经做好攻击准备的飞机,按先战斗机后攻击机的顺序,排列在起飞线上。飞行人员集合在飞行员待机室里,等候命令。浪很大,以高速行驶的航空母舰摇摆相当厉害。在漆黑的海面上,舰尾后边划出一道白色的、逐渐向宽展开的长长的航迹。大浪时而打到飞行甲板上。负责固定飞机的地勤人员,竭力设法使飞机不受军舰摇摆的影响,使飞机保持不动。

   空袭飞行队总指挥官渊田海军中佐身穿飞行服,来到作战室。他说:“报告长官,我们走啦。”

   “噢。”

   南云长官站起身来,紧紧握着渊田海军中佐的手,说:“全靠你啦!”他随着渊田海军中佐下到飞行员待机室。“赤城号”舰长长谷川喜一海军大佐也已从舰桥来到这里。待机室的灯光很暗。狭小的待机室里挤得满满的,还有些飞行人员站在过道里。挂在待机室墙壁上的黑板上,写着一时三十分旗舰的位置:瓦胡岛以北二百三十海里。

   “立正!”渊田海军中佐喊着口令,向长谷川舰长敬了礼。

   长谷川舰长提高嗓门下令:“按原定命令出发!”

   飞行员从待机室直接奔向各自的飞机。渊田海军中佐最后一个离开待机室,他登上扶梯,准备到飞行指挥所看一下。这时,有人拍了他一下肩膀。转身一看,原来是源田参谋。他俩会意地笑了,虽然没有说话,但彼此是心照不宣的。这出戏的脚本作者正在从台后观看演出效果,而准备上场的主要演员则在表示:“别担心,保证打响!”

   在飞行指挥所里,“赤城号”飞行长增田正吾海军中佐正在向起降作业人员作指示,看见渊田海军中佐上来后,就问他:“队长,摇摆很厉害,夜里飞行能行吗?”

   舰桥上,风刮得呜呜直响。大浪不时地打到飞行甲板上。天空一片漆黑,看不到水天线。

   “颠簸比摇摆还凶、要是演习的话,恐怕要等到天亮才能起飞吧。不过,你跟舰长说,没有问题!”

   这时,站在身旁的战斗机分队长指宿海军大尉说:“我分管起飞。躲开浪峰,一架一架撤掉垫木,准行!”

   这位战斗机飞行员是为了指挥在机动部队上空进行巡逻的战斗机而留在舰上的。

   渊田海军中佐向聚集在飞行指挥所的人们打了招呼,表示告别。很少到指挥所来的军医长,也赶来送行。

   “祝你马到成功!”在人们的问候声中,渊田海军中佐步向飞机。他的飞机——总指挥官机的尾翼涂着红黄相间的油漆,在夜里也很醒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23

主题

430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423
 楼主| 发表于 2021-11-4 13: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一百八十三架飞机起飞了

   一位做地勤工作的尉官在总指挥官机旁边等着渊田海军中佐。这位尉官一边扶着他上飞机,一边递给他一条白头巾说:“这是地勤人员的一点心意,表示他们也很想跟你们飞往珍珠港。请你务必收下。”渊田海军中佐深情地点了点头,表示谢意。他接过头巾,把它紧紧系在飞行帽上。

   飞行指挥所下达号令:“开始发动!”

   飞机发动机开始转动。航空母舰转舵,开始顶风航行。北风。舰桅上,Z旗——作战旗迎风招展。

   试车后,飞机打开了航行灯。在飞机螺旋桨的震动下,航行灯的微小灯光闪烁着。

   “起飞!”

   飞行指挥所指示起飞的蓝色信号灯不断地划着圆圈。飞行甲板前面的战斗机开始起飞了。

   发动机隆隆作响,飞机开始慢慢地滑行。军舰仍旧摇摆很凶,飞行甲板也随着摇晃不止。每摇晃一次,送行的人们就紧张地望着飞机。但是,在下一次摇摆到来之前,飞机已经蓦地起飞了。下一架飞机也是如此。即刻响起了暴风雨般的欢呼声。人们挥动着帽子,挥舞着手臂,有的摇动着小旗,为飞行员们送行。

   十二月八日一时三十分,第一攻击波战斗机、鱼雷机和轰炸机,共一百八十三架飞机,相继从六艘航空母舰起飞,以指挥官机的指示灯为基准,大约十五分钟左右,在上空集合完毕,并编好了队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23

主题

430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423
 楼主| 发表于 2021-11-4 13:03: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晨曦下的银鹰

   在总指挥官机引导下,第一攻击波的编队群在机动部队上空盘旋一周,然后从旗舰“赤城号”上空,朝瓦胡岛飞去。

   在总指挥官机后面,是由渊田海军中佐直接率领的水平轰炸机队的四十九架飞机。在右面五百米空中,飞行高度比水平轰炸机队低二百米的,是村田海军少佐指挥的、由四十架飞机编成的鱼雷机队。在左面五百米空中,飞行高度比水平轰炸机队高二百米的,是高桥海军少佐指挥的、由五十一架飞机编成的俯冲轰炸机队。板谷海军少佐指挥的、由四十三架飞机编成的制空战斗机队,在编队群上空五百米担任警戒和掩护。浓云密布,云高两千米。编队群逐渐升高,在云上飞行,以利荫蔽。不久,东边的天空开始破晓,脚下黑洞洞的云海也随着逐渐变白了。天空逐渐变成了蔚蓝色。不一会儿,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白花花的云海边缘呈现一片金黄。

   “多么光辉灿烂的黎明呀!”渊田海军中佐不由得喊道。

   他打开风挡玻璃,向后看了看编队群。从离他最近的一架飞机上,小队长岩井海军大尉向他招手微笑。一架架飞机在朝辉照耀下分外耀眼。

   航速表的指针指着一百二十五节(约二百四十公里/小时)。相当顺风。用不了一个小时,编队群就可以到达瓦胡岛了。

   由于隔着云层,看不到海面,无法测定偏流 [ 译者注:气象用语。这里指由于风造成的航线偏差。 ] 。在这种情况下,纵然朝着瓦胡岛飞行,也会不知不觉地使飞机偏离航线。在云上飞行,很容易出现这种差误。檀香山时间刚过七时,渊田海军中佐打开定向仪开关和收话机,想接收檀香山广播电台的电波。

   渊田海军中佐拨转着调音盘,一下子就收到了轻松的爵士音乐节目,声音很大。这大概是早晨的音乐节目。他又转了转定向仪的框式定向天线,调准了方向。

   “松崎大尉!”渊田海军中佐通过传话筒呼叫驾驶员。指挥官机是三座飞机,前面驾驶席上是技术熟练、行动果敢的松畸三男海军大尉,后面坐位是无线电兵水木德信一等飞行兵曹。水木兵曹戴着耳机,等待抄收侦察机发来报告。

   “是!”松崎海军大尉答道。

   “我收到了檀香山的广播。现在开始利用广播电台导航。”

   “是!”

   “驾驶席的定向仪罗盘指示几度?”

   “五度左。”

   “好,现在修正航向。”

   “是!”

   驾驶员驾驶飞机向左旋回,把航向修正五度,然后立即定好定向仪罗盘的指针,并随即报告:“好!”

   渊田海军中佐听到报告后,随即把指挥席定向仪罗盘的指针归零,并回答说:“好!”

   这样,即使有点误差,也可以保证编队群飞到檀香山广播电台天线的上空。渊田海军中佐这才歇了口气,又开始收听爵士音乐。但是,瓦胡岛那边的云层到底怎样呢,问题是瓦胡岛的天气情况。如果那里的云量也跟这里一样,对轰炸机来说,就有些麻烦了。渊田海军中佐耳朵听着爵士音乐,眼睛瞧着日出,一心一意盘算着如何指挥这场战斗。侦察机迄今还没报告情况呢?渊田海军中佐无意地拧着收话机的旋钮,把檀香山广播波道再调准一些。广播声音变低后,爵士音乐声背后似乎隐约夹杂着气象预报。

   “啊!”渊田海军中佐屏息地又调了调波道,听起来好象是檀香山地区航空气象预报。他立刻拿起铅笔,全神贯注地听着。播音员缓慢地播送了两遍。渊田海军中佐迅速作了记录:

   Averaging partly cloudy,with clouds mostly over the mountains.Cloud base at 3,500 feet,visibility good.Wind north,10 knots。(半晴。山上多云。云底高3,500英尺。能见度良好。北风,风速10节/小时。)

   渊田海军中佐不由得乐了。这件事很偶然,即便事先安排,也不可能在这么好的时候得到这么好的情报。渊田海军中佐现在知道了目的地的天气情况,他对这桩事就放心了。现在该考虑下一步的问题了。他想:“檀香山地区是半晴天,那么,瓦胡岛的云层也可能断了。但山上有云,云底高大约一千米,如果按原先预定的那样,飞过瓦胡岛的东部山脉 [ 译者注:指寇阿劳山脉。 ] ,由北东接近敌人就不好办了。因为是北风,莫如绕过岛的西岸,由南向北进入目标。能见度良好,这比啥都好。”

   时间到了三时。编队群已经起飞一个半小时,不久就要到达瓦胡岛了,但云层依然连绵不断,望不到瓦胡岛的山影。侦察机该飞到敌区上空了,他们侦察得顺利吗?渊田海军中佐左思右想凝视前方。

   这时,脚下的云层突然稀了,他通过云隙看到下面由岸浪构成的白色长带。

   海岸线!

   “松崎大尉,往下看。象是海岸!”渊田海军中佐喊道。

   “是,是海岸!”

   渊田海军中佐赶紧展开瓦胡岛航空地图,判断地形。现在,机群已经准确地到达瓦胡岛北端卡胡库角上空。

   “松崎大尉,这是瓦胡岛北端卡胡库角。现在向右转向,沿着海岸转到岛的西侧。”

   “是,向右转向。”

   指挥官机向右急转弯,后续编队群跟着也向瓦胡岛西侧旋回。转向时,从指挥官机上,能清楚看到后续编队群。渊田海军中佐打开风挡玻璃,站起来数了数。很好,没有一架飞机掉队。

   “松崎大尉!”渊田海军中佐通过传话筒向驾驶员喊道。

   “是!”

   “瓦胡岛左上空可能出现敌机。注意观察!”

   “是!”

   渊田海军中佐也睁大眼睛,注意观察瓦胡岛上空,生怕漏掉一点黑影。

   哪里都没有敌机的影子。瓦胡岛上空只是有云。除了海岸线外,还看不到地面。可是快到下达展开命令的时间了。

   渊田海军中佐通过传话筒问无线电兵:“水木兵曹,侦察机报告情况没有?”

   “还没有报告情况。”

   渊田海军中佐又对驾驶员说:“松崎大尉,侦察机还没报告情况。看来奇袭不成问题了。”

   “是,我想能行。”

   “好,那么就下达展开命令吧。水平轰炸机队顺着向西迂回就行。”

   “是!”

   渊田海军中佐举起信号枪,向机外打了一发信号弹。

   一条火龙拖着硝烟,划破了长空。

   这是命令部队展开的信号。

   这时,东京时间八日三时十分(檀香山时间七日七时四十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 苏ICP备2022041640号-1

GMT+8, 2024-6-25 04:39 , Processed in 0.25005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