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查看: 206|回复: 0

105年前沉没的德国战舰被发现,一位海军中将携两子随舰阵亡

[复制链接]

144

主题

162

帖子

57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72
发表于 2021-9-15 12: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据媒体报道,一个水下考古团队经过五年的漫长筹备和搜寻,于12月4日在南大西洋福克兰群岛东南98海里,水下1610米深的海底发现了德国海军装甲巡洋舰“沙恩霍斯特”号的残骸,该舰于1914年12月8日在福克兰海战中被英国舰队击沉,全舰无一幸存,其中包括德国东亚分舰队司令马克西米利安·冯·斯佩海军中将和他的两个儿子。


■2019年12月4日,“沙恩霍斯特”号装甲巡洋舰的残骸被发现,图为该舰88毫米舰炮的水下照片。

时隔105年后,“沙恩霍斯特”号残骸被发现的消息立刻引起了斯佩后人的关注,斯佩家族的族长威廉·冯·斯佩伯爵在接受采访时称,这是“苦乐参半”的一刻:“作为一个家庭,我们在一天内失去了一位父亲和他的两个儿子,与数以千计的在一战中痛失至亲的家庭一样,我们缅怀他们,并保证他们的牺牲并非徒劳。”“沙恩霍斯特”号与中国渊源颇深,它的大部分服役生涯都以山东青岛为母港,作为德国殖民扩张的象征巡弋在远东海域。本文将为各位追溯这艘历史名舰的一生。

德系装巡巅峰
1897年,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被德皇威廉二世任命为海军大臣,由此拉开了打造公海舰队,与大英帝国争霸海权的大幕。1900年,德国国会通过第二次海军法案,计划新建14艘装甲巡洋舰,而在1904年至1905年间开工的2艘沙恩霍斯特级是其中最强大的级别,同时也是德国海军最后一级传统的装甲巡洋舰。随着战列巡洋舰的问世,德国海军后续的大型巡洋舰都向战列巡洋舰转变,因此沙恩霍斯特级也是德式装甲巡洋舰的巅峰之作。与之前的罗恩级装甲巡洋舰相比,沙恩霍斯特级在吨位、火力、防护、航速各方面都得到了强化,其战斗力足以匹敌同期英国海军的装甲巡洋舰。


■德国海军“约克”号装甲巡洋舰,为于罗恩级二号舰,主炮为4门210毫米舰炮。

沙恩霍斯特级的标准排水量11616吨,满载排水量12985吨,舰长144.6米,舰宽21.6米,吃水8.37米,排水量比罗恩级增加了约2000吨,从而为加装火炮、装甲和动力装置提供了空间。沙恩霍斯特级的船体采用纵横交错的骨架结构,船壳外板采用铆接制造,内部分为15个水密区划,双层船底结构约占船体长度的50%。沙恩霍斯特级的编制员额为38名军官和726名士兵,在充当分舰队旗舰时还会增加司令部人员,计14名军官和62名士兵。


■德国海军沙恩霍斯特级装甲巡洋舰侧视及俯视线图。

在动力方面,沙恩霍斯特级延续了罗恩级的设计,主机采用3台立式三缸三胀式蒸汽机和德国大型战舰惯用的三轴推进方式。为了在吨位增加的情况下提升航速,沙恩霍斯特级增加了锅炉数量,由罗恩级的16座增加到18座,同时更换为工作压力更大的海军型燃煤锅炉,分别安装在5个锅炉舱内。沙恩霍斯特级的设计输出功率为26000马力,设计航速22.5节,比罗恩级提高1.4节。在试航中,沙恩霍斯特级发挥出超过设计值的功率,达到28700~30400马力,最高航速达到23.6节。沙恩霍斯特级的正常载煤量为800吨,最多可以装载2000吨煤炭,续航力为4800海里/14节。


■“沙恩霍斯特”号装甲巡洋舰前部的210毫米双联装主炮塔,采用液压动力旋转。

沙恩霍斯特级的主炮采用与罗恩级相同的210毫米SK L/40型舰炮,但数量增加了一倍,达到8门,其中4门配置在舰体中线前后的双联装炮塔内,余下4门安装在舷侧炮廓内,每舷2门。两座主炮塔采用液压驱动,最大仰角30度,最大射程16200米;舷侧炮廓为电力旋转,手动仰俯,仰角较低,最大射程12300米,全舰主炮备弹700发,穿甲弹重量108公斤。沙恩霍斯特级的副炮为150毫米SK L/40型舰炮,数量较罗恩级的10门减少到6门,以单装炮形式配置在两舷炮廓内,每舷3门,可发射40公斤穿甲弹,最大仰角30度,最大射程13900米。为了防御鱼雷艇的进攻,沙恩霍斯特级还配置了18门88毫米舰炮,最大射程9100米。此外,另有4具450毫米水下鱼雷发射管,舰体首尾和两舷各1具,备雷11枚,最大射程3000米。


■“沙恩霍斯特”号装甲巡洋舰的上色照片,展示了该舰新建时的舰姿。

在装甲防护上,沙恩霍斯特级沿用舷侧装甲带加内部穹甲的防御结构和克虏伯装甲,厚度较罗恩级明显提升,其水线装甲带的最大厚度达到150毫米,比罗恩级增加50%,向首尾延伸减少至80毫米。主装甲甲板采用穹甲造型,水平部分在要害部位的厚度达60毫米,其他部位为35毫米,倾斜部分与舷侧装甲带下缘相接,厚度为40~55毫米。主炮塔装甲厚度为170毫米,炮塔基座装甲为140毫米,舷侧主炮炮廓装甲为150毫米,150毫米副炮炮廓装甲为130毫米,前司令塔装甲为200毫米。


■“沙恩霍斯特”号装甲巡洋舰的3D复原图。

沙恩霍斯特级总共建造2艘,分别以拿破仑战争时期的普鲁士军事改革家格哈德·冯·沙恩霍斯特和奥古斯特·冯·格奈森瑙命名。不过,从德国海军的历史看,以这两人命名的战舰结局都不太好,此为后话。

远东分舰队旗舰
作为同级首舰,“沙恩霍斯特”号于1905年3月22日在汉堡布洛姆-福斯船厂铺下龙骨,1906年3月23日下水,1907年10月24日竣工服役,并在德国本土水域进行试航,期间曾在1908年1月遭遇搁浅事故,船底受损,入坞维修一个多月,最后于5月编入公海舰队,担任侦察舰队旗舰,此后10个月时间都在例行操练和舰队演习中度过。


■一战前德国发行的以“沙恩霍斯特”号为主题的明信片,左上角的人物为海因里希亲王,右上角为提尔皮茨元帅。

1909年3月11日,“沙恩霍斯特”号被派往东亚分舰队,以强化德国在远东的军事存在,在完成备航后于4月1日离开基尔,新任东亚分舰队司令弗里德里希·冯·英格诺尔海军少将随舰赴任。4月29日,“沙恩霍斯特”号在科伦坡与前任旗舰“俾斯麦侯爵”号巡洋舰交接,此后开始履行旗舰职责,并继续航行至分舰队母港——德国强占的中国山东青岛港。在此后数年间,直到1914年8月一战爆发,“沙恩霍斯特”号率领麾下的舰船巡弋在远东和太平洋水域,其航迹向北最远达到俄国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先南远至德属新几内亚的腓特烈·威廉港(今新几内亚马当)和新波美拉尼亚的拉包尔,为维护德国在东方的殖民利益而奔波不止。


■一战前驻泊在山东青岛的德国海军东亚分舰队,中央两艘有四根烟囱的战舰就是“沙恩霍斯特”和“格奈森瑙”号。


■“沙恩霍斯特”号装甲巡洋舰在海上高速航行时的留影。

1910年6月,埃里希·居勒海军少将接替英格诺尔担任东亚分舰队司令,在“沙恩霍斯特”号上升起将旗,之后率舰队巡视了太平洋上的德属殖民地,包括马里亚纳、萨摩亚等地。“沙恩霍斯特”号因为在射击训练中成绩优异,荣获当年度“凯撒射术奖”。11月间,“沙恩霍斯特”号驻泊香港期间,舰上爆发斑疹伤寒,舰队司令居勒也罹患瘟疫,于次年1月病逝,由京特·冯·克罗西克海军少将接任。1911年3月14日,姊妹舰“格奈森瑙”号也被派往远东,与“沙恩霍斯特”号会合。同年10月间中国辛亥革命爆发,东亚分舰队全力戒备,并增派兵力保护在华租界。


■1912年7月,日本明治天皇去世,“沙恩霍斯特”号护送海因里希亲王前往吊唁,图为明治天皇葬礼现场。

1912年7月,日本明治天皇驾崩,“沙恩霍斯特”号奉命护送德皇威廉二世的胞弟海因里希亲王前往日本参加明治天皇的葬礼暨大正天皇的登基典礼。同年12月,马克西米利安·冯·斯佩海军少将接替克罗西克担任东亚分舰队司令。1913年至1914年间,斯佩乘坐“沙恩霍斯特”号遍访亚洲各国,先后拜会了日本大正天皇、暹罗国王朱拉隆功以及中华民国总统袁世凯等人。1914年7月,已晋升中将的斯佩率舰队主力南巡德属太平洋属地,在波纳佩岛获悉奥匈已向塞尔维亚宣战,欧洲各强国宣布总动员,斯佩下令备战。8月2日,德皇威廉二世宣布对法俄开战,斯佩随即下令散布在太平洋各地的舰只前往马里亚纳群岛的帕甘岛集结。
科罗内尔海战
战争爆发后,日本加入协约国一方对德宣战,并出兵包围了青岛,于1914年11月攻陷该城,东亚分舰队失去了基地,变为漂泊于海外的孤师,何去何从是摆在斯佩面前的难题。此时,东亚分舰队的主力包括“沙恩霍斯特”、“格奈森瑙”号装甲巡洋舰,“埃姆登”、“纽伦堡”、“莱比锡”号轻巡洋舰,还有多艘辅助舰船和补给船。鉴于日本海军的优势兵力,斯佩认为舰队无法在太平洋海域立足,计划经南太平洋、大西洋前往欧洲水域,伺机返回德国。“埃姆登”号舰长卡尔·冯·穆勒对此持有异议,后来得到允许率舰单独前往印度洋展开破交作战,斯佩率主力于9月间袭击了法国殖民地帕皮提,击沉炮舰“热心”号,之后前往复活节岛休整一周,同时来自美洲海域的“德累斯顿”号轻巡洋舰前来会合,加强了实力。


■1914年到1915年德国海军东亚分舰队的行动路线和交战地点,其中黑色路线就是沙恩霍斯特级的航迹。

1914年10月,斯佩舰队驶向南美海岸,获悉英国轻巡洋舰“格拉斯哥”号驻泊在智利科罗内尔港,于是试图抓住这艘孤立的英舰。殊不知该舰是由克里斯托弗·克拉多克海军少将指挥的英军分舰队的一部分,其主力是“好望角”、“蒙默斯”号装甲巡洋舰,前者服役于1902年,排水量14300吨,航速23节,装备234毫米炮2门和152毫米炮16门,主装甲带152毫米;后者服役于1903年,排水量10000吨,航速23节,装备152毫米炮14门,主装甲带102毫米。从舰龄、火力和防护上,两艘英舰都明显劣于沙恩霍斯特级。英军舰队另有一艘武装商船“奥特朗托”号,战斗力有限。由于服役多年,英军装甲巡洋舰最快只能跑到20节,“奥特朗托”号更是只有16节。


■科罗内尔海战的双方指挥官:冯·斯佩中将(左)和克拉多克少将(右)。


■英国海军“好望角”号装甲巡洋舰,在科罗内尔海战中被击沉,全舰900余人无一幸存。

11月1日16时20分,英德舰队相遇,各自组成战列线,以大致平行的航线向南航行,德国舰队位于战场东侧,靠近海岸,英国舰队位于战场西侧,背对外海。德国人拥有5∶4的数量优势,且航速更快,火力更强,但斯佩并不急于交火,而是耐心地等待黄昏降临,届时德国舰队将得到陆地阴影的遮掩,而英舰舰影将在夕阳映衬下更为清晰,便于瞄准。克拉多克几次试图靠近,都被拥有机动优势的德国人避开了。直到18时50分,太阳西沉,斯佩才下令接近到10970米处开始交战。


■1914年11月1日科罗内尔海战的交战形势图。

双方战舰按照航行序列捉对厮杀,“沙恩霍斯特”对阵“好望角”,“格奈森瑙”对阵“蒙默斯”,“莱比锡”和“德累斯顿”盯上了“格拉斯哥”,而航速缓慢,只装备102毫米炮的“奥特朗托”号则脱离战线全速撤退,让断后的“纽伦堡”号没了目标。由于交战距离超出双方轻巡洋舰的主炮射程,因此交战主要发生在装甲巡洋舰之间。


■这幅画作准确地再现了科罗内尔海战的场面,“沙恩霍斯特”和“格奈森瑙”号在夕阳下向英舰猛烈射击。

当德舰在10000米开外率先开火时,英军方面仅有“好望角”号的2门234毫米舰炮能够做出回击,而英舰的152毫米炮因为射程不够,加上海况恶劣和黄昏的影响,只能坐壁上观。相比之下,2艘德国装甲巡洋舰却能以12门210毫米舰炮从容射击,从开战伊始就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沙恩霍斯特”号在对“好望角”号的第三轮齐射中就取得了命中,炮弹击中了英舰前炮塔和司令塔之间,并引发大火,使得“好望角”号更为明显。德舰迅速修正诸元,转入快速射击,平均每15秒钟就打出一轮齐射,炮弹连续击中“好望角”号舷侧。


■科罗内尔海战后“沙恩霍斯特”号靠港补给时的留影。

为了让己方的152毫米炮能投入战斗,克拉多克只能顶着炮火向德舰靠近,缩短交战距离。战至19时30分,双方接近到5940米,而德舰的射击也变得更为准确,在英舰的炮火发挥效力之前就将目标彻底毁灭。两艘英军装甲巡洋舰的甲板上火焰肆虐,残骸遍地,“蒙默斯”号首先归于沉默,蹒跚着脱离了队列,“好望角”号坚持到19时50分也停止了射击,随后发生了大爆炸,舰体断裂,迅速沉没,无人幸免。重创的“蒙默斯”号也在21时18分沉没。“格拉斯哥”号见大势已去,与“奥特朗托”号一起全速撤出战场。


■1914年11月3日斯佩舰队从瓦尔帕莱索起航时的照片。

德国海军在科罗内尔海战中取得了一边倒的胜利,干脆利落地击沉了2艘英军装甲巡洋舰,造成克拉多克少将以下1660名官兵阵亡,而德军舰队几乎毫发无伤,仅3人受伤,但是德国装甲巡洋舰消耗了40%的弹药储备,这是无法补充的。
福克兰群岛海战
当科罗内尔海战的噩耗传来,英国朝野震动。海军部立即从大舰队中抽调战列巡洋舰“无敌”和“不屈”号,由多夫顿·斯特迪海军中将率领赶赴南大西洋,力图复仇。两舰均为英国海军建造的首级战列巡洋舰无敌级,排水量17300吨,航速25.5节,装备8门305毫米舰炮,主装甲带厚度152毫米,就性能而言是天生的巡洋舰杀手。南下途中,2艘战列巡洋舰又与“卡那封”、“康沃尔”、“肯特”号装甲巡洋舰、“布里斯托尔”、“格拉斯哥”号轻巡洋舰会合,实力远超斯佩舰队。英军舰队于12月7日抵达福克兰群岛的斯坦利港,进行加煤,准备出发索敌,却不曾想第二天德国人竟然自己送上门来。


■英国海军“无敌”号战列巡洋舰,该舰在1914年11月被派往南大西洋寻找斯佩舰队复仇。

在赢得科罗内尔海战的胜利后,斯佩率舰队于12月2日绕过合恩角进入南大西洋。尽管各舰舰长对下一步行动存在分歧,斯佩还是决定对福克兰群岛实施袭击。12月8日上午,德军舰队接近斯坦利港,“格奈森瑙”号的瞭望哨看到港内有烟柱升起,以为惊慌失措的英国人在焚烧煤炭货栈,以防被德军利用,其实那是英军战舰在升火起锚!在港外警戒的前无畏舰“克诺珀斯”号向德舰开火,305毫米炮弹激起的水柱让斯佩意识到港内有英军大型战舰,于是中止行动,在10时45分重新整队后加速至22节向东南方退避。


■这幅画作表现了英军舰队从福克兰群岛斯坦利港出航追击德国舰队的场面。

斯特迪在各舰升火加压后,率舰队紧急出港,追击德国舰队,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追逐后,终于将目标纳入舰炮射程。13时20分,英国战列巡洋舰在14000米距离上抢先开火。此时,斯佩明白无论如何都无法从航速更快的战列巡洋舰的炮口下逃生,他毅然决定牺牲自己为友舰争取生存的机会,下令3艘轻巡洋舰分散撤退,亲自指挥“沙恩霍斯特”和“格奈森瑙”号拖住“无敌”和“不屈”号。斯特迪指示麾下的装甲巡洋舰追击德军轻巡洋舰,战列巡洋舰则与德国装甲巡洋舰展开二对二的正面交锋,“无敌”与“沙恩霍斯特”交火,“不屈”与“格奈森瑙”搏斗。


■1914年12月8日福克兰群岛海战的交战形势图,蓝色为德舰,红色为英舰。

即便实力处于劣势,斯佩仍然利用机动努力创造有利的交战态势,表现出高超的战术造诣。2艘德舰占据了下风阵位,使海风将烟雾吹向后方,减少对火炮观瞄的干扰,却迫使英舰在上风位置,视野颇受烟雾困扰。交火开始后,德舰继续表现出精湛的射术,“沙恩霍斯特”号在第三轮齐射就对“无敌”号形成跨射,随即取得两次命中,但未能造成明显损伤。相反,在海战初始阶段,英军战巡颗粒无收,未能发挥出射程和威力上的优势。


■这幅画作表现了福克兰海战中2艘英军战列巡洋舰向德军装甲巡洋舰开火的场面。

斯特迪下令向北转舵以拉开距离,避免进入德舰副炮的射程,斯佩则顺势向南航行,迫使斯特迪也向南转以保持接触,此时德舰又突然掉头向北,主动靠近,使其150毫米副炮也能加入炮击,德舰的精准火力迫使英舰再度退却。经过几番对射后,英舰渐渐找到了准头,“沙恩霍斯特”号被连续命中,并引发火灾,射击速度明显下降。斯特迪仍力图抢占下风位置,但斯佩利用反向机动保持了自己的有利阵位,并持续取得命中,只是威力不足以致命。


■这幅画作再现了福克兰海战中与英舰交战的“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

无论斯佩的机动多么精妙,他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法改变实力差距,只是拖延时间罢了。在交战两个多小时后,“沙恩霍斯特”号已遭重创,舰体左倾,三号烟囱倒塌,上层建筑满目疮痍。由于“格奈森瑙”号受到烟雾遮蔽,两艘英舰集中射击“沙恩霍斯特”号,加速了它的死亡。16时,斯佩命令“格奈森瑙”号尝试撤退,并意图向英舰发射鱼雷,但是无力回天。16时17分,“沙恩霍斯特”号向左倾覆沉没。“格奈森瑙”、“莱比锡”和“纽伦堡”号也相继被英军击沉,只有“德累斯顿”号侥幸逃脱。福克兰群岛海战以德国东亚分舰队的覆灭而落幕,约2200名德军官兵丧生,包括斯佩中将和他的两个儿子,而英军仅有10人阵亡,19人受伤,军舰损伤轻微。


■“沙恩霍斯特”号的最后时刻,尽管舰体严重倾斜,舰炮仍在开火,桅顶高挂斯佩中将的将旗。

结语
斯佩中将葬身于远离故土的汪洋之中,但他在科罗内尔取得的胜利以及在福克兰海战中的顽强战斗和牺牲精神足以让德国人将其视为海军英雄。德国海军将马肯森级战列巡洋舰的二号舰命名为“斯佩伯爵”号,该舰尚未完工德国即战败乞和,于战后解体。1936年,重建的德国海军又将德意志级装甲舰三号舰命名为“斯佩伯爵”号。或许是宿命使然,该舰在1939年12月中旬的拉普拉塔河口海战中被英军击伤,随后被迫在乌拉圭蒙得维的亚港外自沉,与斯佩一样殒命在南大西洋。


■德国海军德意志级装甲舰三号舰“斯佩伯爵”号。

“沙恩霍斯特”号及其姊妹舰的舰名也被德国海军所继承,用来命名20世纪30年代中期建造了2艘战列舰,即在二战时期颇为知名的沙恩霍斯特级。它们是德国海军在二战时表现最为活跃、战绩最突出的大型战舰,然而结局也和前辈一样充满悲剧色彩。第二代“沙恩霍斯特”号在1943年12月26日的北角海战中被英军击沉,其奋战与老“沙恩”同样悲壮,至于“格奈森瑙”号被英军轰炸机炸瘫,以残废状态迎来战争结束。


■“沙恩霍斯特”号的舰名被德国海军在1936年10月下水的新战列舰所继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21-9-24 14:13 , Processed in 0.14276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