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查看: 236|回复: 0

安徽第一大城六安,有多“六六六”?

[复制链接]

1099

主题

1331

帖子

471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713
发表于 2021-7-21 10: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形如“小蛮腰”的六安广播电视塔,在高空看尽“夕阳无限好”。 图/视觉中国

-风物君语-
安徽的第一大城
究竟有多拼?

近日,来自安徽霍邱一中的截肢考生以684分的好成绩备受关注。而当众人将目光投向自强少年的故乡六(lù)安——才发现这座曾经因为读音上过热搜的城市(尽管最新版汉语词典改lù为liù,当地却依然保留了旧读音),也是举国闻名的高考“名场面”的发源地。


▲ 考试前一天,上万名高考生,数十辆大巴车在警车的引领下,浩浩荡荡出发到考场,路两边挤满了数万名送考的家长和附近的群众,场面十分壮观,在国内堪称独一无二。 图/《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

坐落于此的毛坦厂中学,被誉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每年六月,浩浩荡荡的送考队伍从山坳出发,在城市中形成一道蔚为壮观的风景线。甚至,由于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复读生与陪读家长定居在毛坦厂镇,当地的菜系也开始变得五花八门。


▲ 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中学的高三学生放飞孔明灯,并在孔明灯上写下高考祝福语,希望自己和同学高考顺利。 图/视觉中国

而回溯历史上的六安,道一句灿烂文明的“千古传唱人”,也并不为过。澎湃的节奏里,各路英雄文豪纷纷问世:上古圣贤皋(gāo)陶(yáo)开中国律法典籍之先河、“北宋名家”李公麟携白描绘画,举世无双...

昂扬的曲调中,近代爱国战将以血肉铸就江山风骨: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红军游击队长征抗战建功勋,漫天烽火间诞生了108位开国将军...


▲ 六安大别山腹地金寨县马鬃岭公路,蜿蜒曲折。 图/视觉中国

这座安徽省面积最大的城市,凭借大别山北麓的独特区位,既拥有“九十里山水画廊”的风采,又身披红色革命的荣光。


“微缩版”的中国,在六安就能看见!

如果说省会合肥是安徽的心脏,那么六安就如同安徽的肺腑。“江淮小黄山”、“安徽千岛湖”,与“华东最后一片原始森林”——大别山(天堂寨),这群青山绿水构筑的天然氧吧,让它有了助攻家乡“吐故纳新”的资本;

三条国道、四段铁轨、五座高速公路纵横交错,国家级陆路枢纽的区位优势,又让这座城在车水马龙里看见万象更新的世界。




▲ 六安大别山霍山竹海新貌。 摄影/余良崇

“奇峰出奇云,秀水含秀气”,峭削还转的大别山跋涉三省,将为数不多的温柔挥洒在皖西大地上。各路分支像盘结的虬根,自西向东打通了六安的“任督二脉”。

主峰白马尖“一览众山小”,云气蒙密,与中国第一古刹白马寺南北呼应;迢迢相望的天堂寨自古立下“吴楚东南第一关”的威名,北可望中原,南能眺荆楚。每逢初夏,漫山遍野的映山红挥挥花枝,就能摸云过海。


▲ 坐拥众多水库与青山的六安,好似“流金淌银”。制图/monk

被誉为“安徽九寨沟”的东石笋,身怀“七座古寨八座庵,九大悬岩十大弯”,犹如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镶嵌在皖西的黄金旅游线上。几重之外,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万佛山、九公寨、大华山等,在云蒸霞蔚间雕刻着城市的面孔。

迤逦风光的背后,几乎每一处高峰都在抒写英雄史话。春秋五霸争雄,楚国在天堂寨建立起第一座烽火台,而后“兵圣”孙武大败楚军,“天堂”与人间终有了交汇。


▲ 金寨“南溪九龙山”,神似人间仙境。 图/视觉中国

即便经受了流水侵蚀,聚如星斗的苍山显露锋利的棱角,急湍飞瀑纷纷泻峡而下,在六安这片英雄大地上,仍然形成了一座深邃清幽,险绝如“东非大峡谷”的皖西大裂谷。


▲ 皖西大裂谷地处六安市东南,地貌类型为山前盆地之裂谷,是国内罕见的山裂奇观。 摄影/杨晓满 图/图虫·创意

日暮西山,巍巍群峰隐入朦胧月色,只余滔滔流水在耳边开疆拓土。

从大别山北麓蜿蜒而来的淠(pì)河,淌过热闹的街市,用形同一座半黄浦江的开阔胸怀,如母亲般滋养着这片灵秀大地。在沿岸各项水利工程的护守下,曾经桀骜的古河也能温柔缱绻,依傍着雄山将一汪清流浩浩泻出,与纵横四千多公顷的湿地公园构成了一条活力四射的大动脉。


▲ 作为六安的地标建筑,淠史杭大桥的建立,成为六安交通史上的一个重要节点。 图/视觉中国

如此,襟江济淮,据鄂豫皖三省交界,扼中原至东南沿海要冲的六安,凭借一弯水就能闯出一片天。曾以“六地平安,永不反叛”为六安赐名的汉武大帝,是历史上第一位有幸品尝“佳酿”的人。

直至今日,在六安霍山县,迎驾贡酒的血脉里仍然留存着当年武帝南巡的印记。香浓馥郁的白酒配上热锅子,犹胜严冬里最坚固的盔甲。


▲ 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区石婆店镇沙家湾村茶农抢摘六安瓜片鲜叶。 图/视觉中国

往后,朱元璋在金寨县盛赞香气如兰的六安瓜片;郑板桥作联以赠鲜醇回甘的霍山黄芽;元朝义军屯兵天堂寨,喜饮小吊酒;毛主席巡视舒城县,展望小兰花茶。这些集萃精华之物,从山水“聚宝盆”而来,终又浸润在一汪碧水间,修行出醇香的百味人生。


▲ 夕阳西下的六安,宁静的湖泊默默地昭示着这片土地的风华。 图/视觉中国

今天的六安是“植物的王国”、“动物的乐园”,展开皖西的画卷,只看藕塘、樱桃冲、栗子岗、老鹰窠等地名,一座生态宝地仿佛就跃然纸上。被誉为“安徽千岛湖”的万佛湖,以五瓣花朵——鱼头、虾汤、醉虾、蒸鱼和鲍鱼,让世界看见鱼米之乡的风华。


▲ 隽秀的湖泊,滋养着热闹的万物生灵。图/视觉中国

如今的六安城内,两座千年古塔在南北大门岿然屹立,犹如船上昂首的两根桅杆。而这只靠近老淠河的“大船”,千百年来,也从未倾覆。


天下枢纽在中原
中原之脉在六安

纵横于京九陇海之间,驰骋于华东中原之上,六安,自古就是一座群雄博弈的城市。

被誉为“上古四圣”之一的先祖皋陶自齐鲁大地而来,因其他部落的崛起而顺势南迁。这位心怀远大筹谋的中国司法鼻祖,放眼乾坤,终于在广阔的南方疆域里,相中了既有供农耕牧渔的河川田壤,又具备高山齐平之势的六安,成为这片土地上到来的第一位英雄。




▲ 俯瞰六安,放眼望去,峥嵘巍峨的山峦此起彼伏,连绵不断。 图/视觉中国

借“明刑弼(bì)教,以化万民”思想辅佐尧舜、大禹的皋陶,为往后四千多年的历代律法,奠定了一方基业。皋陶英年早逝后,六安成为其后人的扎根之所,始称“皋城”以继往圣绝学,德法兼容的开明文化在这里薪火相传。

此后,历代名人的造访不断印证着这位先祖的慧眼独具。春秋时期,楚令尹孙叔敖在今六安霍邱县大兴水利工程。一条山岗一片洼地,既成沼泽又无灌溉,然而,在治水能臣的率领下,雨水经堤坝闸门引至塘内蓄洪。从此,“一行白鹭上青天”的野生大戏,在“天下第一古塘”——水门塘展开帷幕。


▲ 安徽佛子岭水库是中国仅有的两座连拱支墩坝之一。 图/视觉中国

秦末汉初,皋陶的后代,淮南王英布成为楚汉争霸的关键人物。热血青年一朝叛秦,二回领兵归项羽,三随刘邦困楚军。面对后来受封于九江郡六县(今六安市)的英布,刘邦的忌惮也恰恰反衬出六安的“咽喉”位置。

南临大别山,北靠淮河岸,坐落于鄂豫皖三省交界的六安,为天下枢纽申州(今信阳)与光州(今潢川县)的“喉舌”,可谓地图上隐性的“中原之脉”。


▲ 风起云涌的霍山,既有泰山之雄,黄山之奇,亦有华山之险。 图/视觉中国

即便是一个小小的舒城县,背后也藏着“龙舒大地”的威名。永平元年,汉明帝赐“龙舒县”为历史上第一个带“龙”字的封国。千余年后,在春秋墓中出世的“龙虎纹(四环铜)鼓座”,又一次让巨龙盘卧的古老传说响动华夏。

汉代华都的风采,在六安城东的2000余座古墓中,也可窥见一斑。自汉武帝许下“六地平安”的祈愿,这座江淮间的城市不负所望,人海交织中涌动着繁华的福音。


▲ 舒城县万佛湖龙河塔。 图/视觉中国

尽管东汉末年因战乱显出落寞,六安的灿烂文化始终未有断连。大唐盛世之际,无论是欧阳询亲自题匾的昭庆古刹,还是驻守南北的皋城双塔,一处处历史遗迹,形如峭削铁钉,把昌盛文明刻入茫茫长河。

宋元以来,身怀绝技的六安人多次拔得头筹。诸如“宋画第一人”李公麟,首屈一指的兽医学家——元亨兄弟,皆是各个领域的泰山北斗。从马背上夺得天下的明太祖朱元璋,在茅滩场(今六安金安区)大兴蓄马业,曾因瘟疫横行而荒草丛生的颓垣败井,至此风山再起。

如今,保存完好的徽派古建筑间,又坐卧着“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无论是百折不挠的徽商,亦或内心刚强的从学者,他们在时代的洪流里塑造一座城的风骨,为风华正茂的岁月注入年轻的活力。


▲ 下自习的学生在全镇各个方向,点燃孔明灯,把写在上面的各种祈福语,一起放飞。 图/视觉中国

正如六安这片广地,虽有圣贤开路,但仍需海纳百川;虽连绵“九十里山水画廊”,但规划仍在前方;虽已是国之枢纽,但仍有无数“大道”可造。



安徽第一大城,到底有多“红”?

近代的六安,更像是一部用热血铸就的英雄史诗。

六安以东,是中国晚清军事将领——李鸿章的故乡合肥;往南,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陈独秀自安庆踏上革命征途;向西,崔巍耸立的大别山扼三省交界,易守难攻。


▲ 凭借红色革命闻名的金寨县,最是柔情的莫过于创造了国内最大规模的野玉兰花海。图/视觉中国

天时地利人和的区位条件,使得六安天生便裹挟着一股“红色气质”。20世纪20年代,从安徽“三农”走出的进步骨干与求学归来的舒传贤等人里应外合,在皖西大地上撒下了一片名为“马克思主义”的星星之火。

土地革命时期,六霍起义的凯旋,辟出了鄂豫皖根据地的最后一块“金三角”。往后几年,在六安诞生的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完成了从川陕到会宁、豫南到陕北的艰苦长征,先后于嘉陵江、直罗镇等战役中退敌控场。而红二十八军驻守的大别山,则成为南方三年游击战争中,歼敌数量最多的区块。


▲ 安徽金寨县,金刚台航拍。 图/视觉中国

日军进犯之际,凭借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六安一跃成为安徽省抗日的指挥中心和省府所在地。纵观华中三省,它亦是敌后抗日的重要根据地。刘邓大军横渡淮河,驰骋大别山,像一支利箭穿透敌人的心脏。于是,大别山站稳了,皖西站稳了,五星飘扬的红旗也将迎风招展。

一炬炬革命烽火,点燃了皖西的红色岁月,也点燃了中国第二大将军县的荣光。卧居大别山腹地的金寨县,百年的历史画卷里,“半壁江山”都在抒写英雄儿女的史话。


▲ 安徽六安:大别山革命烈士纪念园纪念碑。 图/视觉中国

这其中不乏开国上将洪学智、解放军24军军长皮定均...而在别地,又有诸如“未名四杰”、“龙潭三杰”之一的胡底、(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副司令陶勇等英豪,为革命事业保驾护航。


▲ 革命年代的六安名人代表。 制图/孙大仙工作室

如果说战火纷飞的岁月是一场苦难的磨练,那么建国以后,面临长江巨洪的来袭,六安人用卓越的答卷回馈光阴。

山岗洼地间,没有捷径,便依靠“人海战术”争抢先机。为引水通渠,80万(单日最高)工人劈山凿石,手挑肩扛中构筑起一座“长藤结瓜式”的淠史杭工程。在赤地千里上,造就了如今丰饶的鱼米之乡。


▲ 位于史河上游的梅山水库,建成于上世纪50年代,是当时世界上第一高的钢筋混凝土连拱坝。 图/视觉中国

光彩夺目的历史之外,六安人也未曾停下对至真生活的追求。在这里,平平无奇的鸭子过着平平无奇的“就酱”日子。餐桌上的它们,油光锃亮、肤色橙黄、鲜香扑鼻。


▲ 六安人吃苦耐劳,很多脱贫户靠着养鹅实现发家致富。 图/视觉中国

“靠山吃山,靠水吃鱼虾”的当地人离不开面鱼、“猫鱼”、小河鱼...正如没有一个六安人不爱喝果汁,以及他们无法割舍的老鹅汤、猪头面、臭干子、风干羊肉与蒿子粑粑...

从文杰辈出的风华盛世到血火凝结的革命年代,从未开化的贫瘠之地到绵延纵横的良田沃野,从缅怀红军的歌谣戏曲到粗犷高亢的“山腔”庐剧,身怀“凌云壮志”的六安,也必将迎来“鲲鹏万里”。


▲ 安徽舒城:茶园春色美如画,层层茶树犹如大地上美妙的音符。 图/视觉中国

- END -
文丨玥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21-8-1 18:48 , Processed in 0.13337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