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查看: 203|回复: 0

安徽存在感最低的地级市之一?阜阳正努力突破皖北困局

[复制链接]

1312

主题

1457

帖子

502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020
发表于 2020-9-24 10: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到安徽,不去皖南,不知安徽的由来!但不去阜阳,便不知安徽的现实!

在过去相当长时间内,安徽都是以保姆、民工的类似形象,在京沪等大城市行走!在安徽所有地市中,阜阳又是安徽最大的人口输出城市之一!这些可爱的劳动者们在外地的表现,基本上决定着安徽在全国的口碑!

老实说,对皖南甚至江淮之间的安徽人来说,对阜阳的无感,犹如苏锡常看待徐州或宿迁!千马也一样!由于它的地理位置,不在安徽与京沪以及沿海对接的主要通道上,旁边就是同样外流严重的河南!所以,一直没机会去阜阳走一走,对它的印象,也以为是那种北方城市的老套样子!土,或者说,落后!

【拍马/阜阳大致地理(蓝点处),安徽西北部,和河南相接(截图于高德)】


但阜阳还是轻而易举地,推翻了偏见!

原来它也是有水的!穿城而过的,有颖河和泉河,两者在城中汇聚,还形成了一个三角洲公园!加上三三两两的支流,如东清河、中清河、西清河等,阜阳居然也变得有些灵动,而没有那么死板!五月之初,阜阳满城绿色,而且街道很干净,远非北方城市那种尘满面鬓如霜!

【拍马/竟有些江南感觉】


【拍马/相当干净的街道】


也许有水有绿意,便有历史的潜滋暗长,源远流长!据资料,西周以后,在今阜阳境内即建立了董姓的胡子国,临泉境内的姬姓沈子国,颍上境内的慎等。但更让我有兴趣的是,它是甘罗、管仲、鲍叔牙、吕蒙、刘福通的故里,而且,晏殊、欧阳修、苏轼曾在此为官。

宋仁宗元佑六年(1091年)8月22日, 苏轼以龙图阁学士出知颍州——这是一个常让人无意中便写错名字的地方(将颍写成颖),正是今天的阜阳!今天的阜阳喜欢拿辖下的各县县名做街道的名字,“颍”字也到处出现,凸现着阜阳内心的骄傲!而颍州区更是成为它的中心城区!

说苏轼,自然得说西湖!千马发现,苏轼一辈子都和西湖有着牵扯不断的姻缘!在惠州,有惠州西湖!他的宠妾王朝云至今还葬在此处!在杭州,有杭州西湖!他曾“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而在颍州,毫无疑问,也有颍州西湖!

【拍马/阜阳城区和颍州西湖大致地理,绿色块处即为颍州西湖(截图于高德)】


也许宦海沉浮,总不及山光水色!用山水作酒,可浇胸中块垒!所以,苏轼成就了西湖,西湖也成就了苏轼。

有文说,苏轼非常喜爱颍州西湖风光,常游赏其中,饮宴会友,赋诗著文,有时连处理公务亦在湖上,在此留下了不少佳作和胜迹。不管是调知扬州,还是杭州,他对颍州印象都很美好。在杭州他曾把杭州西湖与颍州西湖作比,以为“大千起灭一尘里,未觉杭颍谁雌雄”!

而在苏轼之前,欧阳修曾在颍州为官!宋仁宗皇祐元年(公元1049年),42岁的江西人欧阳修自扬州调动工作到颍州当州长,面对着风景秀丽的颍州西湖,感慨“都将二十四桥月,换得西湖十顷秋”。

关于欧阳修,千马还刚刚看到这样一段香艳往事,说的是他知颍州任满,和同僚属下游颍州西湖。其时春色正浓,海棠花盛开,他触景生情,写就一诗,其中有“柳絮已将春色去,海棠应恨我来迟”一句。旁人以为是写景,事实上他是由景及人。此句中的“海棠”,应是他所熟悉的一位歌妓的名字。当时他在扬州时与其相识,等他转任颍州,对方业已脱籍从良,不知去向。欧阳修以此作为知州以来的一大憾事。

不知是西湖山水,还是这份不了情,多年之后,身为外乡人的欧阳修辞官,归居颍州,在颍州西湖置田筑室。因为他又号六一居士,所以这宅子就名“六一堂”。

他们两人把颍州西湖捧得很高,简直如心头至宝,只可惜今天大家只知杭州西湖,连惠州西湖都少有人知,何况颍州西湖!更要命的是,相对前两者都在城中,颍州西湖还远离城区,滴滴来回花费近百!

站在颍州西湖破落的门口,谁能看出,这是和杭州西湖齐名之地?里面倒是绿树成荫,还有不少油菜地,可路与路之间,蛛网层结,这不禁让人感慨,是它落寞如斯,还是名不副实?!

【拍马/让人有些心理落差的颍州西湖,只好安慰自己,它正在整修】


【拍马/景区中的破烂小屋,感觉像到一个荒野】


【拍马/好不容易发现了一尊苏轼雕像,让人才意识到自己没找错地方】


后来翻阅资料,从当地媒体的报道中,多少了解了颍州西湖之所以没落的原由。除了水利常年失修,让其面积急剧缩小之外,它还毁于中国抗战史上一次颇有争议的战术行动。

1938年,为了阻挡尾追日军,蒋介石下令炸开黄河花园口,从此开始了连续八年的黄河泛滥。黄河水带来了大量淤泥,把颍州西湖从颍州大地上彻底毁掉。西湖成了一片无人问津的大洼地。此后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某段特殊时期,西湖的古建筑群和大量文物又遭到了毁灭性破坏。

这便犹如人生,常常被命运之手拨弄。当年“未觉杭颍谁雌雄”,结果到今天,一个成了学霸,一个成了学渣。如果找历史之外的现实原因,大概这也反映的是杭颍两城之间综合实力的差距。当一个常住人口过千万的城市,面对一个人口也近千万但不断流出的城市,其治下的景区也无可置疑地呈现碾压的姿态!

只是今天的阜阳,似乎也不甘心将这份天纵之才埋没。2017年6月,当地作出了一项重要战略决定:西湖新区确定大开发!该新区位于颍州西湖与高铁、飞机场之间,围绕生态西湖、山水西湖和文化西湖的定位来做文章。愿景很美好,那就是希望帮助颍州西湖重现自己昔日的盛景,实现湖城一体的新亮点的同时,能加速阜阳城市的西拓。从这里可以看出,这一重要战略决定的成败,系于颍州西湖一尊。

努力打造好颍州西湖成了必须要完成的工作。次年5月,当地封园施工,誓用三四年的时间,恢复颍州西湖的自然景观。建成后颍州西湖的水域面积将达到6.6平方公里,一举超越杭州西湖成全国最大。

【拍马/还在整修过程中的颍州西湖,还是可以窥见它那相对可以的底子】


只是千马有些疑惑的是,今天的颍州西湖可以通过人工或机械来挖出一个最大面积,但是人文景观荡然无存,只能靠后期加工,不知道它到底怎样跟杭州西湖竞争?!

但不管如何,对一个靠劳动力输出来获得巨额红利的安徽人口大市来说,重视颍州西湖,努力想从老天爷手里抢回被一度收去的遗产,也可以看出这个城市转型升级的雄心。

事实上,这座长久以来都缺乏亮点的城市,也很早在追求改变“命运”。

今天,位于其城区阜临路与奎星路交汇处南50米文峰公园东侧,便有一座文峰塔。其建于清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目的是祈求本地文风昌盛。

【拍马/七层八边形密檐楼阁式全砖塔,高31.8米,土基高2.5米,周长22.9米】


根据阜阳县志记载:阜阳城区奎星楼不高,文星不太显露,所以当地文风不振,功名不多。又因颍州(阜阳)地势西北高东南低,是谓“地亏巽维,巽象风,巽亏则地轻,地轻则气溢,从而文风流失,人才难出,须建塔镇之。”

从这里也可以感觉,阜阳并不想一辈子都走“下沉路线”。它不仅要为这个国度源源不断的输出劳动力,而且要力求贡献更多的精英。

看样儿这一招还挺有效果,虽然今天的阜阳,人才远没有甘罗、管仲、鲍叔牙等前人那样亮眼,但也出了不少名人。千马熟知的哥们,凤凰卫视的当红主持任韧,也正是从阜阳一中走出来的。

千马很想跟这位哥们约一下,有朝一日,当颍州西湖重开,我们能泛舟其上,“西湖清宴不知回,一曲离歌酒一杯。”那个时候的阜阳,大家不再四处奔波,在家便能安居乐业。

对了,网上搜索阜阳的简介,看到它自身的定位:位居大京九经济协作带,是东部地区产业转移过渡带,是中原经济区东部门户城市,豫皖省际中心城市,皖北商贸、物流、教育、科技文化卫生、医疗中心城市,长三角一体化区域中心城市。

不得不说,尽管身在安徽,但因为和中原诸城比邻而居,当中原崛起,阜阳定会活出又一种样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20-10-26 04:07 , Processed in 0.13448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