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查看: 139|回复: 0

《尘封档案》之 陈其美遇刺

[复制链接]

222

主题

297

帖子

109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96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14年5月14日,上海滩发生了一起轰动海内外的暗杀大案,同盟会骨干、辛亥革命功臣、沪军都督陈其美遇刺身亡。
偶然因素让暗杀破产
陈其美,字英士,1887年生于浙江吴兴的一个商人家庭,30岁东渡日本留学。在日本,陈其美加入了同盟会。
1908年,陈其美从日本回国后,奔走于京、津、沪等地联络革命党人,又在上海出版了《中国公报》和《民声丛报》,鼓吹革命;并和浙江龙华会首领张恭策划浙江起义,后因叛徒出卖机密,起义计划流产。
1910年4月,陈其美担任同盟会庶务部长,专门在帮会中联络革命力量。次年4月,同盟会党人黄兴、赵声等在广州发动著名的“黄花岗起义”,事先陈其美被邀往香港制订计划。起义失败后,清王朝官吏在广州全城大肆搜缉“余党”,满城风声鹤唳,情势危急。陈其美冒险只身入城,以“上海记者”名义走访清官吏,当面进行劝说,暗中设法救护同志脱险,自己险遭不测。
1911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清王朝岌岌可危,紧急授权袁世凯节制海陆各军。袁世凯遣重兵南下,攻陷汉口,企图一举扑灭武汉革命力量。革命在危急中,长江中下游各省的及时响应和支援成为挽救革命的当务之急。陈其美情急之中奔走南京、杭州,希望江苏、浙江的革命党人策动起义,但两地同志均认为以上海先起义为好,陈其美于是急返上海,会同受黄兴派遣来沪的光复会首领李燮和一起于1911年11月3日发动起义。陈其美身先士卒,率领商团、青帮、艺人组成的队伍,向清兵发动进攻。次日,上海宣告光复。
上海的胜利推动了杭州、苏州、镇江的起义,陈其美迅速联络上述几地民军组成苏浙镇沪联军,猛攻南京。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南京光复。其时,武汉方面情势愈加危急,汉阳亦已失守。但南京光复之后,清王朝感到大势已去,遂停止进攻武汉。上海、南京的光复,稳定了辛亥革命胜利的基础,这里面陈其美起了很大的作用。后来孙中山在回顾这段历史时,给陈其美以高度评价。
上海光复后,陈其美当了上海都督。不久,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成果,当上了民国临时大总统。袁世凯把陈其美视作眼中钉,制造种种谣言,逼陈辞去上海都督一职,又以工商总长的职务笼络他去北京就职。陈其美愤而不就,仍居上海。之后,袁世凯决心以武力来消灭南方的革命力量。面对这种形势,孙中山号召进行反袁的“二次革命”,陈其美积极响应,从1913年7月到1914年4月,共发动三次反袁起义,均告失败。
袁世凯对陈其美又怕又恨,便派一位名叫尚铁的心腹赴沪收买陈其美,如若收买不成,则实施暗杀行动。
1914年4月23日傍晚,尚铁在英租界著名粤菜馆杏花楼约见陈其美,请来了陈的一位同族长者企图予以劝说。那位长者见了陈其美后,说:“袁大总统汇来大洋70万元,现存在交通银行,给你出洋游历用。大总统让我转告你,此款随时可以取用。”
陈其美笑道:“现在我们党里很穷,供给党里作革命经费很好。”
说客连忙重申:“这笔钱是给你出洋用的,不能作其他用途。大总统说过,如果你不要这钱,便将这笔款子用来对付你。总之,这笔款子要为你陈英士而用。”
陈其美大怒道:“我干我的事,他吃他的饭!”
尚铁见劝诱无效,遂起杀心,眼睛迅速往预先已经化装成食客待在一侧的刺客盛单等人那里一扫,咳嗽一声。那几个刺客正要下手,楼梯口传来一阵脚步声,正好上来用餐的5个佩戴武器的海军军官,热情地跟陈其美打着招呼。盛单一见,心生怯意,便连忙用眼色止住两个副手。
一场精心策划的暗杀行动,由于偶然因素而流产了。而陈其美此时还蒙在鼓里。
英国警官为钱当刺客
次日,尚铁去找盛单,让他再次寻找机会下手。盛单一口答应,但提出要求增加雇用费用,尚铁不允,便在英租界一家名叫“非洲野人之家”的酒吧间搭识了一个名叫勃罗特的法国退役军人。一说行刺之事,勃罗特倒是很爽快,一口答应,索价也还算可以。说好尚铁先付给了他定金黄金10两,提供手枪,他将在3天之内解决陈其美。
次日晚上,尚铁跟勃罗特在外滩会合。哪知勃罗特收下黄金后,把刚刚到手的手枪对准了尚铁,原来这个法国流氓知道陈其美的名气,不敢下手,便想弄一笔小财后将尚铁杀了灭口。但勃罗特打错了主意,尚铁是武将出身,精通武术且实战经验丰富。勃罗特还没扣扳机,尚铁已经飞起一脚踢中他持枪的手腕,在手枪飞出去的同时,又一拳击中其下巴,勃罗特当即仰面倒地。
勃罗特跌得快爬起来也快,一跃而起,使出西洋拳击招术,实施反攻。两条大汉在朦胧月色中展开了生死格斗,打得正酣时,忽然来了数名英租界巡捕房的巡捕,将两人一并拿下。
尚铁、勃罗特被带到英捕房,分开关押于临时留置室。按照当时租界捕房处理涉及到外国人案件的惯例,英国巡捕先讯问法国人勃罗特。勃罗特对那个叫詹姆士的警官也不隐瞒,一五一十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只是临末作了歪曲,不说自己准备杀人,而说是尚铁逼他即刻下手,他一时没答应,双方争执起来,尚铁拔枪威胁,结果就打起来了。詹姆士警官叫出尚铁,通报了自己的姓名后,把勃罗特交出的金条和现场收缴的手枪放在桌上:“先生,这两项物品你可以收起来了,物归原主。”
尚铁觉得奇怪:这洋警官怎么连案情都不问,一上来就还东西呢?他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对方。
詹姆士警官显然看出了尚铁的意思,笑道:“尚先生,我没有必要向你问什么,因为你是受中国官方的委托来干这事的,问了也白搭,不可能提交法庭审判。”
尚铁知道勃罗特将隐情和盘托出了,他既不肯定也不否定,笑而不答。
詹姆士说:“陈其美在上海很有势力,先生单枪匹马来上海干这桩事,很有胆量,本人甚为钦佩。只是,先生的目光不准,看错人了,物色了勃罗特这样一个流氓。”
“嗬嗬……”尚铁笑出声来,他觉得这个警官话中有话。
接下去,詹姆士说出了令尚铁大感兴趣的话语:“先生,此事你若让我去办,明后天倒也许成功了。”
“唔!警官先生是开玩笑吧?”真是大出意外,“警官”和“刺客”怎么能混为一谈呢?
但詹姆士却偏要混为一谈,进一步摊牌:“先生,如果你有兴趣,我们之间倒可以谈谈这笔交易。”
原来,詹姆士即将调回英国,他想临走时从古董贩子手里买几件古玩字画带回伦敦去倒卖。为了筹足这笔本钱,詹姆士这几天寝食不安。讯问勃罗特之后,詹姆士决定自己揽下这桩活儿。
尚铁正在担心如何再去寻觅刺客,听詹姆士如此这般一说,真是喜出望外,当下便让对方开个价钱。詹姆士也不客气,开口就是5万大洋,保证3天之内除掉陈其美。尚铁觉得这个价钱不算大,当场应允,并把勃罗特没得到的金条留给詹姆士作为定金,又留下一个地址,让事成之后去那里取其余款子。
次日,詹姆士便开始打听陈其美的行踪。他是警官,在这方面自有一套常人不及的本领,况且他的身份也极有利,所以,当天下午就打听到陈其美的行迹。陈从事革命之后,经常出入妓院,利用“声情酒色”掩护自己的秘密活动。詹姆士打听到陈其美这两天在南市华界一家名叫“怡和院”的妓院里跟一个妓名“红玲小姐”的角儿厮混,便决定当晚即去行刺。
这天华灯初上时分,詹姆士打扮成外国水手模样来到“怡和院”,掏出一块银洋扔给看门人作为小费,迈步就往里走。一个半老徐娘把他引进账房间坐下,奉上烟茶,问他要点哪个档次的姑娘。詹姆士醉翁之意不在酒,但他怕点了档次低的会惹人怀疑,便掏出10块钱放在桌上:“我来个七八元的吧,余下的算茶水费。”
于是人家就向他推荐了一个艺名“荷花仙子”的妓女。詹姆士从“荷花仙子”口中得知这里有两个红玲,大红玲28岁,小红玲19岁,这几天大红玲陪客人去苏州了,只有小红玲在。10时许,詹姆士佯称去院子透风。出了房门,顺着走廊来到楼梯口,四下一看无人注意,便悄悄踅上楼去。来到标着“红玲小姐”字样的房间门口,抽出手枪,推弹上膛,又紧迈两步走到窗下。那窗户露出一条缝,他凑近去往里观察。房间里摆着一套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床上纱帐低垂,灯光透过纱帐照到床上,依稀可见躺着一对赤膊鸳鸯。詹姆士未及细想,心急慌忙地举枪冲床上连发3枪毙了两人,返身就跑。
妓院里顿时大乱,惊叫声、哭骂声、吆喝声四起,却没一个房间敢开门出来看个究竟。詹姆士急步奔出大门,谁知正好有一队华界巡警听见枪声往这边赶,当道拦住,喝令缴枪。詹姆士返身奔逃,边跑边往后打枪。巡警火起,打了一阵排枪,詹姆士应声栽倒,当场毙命。
这就是被当时报章作为一大新闻推出的“怡乐院血案”,但被詹姆士打死的却不是陈其美,而是一个做丝绸生意的嫖客。陈其美上一天是在怡乐院,但这天下午因临时有事,带着大红玲去苏州了,结果逃过了一场杀身之祸,但他却并不知晓。
真正知道此事底细的只有尚铁。
叛徒设奸计 陈其美遇刺
詹姆士行刺失败,令尚铁大感意外,他只好再去找盛单了,准备向对方说出新计划:他老尚亲自和他们一起去行刺。
这时,忽然来了一个人:袁世凯的贴身卫士袁继良。袁继良是奉袁世凯之命来沪向尚铁传达一项指令的:同盟会有个小头目叫李海秋的,是陈其美的好朋友。最近,他在北京被捕,重刑之下供出了党内所有机密。消息报到袁世凯那里,大总统忽有所悟:尚铁行刺陈其美到现在还没成功,何不命令这个李海秋去协助。陈其美尚不知晓李海秋叛变,正好利用李的关系让尚铁施计。于是,袁世凯命令袁继良带着李海秋速赴上海,交给尚铁指挥。
尚铁问李海秋:“依你的意思,怎样才能干掉陈其美?”
李海秋熟悉陈其美的全部情况。在北京来上海的途中,他已经想好了一个计策,当下道:“此事其实说难也不难,主要是对症下药。据兄弟所知,陈其美正为党内缺少革命经费而发愁,我们不妨在这上面动动脑筋。就说有一个煤矿公司,准备向日本人抵押一笔款子,苦于没人介绍;如果谁能介绍签约,给他一定比例的款子。陈其美这个人我知道,他会上钩的。在签约那天,可以让刺客到约定的地点去下手。”
尚铁说:“此计甚妙!这个‘公司’由我来操办,刺客也由我安排。你的任务是马上设法跟陈其美联系,讲定签约的时间、地点就是了。”
尚铁、李海秋分手后,各自行动。尚铁找了朱光明、许国霖、程子安等人,让他们假设一个“鸿丰煤矿公司”。为了使陈其美相信真有这么回事,“鸿丰煤矿公司”还煞有介事地在报上登出启事,表明寻找抵押贷款之伙伴的意思。随后,他又去找了盛单,说已找到机会,被他们随时待命,准备下手。
李海秋费了很大一番周折才找到了陈其美,说:“都督,我有几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煤矿公司,在安徽淮南,上几年倒还好,近来情况不妙,事故频出,人亡矿塌,眼看就要维持不下去了。最近他们准备从日本购买新式设备,重振矿业。但苦于缺乏经费,只好想把公司作为抵押,向日本实业界人士贷款,但一时又找不着介绍人……”李海秋把话打住,掏出一张报纸放到陈其美面前:“他们已经在报上登过启事了。”
陈其美浏览了一下,信以为真,饶有兴趣地问道:“他们准备给介绍人多少头寸?”
李海秋说:“他们那公司注册固定资金为300万元,准备全部抵押贷款100万元,言明谁若是从中介绍签约,愿以贷款的15%相酬。我想都督曾留学日本,肯定跟日本人有交往,若肯介绍签约,无疑是一条招财进宝之道,因此特来报信。”
陈其美正为第四次反袁起义缺乏经费而发愁,听李海秋这样一说,不禁心动:问道:“对方现在在淮南还是在上海?”
“他们已经来上海了,正急着找门路哩!”
“此事我可以一试,3天之内听回音。你给我留个电话号码,到时候我打电话通知你。”
陈其美求款心切,对李海秋所言之事未加仔细考虑就相信了。次日,他去了虹口一家日本洋行,那经理是他的好友,听说有这事,热心为其撮合,向国内总公司拍发电报,述说情由。总经理跟陈其美也熟识,当即复电同意向鸿丰煤矿公司贷款100万元,并委托陈担任总公司代理人,代表日方跟鸿丰煤矿公司签约。
陈其美于是给李海秋打电话,约定5月18日下午3点带贷款意向书底稿来萨坡赛路14号寓所签约。李海秋马上报告尚铁,后者随即作了布置。
5月18日下午,李海秋带着朱光明、许国霖、程子安来到陈其美寓所,介绍说他们是煤矿老板。
陈其美目视3人:“3位老板,抵押贷款一事李先生已经跟我说过了。我和日本朋友联系过了,他们委托我作为代表,先和贵公司签意向书,之后,总公司将派人和我一起去淮南核查贵公司固定资产,如确认无误,则可签正式协议,然后汇款。另外,我根据李先生所转达的贵公司愿向介绍人支付15%报酬的意思,起草了一份合约草稿,诸位也可以过目一下。”他把几张纸放在桌上。
李海秋冲朱光明等人以目示意:“你们把意向书拿出来,请都督过目。”
双方审阅意向书和合同时,李海秋忽然站起来,说去买烟。他出了大门,朝站在马路对面佯装等人的盛单等3人打个手势,自己匆忙离去。盛单留下一人望风,自己带着另一人径进陈宅。陈其美听见脚步声,抬头一看是两个陌生人,惊问:“二位找谁?”
刺客不开腔,把手往怀里一伸,掣出手枪。陈其美一看苗头不对,迅疾站起,把手朝怀里伸,想掏手枪。可是已经晚了——“砰!砰!砰!”两个刺客同时开枪,陈其美头部中弹,朝前一扑,栽倒在桌上。
上海爆出特大新闻:辛亥革命风云人物陈其美遇刺身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19-7-21 06:35 , Processed in 0.12277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