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查看: 790|回复: 119

『围棋连载』《磁性棋子之谜》 作者:斋藤荣

[复制链接]

1248

主题

2457

帖子

724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243
发表于 2019-5-30 14:4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01章箱根惨案
01
从箱根高迪公路,越过新道的山茶路线,沿着明神河进入箱根境内,汤村辉彦驾驶的小卧车,缓缓地滑进恩赐公阁的停车场:
“黑田君,没参观过这个离宫遗迹吧?游览船的上船时间还要等一会儿呢,我们在这儿休息一下,再去不好吗?”汤村说。
坐在助手座位上的澄川真理子含笑点头,坐在后面的黑田敬介一边熄灭了手中的烟卷,一面似乎不太有兴致地回答:“据说离宫遗迹被地震破坏了,好像只剩下侍从室,别的没什么啦,“
“建筑物还可以。今天天气很晴朗,我想外轮山对面的富士山也可以看得见吧。”
黑田敬介是汤村上级的儿子,和汤村年龄相仿,两人经常一起外出游玩。
“你们带来照相机了吗?我给你们以富士山为背景,拍一张合影照片吧?”黑田开玩笑似地说,
黑田敬介是以黑田产业为中心,掌握有关十五个公司的黑田英雄的长子。父亲出身于北陆金泽的渔村,在日本高度发达过程中,与保守派政治家合作,巧妙地发展了事业,是一个所谓立志刻苦奋斗而成功的人物。
作为他的长子,黑田敬介毕业于K大学经济系,过着富裕的生活,现在黑田产业总务部任职。无论如何,他一定能成为父亲产业的继承人,所以在公司里是很受巴结的,这且不论,黑田善于追逐女人,很早就征服了许多年轻的女性。
三个人下了车,从停车场里头绕过来。那是以芦川桥分割成的湖的一角,也叫白鸟湖,有瑞士莱蒙湖赠送的白鸟,那鸟儿以白色优雅的姿态,浮游在湖面上。
“黑田先生,今天你一个人出来,真有点奇怪,刚才我看你的表情,一定是有谁在等你吧?”汤村说道。
“可是一个人更感觉轻松啊!”黑田笑着说道。
汤村和黑田都是K大学经济系的学生,因为性格相投,来往就密切起来,因此汤村到黑田产业任职了。汤村喜欢下围棋,从日本棋院获得业余三段的证书。
旁边的女子是钢琴家的女儿澄川真理子,今年二十五岁,是汤村的远亲,从小就和汤村很熟悉。她只参加过两三次髙尔夫球的比赛,这次汤村邀请她一道去仙石原,真理子小姐欣然应允。
说实在的,因为有黑田的缘故,汤村还隐隐有些不安,真理子小姐会不会被他盯上?可是,当黑田说:“你不把钢琴家的女儿带去吗?和女孩一起打高尔夫球,是蛮有味道的。”
实际上,汤村满以为黑田也一定会带着他的女友一起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48

主题

2457

帖子

724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243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14:41:49 | 显示全部楼层
02
愿意在芦湖乘H游览船“海盗号”的真理子说:“我的髙尔夫球打得不好,也不太感兴趣。让你带我来,其实就是想乘坐豪华的游览船在湖上玩一玩。”
汤村说:“还不知道黑田君的意思如何呢。”在同事的面前,汤村有时称黑田为总务部长,背后就随便了。
真理子说:“那有什么呢?如果不想乘船,在湖边散散步也好嘛!!”
不料黑田得知真理子小姐的意愿后,非常痛快地答应:“没关系,在湖上乘船来回转一转,让她尽情享受一下,夏天芦湖的情调可以使女性们陶醉的,“
于是,他们预订了“海盜号”游览船的一等舱室,这艘“海盗号”是模仿中世纪西班牙或葡萄牙的帆船样式建造的,船头为两层,船尾分三层,船体涂成红色,乍一看,就像一个儿童玩具,一等舱室的豪华,不亚于一流旅馆的房间。
乘上“海盗号”的真理子小姐,比谁都高兴:“啊,太好了!我真投想到,这么漂亮啊!”披着白色披肩,眯缝着眼睛的真理子小姐,完全就像突然回到少女时代的样子。
三个人在一等舱内喝着啤酒,黑田说道:“偶尔回到童年时的心境,也是很好的呀!”这种话出自黑田之口,实在是有些难得。
真理子小姐可能是由于喝丁啤酒的缘故,眼圈周围泛起淡淡的红晕,她说道:“真抱歉!由于我一时的任性,大家才乘坐这条船。”
“好了,好了!到甲扳上以富士山为背景,拍张纪念照好不好?”黑田提议说,于是,三人一同走上了甲扳^
夏天,正是游览的季节,学生们也很多,甲板上被游客们挤得满满的,黑田情绪蛮好地给汤村和真理子二人照了几张照片,真理子小姐又为黑田和汤村拍了合影,
回到船舱后,三个人继续喝着啤酒,当他们又满满地斟了一杯啤酒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广播找人的声音:“黑田产业的黑田敬介先生,请麻烦您到A甲板的乘客服务台来一下!”广播一连重复了两遍。
“啊?我?找我?”黑田好像很意外的样子。
汤村说:“同姓同名的不乏其人,可在黑田产业工作的,叫黑田敬介的只有您一个人啊。”
黑田一边放下啤酒杯,一边看着扩音器说:“不管怎么样,我得去看一下。”黑田站起来向A甲板的旅客服务台走去。
“这是怎么回事呢?”真理子小姐诧异地问道,“在这个地方找人,是不是船舶电话呀?”
“船舶电话?”
“从船上可以和外边进行来往联系,”
“是谁呢?”汤村不禁有些怀疑,“管他是谁,有什么关系!”
这么说着,汤村想到可能是黑田的女友吧,真是那样倒好了……
黑田没有很快回来,这时候,汤村和真理子小姐突然谈起了川上瞳的事情。
川上瞳是汤村的邻居,一位二十五岁的女性,虽然名字叫瞳,但眼睛却失明了。但她爱好围棋,常用盲人专用的棋盘与汤村对弈,棋盘上的交叉点为凹进去的,用手指触摸,就可以判断位置,棋子也分黑白二色,但白的上部有凸起,可捺入棋盘的坑里。
“真不简单啊!”真理子小姐叹道,“她真是个酷爱围棋的女性啊!”
“那真是个女天才呢!跟我互先对局,我还稍差一点儿呢。”
“真的?……”
正说着,黑田回来了,汤村注意到他的神情,不禁问道:“怎么了?是电话吗?”
“不,不是电话……”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没什么大事。”
黑田既不愿讲明,汤村也就不好再刨根问底,这件事当时就这样过去了。可从那时开始,黑田敬介的神情就有些异样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48

主题

2457

帖子

724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243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14:42:22 | 显示全部楼层
03
豪华的“海盗号”游览船,很平稳轻快地在湖面上滑行着,逐渐接近了目的地——桃源台,
汤村和真理子二人又来到甲板上,眺望着越来越近的桃源台箱根索道的景致,
“黑田先生呢?”真理子小姐忽然问道,在这之前,黑田敬介就好像到哪里去了。
“是不是到厕所去了?”汤村不介意地回答。
“时间不短了呀?”
“那个人是个男女平等主义者,我们是不是有些过分担心了?”事实上,汤村只考虑到这一点。
“也是……”真理子有些不以为然地扬扬眉毛。
这时,船上扩音器里传出广播员的话语:“诸位旅客,经过长时间的乘船,大家一定很疲劳了吧?本船马上就要到达终点——祧源台了。”
乘客们听到广播后,纷纷携带物品,作好了下船的准备。
“我们也得下船吧?”真理子小姐问道。
“嗯,是的,还要换乘呢,”
“那多不好啊!”
“没关系,黑田不是也说过可以嘛!”
两人说着。这时,汤村开始对黑田长时间没露面,有些不安起来——
难道……莫菲黑田掉到湖里了吗?汤村想着,随即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么多旅客的眼睛,如果有人出事,一定会被人发现的!
“去找一找黑田先生吧I总有些奇怪。”真理子小姐提议。
“那么就去找一找吧!总之,从甲板上往下看,总不会掉下去的……”汤村附和着,“如果有人掉下去,准会被人发现的。”
搜索是非常容易的,因为这时候乘客们都已经集中到下船的升降口处,甲板上巳经空荡荡的了。船上播送着《萤火虫之光》的乐曲。
“我去看一看一等舱的男厕所吧!”汤村说着,让真理子暂时一个人先留在走道处,便独自跑去了。
因为已经是下船时间,厕所虽也空了,男用小便器正用湖水冲洗着。汤村一格一格地查看了每个单格便池,其中日式三个,西洋式两个,有一个的红色标志表示正在使用中,汤村注意到这里;尽管表示有人使用,但是门并未关得很严,门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挂住了。
汤村过去敲门,里而没有反应,拉开门一看,汤村不禁大吃一惊:一个男人的尸体蜷曲成直角状,正是黑田敬介。
汤村鼓足勇气摸了摸他的手,已经开始变凉了。
“难道是心脏麻痹?”汤村想着,这吋,船已靠栈桥,游客们陆续下船了,
“真理子小姐!……”汤村喊道。
“怎么了?找到了吗?”真理子来到厕所入口处。
“在这儿呢!死了。”汤村神情紧张地回答。
“死了?!怎么冋事?”
“不知怎么回事,得赶紧通知船长!”这时的汤村也有些慌乱,考虑自己该做些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48

主题

2457

帖子

724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243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14:42:49 | 显示全部楼层
04
在船上突发心脏麻痹而暴卒的例子,并非绝无仅有,但黑田之死却有几个可疑之点:黑田到厕所里来,并未解开裤带,倒卧的姿势也不正常。
尸体很快就被送到桃源台去了,找来警察和医生,进行脸尸。当然,汤村和真理子是不能离开现场的,至于“海盗号”游览船,还要往箱根镇航行,便将这个厕所封了起来,禁止使用。
验尸结果:断定黑田敬介是他杀,确切的死因由于尚未做司法解剖,尚不能判定。可是,尸体的左手腕有一个被锐器剌得很深的伤口,伤口周围已经变色了,
“在这儿,一定是注入了什么烈性毒物。”验尸官说。
根据验尸官的见解,能这样急剧发挥毒性的药物,除氰化物或者尼古丁之外,并无更多种类。
“总之,黑田到一等船客用厕所时,凶手靠近他注射了毒物,伹是,被害人老老实实让别人注射的情况,实在少见。进一步检査尸体,发现颈部有同样的刺伤。
“要是这样,就可以弄清楚了。被害人站在男用小便器前面,对背后丝亳没有防备,凶手这吋候偷偷从背后很快地刺中颈部,待毒药迅速发作,然后将尸体拉进隔间内。为了保险,又在左手腕上刺了一下。这是个有计划的犯罪!”验尸官做了以上分析,很气愤地说。这时,“海盗号”乘客已全部下船分赴各地游览去了,
关于被害者的死亡时间,判断为游览船到桃源台前十分钟左右。这个判断的根据是:被害者的同行人汤村辉彦和澄川真理子提供了证词。在弄清杀人案件之前,汤村、澄川二人被作为同行人,单独回答了警方的问话。
询问情况的是一个身高1.75米左右,非常健壮的警官:
“死者黑田先生是不是有过心脏病?”
“没听说过。”汤村回答,“从大学时代开始,他高尔夫球和橄榄球都打得很好,各种体育都爱好。”
“噢,到厕所去的时候,没有告诉你吧?”
“完全是那样,所以他究竟到哪儿去了,我一时也闹不清楚。难道会死了吗?这种想法根本没有想过。”
澄川小姐也大致做丁同样的回答,但黑田之死已判断为药物注射致命了,因此,警察的态度自然而然就变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48

主题

2457

帖子

724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243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14:43:35 | 显示全部楼层
05
神奈川县警察署侦査一科的森口铃太郎警部,分别对汤村和澄川讯问了事情的经过。
森口警部现年三十五岁,精力旺盛,额头狭窄,给人以缺乏爽朗的印象,但他是个柔道、剑道均为二段的强手。
在桃源台,只有夏季设置一个临时巡查派出所。森口警部对汤衬他们的讯问就是在那里的一间简陋的房问里进行的。
“……被谋杀的黑田,你常和他在一块儿,我认为应该提供点线索啊!”森口问汤村。
“这可真伤脑筋,我对这一点,完全是一张白纸,甚至于连有想杀黑田的男人都不知道。”
“不一定是男的,女性使用毒药杀人也是常有的嘛!”
“不论男女,我是一点都摸不着头脑。”汤村懊恼地答道。
“在乘船时有什么意外情况吗?反正凶手肯定也在这支‘海盗号’船上。”森口警部认为汤村一定了解某些线索,因此加紧对他的追问。
汤村忽然想起来,在黑田失踪前不久,船上广播通知他到A甲板服务台的事情。
“这个与事件也许有关系吧,黑田听到船上广播找人,去过服务台回来后,神情就变了。”汤村说。
“什么样子呢?”
“有点心神不定的样子。”
“是不是有人打电话来了?”
“不,黑田否认来过电话!”汤村的证词,由真理子小姐进一步证实了。
被害人在遇难前,所流露出来的不可思议的态度,可能是整个事件的关键所在,这点是可想而知的了。
实际的情况,对“海盗号”船员进行仔细询问后,就会了解了。恰好,从箱根返回的“海盗号”,又在桃源台靠岸了,所以对封锁了的杀人现场的验证,和对船上广播找黑田一事详情的调査,可以同时进行,
森口警部亲自到船内,找到A甲板服务台的女职员,这个女职员身穿蓝色制服,制服上缀着七颗铜钮扣,非常年轻可爱。她从今天早上一直当班到现在,名字叫笛田菊枝,对招呼黑田的情形,她还记得很淸楚。
“找黑田是为什么呢?”
“船上有‘失物招领’。”对森口的询问,笛田微笑着回答道。
“所谓‘失物招领’,又是什么东西呢?”
“有一个乘船的中年妇女,拾到一个茶色钱包,送到服务台来,钱包上写着‘黑田产业’的‘黑田敬介’的名字,所以我立即用广播来找这位先生。”
“那么黑田是否前来认领并取走了呢?”
“是的,不过有点奇怪的情况,钱包里只有一张一万元的钞票,和一张小纸片。看到这些,那位先生开始说不是他的,并拿出自己的钱包让我看过了。”
“啊,那么他自己带着钱包?”
“是的,可是他再看过钱包里的纸片后,就急忙说:‘钱包虽不是我的,但这是我借给我父亲的。’”
“父亲?”
“是,我要过名片看了,上边写宥黑田产业的总务部长:黑田敬介。于是我将钱包给了他。”
“原来如此!”森口警部叹息一声,点了点头。
“黑田先生说要酬谢拾钱包的人后,就走了。我将黑田先生留下的五千元酬金,给了捡钱包的那个女人,并问了她在船上何处捡的……”笛田的说明,也没仟么结果。
“那么,钱包中的纸片是什么呢?”
“我没有看。”
“写着字吧?”
“我想大概是的。”
“嗯?”森口想到这似乎还是一种手段高明的作案方法呢!
凶手对黑田和汤村一块乘这艘“海盗号^游船,是通过什么关系,如何知道的呢?凶手为杀黑田,是作了很多准备的;但是,因为有汤村和澄川在旁边,不易动手,便伪造了假钱包,扔到人们容易看到的地方,预先考虑到被人捡到后,一定会给送去的。
这样,按照凶手所计划的那样,钱包通过船上的广播,送到了黑田的手中,但重要的是钱包内的那张纸片。那上边一定写着重要的内容。
根据汤村等人的证词介绍,黑田从那以后,神情有些不安了,纸片上写的,是不是叫黑田到哪里去呢?那么黑田是为了答应对方的召唤,而到一等舱厕所去了,而凶手则是在黑田没弄淸楚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情况下,准备好凶器等在那里的,森口警部对于这个罪行的状况,大致是这样推想的。
接着,蝥方又到作案现场进行采取指纹、搜寻遗物等详细的工作,然后去做技术鉴定。鉴定科植木组长走到森口身边说:“这是在厕所门边拣到的。”
森口一看,是一枚黑色的扁圆塑料制品:
“这是什么?”
“大概是带磁性的围棋子,是携带式的。”
“是棋子?”
“是的。这与事件有无联系,还不能肯定,但在厕所里用这种东西的,还没有吧?”
森口转过险去,他是初段围棋手,这颗磁性棋子,是不是和罪行有联系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48

主题

2457

帖子

724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243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14: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02章女子最高位
01
川上瞳住的“白莲庄”公寓,在北镰仓车站附近,隔着横须贺线的铁路,与圆觉寺相对。
公寓的所有者就是川上瞳本人。她依靠在这儿居住的五户房客的租金维持生活。
在二十岁以前,她的生活完全由她母亲波奈子操持。可惜在川上二十岁那年二月,波奈子被一个无照开车乱闯的家伙撞死了,至今已五年了。瞳虽然双目失明,但仍然坚持经营着该公寓,并对围棋有着极大的兴趣。
川上瞳在刚记事的时候,就几乎已经完全失明了,根据母亲波奈子说:“瞳在两岁的时候,因为坐船掉到海里了,那是我的过失,由于那次受到的惊吓刺激,眼睛就看不见了。”
当然,波奈子找过许多医生为女儿治疗,医生们一致认为:从医学角度来看,眼的机能是正常的。这种情况失去视力是很奇怪的,也许是落水的时候,由于恐怖引起的剌激,而造成了精神性失明。
没有特殊的医疗方法,现在瞳常到医院眼科做红外线等治疗,希望视力能够有一天自然恢复。
川上瞳,尽管她的双眼透澈明亮,但是面对人和物,还是什么也看不见。她曾为自己的不幸失明而极度悲伤,而且她是波奈子的私生女,因为不清楚父亲是谁,其内心更是十分痛苦。波奈子没把这里面的详情告诉她就死去了,但是,波奈子曾经受到过黑田产业经理黑田英雄的帮助,白莲庄公寓也是黑田产业帮助建造的,对这些情况,瞳也略知一二。
在白莲庄公寓的一层,川上瞳的卧室内,有一面非常漂亮的棋盘,一只书箱,这都是家传的旧物。波奈子生前常谈起:这些东西要特别仔细保存,看样子,瞳的父亲是很爱好围棋的,而且水平相当不错。
可能由于这种原因,川上瞳从小学开始,就对围棋有很大的兴趣。因为眼睛看不见,自然在室内玩耍的时候多,拿着棋子在棋盘上摆着玩,因为瞳常摆棋子玩,波奈于便找附近的木匠为她特制了一面用手能摸出棋线来、在线的交点处有凹洼的特殊棋盘,白棋子用金属做成凸起,和黑子可以清楚地区别开来,
由于这套棋具,川上瞳的围棋提髙得很快,在中学一年级时,她就达到二段,二十岁时达到三段,现在已具有四段以上的实力了。她平常的对手,只是住在白莲庄附近的人,这是因为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