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查看: 249|回复: 0

合肥抗战史:日军及傀儡伪政权组织的血腥统治

[复制链接]

765

主题

2513

帖子

667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672
发表于 2019-3-15 11:4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维持会”、伪“县知事公署”和“大民会”成立
说起长江路上的合肥市口腔医院,很多合肥读者应该熟悉,虽然很多人忌讳熟悉医院,但在这条“安徽第一路”上留下的足迹不胜枚举了。很多人不会想到,在这家医院东侧一地曾留下大量侵华日军和汉奸的足迹!

1982年,合肥市口腔医院(来源 | 医院官网)


1938年农历五月上旬,这里还是当时大同医院的所在地,合肥县维持会成立。这个组织为首的是合肥红十字会的负责人袁琢斋和本地臭名昭著的劣绅方星樵。维持会成立之时,天气渐趋炎热,因为战争缘故,大量难民(1000多人)集聚基督医院、基督教牧场、天主教堂、红十字会等处。粮食短缺、疾病趋多,几处难民地点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甚至有爆发瘟疫的危险。

1948年,合肥基督医院(来源 | 资料图片)


紧急关头,维持会负责人袁琢斋通过汉奸高恕民向日军发起求助。日军最终同意划出难民区(如下图示),并规定:南油坊巷(今桐城路)为进出难民区通道,其他道路封闭。全体难民统一登记造册,信息张贴每户大门。难民外出必须佩戴难民证(白布条制,后称“良民证”,有姓名、年龄信息,加盖维持会公章),而进城探亲者则须由城内亲友作保、城门口登记、领取难民证,方可出入。日军利用“维持会”傀儡组织,在合肥城逐渐建立起严密的户籍制度,加强对合肥城内外民众的控制,企图对合肥城进行长期甚至无限期的殖民统治。

“难民区”示意图(制图 | 束文杰)


傀儡组织“维持会”利用日军的授权,契机搜刮囤积城内大量存粮和金银财物,仅余小部分粮食和破烂衣服,假惺惺“慈悲”救济难民,没有人会想到维持会大院里的四个宅子早已被汉奸们的“劳动果实”堆满。不久于1939年1月,合肥城里又成立伪政权机关“县知事公署”。不用说,伪县知事肯定是袁琢斋或者方星樵其中一位,前面那一位不愿干,后面这位可高兴了,就像狗见到了骨头一样。当任后,方迅速成长为合肥城头号大汉奸,对日本主子又是抱大腿又是认爹的,然后这个日本“干儿子”还有官威,到处压榨百姓,可谓是罪行累累。不过生前风光,死可没那么容易,最后被他主子的狼狗咬死的(还有说被装入麻袋,刺了数十刀后抛入淮河)。

日军在合肥(来源 | 资料图片)


话说伪“县知事公署”成立后,难民区宣告解散,允许难民回家过年。你以为日本人就这么心慈手软了?不!难民区结束了他的使命,日本人又宣布恢复保甲制度。伪“县知事公署”下设城东、城西两个坊(相当于今市辖区),坊下设保,保下设甲,对于居民的控制更加严紧。新颁发的县民证个人身份信息更加详细并张贴照片,留档县、坊、保、甲、日军特务机关五份。

太仓县良民证 正面(来源 | 博客风花雪月)


从小被抗日题材影视作品耳渲目染的读者们应该知道,日本人走到哪儿就会将他的“大东亚共荣圈”的思想宣扬到哪儿。来到合肥,他们为了宣扬思想特地成立了政治团体“大民会”,宣扬“中日提携”、“共存共荣”、“和平反共”等。这些思想无一不暴露出日军丑恶的嘴脸和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野心,企图蒙蔽和麻木侵略地区的民众。
日军及傀儡伪政权组织的血腥统治
上文说到汉奸们投敌后相继多个伪政权组织,并建立了严密的户籍制度。户籍制度的沿革,上文有详述,这里就不多说了。不过笔者找到另一篇回忆录资料,说到了中期的“良民证”,在一张二寸多宽、四寸多长的白色硬纸上,需填写姓名、性别、年龄、住址、职业和相貌特征等项,并贴上打有钢印的二寸免冠照片。为此,1939年春,日本商人还“体贴地”在合肥城内开设了照相馆。那么有读者说了,出门忘带日本人肯定得严惩。没错!除了惩罚,甚至还会被拘留或者有期劳役。

太仓县良民证 背面(来源 | 博客风花雪月)


当然,日本人建立户籍和保甲制度,除了控制居民,还为“五家连坐法”提供了准备。从字面意思上不难理解,就连坐呗,一家犯法、另四家倒霉。中国好不容易结束了封建社会,日本人来了,时光又倒流了!

合肥九中(来源 | 网络图片)


美好的地方总有一段痛苦的回忆。上面长江路是,这里的九中也是。也就是日本侵占合肥之后,这里成为日军地方最高治安机关——“宪兵队”驻地。早些年看过一篇新闻报道,说到九中附近曾发现水牢的遗迹,日军罪行的有力证据!水牢、土牢,还有老虎凳、压杠子、拔指甲、插竹签、通电流等,手段之残忍难以想象,更可恶的还有犬刑。从这里走进去的中国人,除了汉奸,就没有一人再走着出来,民间故有顺口溜:
宪兵队,宪兵队,人间地狱阎王殿;各种酷刑具,样样都齐备;先坐老虎凳,再灌辣椒水;全身通电流,还把烙铁跪;倒吊在空中,夜晚钉床睡(一种钉尖向上的木板床);水牢和土牢,进去更受罪;半身被泡肿,呼吸掉眼泪;最狠是狼狗,见它魂魄飞;先咬胸前肉,再咬脊后背,全身都咬遍,血淋皮肉碎;进去是活人,出来成死鬼;不死脱层皮,终身成残废。

电视剧《地下交通站》(来源 | 新浪娱乐)


在文化入侵方面,日本人也从不放松。除了上文提及的成立“大民会”宣扬奴化思想外,教育方面也在推行日语和日本军事教学。在当时的合肥城内,到处飘扬着日本国旗和汪伪国旗,中国人被迫庆祝日本的节日。

日军侵占时期,合肥西平门(来源 | 资料图片)


与日军进入合肥城,还有大量日本商人,他们利用战争本地商人逃难的时机,强行占领并垄断商品市场。银行家们串通伪政权,强行流通伪币,极大破坏金融市场以及侵占地区的地方经济。大量粮食、油料、棉花、生漆、铜、铁、锡等战略物资相继落入日本商人手中,这些转而成为了日本控制侵占地区以及对其他未侵占地区发起战争的资本和基础。

日军在大蜀山(来源 | 资料图片)


粮食财富夺去了,鸦片毒品日本人就不要了,那就卖给中国人吧!每年秋天,在合肥城大西门口至三孝口和坝上街,大量摆满鸦片烟膏的摊位形成了毒品市场。同时,随着需求的增大,城里遍布大量鸦片烟馆“吗啡馆”,仅德胜门至三孝口就有陆三、葛龙泉、徐友三、钟长庆、徐国和等七八家之多。许多人吸毒成瘾、终日沉溺烟榻,不久体质日益衰弱,“破坛子破摔”,有的走上犯罪道路,于是倾家荡产、锒铛入狱,多数家庭支离破碎,一幕幕悲剧不断上演……

吸毒(来源 | 东方IC)


此外,苛捐杂税、抓捕壮丁、搜刮民富,只要日本人想到的缺德招数,几乎无一不放过。
后记
枢华老师的《日军侵占合肥之后》曾写道:“抗战前夕,合肥县城有十多万人口,约一万余户。在日寇的铁蹄占领下,合肥可说是家家有死人,户户闻哭声、日寇在合肥的罪行是罄竹难书的。”
笔者枉作诗云:七载日侵乌云天,庐人朔晦如度年。血腥烟云消民形,泪目残衣惊嗔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19-5-27 04:56 , Processed in 0.08971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