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查看: 241|回复: 0

合肥抗战史:勿忘五一四!拱辰桥上尸枕藉,大蜀山麓血流河!

[复制链接]

765

主题

2513

帖子

667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672
发表于 2019-3-12 12:5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拱辰桥:市民的“生命通道”,日军的“屠杀场”

拱辰桥死难者纪念碑(摄影:束文杰)


图片中是“拱辰桥死难者纪念碑”,笔者于两年前拍摄。也许很多人不知道它在哪儿,即使通过“拱辰”二字猜测在合肥老城拱辰门附近(拱辰街北首),人们也鲜少知道它背后隐藏的故事。今天先从这里出发,开启一段痛苦的时光之旅。

日军绘制《陇海全线近期形势图》(来源:日军侵华画报)


八十年前,1938年4月开始,日军由含山、和县向西入侵,巢县(4.30)、夏阁(5.1)、复兴集(5.11)、长临河和六家畈(5.12)等城镇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内相继被攻陷。即使第二十六集团军徐源泉部四十八师在12日夜间紧急赶往合肥守卫,但在日军集中的炮火和飞机的掩护下显得不堪一击,在伤亡惨重情况下只好弃城西逃。

1938年4月30日,日军占领巢县(来源:安徽文化网)


1938年5月14日,农历四月十五日,城外日军和城内汉奸勾结,自德胜门冲进合肥城,而城内的残余守卫部队也从拱辰门开启西逃。城内市民看情况不对,草草收拾便携家带口踏上逃难之路。逃难之路哪有那么容易?北门和西门是人们能走的两条“生命通道”。

拱辰桥原址旧貌(来源:《图说合肥抗战》)


走北门的必须通过拱辰桥。当时的合肥城虽小亦有万人之众,况且那会儿的桥哪有现在那么宽阔,桥窄来个拥挤一不小心有些人就落水了,踩踏更不用说。日军也是凶残,直接架个机枪对准人群,手无寸铁的他们哪受得了,当时桥上桥下都是尸体,画面足以想象,后来人们称“桥上(尸体)‘枕藉’,桥下(南淝河)‘断流’”。此次屠杀有千余人遭殃。

《皖中要塞合肥被攻占》(来源:日军侵华画报)


当时日军侵华画报刊登一篇《皖中要塞合肥被攻占》,而标题旁的图片,一名日本士兵将合肥城内某间民房一角捣毁,在此守备,并对远处进行观察。由此,这座千年古城开始遭受历史上最严重的毁坏和屠杀。
合肥县城:毁坏和屠杀
如果说拱辰桥曾经给城内市民带来一丝希望,那么“拱辰桥事件”后空气里只剩下了绝望和死亡。

1937年,四牌楼(摄影:龚义林)


早在当年的3月17日,始建于明初,历经百年、数次重建的四牌楼被日军飞机炸毁(也有说法是沦陷后被炸毁)。这座当年全城最高的建筑,也是合肥唯一的钢筋混凝土建筑,因供奉1926年镇守合肥的马祥斌、王金韬两位将军,又被称为“马王二公祠”。

今日四牌楼(摄影:束文杰)


民间相传儿歌:“四牌楼,四面空,上面挂着景阳钟。哪个无事敢打钟,轰!”似乎映射四牌楼多次战火中被毁。当然,它的命运停留在1938年,随着时间的推移,早已消逝在历史长河中的。今天合肥还有地名“四牌楼”,不过人们的印象早已变成了商圈或者地铁站了。

日占下的大东门(来源:【日】辛木贞夫绘画作品)


在日军完全占领合肥城后,准备“屠城”的日本士兵将陷入绝望的剩余市民,集中到苗圃(今市体育场)和卫衙大关(今安庆路与花园街交叉口)等处进行集体屠杀。这里值的说的是,这两个地方距“拱辰桥事件”地点均不到一公里。据说,这几次的屠杀后,城内市民所剩无几,仅留部分红卍字会进行收尸,而据最终统计掩埋尸体高达5000具(还有一些在南淝河里)!

1938年6月13日,侵华日军在巢湖测试水深(资料图片)


此外,日军骑兵将路边房屋门板纷纷卸下,铺地防滑;大肆掠夺商铺货物,打通前大街、后大街和北门大街沿街门面山墙。为防备游击队和抗日武装的袭击,日军还将城墙外沿附近所有影响视线的房屋、树木全部烧毁。此前,笔者曾刊登两篇日本士兵回忆档案(延伸阅读:侵华日军实录:第一号法庭|安徽省合肥县城警卫队案件侵华日军实录:侵华战争下的安徽 来了位用屠杀取乐的中队长),当事人直言承认这些史实的真实存在。
大蜀山:“阵地构筑纪念塔”
看到这个小标题,有读者就知道在什么地方了。前几天,笔者还看到一篇新闻,说这座“纪念塔”前的石碑半截被“埋没”。笔者在此呼吁,希望相关管理部门尽快处理。这是合肥现存不多的日军侵占遗迹,保护好罪证,勿忘国耻!

“大蜀山阵地构筑纪念塔”(摄影:束文杰)


日军占领合肥后,又准备向西进发,作为距离合肥最近的山丘,大蜀山是他们首要占据的制高点。此时,气势正嚣的日军依托自身强大的武器装备很快便占领了,与随后赶到并驻扎在小蜀山的第二十六集团军徐源泉部一九九师形成对抗之势。5月19日,两军在大蜀山南麓和北麓分别进行交战,虽然在下午3时左右一九九师取得胜利,不过好景不长,城内紧急增援的日军部队很快抢占了上风夺回了山头。次日凌晨,一九九师突袭日军部队,一夜未眠的他们虽然在5时第二次占领大蜀山,但终将抵不住敌军猛烈的炮火和飞机轰炸,这回儿成为了他们的绝唱……

勿忘国耻 振兴中华(摄影:束文杰)


日军这边也是元气大伤,西进的计划暂且搁置。此后几年间,日军部队和中国军队在合肥以西屡屡交手,不过多为败绩,遭到重创。1940年1月22日至4月17日,日军在大蜀山山顶、山腰四周构筑碉堡、瞭望台、战壕等作战工事多处,其中就包括小标题提的“大蜀山阵地构筑纪念塔”。这个纪念塔署名“西山工程队”,日期使用“昭和十五年(1940年)”。从这个塔的署名来看,日军妄图长期占据大蜀山。

“大蜀山阵地构筑纪念塔”(局部,摄影:束文杰)


后记
这一篇,笔者选取了三处地点,结合日军侵占合肥前期的史实,进行简述和评论。今年也是日军侵占合肥八十周年,谨以此系列专题文章揭露日军罪行,纪念那些遇难的同胞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19-5-25 07:56 , Processed in 0.08778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