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楼主: 土八路

『经典连载』 《吴法宪回忆录之戎马生涯》

[复制链接]

898

主题

2650

帖子

717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173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39:4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突破四道封锁线

湘粤`湘桂边的安远`信丰一线,是蒋介石部署的第一道封锁线.国民党中央军及广东军阀陈济棠`桂系军阀白崇禧的部队,在这里构筑了许多碉堡和工事,防范极其严密.

一九三四年十月二十一日,我所在的红一师三个团,奉命袭占新田.我们猛攻了一个下午,把敌人赶跑了,但自己伤亡也不少.与此同时,红二师和红三军团也都相继取得了胜利,并且缴获了敌人的大批精良武器和弹药,成功突破了敌人的第一道封锁线.胜利的消息传来,大家奔走相告,都非常高兴.我们师政治部的同志还连夜分散到各团`营里传达胜利消息,以鼓斗志.

十一月二日,谭政向我们传达说,红三军团已在湘粤边界的汝城和城口之间突破了国民党军的第二道封锁线.我们行经汝城时没有停留,继续前进,大方向是湖南道县`江华`嘉禾和兰山,准备前进到湘江以西地区.

不久,红军到了广东韶关北的昌乐地区,昌乐是一个山高林密`人烟稀少的地区,九峰山和大王山高耸入云.这里多雨,山高路窄,黄土路泥泞难行,一脚踩下去,几乎让人抬不起脚,挪不动步.部队行军的速度明显减慢,有时一天只能走二`三十里路.

在部队进入山区小道后,拥挤不堪,而湖南`广东的敌军则乘机从两侧向我军夹击过来,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也尾追迫近.由于敌人三面紧逼,全军和中央纵队都挤在一路来了,情况十分危急.

当时,我所在的红一师正在湖南南部粤汉路以东与广东敌人进行战斗.师长李聚奎突然接到紧急命令,要他带领三团绕道兼程前进,火速赶到全军的最前面,为全军开路,掩护整个部队通过粤汉路.而一团`二团则交由政委赖传珠和政治部主任谭政`参谋长耿彪指挥,继续留在原地抗击敌人.

命令下来以后,谭政见三团有重要任务,就派我去三团帮助工作.我随即带了两个干事来到三团,见到了团长黄永胜`政委林龙发`参谋长彭明治`总支书记易秀湘,向他们说明是谭政主任派我来帮助工作的.黄永胜他们表示欢迎,要我们三人和易秀湘在一起行动.

之后,我们三人马上分散去各营,向部队说明,我们这次打到”白色区域”的目的,是要以此粉碎敌人的”围剿”,更好地保卫苏区`保卫家乡.也就是说,还是围绕《一切保卫苏维埃》这篇文章进行工作.但实际上,那时部队已经离中央苏区越来越远,根本不可能再回去了.

红三团接到开路任务后,火速赶往最前面.此时已是深秋季节,深山老林,天气阴冷,加上绝大部分同志穿的是单衣单裤, 更觉天气阴冷异常.另外,中央纵队机关队伍庞大,工厂`医院`印刷`出版机关等,甚至连机器设备都一起搬了出来,非战斗人员众多,车辆`骡马`担架挤在一起走不动,敌人飞机一来轰炸就散了.为了尽快给中央纵队打开通路,减少损失,我们战斗部队有时甚至不能停下来做饭,只好饿着肚子前进.在这种又冻又饿`艰苦异常的情况下,死亡`掉队`失散的人员甚多.

为配合我们执行任务,红二师四团占领了九峰山制高点-红三军团攻占了良田,从南`北两个方向掩护中央纵队,使我们顺利完成了开路和掩护的任务,并为随后攻占宜章城创造了条件.

十一月十五日,我们红三团占领了粤汉铁路上的两个点,宜章和白石渡,突破了敌人的第三道封锁线.紧接着,红一师师部率一团`二团相继赶到,全师会合,继续向嘉禾`兰山`道县`江华前进.我回到师部,向政委赖传珠`政治部主任谭政汇报了随三团行动的情况.赖传珠政委就让我归队了.

第四道封锁线就在湘江以西的全州地区,是国民党桂系军阀白崇禧控制的地盘.红军即已踏上征途,就无法隐蔽自己想同湘西贺龙`肖克所率领的二`六军团会师的愿望.蒋介石了解到红军的动向之后,就命令何键`薛岳`周浑元等部约七十多个团,二十多万人的兵力,会同广东`广西的国民党军阀陈济棠`李宗仁`白崇禧三十多个团十多万人的兵力,想把中央红军拦截和消灭在全州`兴安和灌县地区的三角地带.

我回到师部后不久,部队就按照上级的部署,来到了湖南的潇水和湘江地区,几乎是以直线向湘江挺进.国民党军有三`四个师在和我们赛跑,要争夺湘江岸边的全州市.全州位于湖南和广西的交界处,是一座四周建有城墙的古城.控制了这个城,就可以控制周边渡口.但当先头部队的侦察兵接近全州城时,发现国民党的何键部队已经占领了全州城.

不过在此之前,红一军团二师的部队已经夺取全州以南的潇水西岸,占领了通往湘江的咽喉要地道县和渡口,并在湘江上架起浮桥,顺利渡过了湘江.我所在的一师部队接到军团林彪`聂荣臻的命令后,不顾一切,兼程西进,也于十一月二十六日过了湘江.

这时,何键的二十多万部队已赶到湘南堵截我们,防止我们转向湘西;广西军阀部队约十多万人也在全州`桂林一带集结,阻止我们进广西.敌人的部队差不多都已赶到了湘江附近.虽说我们红一军团已经先一步顺利渡过了湘江,但后续部队已经没有时间渡江了,处境极为险恶,不得不在湘江边上与敌人展开一场生死存亡的战斗.

我们接到的命令是保卫渡口,阻击国民党部队,直到中央纵队和中央红军大部队全部过江.从十一月二十五日到十二月三日,在湘江两岸我们血战了一个星期,打的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恶仗,我们所有的部队,差不多全都投入了战斗.一军团在最后掩护.别的军团的情况我不清楚,一军团,首先是二师,在进到全州东南三十里路的一个山镇时,遭到敌人十六个团的攻击,我们一师部队在渡过湘江浮桥以后,立即上去和二师一起猛攻敌人的阵地.当时,在湘江西岸的这个狭隘地区内,到处都是枪炮声,战斗全面展开了.我红一师仍是三团在最前面.赖传珠`谭政又派我跟随三团行动.一上去,黄永胜就指挥全团从敌人的侧翼打过去,连续猛攻了六次.最后一次,敌人连续出击,三团几乎快顶不住了,伤亡很大.

十二月一日,战斗更加激烈,红一军团全力守住了自己的阵地.大约正午时分,主力部队和中央纵队机关终于渡过了湘江,但他们所带的一些电台设备`发电机`医疗器械`印刷机等,通通都扔进了湘江,一些较重的枪`炮也都扔进了湘江.当时的湘江边上,到处都是撕得粉碎的文件`书稿,银元和钞票也都丢了一地.不过这样一来,辎重队伍减轻了负荷,部队的机动能力增强了.

十二月三日,我们接到队伍后撤的命令.我们三团负责掩护.于是,在黄永胜`林龙发的指挥下,红三团一直坚守在陂田附近,掩护一师`二师撤退.但最后,敌人从四面包围了上来.黄永胜指挥很灵活,一看形势不妙,就放少数部队在前面抵御敌人,大部分部队撤退了.除了没有来得及掩埋牺牲的同志外,部队大都安全地撤了下来.

湘江一战,红军损失惨重.根据我看到的现有资料,红一方面军离开中央苏区开始长征时,大约是八万六千余人.在长征开始后仅仅一个半月,人员就折损过半,其中以突破湘江防线时的损失最为严重.一军团本身损失也很严重.长征开始时,我一师三团有二千八百人,过了湘江后就只剩下一千四百人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98

主题

2650

帖子

717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173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40: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红军进入贵州

中央红军渡过湘江以后,于一九三四年十二月十一日攻占了贵州边境上的通道县城,并在通道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被撤了职的毛泽东被请回来参加了会议,会议同意了毛泽东提出的放弃原先北上湘西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的计划,决定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

红军进入贵州后,两广的军阀部队确信红军无意进入他们的地盘,就都掉头回去了,只有薛岳率领的蒋介石嫡系部队继续在红军后面穷追不舍.这样一来,红军的军事压力减轻了不少.

进入贵州后,部队就开始了政常行军.部队改为白天行军,晚上宿营.红一军团以二师为前导,我们一师则跟在军团后面作为后卫.

从江西出发以来,在连续突破敌人四道封锁线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我们由于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去干什么,因此部队思想政治工作缺乏明确的政治方向`特别是经过湘江两岸残酷激烈的战斗之后,部队干部`战士的思想更加混乱,情绪十分低落.在进入贵州以后,谭政就组织师政治部的干部,天天下到团里`营里`连里,去做工作.当时,我带一个小组到三团,彭加伦带一个小组到一团,谭甫仁带一个小组到二团.我们每天要跟着部队行军七`八十里,还要利用休息时间,向干部`战士进行政治教育和宣传鼓动工作,的确是相当劳累.好在当时年轻,都支撑下来了.

下到团里之后,干部`战士提出了很多问题.回忆在湘江战斗中,误入敌人所设的陷阱,部队伤亡重大,掉队落伍减员极多,不论是干部还是战士,只要负了伤,就只能将他们留在老百姓的家中,因为找不到那么多担架,也抬不走,对牺牲的同志也来不及掩埋,更没有办法去通知他们的家属,甚至连开个追悼会的机会都找不到.因为部队整天行军打仗,没有时间.这些对部队指战员的情绪影响极大,干部`战士问我们究竟还要走多远`要到什么地方去`向哪里前进等等,我们都解释不了,还是老一套,什么”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什么”反攻到’白色区域’是为了更好地保卫苏维埃”等等,其实,中央苏区早已不存在了,苏区首府瑞金也已落入敌手,我们已不可能再回江西去了.

我们把这种情况向谭政作了汇报,当时通道会议尚未传达下来,谭政告诉我们,他也不清楚部队究竟要往哪里去.但在他看来现在要到湘西去和红二`红六军团会合已经不可能了,因为蒋介石已调集了大量军队驻守在湘`鄂边的城步`绥宁`会同`武冈一带,准备拦截我们.尽管红二`红六军团在桃源`常德一带全力发动攻势,以配合中央红军的行动,但蒋介石的大部队已经把我们同他们隔断了.在这 种情况下,我们再要同红二`红六军团会合是十分困难的.他要我们相信中央`相信军委的指挥,并要我们把这个情况向各团的干部`战士讲清楚.

随后,我跟着三团走了一个星期,同三团的总支书记易秀湘一起,分别到各个连队,利用行军休息的时间,进行宣传解释工作.三团政委林龙发也亲自集合部队讲话,进行宣传工作.

十二月十五日,红一军团二师攻占了黎平.黎平原由贵州军阀王家烈的一个团把守着,见红军一到,就不战而逃了.贵州军阀队伍不经打的消息,就很快就在部队中传开了.

接着,军团命令我们一师部队迅速向剑河县前进.又过了几天,就听说前面的部队已占领了贵州的黄平`施秉`余庆三个县,初步打开了局面.

我们到达黄平后,在那里休息了一天.我们政治机关就忙着在当地打土豪,征集粮食和资财,解决部队生活问题.同时把带不走的粮食分给当地的穷人,以扩大红军在当地的影响.黄平`施秉这个地方出橘子,几乎家家都有橘子,地主家里更是橘子成堆.部队的干部`战士人人都吃上了橘子.

经过这段工作,部队情绪比较好,也比较安心了,就在当天晚上,谭政召集师政治部的科长`干部们开会,向我们传达说,中央已在黎平召开了一个会议,毛泽东已重新出来领导红军行动.会议还通过了《关于在川黔建立新根据地的决议》,决定不去湘西了,就在川`黔边创建根据地.这些情况可以向各团的团`营`连干部传达.

谭政还向我们介绍了贵州的政治`军事形势.他说,现在掌握着贵州省军政大权的是王家烈,他是国民党第二十五军军长兼贵州省政府主席.贵州省没有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只有王家烈手下的四个旅约十万余人.由于内部矛盾多,王家烈火甚至连这四个旅都指挥不动,战斗力很弱,武器也不好,一打就垮.贵州地区盛产鸦片,军队就靠贩卖鸦片来维持军饷.军官`士兵都公开抽鸦片,每个士兵都有两根枪.

说到这里大家庭都笑了,说:”一个人还能打两根枪呀?”谭政让大家别笑,并解释说,他们一根是步枪,一根是烟枪.接着他又说,贵州的百姓很穷,地主`恶霸集中,剥削统治很厉害,他们都和王家烈一个鼻孔出气.实际上,我们一路上都看到了,许多穷人都靠肩挑背驮,靠驮点盐巴来卖点钱,种点稻子`包谷`地瓜度日,缺粮少衣,人民生活十分艰苦.不过,由于蒋介石没有队伍在贵州,国民党在这里的影响也不大,可以说贵州是个薄弱环节,估计红军很快就可以打开局面,特别是可以首先打开黔北的局面.

谭政接着向我们传达了部队下一阶段的作战任务:乘机扩大战果,继续向余庆`湄潭前进,迅速强渡乌江,打下遵义城,然后在黔北建立根据地.当前的首要任务是突破乌江.最后,他要我们迅速向部队传达这些内容,做好干部`战士的工作.

按照谭政的意见,我们分别回到各团向团`营`连干部作了传达.由于部队行军没有可能开会,我们都是利用行军边走边谈,休息时再向各营的营`连干部集体传达.当时,我们师政治部的人下到部队很受欢迎,国为我们向他们传达消息,讲形势,这些人人都爱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98

主题

2650

帖子

717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173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4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突破乌江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底,红一军团的部队全部逼进了乌江,准备强渡乌江,拿下遵义.

乌江,是贵州境内最大的一条河流,两岸都是坚硬的山岩所组成的悬崖峭壁,地势十分险要.乌江的江水即深又急,沿江的渡口很少,更没有桥梁.沿江的渡船都已被王家烈的部队控制了,我们找不到渡船.但也有一个有利条件,乌江的江面比较窄,从这一边打枪就可以控制江的那一边.在火力的掩护下,就有可能进行强渡.

我们一师各部队在两`三天内加紧准备,搜集来一切可以用来渡河的工具,主要是搞一些竹排和木排.同时,师里还组织各团干部侦察渡口,摸清水流缓急`江面宽窄等情况,组织好火力掩护点.

这时,敌人已经开始逐渐向我们靠了过来,国民党的吴奇伟`周浑元率领的十多万人即将进入贵州.他们从江西就开始尾追我们,后来又从湖南追到贵州,队伍早已精疲力竭,所以我们对后面的追兵顾虑不大,但也必须尽力抓紧时间,迅速渡过乌江,然后利用乌江天险来阻挡追上来的国民党军队.

马上就要过新年了,可在这种情况下,部队没有安排过年,也没有开会庆祝,都在全心全意地准备着渡江战斗.我们也都随团进行政治动员.

一九三五年一月一日,红二师在江界附近经过激烈的战斗,渡过了乌江.一月三日,我们一师一团在回龙场渡口开始强渡.战斗开始的两个小时后,就渡过去了一个营,把对岸的敌人打跑了.二团`三团当即跟进,红一师全部渡过了乌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98

主题

2650

帖子

717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173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40:54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遵义休整

渡江后,谭政用电话告诉我们,二师已接近遵义城,很快就可以占领遵义城,要我们协助动员部队火速前进,支援二师打下遵义.部队加速前进,一天行军一百多里,直奔遵义.但等到我们一鼓作气赶到遵义城下时,遵义已于一月五日被二师攻下来了.

我们没有进遵义城,而是在遵义到桐梓及四川沪州的这条公路两旁住了下来休息几天.我们回到师部政治部,向谭政汇报这一阶段随团行动的情况.师政委赖传珠也赶来听取了汇报.他听了很高兴,在最后讲话时表扬了政治部.他说:”谭甫仁`彭加伦`吴文玉`方国华,你们做了很多的工作,很好.你们不断进行政治思想工作`宣传解释形势任务,传达上级批示,在保证行军作战`巩固部队`改善给养生活等方面,起了很好的作用,希望今后继续这样做.”

这时,少共国际师编入了红一军团,原少共国际师政委萧华调到红一军团政治部任组织部长.部队有了增长.同时连日来,我们一边行军`一边组织优秀共产党员和连`排干部在沿途开展扩军工作,鼓动和吸收穷人参加自己的队伍.对被俘的王家烈的士兵,抽鸦片烟的放他们回去,不抽的就动员他们参加红军.不少连队都补充到了新兵.

这时,部队的生活也有了一些改善,吃得饱,吃得好,也有了肉吃.进入贵州后,师里把司令部的管理科`政治部的地方工作科和供给部三个部门联合在一起,由地方工作科长方国华带领,每天行军都跟着前卫部队走.一到宿营地,他们就立即进行调查,查清哪些人是地主`恶霸,然后由地方工作科宣布抓地主,供给部紧跟着就清查物资`没收东西和罚款,把地主`恶霸的粮食`布匹,以及猪`牛`羊`盐等都弄回来,除留下部队需要的以外,其余的都分给穷人.

当时,每到一地,我们都带着由十五个人组成的师政治部宣传队,向当地的人民群众做宣传工作.我们到处召开群众大会,宣传红军的政策,宣传打土豪`分田地,宣传红军在贵州扎根建立根据地的意义,还大写标语,贴布告,造成声势,以扩大红军的影响.我们着重向群众说明红军是”乾人”的队伍(贵州老百姓叫穷人为”乾人”).

在遵义休整期间,中央军委决定对红一方面军进行整编.首先,是撤销了红八军团番号,将其人员分别编入红三`红五军团.撤销番号的还有红一军团的十五师(即原少共国际师).所属部队分别编入红一师和红二师.在撤销红八军团和红十五师番号的同时,军委还决定除红一军团外,全部取消师的编制.这样,经过这次整编,除红一军团还保留有师一级的编制外,红三`红五`红九军团都取消了师的编制,将部队分别缩编为四个或三个大团.另外中央教导师也被撤销番号,编入了军委纵队.编者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98

主题

2650

帖子

717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173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任红一师直属队总支书记

部队进入贵州后,一天,我们红一师政治部的干部`战士约七`八十人正在行军途中休息,突然从山那边飞来几架国民党军的飞机,在我们头上盘旋.当它们发现部队时,就对着我们投下了五枚炸弹,一下子炸死炸伤了我们二十多人,师直属队的总支部书记被炸死了.还炸死了其他七`八个干事.幸好那天谭政在司令部和师长`政委一起行军,没和我们在一起.敌机飞走以后,我们赶紧就地掩埋好牺牲的同志,把负伤的同志送到了卫生队包扎好,跟着卫生队走,重伤的同志安置到老百姓家养伤,给几块银元,那天谭政的小秘书周振华也负了轻伤,我给他包扎好了之后,就扶着他一步一步找到了队伍,归了队.

见到政治部遭到这样大的损失,谭政难过地说:”我们当时在前面走,不知道炸了这么多人,要是早知道,我也就留下了.你们在后面处理得很好,我很感谢你们,为你们的阶级感情而感动.”

师直属队总支书记牺牲后,谭政曾指定龙福才为师直总支书记.不久,他又命令我去接替总支书记的工作.下午交待任务,晚上龙福才就来向我交代.几天后,龙福才被调到红二团作总支书记去了.全师的青年工作交给整编时由十五师来的青年干事赖远超.

龙福才走后,我找谭政说,直属队单位多,司令部`政治部`供给部`卫生部,还有卫生队`警卫连等等一大堆,最好能在政治部指定一`两个人帮帮我,要不然我一个人跑来跑去的,实在忙不过来.谭政先不同意,说我年轻,有干劲,问题不大,但最后还是指定了自己的小秘书周振华和敌工干事胡保善两个人帮助我,从这以后,我和周振华白天在一起行军,一起下到各单位开展工作,晚上一起宿营,吃`住都在一起.谭政要找周振华办点什么事情,如下个通知`找个东西`写个报告什么的,都到我那里去找他.

担任直属队的总支书记后,担子比以前要重多了.我得天天把各个单位的指导员找来开会,布置`检查各项工作.在这之前,我虽然也经常下到团里,但团里有政委`总支书记在,情况是大不一样的.

在从江西出发到遵义这段时间里,我总结了一条重要的政治工作经验,就是要及时做好宣传解释工作,使用权全体指战员都能明确当时的形势和任务,以及自己行动的目的,这样就能自觉地进行战斗,自觉地遵守纪律,遵守规定,才能稳定住部队的情绪.因此,每做一件事,都要在事前同全体指战员讲清楚,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做这件事有什么好处,以及应该如何去做这件事,怎样完成自己的任务等等.我认为,这个问题是政治工作中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如我们在渡乌江时,为适应行军作战的环境,曾大规模地进行宣传鼓动工作,沿途设立了宣传鼓动棚,向部队说明这次行动的目的,为后来顺利突破乌江起了一些作用.

另外,所谓的”政治动员”不要多,有时一`两句话就能起到很好的作用.例如战斗激烈时,喊几句”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哭”,”冲锋在前`退却在后”,”讲究战术`发扬火力”,”同心协力`消灭敌人”等口号,就很实际,行得通.还有,打仗时情况千变万化,有时伤的伤`亡的亡,要战士各自为战;班长牺牲了,要战士自动出来代理班长;排长牺牲了,班长自动代理排长;连长牺牲了,班长`排长自动出来代理连长等等.这些口号都能在战斗中变成实际的行动.

一天下午晚饭后,谭政和我一起沿着公路散步.我们一边走,我一边向他汇报自己的这些想法.谭政说:”你的思想很对头,很好,讲得很对,我也是这样想的,因此我每次都把自己了解的情况向你们这些科长`干事们讲一讲`说一说.”

我说:”这很重要,你不讲,不告诉我们这些东西,我们就不了解情况.我们做政治工作的,就凭嘴巴子,不了解情况,到部队讲话就没有本钱.你一讲,我们就有本钱了,下到部队以后,团长`政委`总支书记`营长`教导员`连长`指导员等干部`战士都很欢迎我们,有时忘了带饭,战士们就把自己带的饭给我们吃.我们同他们一起走,一起聊天,一起谈问题,等部队休息时,就给他们讲话,因此他们非常欢迎我们到连队去.”

谭政说:”你把这一段写一写好不好,写好了交给我,我向军团政治部写一个报告.”

总支书记是红军时期一个特殊的职务称谓,实际上就是团一级部位的政治处主任 编者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98

主题

2650

帖子

717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173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42: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四渡赤水

当我们在遵义附近休整时,蒋介石已来到四川重庆坐镇,调集了自己嫡系部队和湖南`四川`云南的国民党地方部队共四十万大军,从四面八方向遵义地区包围,准备在红军向北移动接近长江时来个迎头阻击.此时,集结在遵义地区的红一方面军,虽仍有红一`红三`红五`红九军团四个军团的编制,但实际上已不足四万人,与敌人的兵力之比是一比十.红八军团是从中央苏区最后出来的一支部队,一直担任着中央红军的后卫.前面走不动,敌人上来了,这就非打不可,它一路打仗,一路抵抗,一天走不多远.到湘江战役结束时,整个军团只剩下还不到一半的人,以后被编入一军团.还有一个少共国际师,师长彭绍辉,政委萧华,从江西出发时,约有六`七千人,等过了湘江后,就只剩下了千把人,以后被编入了红一军团.

红一方面军在毛泽东的直接指挥下,开始了四渡赤水的行动.

一九三五年一月十一日左右,我们刚刚在遵义休整了五天,就接到命令,要部队继续北上,向赤水县方向前进.一月十七日,我们攻占了桐梓城.桐梓城不大,但却是众多贵州军阀的栖身之地.他们仓促逃跑前金银财宝没来得及都带走,我们在那里没收了大量的黄金和银元,好好地充实了一下我们的财库.

就在桐梓,谭政向我们简单传达了这次行动的任务:北渡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但到什么地方去会合,他没有向我们再作详细的交代.

一月十九日,红一师部队从桐梓出发,经松坎向东皇殿前进.然后绕道土城,向旺隆场方向急进,任务是为整个中央红军打开通路.一月二十六日,我们到达了离赤水县城只有三十里的黄坡洞,虽然连日来队伍一直在日夜兼程,走得很急,人也很辛苦,但大家情绪很高.正当大家情绪高涨地准备去赤水县城宿营时,突然与国民党川军章安平旅遭遇了.

后来才知道,这个旅是来增援土城的.土城原是王家烈队伍的集中地,当时已被红一军团二师和红三军团的队伍包围了.经过激烈的战斗,敌人被击溃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川军的郭勋祺旅和潘佐旅赶到了,就在青松坡一带,与我军展开了一场恶战.由于形势危急,军委毛泽东`朱总司令`周恩来副主席都亲临前线,亲自指挥战斗.

军委命令我们一师部队无论如何要抗击住章安平旅,阻止他们增援土城.四川军阀的队伍比贵州军阀的队伍能打,战斗力强得多.我们一师的三个团在黄坡洞摆开战场,抗击了三天,但由于敌人已先于我们占领了两面的高山,三面包围了我们,情况十分紧急,我们只得在坚持到第三天黄昏时,撤出了战斗.

在这种情况下,久战显然对我不利.中央军委当机立断,决定放弃进占赤水北渡长江的计划,转而向西渡过赤水河.一月二十九日天亮前,红军迅速渡过赤水河,向四川的古蔺前进.经过这一仗,中央红军到达扎西时,根据现有资料,大约只剩下了三万人.

我们是最后一批渡过赤水河的部队.那天我一师部队接到后撤命令,立即返回土城场和元厚场,然后向西来到赤水河边.待整个中央红军全部过河后,我们也开始了渡河.渡河的顺序是,一团`二团在前面,师直属队和三团在一起.这时师长`政委`政治部主任都离开了部队,队伍交由参谋长耿彪带领.后来才知道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找他们谈话去了.待三团一过河,浮桥就被拉上岸毁掉了.这是我们第一次渡过赤水河.

过河以后,我们师直属队跟着三团向古蔺前进.这天下午,下起了毛毛雨,山路又窄又滑,很不好走.刚刚走到大坝,国民党的四川地方军就对我们发起了突然袭击.我当时正跟着供给部`卫生部的骡马担子走.仗一打起来,三团就拼命向着战场跑步前进,而我们师直属队则慢吞吞地走不动.我心想,这下可糟了,前面已经没有了部队,敌人一上来,我们就没有办法了.我看到敌人已经快上来了,就催着大家拼命往前赶.我还想把一些铜锅都扔掉,但伙房的同志不愿丢,硬是把锅抬了过来.好在敌人摸不清我们的底细,不知道我们究竟有多少人,没有敢追.眼看着天黑了下来,就找了个地方宿营了.

第二天,三团团长黄永胜`政委林龙发回头来找到我们,连声说:”头天晚上没有把你们掩护好,要是把你们丢了,我们真还负不起这个责任.”

我说没关系,敌人没有上来.不过,接着我又说:”你们的队伍打仗走得那么快,我们挑着行李担子走不动,实在没有办法,如果敌人上来,我们全得当俘虏.”

黄永胜`林龙发再一次表示歉意,并告诉我,前一天晚上他们打土豪时搞了许多腊肉,要送给我们一点.我谢了他们,说:”我们吃包谷,把你们这些腊肉转送给师首长吧!”

我们与师部会合后,李聚奎`赖传珠`谭政`耿彪都很高兴,说没想到我把直属队都带过来了,他们还以为直属队被搞掉了呢.我说:”差一点就过不来了,我都看到了敌人上来了.”接着,我把那天的事详细汇报了一遍.

这场虚惊之后,我们继续随着大部队前进,不久到了四川的叙永县.叙永这个地方较为富裕,遍地都是橘子树.我们在这里打土豪`杀猪,改善生活.这段时间内,部队生活普遍的都比较好.

由于蒋介石判断中央红军会穿过贵州西部而北渡长江,他于二月上旬又调动云南地方军的三个旅到镇雄,以防止我们西进.同时又令川军十多个旅由北向南压过来,令中央军周浑元部向云南扎西猛进.可蒋介石没想到的是,在他将军队部署就绪时,中央红军却在向相反的方向运动.二月十九日,我们一师部队奉命在太平渡地区二渡赤水,重新进入了敌人的薄弱环节贵州省.

重渡赤水后,红一师兼程前进,于二月二十四日重新占领了桐梓,守敌一个连望风而逃.第二天,红一师部队会同红三军团继续向娄山关疾进.连日的强行军,使得部队极其疲劳,但当大家得知王家烈也正率部前往娄山关,企图据险死守后,我们当即竭尽全力跑步前进,终于比敌人提前几分钟登上了娄山关的顶峰.至此,遵义的大门已经打开,沿途已无险可守.

随后,红三军团又和红二师一起直攻遵义城,我们一师部队则奉命夺取遵义城南的一座高山.这时遵义城内的敌人已大部分被消灭.这次行动我们共消灭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两个师和贵州地方部队八个团,给敌人以重创,也使蒋介石合围红军的企图完全落空.这次胜利,极大地鼓舞了我们全军的士气.

遵义战斗即将结束时,我们一师经过遵义南门,直追敌人到鸭溪,一直把敌人赶过了乌江.之后,我们在鸭溪休整了几天.鸭溪这个地方很好,一坦平坝,稻田多,村庄也多.休整时,我们就清理收缴来的敌人物资,同时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粮食,改善部队和群众的生活.大家都为长征以来所打的第一个大胜仗而兴奋和激动,部队的情绪很高.

在鸭溪休息了几天之后,国民党又重振旗鼓,向遵义扑了过来.军委当即决定,主动放弃遵义,从茅台镇第三次渡过赤水河.我们几乎是一枪未放,就占领了茅台镇.茅台镇这里是著名的茅台酒产地,酒窖里茅台很多,大家都喝了一点.有的战士不会喝酒,就用这样名贵的酒来冲洗自己脚上打起的泡.

从茅台镇三过赤水河后,我们一师奉命由后卫变作前卫,兼程向古蔺前进.但等到我们把敌人的注意力引开以后,毛泽东又率领中央红军主力四渡赤水河,掉头南下,把北线敌人甩得远远的.

就这样,我们在毛泽东的直接指挥下,时而前进,时而后退,忽东忽西,避实就虚,机动灵活地历经千难万险,最后终于北渡长江,实现了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的预定目标.像湘江战役那样硬往敌人口袋里钻的局面,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遵义会议以后的四渡赤水,充分显示了毛泽东的军事指挥才能,不过,那段时间的来回兜圈子,也的确把部队拖得疲惫不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98

主题

2650

帖子

717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173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再渡乌江

中央红军四渡赤水之后,毛泽东命令红九军团暂留黔北,迷惑和牵制敌人,自己则率领中央红军主力部队直插乌江边,准备南渡乌江.

就在渡江前夕的一天上午,谭政找我谈话,通知我要调动一下工作.其实在前一天,谭政的秘书周振华就已告诉我,说谭政已向军团部写了报告,要把我调到三团去当总支书记.我当时没有作声.果然,第二天上午,谭政就找我谈话,并要我下午就出发去三团.

我把谈话的情况告诉了周振华,向他告别.当时我们都很年轻,他见我下午就要走,就哭了,说:”你走了,我一个人很孤单,没有伴了.”我对他说,我也没有办法.我安慰他说:”不是还有谭主任吗?谭主任不是一直对你很照顾嘛!”但他还是很难受.

当天吃完午饭,我就拿着背包,带上介绍信,往三团的驻地走去.大约走了十几里路,我来到三团,见到了团长黄永胜`政委林龙发`参谋长彭明治`总支书记易秀湘和供给部长徐林等.黄永胜`林龙发等对我表示欢迎,说:”你来了很好,我们原本就是老伙伴了.”接着,易秀湘就调到地别的部队工作,我就当了三团的总支书记.

这天的下午四点钟,师里来了命令,要三团火速向乌江前进,准备再次强渡乌江,即南渡乌江.部队立即出发,顺着公路往前赶.当时只有团长`政委有马骑,我们没有,全靠两条腿,中途没有休息,一口气直达.好在我们都很年轻,走路还行.

到晚上八点多钟,队伍来到了乌江边上.这时,萧华骑着马,带着警卫员来了.萧华当时是红一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长,林彪军团长`聂荣臻政委派他来三团,帮助我们指挥攻占乌江渡口和歼灭渡口周围敌人.一军团命令我们三团必须在当晚渡过乌江,歼灭渡口守敌,夺取渡口和船只,以便让全军主力渡过乌江.

这时,天已大黑,伸手不见五指.乌江天险,悬崖陡壁,无其它路可走.乌江对岸被国民党军第九十一师所占领,并筑有工事,另外,渡口对岸有敌人的一个营,他们早就把这个渡口上的五条船,都控制在了河南岸,情况十分不利,任务十分紧急.

经萧华与黄永胜`林龙发研究之后,决定部队从我们当时所处位置右边十里路的地方偷渡过去.我们到了预定的偷渡地点,经侦察报告,河的对岸山上有两个连的敌人驻守,搭有茅草棚,筑有工事.从河边到悬崖顶上平地,足有五百多米高,只有一条小路通向山上.从这条小路可以迂回到敌人的后面,但敌人早已严密封锁了这条小路.乌江两岸山高地险,河水流急,又无渡船,形势十分严峻.

在这种情况下,首先是要准备好渡河的工具.部队砍了许多竹子,捆成竹排,还编一些竹绳,准备捆在两岸的树上.部队就从竹筏上偷渡过去.那天晚上,天黑得什么都看不见,但又不能惊动对岸山上的守敌,我们不能点灯,也不能发出大的声响,因此部队作业十分困难.

经过上半夜的坚苦准备,我们终于将竹排和竹绳准备好,下半夜就开始了偷渡行动.三团由一营担任突击营,一营三连为突击连.当三连的一个排坐竹筏到达河中央时,因水流太急,竹筏被冲散.好在指战员都很坚定`沉着`勇敢,每人抓住一根竹子,顺流飘过去,在河对岸的高山底下,找到一块小坪隐蔽了起来.

就在先头排的竹筏被河水冲散的同时,萧华等人又下令三团选择五个水性较好的同志,每人身带一根竹绳,游泳渡江.不久,游泳渡江的同志安全登陆,把竹绳拴在了对岸小坪的一棵大树上,这样,一根又粗又大的竹筏就拴在了乌江两岸,顺利地拴起了一条””蔑链桥”.

依靠这条”蔑链桥”,部队开始用竹筏来往偷渡.每人站在竹排上,用手抓着竹绳.每次可渡过去两个班二十人.经过一个多小时,三连全部渡过去了.

大约下半夜两点钟,萧华`黄永胜`林龙发研究决定,要我跟随一营行动,协助一营指挥战斗,消灭敌人.他们交待,首先消灭河对岸两个连的守敌,然后沿河南岸向左前进,消灭渡口的一营守军,夺取渡口和船只.他们再三嘱咐我,这次行动事关全军的渡江大事,一定要完成这一难巨而光荣的任务.我当即表示,虽然我刚到三团,部队不熟,地形也不熟,但是我一定去坚决完成这一难巨任务.

我当即随着三连的一个排坐上竹筏,手扶着竹筏,渡河到达南岸.一登上岸,就见到了先过河的一营营长王兴邦和胡副营长.不知是什么原因,营长情绪低落,蹲在石崖底下不吭声,但胡副营长非常积极,看上去他人很精干,见我过江后,主动向我提出,由他带领三连摸上山去,侦察敌情,查明情况,随时报告.我立即把胡副营长的意见报告了北岸的萧华`黄永胜和林龙发,他们表示完全同意,并指示天亮前一定要摸上去.不久,三连全部渡过了河.经过简短的政治动员后,胡副营长即带领三连开始行动.

我和营长仍留在山下继续组织渡河.到下半夜三时半,二连也渡河到达南岸.经稍事休息,二连也沿着三连前进的路线跟进.这两个连都统归胡副营长直接指挥.

清晨四点时,胡副营长回来报告,说已找到了上山的小路,但摸到半山腰时,看见有一处断崖,只有一座独木桥可以通过,独木桥边只有敌人的两个哨兵把守.他们研究后,认为可以由一个班长率领五个战士,用绑带吊上断崖,爬到敌人哨兵后面,活捉这两个哨兵.我和营长认为,胡副营长的这个办法很好,完全同意他的意见,希望他亲自去作布置。与此同时,我又把这一情况报告给河对岸的萧`黄`林三人,他们都很高兴,认为这个办法好,并交待,要我们一定把独木桥保护好,不要损坏,并且还要去派部队去占领这个要隘.

清晨四点半,胡副营长派五个战士押送来他们俘获的两个敌哨兵.经过审讯,我们查明了敌人在山上的全部防守情况,得知山上只有两个连,搭草棚而居,并没有修筑工事.其实他们也刚到两天,之前每天要走八`九十里的路,非常疲劳.现在天气寒冷,他们的衣服又很单薄,饭也吃不饱,而且他们对地形不熟悉,连方向都搞不清楚,因此部队士气低落,官兵都不知道来贵州干什么.现在两个连共一百五十余人全都在草棚里睡大觉.

问清敌情后,我立即把这两个俘虏送回河北岸交给萧`黄`林三人,并向他们报告了全部情况.我和营长一起给胡副营长写了一张便条,表扬了他和三连全体同志,同时命令三连留一个班看守独木桥,其他人继续摸索上山,二连跟随三连前进,一定要想办法摸到敌人的后面去.我们还告诉他,等天稍亮,我和王营长便率领一连和重机枪排,从正面发起攻击,两面夹击,歼灭山上的守敌,然后继续向渡口方向前进,夺取渡口和船支.这一计划很快得到了萧`黄`林三人的批准.他们准备率领主力迅速赶上,支援一营.

凌晨五时,一连和营的重机枪排已渡河集结好,团主力也开始过河.我和营长当即率一连和重机枪排上山.五时四十分攻击开始.二连`三连首先在敌人的背后打响,随即我带一连从正面攻击,二十分钟就解决了战斗.我们开始攻击时,两个连的守敌都还在那里睡大觉,没明白究竟怎么一回事就全部被俘了.

我派人将俘虏押送回团部,然后率一营迅速向渡口攻击前进.我们从敌人的则面打过去,很快就将把守渡口的一个营敌人全部消灭,夺取了渡口和五条船,为全军和总部渡过乌江打开了通道.

之后,军团部的工兵随即在大塘河`底子崖`江口等三处架起了浮桥.四月一日,中央红军主力全部渡过了乌江.

这一仗以后,我们三团就一直作为全军的前卫,沿着滇黔公路,经马场`牛场`羊场,直逼贵阳.几天后,在行军途中,我见到红一军团政治部油印出版的《战士报》上,表扬了三团这次渡河的功绩,其中第一个名字就是我.我当时的名字还是吴文玉,第二个是那个胡副营长.见到这份报纸,我很高兴,感到很光荣.

建国后,萧华还把这次战斗经过写成一篇文章,发表在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红旗飘飘》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98

主题

2650

帖子

717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173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42:51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与滇军的遭遇战

第二次遵义战斗后,蒋介石由重庆飞抵贵阳,部署了五`六十万军队,以防红军北渡长江,或向西进入四川`云南,或向南穿过贵州去广东`广西,或向东返回湖南`江西.国民党军的这几个防区之间紧密衔接,想收紧最后的包围圈,把中央红军全部消灭掉.但就是没有想到我们会直逼贵阳.

这时,蒋介石调集的几十万部队已经分向了各个方面,贵阳兵力空虚,当中央红军主力出现在贵阳近郊时,全城震惊.蒋介石急电滇军孙渡率三个精锐旅驰援贵阳,从而使滇北成为了防守较为薄弱的地区,为主力红军奔向金沙江让开了路.

据说毛泽东曾说过:”看来我们要直接北渡长江是不可能了,我们要取得胜利,就必需把滇军引出云南,这样才能剩虚从金沙江北上.”就这样,毛泽东以声东击西的办法,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事实上,我们当时无意去攻占贵阳.

作为全军前卫,我们团在抵达贵阳近郊后转而向南,向龙里前进.那天,我们沿着贵阳龙里公路(即贵阳至昆明的大公路)边上的小路上走了一天,准备在一个叫田家铺的小集镇宿营.我当时是跟着前卫一营一连的一个尖兵班行进.当日我们已走了九十多里路,但天还不黑,我满心高兴,以为马上可以到宿营地了.但快到田家铺时,突然迎面来了一支部队,正好在公路上,两军相遇,他们是四路纵队,我们是一路纵队.相遇后,一连连长叫队伍停止前进,说前面有敌人.我当时判断也是敌人,因为我们是前卫,在最前面.在我们的前面就再没有红军队伍了.

当时天已黑了下来,只看见前面密密麻麻的队伍,究竟有多少不清楚.我们要对面的队伍停止前进,他们也要我们停止前进.双方在相距百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开始双方都没有开枪,我们问他们是哪个部分的,他们答复是滇军二十五旅.我们骗他们说,我们是中央军八十师的,是直接受蒋委员长指挥的,大家是一家人,千万不要发生误会.他们又问我们要到哪里去,我们说奉命去守龙里.我们又问他们要上哪里去,他们说奉命到贵阳去保卫贵阳.于是我们就叫他们派个代表过来,结果他们真的派了个连长来了.但到我们这里来一看,发现情况不对头,因为我们头上带的都是红五星的帽子,不像是中央军.他一看到不对,扭头就跑.他这一跑,我们就开了枪,对方也紧跟着开了枪.这样,就在公路上劈哩叭啦地打了起来,那个连长究竟是打死了还是跑回去了,谁也不知道.

双方一开始打,我就告诉一连长赶紧抢占山头.接着,我赶紧带着一部分部队往右边上山.这时天已大黑,公路旁有个深沟,有一两丈深,我看不见,一下子就滚下去了,摔昏了过去.醒来一看,有三个战士和我摔在一起,我身上背的手枪摔丢了,皮包带也断了.我在地上摸了半天,枪摸到了,可皮包带子却怎么也弄不好.这时,那几个战士也醒了,问我怎么办,我叫他们不要慌,都跟着我.

好不容易爬上了沟,却没想到我把方向搞错了,一下子又跑到敌人那边去了.很快,我们就碰到了一伙人,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一连的同志,可仔细一看,只见他们戴的都是国民党军队的青天白日帽,这才知道我们是走错了方向.好在我们的帽子都摔在了沟里,他们也弄不清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才安全离去.

这时有一个敌人士兵来问我从哪里上山,我让他跟着我走,于是我们四个押着一个,把那个滇军士兵押着往回走.走了五里多路,才找到自己的队伍.当时,他们已在山上露营,正在架锅做饭.

我回到团部,向黄永胜`林龙发报告了自己的遭遇.他们责怪我不该跑到最前面去,我向他们解释说,我是想先赶到镇上去调查土豪,搞点东西来给部队改善一下生活.我告诉他们,我还抓到一个滇军俘虏.

当晚吃了饭,我和那个俘虏睡在一起.我告诉他,我们来了七`八万人,现在遍地都是.我跟他讲,对我们红军不要害怕,你把枪交给我,你愿干,欢迎你当红军,你愿回去就放你回去,他表示愿意回去,说他是云南人,是被抓来当兵的,想趁此机会回家去.第二天,我们就放他回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98

主题

2650

帖子

717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173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 掩护部队过湘黔公路

就在第二天早晨,师部来了命令,要我们三团负责掩护红一`红三`红五军团和中央纵队过湘黔公路.我们就在公路两侧同敌人对峙了两天两夜,一直坚持到部队全部过了公路.

黄永胜善于指挥队伍打阻击战,战术运用非常机动灵活.他只放了一个连在最前面,这个连有六`七十个人,还有三挺机枪.其它的连队撤到了团部附近的山上,一面休息,一面随时准备接受阻击敌人的作战任务,因为部队连日急行军,实在是太疲劳了.

大概是我们放回去的俘虏告诉敌人,我们这里有七`八万人,所以敌人根本没敢贸然进攻,双方一直在那里对峙.一直到第四天,敌人才开始向我们右翼包抄过来.黄永胜一看形势不对,说大部队大概也过得差不多了,就要林龙发带两个营先走,要我和他一起带一营留守.之后,我们也开始交替掩护,逐次撤退.到最后一个排撤退之时,敌人才从侧翼上来开始攻击,可这时我们都已走完了.就这样,打了几天,我们只伤亡了几个人,就圆满完成了掩护任务.我们沿着前面队伍走过的路线,日夜兼程,日行百余里.我们原是全军的前卫,结果变成了后卫.

十一` 巧渡金沙江

在我们的前面,毛泽东为使中央红军能渡过金沙江,作了一切准备.包括中央直属纵队和红一`红三`红五军团在内的中央红军主力,越过湘黔公路后,立即掉头西进,于四月二十三日进入云南省.之后,毛泽东又采取与佯攻贵阳的办法,命令林彪`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尽量接近昆明,以迷惑国民党的云南军阀龙云.

林彪`聂荣臻奉命率红一军团急进,日行百余里,包围曲靖`马龙`嵩明,一直赶到离昆明城郊约二十余里的大板桥停住脚.为了使敌人更加惊慌,林彪让急行军后的部队稍事休息,然后作出一副准备攻城的架势.

龙云坐守昆明空城,胆战心惊.他已经把精锐部队派到贵州去了,无法迅速调回,不得已匆忙地搜罗来一些民团来防卫昆明,从而进一步为红军渡过金沙江敞开了大门.

五月三日,红一军团接到命令:停止佯攻,尽快回师金沙江.于是,林彪`聂荣臻率红一军团以空前的速度行进,先绕到城北,然后向西,占领了昆明西北的富民县城.龙云更加恐慌,他不断命令部队增援昆明.而没想到林彪在虚晃了一枪之后,就率部转向西北,经禄功`武定`元谋直取龙街,按计划准备在龙街渡过金沙江.

我们三团接到的命令,是要我们尽快赶往龙街渡口,在那里渡过金沙江.但等到我们赶到龙街,却遍寻各处找不到师部`找不到军团部,甚至连其它部队也不见踪影,就只有我们三团孤单单地在那里.

金沙江属长江上游,江面宽约一百五十米,水流湍急,两岸都是悬崖陡壁,没有渡船,是不可能渡河的.怎么办呢?我们和师部断了联系,也不知道他们往哪里去了.

好不容易在路边树上找到师部留下的一个通知.要我们立即向右转,但却没有说是要往哪里去.不久,师部又派了个通讯员送了封信来,说是由于在龙街组织渡河没有成功,要我们立即赶往皎平渡渡江,路上不能有丝毫耽搁,行军速度越快越好.

接到通知后,我们连续行军一天一夜,路上只吃了一顿饭,特别是这一带地形都是横断山脉,翻过一个又一个山,拼命赶往皎平渡.等我们终于赶到渡口时,红一军团的其它部队都快过完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也都过去了.

五月八日当天,我们全团只用了三个小时,就全部渡江完毕.后来听说这个渡口是在我们佯攻昆明时,由军委纵队陈赓`宋任穷他们所率领的干部团占领的.河对面有个石洞,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他们曾在里面指挥部队过江,总参谋长刘伯承也在那里一直坚持指挥,掩护部队过江到最后.红一军团最后渡江的是我们三团,等我们赶到时,刘伯承也已经走了,因为后面已经没有什么部队了.

渡江后,我们在离渡口二十五里路的地方住下宿营.黄永胜`林龙发都说,三团真危险,差一点就过不来了,如果过不来,我们也就只好留在那里打游击了.当时我们还议论着,要给师部提个意见,这样大的变动,为什么即不留人,也不派人,只给我们在路边留个便条,把一个团都不要了.后来师部解释说,他们当时也不知道情况,也是看到贴在树上的林彪亲笔写的便条后,才匆忙改变行程的.

过了金沙江,大家总算松了一口气.因为,我们利用金沙江这道天险,已经把蒋介石`龙云`王家烈的队伍,通通甩在金沙江以南了.这等于在几十万追兵面前,关上了一堵大门.

中央红军长征以来,终于第一次赢得了主动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98

主题

2650

帖子

717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173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4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传达遵义会议精神

渡过金沙江以后,中共中央宣传部长凯丰来到三团随团行动,这时,才由他向黄永胜`林龙发传达了遵义会议的情况,但只给黄`林二人传达,连我这个总支书记和各营的营长`教导员都没有传达.因为我是总支书记,所以黄`林陆续给我讲了一些情况.但我根本就没有见到凯丰的面.

当时凯丰传达的情况是这样的:一月五日,中央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确定毛泽东重新参加军委领导,领导和指挥军队,会议批评了博古`李德的错误路线,但只讲军事,不涉及政治;只讲博古和李德,不涉及王明.这是毛主席当时所采取的策略.在会上,当时大家还要选举毛泽东担任党中央总书记,但毛泽东说:“一些问题不讲清楚,我不接”.所以毛泽东只参加军委领导,和周恩来`王稼祥一起组成军事指挥小组.党中央总书记就由张闻天担任了.李德被撤销了中共中央顾问的职务.会上,周恩来`朱德`王稼祥都表示拥护毛泽东的领导,认为只有毛泽东领导红军才有胜利的希望.会议还决定放弃在黔北建立根据地的决定,继续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合.

就因为这些问题,我们对李聚奎`赖传珠`谭政等师里的领导人有意见.一是因为遵义会议的情况,一团`二团早知道了,可就是不给三团传达,一直到凯丰来,我们才知道了遵义会议的情况.二是因为在龙街渡口,师里不留人通知我们如何行动,以后队伍一天一夜沿江翻山越岭`连续行军将近两百里,才到了皎平渡,险些过不了江.那次减员并不大,但连续的急行军使掉队落伍的人增多,队伍走得稀稀拉拉的.我和政治处的同志曾在江边等候,想尽量使那些掉队的同志赶上一起渡河.但有的人实在走不动,又没有吃饭,肚子饿就更加走不动.有一些人落在后面跟不上队伍,被国民党军抓住就地枪决了.这些情况使我们很痛心.

后来我们就讲开了怪话.讲怪话当然是不应该的,但也反映了我们当时的一种情绪.我们说一团是模范团,二团是亲儿子,只有三团没人管.意思就是说,一团在江西就是个模范团,二团是李聚奎亲自带出来的队伍,它们都得到应有的照顾,只有三团是从红二十二军六十六师整编过来的,就没人管.我们还说李聚奎有宗派思想.这几句怪话,我们一直讲了很长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19-9-16 20:02 , Processed in 0.12449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