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楼主: 土八路

『经典连载』 《吴法宪回忆录之戎马生涯》

[复制链接]

792

主题

2541

帖子

677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775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师长叛变

    大约在一九三二年四`五月间,有一天,我们全师突然向国民党驻扎的南丰开进,而且是大白天开进.在过去是极少这样做的.我们也不知道部队是去干什么,只是跟着部队前进.走了一天多,到太阳刚刚下山时,我们来到了南丰城的北边,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南丰的城墙了.这时,师里下令,让部队在一个离城只有二十多里的山上休息.

    当天晚上,突然发现国民党的队伍包抄过来.正在大家准备迎敌的时候,早就对这次行动存有疑心的三个团的领导聚在了一起.三个团政委,包括十一团政委胡楚夫`十团政委李纯安`十二团政委赖际发,都是坚定的共产党员.三个团的领导认定:这次突然的行动是师长龙普霖想要带领队伍投敌.他们决定先带着一部分人跑到师部把龙普霖抓了起来,然后带着部队快速向北撤退.敌人以两个师的兵力在我们后面急赶紧追,但我们还是安全地撤退了.那天,一直跑到十团的原驻地才停下来休息.最后,队伍回到了广昌.

    回到广昌县城,全师立即召开排以上干部会议.由十一团政委胡楚夫向大家宣布,龙普霖是反革命,这次他带我们广昌独立师南下,是企图向国民党投降.他准备在南丰附近等国民党军上来,把我们一包围`他就宣布投降.胡楚夫还说,龙普霖同国民党勾结大概已经有三`四个月了,国民党还派来一个奸细到龙普霖那里当副官,由这个副官沟通龙普霖同南丰城里国民党军队的联系,并最后策划这次妄图带领队伍投敌的反革命罪行.

    当时我们部队没有电台,广昌离瑞金有二`三百里,胡楚夫和赖际发带了一个连,把龙普霖押送到瑞金,当面向中央局领导报告龙普霖叛变情况.以后经临时中央苏维埃最高法院审判,将龙普霖和国民党派来的那个奸细一起枪毙了.

    胡楚夫和赖际发回到广昌独立师以后,全师又召开排以上干部会议,由他们报告了审判龙普霖前后情况.同时,他们还向大家介绍了中央新派来的师长和政委.新师长叫张世杰,是一个朝鲜人,会讲中国话,他同时是中国共产党和朝鲜共产党的党员.政委叫史犹生,曾是湖南长沙师范学校的学生,是一个久经锻炼的地下党员,到红军以后就一直做政治工作.

     张世杰`史犹生来到师里以后,就着手整顿司令部`政治部等机构.一九三二年的五月底,史政委把我调到了师政治部任青年科长.当时师政治部的编制有组织`宣传`保卫`民运`青年等科.几个科长都是小青年,也都是小学毕业生.我们经常在一起开会,一起行军打仗,相互之间关系很好.史政委还经常给我们讲课,讲马克思,讲《共产党宣言》,讲列宁,讲苏联的十月革命,讲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讲毛泽东`朱德,讲红军`苏维埃`共青团.他还告诉我们,共产党现在还处在秘密状态,不能公开党员`团员的身分,要严守秘密,服从组织,牺牲个人.通过史政委的讲课,我慢慢地开了一点窍,对照土地革命的实践,我认为史政委讲的都是正确的.就这样,我逐渐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

    史政委的工作深入细致,不断地和我们谈心,了解我们的思想情况.我们每次召集各团的青年干事开会,他总是亲自主持讲话.史政委对我很好,经常同我开玩笑,还给我起了一个外号叫"萝卜".当时我也搞不清楚这个外号是什么意思,后来有一天他告诉我,"萝卜"是洁白的,是纯洁的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92

主题

2541

帖子

677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775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2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参加青年团"一大"和在团校学习

    一九三二年八月底,史政委通知我,师里决定派我作为全师共青团员的唯一代表,参加将于九月一日召开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我当即动身到瑞金.我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会.当时会场布置得庄严肃穆,会议也开得十分隆重.在会上,除团中央书记顾作霖作了报告之外,少年先锋队总队长张爱萍`团中央组织部长王盛荣`红四军青年部长萧华等,也都在会上讲了话.在会上,我还见到了江西军区青年部长康尔柱.算起来,他应该是我的顶头上司,因为广南独立师归江西军区管.当时,江西军区的司令员陈毅,省委书记是李富春.

    开完会往回走了三天,我回到了广昌师部.见我回来,史政委便召集了全师干部和团员大会,要我在会上传达共青团"一大"的会议精神.当时我也不知道天高地厚,大胆地在台上讲了一通.后来中央苏区的《红色中华报》和团中央刊物《青年实话》,还登了我们师的这次会议的情况。

    到了九月底,江西军区又召开了青年工作会议,我又去军区驻地兴国参加了这次会议.当时,江西军区的司令部和政治部都住在兴国城外的一个大教堂里.军区司令员陈毅来会上讲了话.他讲了青年团的任务,还讲了列宁和第三国际.讲完了话,他还同我们一个个地谈话.当问到我的时候,军区青年部长康尔柱在一旁介绍,说我们师的青年工作搞得还不错.其实我那时还没有什么工作经验,康尔柱这样说只是对我们的鼓励罢了.

    十月底,中央苏区在瑞金开办了第一期团校,抽调各师负责青年工作的干部去学习.我又被调到团校学习.团校开学时,团中央书记顾作霖作了报告.团校的编制和连队一样,由班`排`连组成.早上要出操,晚上做游戏.我当时被任命为三班班长,我们班共十一个人.

      团校的课程包括政治课和军事课两类.政治课学习中国革命运动史`共产主义青年团章程,少年先锋队`儿童团的组织`任务等等.记得给我们讲课的除了团中央的领导人以外,还有一个理论家,叫张知心.军事课则由红军大学派来的教员负责,课程从稍息`立正等姿式开始,以后有队列训练`战术训练`班排连进攻战`游击战等.

    到了十一月份,红军大学搞野外演习.我们团校八十多个人被编为红军大学的一个连,与参加演习的红军大学队伍一起,从瑞金出发,一路上演习行军打仗到了会昌.红军大学的康克清来到我们连当指导员,以帮助我们工作.她天天找我们开会,早上出发前布置工作,晚上到了宿营地又召集大家听取汇报.队伍在广昌驻了两天,听了县委`县政府介绍当地苏维埃政权的工作.演习结束后,回到瑞金进行总结,并召开了庆祝演习胜利大会.在会上还给我们团校发了一个奖杯.演习结束后,康克清就离开了团校,回到红军大学.

    第三次反"反围剿"胜利之后,中央红军乘势展开了全面的攻势,先后进行了赣州`漳州等战役.红一军团在林彪`聂荣臻的带领下,不仅曾攻占过漳州,并且还到过厦门附近.红军筹集了不少粮饷,并弄回不少的布匹和盐.上级还给我们团校每人一身戴红领章的新军装.

    我在团校学习的时候,蒋介石已经集中了五十万的兵力,向鄂豫皖`湘鄂西根据地发起了第四次"围剿".在国民党军五十万重兵的压迫之下,红四方面军主力和红三军不得不于十月分别撤离鄂豫皖和湘鄂西根据地,向川陕边和湘鄂川黔地区转移.蒋介石随即又开始集中四十万的兵力,准备进攻中央苏区.眼看中央苏区的第四次反"围剿"即将打响,形势发展需要干部,第一期团校提前结束了.临毕业时,红军总政治部的组织部`青年部共同找我谈话.当时萧华已是总政青年部部长了,他告诉我,广昌独立师已经改编,与独立第四师及红军十二军三十六师共同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二军,广昌独立师编为第六十四师,江西军区独立第五师编为第六十五师,红十二军三十六师编为第六十六师,红二十二军长罗炳辉,政委旷朱权,政治部主任谭政.萧华要我直接去福建邵武找红二十二军报到,由二十二军分配我的工作.他发给我一些路费和书,还有路条,当时在苏区拿张路条就可以随便通行.

    我到了建宁时,遇到了宁都起义的红五军团十三军政委朱瑞.红军都是阶级兄弟,朱政委对我十分热情,招待我吃了饭,住宿了一晚,他还告诉我到邵武怎么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92

主题

2541

帖子

677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775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28: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参加第四次反"围剿"

    到了福建邵武,我找到了红二十二军政治部,邵武县城没有城墙,只有一条大街,军政治部住在一个中学里.我找到了谭政主任,他表示欢迎我回来工作,还让青年部为我开了一个欢迎会.会后,谭政和青年部长冯功竹找我谈话,要我回六十四师工作.

    我第二天就动身回到我们师的驻地.见到我回来,师长张世杰`政委史犹生非常高兴,欢迎我回来.接着,他们下了一个命令,任命我为六十四师政治部青年科长.我又见到了吴茂和等几个科长,政治部还为我开了一个欢迎会.这时,已经是一九三二年年底了.

    我离开部队的时间很短,但部队的变化却很大.一九三三年一月,我刚到职不久,部队就接到上级通知,说蒋介石又调集三十多个师,分左`中`右三路,开始对我们进行第四次"围剿",其先头部队已经向我新苏维埃区域的建(建宁)`黎(黎川)`泰(泰宁)地区发动了攻击,企图截断红军的退路,消灭红军主力.部队便开始进行粉碎敌人第四次"围剿"的动员`准备工作.我听了非常高兴.这是我参军以来第一次赶上的大兵团作战,而且我还听说朱德总司令和周恩来政委将亲临前线指挥,我更感到兴奋.我们用了三`五天的时间,征集资财粮食`动员民众和准备战场,战争很快就来到了.

   这次是大规模作战,战斗是在一个宽约二百里的广阔正面战场上进行.敌人分三路纵队向我们逼近.第一纵队,纵队长罗卓英,率国民党军第十一师`第五十二师`第五十九师由宜黄`乐安向宁都`广昌进攻;第二纵队,纵队长吴奇伟,率国民党军第十师`第十四师`第九十师向我建`黎`泰地区进攻;第三纵队,纵队长赵观涛,率国民党军第五师`第六师`第九师`第七二九师向金溪`黎川方向进攻.中央红军当时参加战斗的有红一军团`红三军团`红五军团和我所在的红二十二军.红二十二军参加打的是吴奇伟所率领的第二纵队.

    战役开始后,全军包括军部和第六十四`第六十六两个师,在军长罗炳辉`政委谭震林的指挥下,从金溪`贵溪出发,跟随主力红一军团,直接摸向敌人的阵地.由于敌人旅途疲劳,刚到达宿营地,还没来得及修筑工事,对我们的到来一点都没有准备,因此战斗一打响,我军就势如破竹,蒋军全线崩溃.当时,在我红一军团和配合作战的我红二十二军的宽达七`八十里的下面战场上,到处都是枪炮声.我们由金溪沿着通往抚州的公路两侧攻击前进,吴奇伟率领的几个师则边打边退.从拂晓打到中午十二点左右,我们便占领了浒弯.我们一路收缴枪支,一路捉俘虏.吴奇伟的部队,号称"铁四军",被认为是国民党军最有战斗力的部队.在他们丢下的斗笠上面,都写着"铁军"的字样.可是这一仗,"铁四军"都成了大软蛋.

    攻占了浒弯以后,史政委指定我带领一部分人负责收容俘虏.我把各单位的俘虏约五百余人,集中到一个村子里,将他们编成班`排`连`营,对他们讲俘虏政策,进行政治宣传工作,然后把他们移交给了红二十二军政治部.

     俘虏移交后,我却找不到自己部队的去向了.我是一个普通政治工作干部,第一次参加这样大规模的战斗,一上战场,到处都是枪声,许多部队混杂在一起战斗,到处都是友邻部队,队伍的建制完全打乱了.一时弄得我晕头转向.后来我循着枪声前进,看哪里有送伤员`送俘虏下来的,我就往哪里去找.几经周折之后,终于在浒弯南面的一座高山脚下,找到了六十四师,才归上了队.

    浒弯是抚州南面的重镇,镇子很大,红二十二军占领浒弯后,继续向前追击.黄昏时,追到了抚河边.河面很宽,水也很深,敌人逃过河时淹死了不少人.吴奇伟的部队大部分被我们消灭.只有少部分逃进了河对岸的抚州城.我们也就此停止追击,战斗至此告一段落.我们师在抚河南岸向抚州城警戒,并在浒弯及其周围地区打土豪筹款,搜集盐和布匹.搞到的银洋和物资,都送到了军部.

    接着,主力红军准备集中力量消灭罗卓英的第一纵队,由我们红二十二军配合作战.我们全军,于二月二十四`二十五日从浒弯南撤,星夜兼程赶往宜黄县以南的黄陂`东陂一带.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十时,我们到达黄陂附近.当主力红军正在黄陂南面的高山上同国民党军进行激战的时候,我们赶到了,部队立即跑步前进,准备前去参加这一战斗.但我们快跑到山顶时,上面来了通报,说黄陂`霍源`摩罗嶂`登仙桥一带的敌人,已全部被我主力消灭,敌五十二师师长李明被击毙,五十九师师长陈时骥被活捉.

    由于我们到晚了一步,没有参加上这一重要战役.事后听说,这一仗是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在前线统一指挥的伏击战.红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了一个大胜仗!

      至此,敌人的第四次"围剿"已被撤底粉碎.我们红二十二军奉命转向永丰`乐安`新干`清江方向,深入国民党统治区域活动,继续扩大苏维埃区域.不久,我们攻占了新干县城,缴获了大批资财,扩大了红军队伍,开阔了新的区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92

主题

2541

帖子

677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775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2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滕田整编

    粉碎了国民党的第四次“围剿”后,一九三三年五月,红一军团和红二十二军在永丰县的藤田进行整编.红二十二军被编入红一军团,将红一军团所属的三军`四军和红二十二军的两个师编为两个师`六个团.军缩编为师,师缩编为团.红三军的九师`五师被编为红一军团第一师的一团`二团,红二十二军的六十六师被编为第三团;红四军的十师`十一师被编为红一军团第二师的四团`五团,红二十二军的六十四师被编为第六团,原几个师下属的团就缩编为营,每个营下编四个步兵连,一个机枪连.一师师部由红二十二军军部编成,二师师部则由红四军军部编成.三军军部分散做了安置.原来的师部均改编为团部,师政治部也就成了团政治处,取消了原来的编制,只高设干事若干人.经过整编,机构大大缩减了,非战斗人员减少了,部队也得到了充实.

    我原来所在的红二十二军和六十四师的建制均被撤销,不复存在.整编后的红一军团军团长仍为林彪,政委聂荣臻,参谋长先后为扬宁`左权,政治部主任先后为李卓然`朱瑞.下属的两个师,一师师长先后为罗炳辉`李聚奎,政委为蔡书彬,参谋长毕占云,政治部主任谭政;二师师长先后为吴皋群`陈光,政委先后为胡阿林`刘亚楼,参谋长曹里怀,政治部主任先后为刘亚楼`史犹生等.

    我们原六十四师师长张世杰被任命为六团团长,师政委史犹生为六团政委(后来升任为二师政治部主任),团政治处主任则为赖际发.我仍然留在六团政治处,由青年科长改为青年干事.

    藤田整编对我个人也有着特殊意义.正是在这次整编中,我由六团政治处组织干事罗泽中介绍,由共青团员转为了中国共产党党员.

    藤田整编,使我所在的红二十二军,成为了红一军团这个中央红军主力部队的一部分.从此,我就开始在林彪的直接指挥下工作和战斗.

    整编后,红一`红三`红五军团便分散活动.我们红一军团转向宜黄`南丰方向,准备迎击敌人的第五次"围剿".

     一九三三年九月,蒋介石又集中一百万兵力,兵分四路,向中央革命根据地发起了第五次"围剿".这一次,蒋介石还总结了前几次"围剿"失败的经验,决定采用德国军事顾问的意见,集中兵力`步步为营`稳扎稳进.每前进一步都要修筑坚固堡垒,再凭借着堡垒的支援逐步向前推进.敌军每一路都集中了三至六个师的兵力,并配置山炮和野炮,空中还有飞机配合.他们每天至多前进是二十里,一般是十五里左右`就停下来修筑坚固的堡垒,等队伍集中了,碉堡做好了,再利用飞机掩护向前推进.然后,再筑堡垒,再前进.

    这次国民党军采用的进攻方法也与以前大不相同.首先是以大批飞机整天轮番轰炸,摧毁我们的工事,用大炮摧毁我们的防线,再以坦克开路,集中两`三个师的兵力,两`三万人齐头并进,一起向我们发起进攻,叫你一时消灭不了他们.这种打法,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给我们增加了很大的困难.

      敌人的军事策略变了,我们的也在变,但遗憾的是,毛泽东因受王明路线的排挤,离开了红军的指挥岗位,原来红军的那套战略战术丢掉了,代之以李德的那一套.李德是个德国人,由第三国际派来指导中国革命,但他根本不懂得中国革命的实际,硬性搬来了苏联红军过去打仗的那一套.当时以博古为首的临时中央,完全听从`采用李德的一套错误做法,先是主张御敌于国门之外,命令红军作冒险主义进攻.进攻失败后,又主张分兵把守,实行单纯防御,搞"短促突击",以堡垒对堡垒,同敌人拼消耗,使红军陷于完全被动的局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92

主题

2541

帖子

677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775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30:07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硝石战斗

我参军以后打的第一个败仗就是硝石战斗.这实际上是第五次反"围剿"开始的序战.

        在硝石战斗之前,红一军团在藤田整编后,就在李德等人的命令下,与红三`红五军团分开活动,分兵把口,广设防御阵地,以致红军不能在运动战中集中力量歼灭敌人,从而造成被动挨打的局面.例如大雄关和草?岗两次战斗,皆因敌强我弱,致使红军在阵地战中伤亡过大而被迫撤出战斗.

     一九三三年夏,红三军团转入闽西作战,占领了清流`归化`将乐`顺昌`沙县五座县城和闽北的一个重镇洋口,缴获物资甚多.随后,我们红一军团也沿着红三军团的路线向闽西转移,以求巩固和扩大红三军团的战果.当部队行进至将乐县城时,突然接到命令要我们改变方向,去阻击从抚州向我建(宁)`黎(川)`泰(宁)地区进攻的敌人.当时国民党军以四个师的兵力进攻黎川,而守卫的红军只有五`六百人的一个独立团,待我们赶到时,敌人早已占领了黎川城.

      按照常情,我们这时是不应当进攻黎川的,但临时中央的军事决策者却命令我们向黎川`南城之间的硝石进攻,并要求我们消灭敌人,占领硝石.而此时的硝石已成了敌人坚固设防的阵地.我们在一个拂晓,开始向硝石的堡垒群发起突击.然而,连续几次冲锋,都被敌人打了下来.这一天,我们从早晨一直打到中午十二点,毫无进展,一个碉堡都没有打下来,而我们部队伤亡很大.我们二师六团连续冲锋六次,均未奏效,全团伤亡近六百人,团长张世杰牺牲,三个营长中有两个负伤.但上面还命令我们继续发起冲锋,要我们在黄昏前拿下硝石城.

    当天下午三点,当团政委宋成泉(长征以后听说此人已叛变投敌)正在动员和整顿队伍,准备再次组织进攻时,突然传来命令,要我们停止进攻,立即撤退,而且越快越好.结果除留少数人负责撤退伤员外,其余部队匆忙跑步撤出战斗,一口气就跑了四`五十里.后来才告诉我们,如果当时不这样做,进攻硝石的部队很可能会全军覆没.因为我们已钻到敌人包围圈中去了.当时国民党军在黎川的四个师`南丰的三个师和南城的三个师,共十个师的兵力,正分三路向硝石合围过来,离硝石仅有三`四十里路.我们当时正处在敌人堡垒群的纵深之中,几乎要被敌人全部消灭.

     在接到撤退的命令后,团政委宋成泉在组织撤退时,命令我和政治处的其他几个同志留下负责撤退伤员,但却没有留下任何掩护部队.部队说走就走,在当时那样的紧急情况下,我们只来得及找两副担架,把两个负伤的营长抬出来,还带出来一部分轻伤能走的同志.

    回到团部,政委要追究我的责任.我说:"你们部队一撤退就跑,都没有给我们留下一些掩护的人员,弄出来两个营长和一部分能走的伤员就算不错了,你就是杀了我,我也无法把全部伤员弄出来."这一情况后来反映到了师部,师政委刘亚楼`师政治部主任史犹生都认为不能责怪我,不能给我任何处分.他们说,这是一次错误的战斗,打了败仗,丢了伤兵,怎么能怪吴文玉呢?这才免予追究我的责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92

主题

2541

帖子

677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775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 任警通连指导员

     硝石战斗后,红一军团自江西开往福建,一天,我们六团当前卫,我在后面负责收容工作,正好走在师直属机关的前面.师政委刘亚楼看到我们六团掉队的人太多,就很不高兴地问我:"你们六团怎么搞的,队伍怎么这样不行,掉队落伍的人这样多?"我解释说,天气太热,又是这样的长途急行军,好多人都受不了,所以掉队的就多了一些.听了我的解释,刘亚楼没再说什么就走了.

    部队到达建宁附近的一个地主宿营后,团里突然通知我,说师首长要找我谈话.我心里想,找我干什么,一定是刘亚楼要批评我收容工作搞得不好.我刚行了一天军,很累,但还是不得不往返十几里路去师部.

    来到师部,师政委刘亚楼和师政治部主任史犹生两个找我谈话.他们告诉我,要把我的工作变一变,调我到师部警通连当指导员.这个决定大出我的意外,我说:"我从来没有当过指导员,怎么当法?"

     刘亚楼说:"吴文玉,你别嫌官小.不要以为只是个连指导员,这个官比你当青年干事可大得多.警通连有一百八十多人,共四个排,包括警卫排`通讯排`侦察排`电话排在内,你可以指挥一百八十多人,实权比青年干事大得多.至于工作嘛,慢慢就会熟悉的."

    我说:"那我服从命令,我主要是怕当不好这个指导员,至于官大官小我不在乎.我是队伍在藤田编队前,才由青年团员转为党员的,现在入党才几个月,就怕当不好这个指导员.当不好你们可别怪我."
    这次谈话后不久,我就到警通连任了职.警通连的连长懂业务,架设电话`搞侦察都有一套.我当指导员,主要任务就是做干部`战士的思想工作.

    我天天跟着连队行军.各个排的业务不一样,做思想工作太笼统了不行,都得要具体布置.早晨连队集合时要讲话,要提出当天的注意事项;行军时要走在队伍的最后面,收容掉队落伍的人员;晚上一到宿营地,还得听取汇报,解决问题,布置工作,工作确实是难搞.为此我找史犹生诉苦,说这个警通连比一个营的人还多,又没有副指导员,我又是支部书记,什么事情都得我自己干,实在是搞不了.

    几个月后,我对指导员的工作慢慢熟悉了.但突然来了调令,要我到红一师政治部任青年干事,重操青年工作.刘亚楼看到调令后,就问我是否向上面写了报告.我十分委曲地说:"我没有写报告,我向哪里去写呀!"

      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军团政治部组织部的青年干事周冠南从中做的工作,他认为一师的青年工作需要加强,于是通过军团政治部主任李卓然,把我从二师调到了一师.

    就这样,我离开了红二师来到了红一师,又见到了谭政,又在他的领导下工作了.当时红一师政治部的组织科长是谭甫仁,宣传科长是彭加伦,地方科长是方国华.政治部共约七`八十人,我们相互之间相处得很好.我这时对青年工作也比以前熟悉了一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92

主题

2541

帖子

677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775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3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乌江战斗和温坊战斗

     第五次反"围剿"期间,由于李德等人军事指挥上的错误,我们在国民党军优势兵力的攻击下,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各条战线,包括南线`北线`东线`西线,都不得不一步步地向根据地中心区域退却.就我所知,我们红一军团在这期间一共只打了两次胜仗,即乌江战斗和温坊战斗.

      第一次胜仗是乌江战斗.当时,红一军团由东线转向南线.经过连续几天的急行军,部队来到永丰地区一条也叫乌江的河流附近.这时正好蒋介石的八十一师从永丰县城出来,到了离永丰县城约五`六十里路的乌江附近,敌人的另一个师也从吉水往兴国前进,但与八十一师相距较远.当八十一师的队伍正在向前行进时,我红一军团的两个师突然赶到,切断了敌人向永丰的退路,全部包围了八十一师.战斗从上午十一点开始打响,到下午四点全部结束.把国民党军第八十一师全部歼灭在乌江地区.这是红一军团在第五次反"围剿"开头打的第一个胜仗.

    当时我仍在红一师政治部任青年干事.谭政派我去一师三团参加战斗.三团的团长为黄永胜,政委是邓华.在黄永胜`邓华的指挥下,三团的队伍全部展开,像赶鸭子一样,很快就把敌人赶到一个山头上,全歼了敌人一个营.

    乌江战斗是第五次反"围剿"以来,我们打得最痛快的一仗.当时中央苏区的各种报刊都发表文章赞扬红一军团,特别是把红一团和红五团大大宣传了一番.

      乌江战斗本来是一场运动战,我们是远道奔袭,八十一师离开堡垒群已五十多里,来不及修筑工事,敌人另一个师在后头又赶不上来,等他们赶到,我们已全部消灭了八十一师.后来却硬把这场战斗说成是"短促突击"的胜利,这就有点牵强附会`强词夺理了.

    红一军团在第五次反"围剿"中打的另一次胜仗,是温坊战斗.

    第五次反"围剿"开始时,红一军团没有担任防守任务,只是作为一个机动力量.一九三四年春,国民党第十九路军的一个旅,在旅长区寿年的率领下,以堡垒战术由建宁向广昌步步挺进.在占领了建宁以西的一个镇温坊后,在那里修筑了三个月的碉堡.

      在这一年的二月,我红一军团在林彪`聂荣臻及左权的指挥下转入这一地区,准备在建宁以西集结待机.在集结待机期间,部队十分注意隐蔽保密,采取了各种严密措施来封锁消息.我们在大`小路口都设有哨兵,不准任何人往敌人方向去,从敌人方向来的人也一律扣押不放.

    从二月初一直到五月上旬,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部队每天都是半夜起床,经过十里的行军,天不亮这就到达预定歼灭敌人的地点,然后进入阵地,隐蔽在高山森林里.森林里非常潮湿和阴暗,很少见到阳光,但部队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坚持操课.白天不准点火做饭,饿了只能吃带去的冷饭团,渴了就喝山上的山泉水.一直到黄昏撤回驻地.


      当时部队的生活非常艰苦.由于国民党军队对根据地的严密封锁,部队大都缺盐少油,有时连青菜都吃不上,更见不到肉味.很多时候,每天只能将干笋泡开后煮一煮,稍稍放点油和盐就吃.每天要早出晚归,一天只能睡几个小时,还要行军几十里.拂晓吃完早饭,到晚上返回原驻地才能再吃上饭.这样两`三个月下来,把干部`战士个个都弄得面黄肌瘦,全身无力,疲惫不堪.

    就这样坚持了几个月,还是不见敌人出来,根本打不上仗.指战员的埋怨情绪很大,都说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的仗,干受罪.我们这些政治工作人员,不得不硬着头皮向部队讲,说什么要耐心,不要心急呀!要相信短促出击能打胜仗呀!要保守秘密不要暴露目标呀等等.

     好不容易等到五月四日上午,敌军在几经侦察,甚至包括飞机侦察以后,始终没有发现我们的踪迹,这才终于出动了.区寿年旅的三个团,除一个团留守温坊外,其他两个团由区寿年率领,从温坊出来,准备进到我们每天隐蔽的高山上来修筑工事.我们在山上看到敌人浩浩荡荡从乌龟壳里出来,慢慢前进时,心里都非常高兴,认为这一下可有打仗的希望了.

     下午二点,国民党军开始进入我们预定歼敌的伏击地区,军团首长当即命令二师从北山出击,一师从南山出击,并截断敌人返回温坊的退路.接到命令,我们一师师长李聚奎`政委谭政命令一团`三团担任主攻.因为二团的隐蔽地点离温坊大约只有七`八里路,所以决定由二团下去切断敌人的退路.

    战斗由二师首先打响,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向山下.我们一师一团`三团的攻势也十分猛烈.不到一个小时,敌人就全线溃退.遗憾的是二团没有坚决执行命令,没能及时赶到路口堵截住敌人,本来可以打得很漂亮的一场歼灭战,打成了个击溃战,眼睁睁地看着大部分敌人跑掉了.


    战后,二师师长陈光`政委刘亚楼受到表扬,一师师长李聚奎`政委谭政则受到军团领导的严厉批评.二团团长李苗保`政委刘发科因没有坚决执行军团命令,怕被敌人两面夹击而不敢指挥部队进入阵地,指挥失职而被撤职.当时一师的很多同志都为没有完成战斗任务而难受,我见到李聚奎`谭政都难过得掉下了眼泪.

    尽管这样,温坊战斗是个胜仗.这一仗共消灭敌人两千多,俘虏千人,可能还多一些,并缴获各种枪枝两`三千,取得了当时一次难得的胜利.

    这一仗打完之后,临时中央负责人就大吹特吹这是"短促突击"胜利的典范.林彪还奉命写了一篇文章,介绍这次"短促突击"的经验,在中央《红色中华报》上发表了,在总政的《红星报》上也发表了.为了宣传温坊战斗的胜利,一师政治部宣传科长彭加伦还写了一首歌,歌词中有"去年的乌江,今年的温坊,打胜仗......"等词句.当时我们都下到团里教唱这首歌.

    事实证明,搞"短促出击",即乘敌人离开碉堡十到十五公里,尚未站稳脚跟时,两翼包围,断其退路,聚而歼之,不让他们缩回乌龟壳的这种机会是极少的,非常难打.况且敌人堡垒阵地上的炮火火力可以相互联系起来,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太可能截断敌人退路的.

    除了乌江战斗和温坊战斗外,红一师在福建省三岬嶂还打了一次恶仗,也取得了一次胜利.那一仗,是一团打得最好,三团在黄永胜`林龙发的指挥下,也打得很好.因为一团能顺利攻下山头,就说明三团已迂回到敌人的后方去了,从侧面牵制了敌人,为一团的胜利创造了条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92

主题

2541

帖子

677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775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3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请假回家未被批准

    温坊战斗不久,部队在经龙岗到良村的途径中,在离我家只十五里路的中州宿营.我问谭政,能否让我回家看一看.谭政不同意,说是敌人正向兴国前进,离中州不远了,很可能我家那边已经有了敌人,他不准我回去.

      在此之前,我们部队住在广昌时,我曾收到过父亲的一封信,说是第三次反"围剿"时,敌人曾进到宁都,占领了我家乡,抢光了我家的东西,烧光了我家的房子,把家里的人都赶到了山上,使祖母`母亲和几个妹妹`弟弟冻饿而死,只剩下父亲一人在艰苦度日.同时还给我寄来一双布鞋.从那以后,我就特别想家,想回去见父亲一面,好给他老人家一点心灵上的安慰.

    谭政有个小秘书,叫周振华,原是地主的儿子,是我们在吉安打土豪时抓来的.谭政看他人很聪明,是个小学生,字也写得很好,就把他留在了自己身边,后来又让他给自己当了秘书,刻钢版印发命令`批示什么的,都是他的事.我和他的私人感情很好,他很了解我的心事,就鼓励我说:"回去一下吧,怕什么,去看看嘛!"我奶犹豫,怕弄不好,被敌人抓去了怎么办.他对此不以为然,跟我说:"抓不走的,去吧!"

    我又有些动心,让他同我一起再去找谭政委说说.谭政还是不同意,对我说:"不行,无论如何不行.不是不让你回去,是敌人已经进你到你家,在那里修筑工事了,你回去就会有危险,我们要对你负责.再说,你是共产党员`青年科长,到现在还想家,政治影响也不好吧?"

     我自从参军以后,就再没有回过家,也没怎么想过家.但那几天里却特别想见父亲一面.不准我回家,我心里特别难过,但是没有办法,也只好从此对家里的事不想也不问了.只是把父亲给我寄来的一双布鞋一直背在身上,舍不得穿,算是家里给我的一点纪念品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92

主题

2541

帖子

677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775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第五次反"围剿"的最后一仗

    温坊战斗结束,我们一师稍事休整后,即向赣西南转移,于一九三四年七月初到达兴国高兴圩`师子林一带担任防御任务,堵截敌人的"围剿"队伍.高兴圩`师子林的两边是高山,中间是起伏不平的丘陵地带,这个丘陵地带就是敌人进攻的主要方向,一师的几个团就守在这一线.

       八月下旬,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部队进入阵地后,我们白天休息,天一黑就忙于构筑工事,一直干到天亮,为了构筑工事,我们拆除了周围的民房,砍掉了山上的树.除部队外,地方的赤卫队和群众也参加了构筑工事.就这样,我们整整忙了十多天,在修好的工事内,我们准备了粮食和水,还准备了大量的石头,以补充子弹和手榴弹的不足.

    敌人以步步为营的堡垒战术,推进到了离阵地只有十公里的地方.我们除留少数部队在后面外,各团的主力都进入了阵地.敌人每天只前进两公里,每前进两公里即停下来构筑工事.因此,虽然只相距十公里路,但五天后才进到我们工事前.

      九月初,在步兵掩护下,敌人的一个炮兵旅开始构筑炮兵工地,开始零星炮击,同时还用飞机向我们的阵地投掷炸弹.每天持续不断.由于我们的工事比较坚固,损失不大.不过,敌人炸毁了一些村庄,使群众遭受了很大的损失.

     由于当时我们在苏区实行"坚壁清野",敌人所到之处找不到群众,得不到我们的消息,弄不清我们的实力和兵力部署.九月十日,国民党军约五个师再加一个炮兵旅,采用纵深配置,开始向我们实行侦察性的攻击,力图摸清我们主力究竟在什么地方.到九月二十日左右,敌人终于摸清了我们的工事情况,便开始向我们发起进攻.

     第一次攻击,敌人正面两个师`左右各一个师,再加一个炮兵旅,主要攻击我一师一团的阵地.从早晨起,敌人便连续向一团阵地发起攻击.在团长扬得志`政委符竹庭的指挥下,一团奋勇反击,敌人死伤成堆,第一次攻击失败了.我们白天不能出去,因为国民党军有飞机`大炮,我们就晚上出去到阵地前去搜集敌人丢下的枪支弹药,搞到了不少,甚至还有机关枪.

    敌人经过三天的准备,又向我们发起了第二次攻击.先是用飞机轰炸,然后用大量的炮火轰击我们的阵地,最后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以步兵向我们发起进攻.经过一个小时的激战,敌人又被我们击退了.那天晚上,我们又出去搜集了不少枪支弹药.

     三天后,国民党军又发起了第三次进攻.这次他们集中力量打一点,还是主要攻击我们一团的阵地.一团最后靠同敌人拼起刺刀,才终于打垮了他们的这次进攻.

     第四次,敌人集中力量向我左翼的二团发动攻击.虽然敌人的飞机`大炮把二团的工事摧毁得很厉害,但在二团的奋勇反击下,敌人的这次进攻还是被打退了.连续四次进攻均被我们击退,国民党军伤忘较大,不得不休整一个星期.我们抓紧这段时间,修复工事,补充粮食给养和弹药.

    到十月上旬,敌人又集中了六个师的兵力,在两个炮兵旅的火力掩护下,向我们阵地压来.那天从拂晓开始,先是大批飞机轰炸`侦察`继而以排炮射击.打到上午十点左右,我们的工事大部分被摧毁,部队伤亡很大,营长`连`排长大多阵亡.虽然我们全力和敌人拼杀,但他们还是由两翼攻了上来.

     在这种情况下,军团部命令我一师迅速后撤,以免全师覆灭.我们全线撤退,连饭也没有来得及吃,就一口气跑了三十里.敌人只敢以飞机`炮火跟踪射击.接着,我们一路急行军到达于都附近,在那里暂休整,学习上级发下来的博古的一篇叫作《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的文章,但谁也弄不清究竟怎样保卫苏维埃.

    这就是我们在中央根据地的最后一仗,完全是分兵把口,同敌人拼消耗的单纯防御作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92

主题

2541

帖子

677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775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5: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艰难的长征

一` 首渡于都河

一九三四年十月十六日,我白天还在一师三团宣讲博古的《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傍晚回到师部后,谭政告诉我,部队将有新的行动,今晚就要出发,要我跟师政治部一起走,不要再下团里去了.开始出发时,天已全黑,我们也没有向老乡们告别.就这样,我们静静地离开了驻地.一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于都河,河上早已架起了浮桥,过桥时只看见一些模糊的影子.那时我们根本没有想到,艰苦卓绝的长征就在我们踏上浮桥的那一刻开始了.

以后才知道,几天前,以博古为首的中共中央机关和红军总部已从瑞金出发,率红一方面军的红一`红二`红五`红八`红九五个军团,正式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两万五千里长征.

于都河,又叫贡江,河面并不很宽,当时已是深秋,河流也不湍急.前面的工兵营已在河上架起了五座浮桥.可需要过河的人多,桥面狭窄,组织得又不好,部队过桥速度很慢,等我们全师通过于都河时,已是接近午夜了.

     渡过于都河后不久,部队就地隐蔽做饭休息.十月十七日晚,又继续前进八`九十里路,就进入了国民党统治的白区.我们从此离开了几年来我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中央苏维埃区域.

由于当时的中央领导强调保密,不仅我们这些基层干部被蒙在鼓里,不知道这就是生死攸关`征途漫漫的战略撤退-长征的开始,就是一些高级干部,包括师长`师政委以至军团首长,也不完全清楚红军究竟要往哪里去,要走到哪里才是尽头.只有博古`周恩来`李德等少数几个中央和军委领导人做出决定,放弃中央苏区,率领五个军团和中央机关共八万六千余人开始长征.事后才知道,当时的计划是向湘`鄂`川`黔边界地区转移,寻机与任弼时`贺龙`萧克率领的红二`红六军团会合.

但这个计划,一开始就被蒋介石察觉了.他一方面派出自己的嫡系部队穷追不舍,任命何键为”追剿军”总司令,刘建绪`周浑元`李元杰等为下属各路”追剿军”司令,率十六个师尾随追击,另一方面,命令陈济棠`白崇禧率五个师在粤北`桂北和湘黔边堵截,同时指令粤`湘`桂`黔各省的军阀和地方民团,在红军行军途中处处设防,节节阻拦,企图消灭红军于湘江以东.长征刚一开始,红军就被迫接连突破敌人的四道封锁线,遭受了惨重的损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19-6-18 18:38 , Processed in 0.09897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